择日:论结婚吉日

择日:论结婚吉日 (25521) 2021-07-26 00:15:41


嗯,我是! 您好,我是天盛集团的市场部主任,我叫 孟甜,今天能够在这见到您真的是缘分。

   我们 公司最近想要和你的公司合作,但是一直没有办法和你们洽谈,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这个机会。

   今天先吃饭吧,你明天去她的公司谈!李冰 说道

   李姐,那个天盛集团和我们…… 我知道,小倩,没事的有我帮你! 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吧! 苏总明天见! 张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认识 香柏公司的总裁! 我也是今天才认识的,他就是我刚才的客户! 张成呀,你这客户怎么都是一些女的呀,一个个还都是富婆,你是不是想要被包养呀! 甜甜,你看你又胡思乱想了,我只要你一个人,不要什么富婆包养,我要包养你! 哼,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说不定就是嘴上一套,背地里做一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好了,我的小宝贝,你就不要乱想了,咱们继续吃这美味的牛排! 张成和孟甜吃完饭就回去了,一路上孟甜接到了来自多方的祝贺,脸上也一直洋溢着笑容。

   到家了之后,孟甜就迫不及待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 秦玉莲,秦玉莲虽然在和孟甜说话,眼神却一直 看着张成。

   张成感觉到了秦玉莲火辣辣的眼神,没有抬头看她。

   张成,你把那个东西拿过来! 秦玉莲看见张成手里拿着一个袋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妈,张成庆祝我升职,带我去了一家西餐厅,他们家的牛排特别好吃,我打包了一份回来给你尝尝! 阿姨,这牛排挺好吃的!张成尴尬的说道。

   谢谢我的乖女儿了,妈吃饱了,你给放冰箱明天吃吧! 孟甜把牛排放到了冰箱里面,而秦玉莲一直在盯着张成。

   张成心虚不敢不敢和秦玉莲对视,他昨天晚上放了秦玉莲的鸽子,秦玉莲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

   妈,你是不是不舒服呀!孟甜看见秦玉莲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过。

   没事,妈就是累了,妈先去睡了! 妈,你要是不舒服,你就跟我说! 秦玉莲转身回房,孟甜拉着张成说道:张成,我终于升职了,以后咱们就可以有一个咱们自己的小家了! 甜甜,你小点声,阿姨听 见了心里可能会不高兴! 没事,咱们到时候给妈找个老伴,咱们也好过咱们自己的二人世界,他们也过他们的二人世界! 张成,你知道吗?今天遇到的那个苏倩,她是香柏公司的总裁,要是我能把她拿下,我肯定又会升一级! 嗯!甜甜,我有点累了,我先去洗澡了! 孟甜看见张成一回来就闷闷不乐的,不知道是为什么? 等张成洗完澡以后,孟甜早就躺在床上,穿上了张成之前买给她的情趣内衣。

   看着孟甜妖娆的身姿和魅惑的眼神,张成却没有反应,他真的累了! 甜甜,我累了!张成不冷不热的说道。

   说完,张成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孟甜以为是自己晚上吃饭的时候说的话惹得张成不高兴了。

   便慢慢的爬到张成的身上,手指在张成的身上轻轻划过。

   成成,今天晚上就让我来伺候你吧! 孟甜把手伸进了张成的裤裆里面,开始抚弄起来。

   张成在孟甜的抚摸下, 身体渐渐有了反应。

   还给我装累,嘴上说不要,这身体还是诚实的很嘛! 孟甜把张成的小裤一把拉下,看着眼前的尤物,低下了脑袋。

   张成在孟甜的不断挑逗下,身体的血液开始沸腾。

   张成猛的一个翻身,把孟甜压在身下,孟甜伸出丁香小舌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张成动作倒也干净利落,很快就把孟甜身上的那几件等于没穿的布给扒拉下来了。

   张成提枪准备上阵了,结果刚架好姿势,还没开始,张成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孟甜被张成的叫声给吓到了,张成的额头上冒出黄豆般汗珠。

