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又粗又大特别爽吗|分身铃口囊袋肿胀



“嘿嘿, 嫂子……舒服吗?”赵 大头一边动,一边笑着问道。

   王雪没回答,只是张开嘴,在他肩膀上轻轻咬了一口。

  这个傻小叔子,问这话让她怎么好意思回答嘛?不过刚才王雪都感觉自己魂都快要飞升了似的,这是之前二十多年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一回,王雪才真正明白,原来和男人做这种事,可以这么舒畅!不过她又看了一眼身下的赵大头。

  看这样子,好像小叔子连一点缴械投降的苗头都没有!“真是个怪物,以后哪个 女人受得了……嘤嗯……啊……”王雪心里想着,身下又开始传来了阵阵舒爽的感觉。

  “嫂子,我的还肿着呢!好难受……你得帮帮我!”赵大头一边说, 身子却根本停不下来。

  王雪也有点心急无奈。

  她生过孩子,当然知道男人一直这样,肯定对 身体不好。

  “啊……真是个冤家,嫂子都要被你折腾死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王雪的身子却也开始迎合了起来。

  如此又过了几十分钟。

  王雪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多少次的时候,总之现在趴在赵大头的身上,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

  “嫂子,大头要尿尿了!快……”这时,赵大头突然一吼,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赵大头瘫软在了床上,此刻他头脑前所未有的空灵,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在水潭下捡到那枚怪蛋的时候。

  而躺在赵大头身下的王雪也早就没了力气,被赵大头压在身下一动不动,脸色泛红的喘息着。

  赵大头回过神来,看着身下的王雪,恍惚间似乎忽然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心底更是泛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赵大头回想着以往的记忆,就如同是站在屏幕前观看电影一样,而电影屏幕中的那个傻子就是自己?此刻的赵大头显然已经恢复正常,不再是以往癫傻的赵大头了。

  而且莫名的赵大头脑子里也多了些的 东西,这些东西告诉他,小时候他在水潭中吞下的那颗怪蛋。

  这是一条成了精怪的蛟蛇的内丹,也因为这样所以赵大头从那时候变得呆傻。

  龙性本淫,凡是和龙沾上丁点关系的都脱不了这一条。

  在第一次和王雪云雨之后,赵大头才终于从癫傻的状况中解脱出来。

  “大头,你怎么?”王雪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赵大头愣愣的一声不吭,身子也一动不动,只怕出了什么事情,王雪连忙 开口询道。

  和自己的小叔子发生这样的事情,王雪心底也是极难为情的,不过好在这是个傻子,不然还不得羞的钻到地缝里去。

  赵大头没有说话,反而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王雪裸露着的身体,两个人此刻还连在一起,片刻的功夫赵大头似乎又有了反应。

  “大头啊,你,你快下来。

  嫂子被你压的不舒服。

  ”赵雪自然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连忙害怕的开口 说道,刚刚就已经被折腾的要死要活了,这要是再来次,王雪觉得自己非要死在床上不可。

  “哦,哦。

  ”赵大头眼睛中神色一闪,装作和以往一样的样子从王雪的身子上爬了起来。

  倒不是赵大头刻意隐瞒自己好了的事情,只不过这事本来就有些匪夷所思,再加上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好立刻跟王雪说明白。

  不过在赵大头的心底却是把眼前的王雪当做是自己要照顾的女人来看待了。

  以往那个混蛋大哥欺负打骂自己的时候,王雪没少阻拦。

  更不要说平日中对自己的照顾了。

  “你,你快回去把,身子没事了吧,早点去睡觉。

  ”看着赤裸裸的赵大头就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也不懂,王雪脸上的红晕更重了,心底想着自己是着了魔,怎么就弄出这么荒唐的事情。

  王雪的话有些语无伦次,赵大头却是心领神会,傻傻一笑,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王雪越是这样,反而在赵大头的眼中也就越是可爱,心底更是坚定了要照顾好王雪的念头。

  见赵大头走了,王雪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脑子里却总是忍不住的想着之前赵大头在她身子上驰骋的样子,暗暗啐了一口便急忙开始穿衣裳。

  而赵大头回到房间里,第一时间便开始回想脑子里凭空多出来的那些信息。

  蛟蛇内丹的作用不仅仅让赵大头的身体比一般人不知道好多少,还让赵大头凭空拥有了一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本事。

  不过按照脑海中的那些信息来说,这需要赵大头不停的和不同的女人发生关系才可以解锁,就好像是一个通关游戏一样。

  至于原理是什么赵大头也弄不清楚,只是隐晦的知道是这么回事。

  这倒是让赵大头有些头疼,不过虽然对于脑子里那些奇怪特殊的能力十分向往,赵大头到也不至于随随便便就去和别人睡觉。

  即便是不去解锁,他此刻强悍的身体和已经恢复的痴呆就已经让他十分满意了。

  最后赵大头也懒得再去想那么多,倒头便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赵大头似乎见到了一条小蛇,这条小蛇在深山老林中不停的游走,捕猎吞食,渐渐的从一条小蛇变成了数十米的巨蟒,然后又从数十米变成了数百米的庞然大物。