   张成,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紧吧!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要不今天晚上就别那个了! 看着一直冒汗的张成,孟甜哪里还敢继续,只好作罢。

   张成躺在床上想了一下,看来昨天晚上的五次加上下午和苏倩的那…… 想必自己的精气肯定是受损了,如果今天晚上还要继续的话,可能真的会精尽人亡。

   张成看着躺在身边的孟甜,他看的出来孟甜不高兴,但自己也无能为力。

   第二天等张成醒来的时候,发现孟甜已经不在床上了,看了一下梳妆台,他知道孟甜去上班了。

   张成感觉自己的腰有点疼,勉强能够坐起来,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太放纵了,这身体吃不消呀! 张成在厨房里找了一下,发现没有一点吃的,看来孟甜是生气了,连早餐都没有给自己准备。

   张成,你过来,我有些话想问你! 张成往后转身,秦玉莲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阿姨,什么事? 张成,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过来,我一个人等了那么久! 真的对不起,那天事发突然,我没来得及告诉你! 事发突然?我看你和甜甜玩的挺开心的! 阿姨,你听我解释,这件事真的是一个误会,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 我不听,这件事就是你的不对,除非你现在补偿阿姨!秦玉莲像一个小女生一样的撒娇着。

   阿姨,这……能不能改天,我今天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阿成你哪里不舒服? 没事,就是最近有点腰疼! 阿成,你躺下,阿姨给你按按! 张成按照秦玉莲的话躺在了沙发上,然后张成告诉秦玉莲需要摁哪几个位置,该怎么摁。

   秦玉莲的手在张成的后背上来回的抚摸着,这个男人的身体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现在可以好好的摸一次了。

   阿姨,你的手再往又一点。

   对!就是这个位置……啊! 张成,是不是我太用力,按疼你了? 没事的,阿姨,就这样继续! 秦玉莲坐在张成的身上,帮他按着他的腰,而孟甜生着一肚子的闷气早早的去上班了。

   孟甜一肚子的闷气,到了公司楼下,结果发现自己今天要用的文件给忘在家里了,只好在公司签到以后,说自己要出去谈业务,然后顺便 回家拿业务。

   孟甜回到家,打开门就看见自己的母亲坐在自己男朋友的身上。

   孟甜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喊道:张成,你这是在干嘛! 张成还没来得及接话,秦玉莲脱口而出:甜甜,你也真是的,张成的腰伤了你也不知道带他去看看! 妈,他腰伤了,我知道,我肯定会带他去看的! 还有,妈他是我的男朋友,你未来的女婿,你这样不好! 孟甜的火药味十足,秦玉莲被她的一句话给堵住了。

   甜甜,你怎么跟阿姨说话的,她是你妈,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怎么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开始维护了,你是要娶我过门,还是娶她呀! 甜甜,你越说越离谱了,什么叫她,她是你妈,生你养你的妈! 张成,你别说甜甜,是我做的不好! 阿姨,你没有做的不好,是她说的话不对! 好!好!你们说的都对,是我不对,是我做错了,这个家是你们的,我走! 孟甜哭着走回房间,然后把行李箱打开,往里面装衣服。

   张成,你别和甜甜吵了,你快去劝劝她! 张成也觉得事闹的有点大,刚站起来,孟甜就拉着箱子从房间出来了! 甜甜,你这是干嘛,你要去哪? 我去哪不用你管,你给我让开! 对不起,我刚才说话过火了,都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 孟甜没有说话,拉着行李箱要往外面走,张成伸手拉住了箱子。

   甜甜,对不起,我该死,你不能走,这里是你的家! 我数三声,你给我放手,3、2、1。

   张成没有松手,孟甜一下把手松开了,说道:箱子我不要了,你要自己拿去吧! 孟甜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张成想要去追,结果腰突然疼得厉害,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张成,你没事吧! 甜甜,张成摔倒了,甜甜! 张成,你坚持住,我打120。