  而最后,这条百米长的白色巨蟒,从赵大头记忆中的水潭中迎(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风而起,却不成想被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劈成了焦炭。

  睡梦中的赵大头忽然从床上做了起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赵大头坐在床上回忆着自己梦中的东西,拿到闪电始终都在赵大头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放着。

  “去他球的,狗屁闪电,反正和老子又没有关系。

  ”赵大头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再也不顾之前做的梦,起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起来了啊大头。

  ”王雪早就已经起来了,此刻正在院子里忙着打水,看到赵大头从房间里出来,脸上挂着笑开口喊道。

  赵大头还不想让王雪知道自己已经好了的事情,便装作傻笑的模样紧紧的盯着王雪的胸。

  赵大头这到不是故意的,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内丹的缘故还是什么,让他不自觉的就看了过去。

  他这一看不要紧,王雪的脸却刷的一下就红了,昨晚的荒唐事王雪本来就打算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可赵大头火辣辣的眼神却躲不过。

  就在王雪想要开口骂赵大头几句的时候,院子的门却忽然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王雪和赵大头两人都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一伙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闯了进来,而王雪的脸色却又是一下子变得苍白。

  来的是人是外村的,赵大头虽然不认识,但是却也见过,以前赵铁柱还在的时候,就经常和 这些人厮混。

  也正是因为这些人,赵铁柱才欠下了不少了赌债。

  这些人来赵家,显然是来要债的,要知道赵铁柱虽然人走了,可欠下的债却一分钱都没少。

  “呵呵,嫂子,铁柱欠的钱今天该还了把,这一拖都拖了有好几个月了,我们这要是再不来要,嫂子你都快要忘了把。

  ”为首的是一个看着猥琐瘦弱的男子,身后倒是跟着几个强壮的汉子,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王雪脸色难看,可站在王雪身后的赵大头却脸上神色淡然。

  猥琐瘦弱的男子叫周强,是隔壁村子的赌徒。

  周强不仅在隔壁村子臭名昭著,即便是赵铁柱村子里的人见到这个家伙都会尽量躲着走。

   老王今年六十好几,退休之后,无所事事,外加上老伴去的早,每天除了去公园溜溜之外,就是坐在家里看电视。

  而从昨天开始,老王的最大爱好就是去租房里看看。

  租房里昨天刚刚入住三名美貌如花的应届生,一个个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前凸后翘易推倒的美人胚子。

  老王估摸着今天这几个大美女都去上班,就乐呵呵拿着钥匙来了。

  老王打开房门,将门推开之后,一股暗香迎面扑来,那是属于女人的香味,老王一闻到这个香味,就浑身激动,裆部也稍稍鼓起来。

  老王没有在客厅逗留,直接走进卫生间,打开洗衣机看了一眼,可能有原味内衣啥的,可以用来解渴。

  老王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洗衣机,很遗憾,洗衣机里空空如也,他稍微有一些失望,还以为能够找到那么一两件没洗的内衣,这几个美女太勤奋了。

  老王也不气馁,洗衣机里没发现什么宝藏,阳台上总应该有的吧,他走到阳台,看着各种颜色款式的内衣,从身边拿过衣叉子,将一条 粉色小内内从上面取了下来。

  粉色蕾丝内内捏在手里,有一些潮,老王将内内展开,看到中间有一条淡淡的痕迹,他凑了过去,闻了一下。

  可惜这条内内已经清洗过了,只能闻到一股洗衣粉的味道,夹着一股淡淡的味道。

  老王有点扫兴,刚刚激动的心情,也逐渐平稳了下来,下面那也是逐渐恢复了,干瘪了下去。

  而正在老王大失所望的时候,一个房间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老王 吓得一哆嗦,手里的内内也掉了下来。

  何璇睡眼惺忪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她身着极其清凉, 上面套(儿童智力故事)着一层薄纱一般的白色外衣,只穿着一条粉色小内内,一双白皙无暇的大白腿,脚底穿着一双粉色拖鞋,老王看到这一幕,激动的直吞口水。

  这年轻女人的身体,老王从来没有见过,和他婆娘结婚的那段时间,他婆娘都三十好几了,身材变形,干瘪的厉害。

  而何璇的上围,挺拔无比,老王能够透过那薄纱般的衣服,看见那两坨白花花的若隐若现,而且,何璇压根就没有带罩罩,衣服上直接暴露了。

  何璇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径直去了卫生间,然后啪的一声,将门关上。

  丝毫没有注意到老王的存在,不一会,老王站在外面,能够听到何璇冲击坐便器发出的声音,光是这声音,都让老王脸红心跳,口干舌燥, 脑海里幻想着何璇脱掉内裤,光滑雪白的大腚的模样,特别是擦拭的时候。