   阿姨,我没事!我去追甜甜! 还追什么,你现在得去医院,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 孟甜走到楼下,等了五六分钟,往后看了一眼,张成没有追下来,孟甜的心瞬间死了。

   孟甜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见一辆救护车开了进去。

   这个时候,孟甜的手机接到一条消息,是公司发来的,告诉孟甜,她虽然当了主任,但是她之前说的拿下香柏公司业务这件事还是她的。

   孟甜现在是心里越乱,烦心事越多,她气的跺脚。

   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是秦玉莲打来的,孟甜本来不想接的,但转念一想,她是自己的母亲,便接了电话。

   甜甜,你在哪呢,张成现在在医院,你快来吧! 妈,怎么回事,张成出什么事了! 刚才你走的时候,张成想要去追你,突然就倒在地上了,现在在救护车上! 妈,你别着急,我现在马上过去! 一听见张成出事了,孟甜心里的气一下就没了,她现在非常的担心张成。

   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张成还在治疗当中,孟甜和秦玉莲焦急的在门外等着。

   你好?你们哪位是这位先生的家属? 我是她女朋友! 我是她未来的丈母娘! 那这位女士,你跟我进来了一下! 孟甜跟着医生进去了,孟甜现在只希望张成没有事。

   那个,张先生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精血不足,导致的浑身乏力,刚才猛地一下太着急,才会摔倒的! 精血不足? 精血不足,说白了就是纵欲过度,你们年轻人在那个的时候还是要节制一下,要不然真的会出大事的!&rdquo(交换性伴侣); 孟甜听见医生这样说,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孟甜问道:医生,那他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等下这个吊瓶打完,你们就可以回家了,修养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好的,谢谢你了,医生。

   孟甜知道张成没有大碍以后,走到门口对秦玉莲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走了。

   孟甜现在得赶快去香柏公司了,再不过去自己这单业务可能就要黄了。

   孟甜赶到香柏公司的时候,前台问她是否有预约,孟甜想起了昨天晚上苏倩说的话,便说道:有预约,我叫孟甜! 张秘书,有位叫孟甜的女士要找总裁,有预约吗? 又一个冬天来到了,整天我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我只感觉到冷。

  早晨我走在上班的路上,空中飘起了一朵朵小小的雪花,还是那样晶莹剔透,冰清玉洁。

  可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喜欢它了,因为它带给我的只有苦痛的回忆。

  那一年,我二十五岁,和所有的同龄女孩子一样,我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我长像一般,性格比较内向,不善言谈,学校毕业后就被安排在了县上一所小学教书。

  平日除了和几个要好的姐妹联系之外,和异性几乎就没有什么来往,我是那种见了男孩子就脸红的人。

  眼看着冬天即将过去,过了年我就二十六岁了, 父母急了,就不断地叮嘱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

  先后见了几个,结果没一个合适的,不是个子矮,就是学历低。

  我都有点泄气了,不想再去相亲了。

  突然有一天,邻居 王姨到我家来了,一进门就嚷嚷:“唉呀, 小雪她妈呀,我给你们家小雪找了一门好亲事。

  ”一听才知道那个男孩在一个城市工作,名叫锋,今年二十八岁。

  他家在农村,父亲去世了,只有老母与之相依为命。

   生产后老公 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 初恋 上床王姨拉着我妈的手,说这个男孩品行如何如何的好,将来一定有出息。

  就是在城里没有房子,这也不打紧,关键在男孩本身。

  我爸妈被说动了,农村孩子能吃苦,没有父亲又挺可怜。

  于是,几个人定下来双方见面的日子。

  过了几天,我和锋以及双方家长在王姨的引见下见面了。

  在王姨的介绍下,我偷偷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人。

  他高大,清瘦,面容俊朗,有一双忧郁的大眼睛。

  他向我点点头,我的脸红了,赶忙低下了头。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喜欢面前的这个大男孩。

  接下来,就是双方家长互相了解情况。

  我和锋没说一句话,都默默地听家长说话。

  看得出来,锋的妈妈对我的工作相当满意。

  虽然是位农村妇女,言语之间却处处透着精明。

  几天后,锋第一次约我出去,那是一个飘雪的冬日午后。

  我害羞的跟在他后边,幸福的感觉围绕着我。

  雪花从空中轻盈的落下,粘在了他乌黑的头发上,整洁的衣服上,“路滑,小心点。

  ”他转身对我说,就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

  他先请我去了一家饭馆吃饭,而后又带我去了一个年轻人约会经常去的音乐茶座。

  生产后老公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初恋上床他很细心,在我点了一杯普通的饮料之后,他又点了一些小女生们爱吃的休闲食品。

  我们之间的话很少,听着浪漫轻柔的音乐,更多的只有沉默。

  我偷偷瞟了一眼身边的锋,他的眼睛依旧那样忧郁,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茫然的看着远处。

  “以前处过对象吗?”他打破了沉默。

  “没有。

  ”“你教语文还是数学?”“数学。

  ”我紧张极了,这是我第一次约会啊,我只听见我的心咚咚直跳。

  之后他打了个出租车送我回家。

  这以后,我们又这样见了几次面。

  说实话,我对他一无(左手握右手)所知,我总以为他的忧郁和他的性格有关系吧,要不就是他没了父亲的原故吧,他大概也对我有好感吧。

  不久之后,他们家就让王姨来向我家提亲,说他对我很是满意,如果我没有意见的话,就定在元旦结婚。

  我说:“太快了吧。

  ”王姨说:“不快,不快。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

  ”就这样,在双方家长的操办下,我和锋很快结婚。

  虽然对锋还不是太了解,但好多朋友都说先结婚后恋爱一样好。

  生产后老公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初恋上床在租来的新房里,我每天为已成为我丈夫的锋洗衣做饭,尽量用我不太熟练的双手为他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氛围,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好妻子。

  而锋几乎天天忙,一个月难得回几次家。

  问起总说单位工作很忙,我开始总觉得委屈,后来慢慢想开了,难得锋这么敬业,我应该支持他,不该拖他的后腿。

  锋不在家时我觉得孤单,就回娘家住。

  平时忙着上班,闲暇之余就和几个女友逛街、购物、聊天。

  剩下的时间就是掰着手指期盼着锋回家的日子。

  好不容易盼到锋回家了,我精心准备了他喜欢吃的饭菜,可他每次总是吃不了多少就放下了碗。

  没有一句我期待的问候,他就拖着疲惫的身躯睡去了。

  我总觉得不对劲,难道婚姻就是这个样子吗?可我又一想搞乡镇工作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他已经好累了,我还能要求他什么呀!几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 我连忙打电话给锋,我想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他。

  “噢,是吗?”没有我期待的惊喜,他平静的听我把话说完,然后说道。

   “你不高兴吗?”我生气了。

  “没有,没有,我很高兴啊。

  ”他连忙掩饰。

  生产后老公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初恋上床锋的母亲,我的婆婆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即带着好多土鸡蛋从乡下赶来看我。

  她对我说: “小雪,好好补补,养得白白胖胖的,等你生了大胖小子,我给你们带。

  ”锋不几天也回家来了,对我也比以前关心多了。

  在我现在想来,那也许只是他对我的敷衍吧。

  我的妊娠反应很利害,什么都吃不进去,一吃就吐。

  我妈心疼得不得了,就接我去她家住,一日三餐照顾我的生活。

  而锋依旧是那么忙,电话也不多,打来也是简单的问候。

  每次到我家来,也只是吃一顿饭就走。

  我不想让他走,希望他能多陪我一会,可他总说很忙。

  幸亏有父母的精心照顾,我才得以走过十月怀胎的漫长日子。

  十个月后,我生产了,在上产床的时候,锋才赶到了医院。

  不幸的是,我生了个女儿,我婆婆在我生产的第二天就借故回了乡下。

  我妈心疼我,又把我接回了娘家。

  女儿长得很可爱,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结合了我和锋身上所有的优点。

  生产后老公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初恋上床锋陪了我和女儿几天之后,又忙着走了。

  不过我一点也没觉得孤单,女儿很乖,一天除了吃就是睡,很少哭闹。

  我妈忙里忙外,一心照顾我们娘俩儿的生活。

  女儿很快满月了,我的身体也复原了。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了,好久没有回过我自己的家了,一天傍晚,趁着女儿熟睡,我起身回家想找几件春天穿的衣服。

  在打开门的那一刹我惊呆了,一个陌生女子与锋相拥而眠!听到开门声他们惊慌失措的坐起身。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不顾一切的飞奔了出去。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我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

  “找死啊你!”一辆出租车嘎地停在了我的面前,司机粗暴的骂道。

  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毫无目的地向前跑着。

  我渴望锋出来找我,然后向我解释一切,可是没有。

  不知什么时候,我才一步一步走回了父母家。

  女儿早已经醒了,妈妈正在喂她吃奶。

  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听完我的哭诉,我爸气愤的拉着我说:“走,去找那个混蛋!”生产后老公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初恋上床“半夜三更的,等天亮了再说。

  ”妈妈劝住了爸爸。

  这一夜是多么难熬啊!我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我曾经幻想过的多么美好的婚姻,顷刻间如肥皂泡一样破碎了。

  我的丈夫,竟然是这样一个衣冠禽兽!他难道不爱我吗?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呢?连续几天我茶饭不思,女儿我也懒得再看一眼。

  父母更是心急如焚,他们到处找锋找不到。

  过了几天,我接到了锋的电话,他说他只想和我单独谈谈。

  在曾经属于我们俩的房子里,锋和我见面了。

  他双眼布满血丝,头发凌乱,但丝毫没有我想象中的懊悔,他痛苦的向我讲述了他和那个女人之间的故事。

  原来,他和那个名叫芬的女子本是高中同学,都来自偏远农村,相同的境遇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恋爱了。

  不久,芬由于家庭贫困辍学了,而锋在一年之后考上了大学。

  不幸的是,锋的父亲在那个时候却因劳累过度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

  锋不能再继续学业了,他的命运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芬出现了,她对锋说:“我供你上大学!”芬那时在一家美发店打工,为了锋能好好读书,她节衣缩食,吃了很多苦。

  就这样,在芬的帮助下,锋顺利读完了大学,生产后老公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初恋上床而后就被分配到现在的单位。

  工作后,锋就决定和心爱的芬结婚,可锋的母亲坚决不同意,她希望锋能找一个有工作的城里姑娘结婚,这样家里就不用再受穷了。

  锋要是敢和芬结婚,她就去死!锋一直在爱情和亲情的边缘徘徊,而芬为了他一直没有嫁人。

  直到遇见了我,在她母亲的苦苦哀求下,他终于答应和我结婚,然而他心里却依然深爱着芬。

  他给我的,只不过是一个形式上的婚姻。

  锋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宽恕他。

  “骗子,你这个可耻的骗子!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向锋的身上打去。

  “打吧,打吧,只要你能原谅我!”锋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雪,只求你放过我,让我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吧!”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无力的走出了那个让我痛苦的地方。

  不久以后锋的母亲从乡下来抱走了我的女儿,而锋再没有露过面。

  整整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每天都在痛苦的生活着,这场可悲的婚姻带给我的伤害实在太大了!我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

  可是由于我们当时粗心大意,竟然没有去办结婚证,我和锋的婚姻不受法律保护,属于非法同居,法院没有受理。

  这或许也是锋故意安排的一个陷阱吧。

  生产后老公说是无奈选的我 和初恋上床雪花飘飘,我的世界冰冷一片。

  我也是一个渴望幸福的女人,为什么我就这样不幸呢?我要忘掉不幸,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延伸阅读:盘点十大最不正经初恋经验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1vD7/B7okP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