  想到这里,老王觉得自己都快要爆炸了,已经迫不及待了。

  很快何璇小解完了,人也清醒了很多,她打开门,马上就看到了老王,顿时吓得一只手捂着胸部,另外一只手捂着下面。

  “ 王老板,你,你怎么来了?”何璇马上镇定了下来,这是老王家,而且是合租的,老王没有进卧室,只是来到这里,完全合理的。

  “哦,我来看看窗户有没有打开,这房间嘛,需要通风!”老王随便想了一个理由,眼睛却盯着何璇看,何璇穿的这么清凉,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昨天何璇来租房的时候,那穿的一个严实,虽然也露出了雪白大腿,但是,和今天完全不能比的。

  那光洁的脖子,漂亮的锁骨,还有胸前突出的,下方修长的大腿,高翘的臀,特别是刚刚小解完,下方一定很有味道。

  何璇看着老王那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不过当务之急,就是把衣服穿好,没想到老王都一大把年纪了 ,居然还这么好色。

  “王老板你等一下,我进去穿一下衣服!”何璇说道,然后捂着自己上部和下方,小跑进了房间,等一会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穿好了。

  老王舔了舔嘴唇,也不知道何璇让他等等干什么,看样子其他两名女孩都上班去了,唯独她还在睡懒觉,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何璇很快就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了,这一次何璇穿的比较性感,一身白色连衣裙,外加上肉丝,白色平板鞋,一头青丝簇拥着精致的面孔,看着老王直吞口水。

  “王老板,你今天来的刚刚好,我房间的灯泡破了,能帮我换一下吗?”何璇冲老王笑道,昨天那个灯泡突然就破了,害的她害怕了一晚上,没什么其他原因,她怕黑! 换灯泡?可以进何璇卧室看一看,何璇一个女孩子,卧室肯定非常干净,说不一定还能看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老王不带一丝拒绝的,直接走了进去。

  老王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眼叠起来的两个凳子,他也想给何璇换灯泡,但是他毕竟年事已高了,这么高,他上去太危险了,再看看何璇,年轻肯定没事啊。

  当然,这不是老王考虑的关键,如果他在底下看着何璇换灯泡的话,何璇穿着长裙,能够看到那里,如果运气好,还能看到最里头。

  “何璇啊,你看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这上去的话,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一旦摔下来,问题可就大了啊!你看看你上去换,我在底下帮你的 扶着凳子,你看怎么样?”老王笑道,如果何璇能够答应,那就美滋滋了。

  最起码能够摸到何璇柔软的肌肤,至于其他方面,老王暂时还不敢奢望。

  这……何璇看了眼老王,老王年纪确实不小了,让老王上去换灯泡,还是很危险的,但是她看了眼自己,自己可是穿着长裙啊,如果自己爬上去了,岂不是要被老王给看透。

  如果不换的话,她晚上怎么度过?何璇一咬牙,说道:“我上去换没问题,但是王老板你要把眼睛闭上才行!不然人家被你看光了!”老王一听,乐呵呵说道:“那是那是!我在底下扶着你,你上去,我保证把眼睛闭上!”老王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乐开了花。

  闭眼?闭眼是不可能闭眼。

  这话当然是哄何璇的。

  何璇点点头,扶着凳子就上了,老王在底下扶着的凳子,等到何璇站稳之后,老王站在底下,透过裙底,看到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粉色内内。

  他情不自禁将手伸了过去,抓着何璇的小腿,丝袜在他布满老茧的手心摩擦着,无比细腻的感觉,老王舔了舔嘴唇,仿佛都能闻到一股味道。

  见何璇没什么反应,老王微眯着眼睛,两只手分别抓住何璇两腿,顺着 双手往上移动这着,一双手全部伸了进去,揉捏着她大腿。

  脑袋也逐渐靠近,一张脸几乎贴在了何璇腿上,嗅着何璇的体香。

  何璇很快就把灯泡给装了上去,等到何璇低头一看下面,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什么时候爬这么高了,太恐怖了!“王老板……你能不能扶我一下!让我下去,行吗?”何璇在上面叫道。

  太高了,她都不敢往下看,这上来容易,下去成了一个问题了。

  “我抱着你!”老王说道。

  “那你靠近一点啊!你这样,我怎么够得着你!”何璇尝试着蹲了下来,用手撑着老王的头,而老王紧贴着何璇的腿部,脑袋几乎全部钻进了何璇的裙底。

  在何璇面对着他,完全蹲了下来,何璇那里正好对着老王的脸,老王能闻到一股股淡淡的味,同时还带着一点点清香。

  何璇此时还是比较惊恐的,即便是蹲了下来,依旧不敢往下跳,此时她更加没有留心老王的头部在什么地方。

  老王闻着这一股淡淡的味,感觉自己鼻血都要喷出来了,下方都有些发疼了,老王一双抓住何璇臀的双手稍稍 用力,捏着上面的柔软。

  同时他伸出舌头,在内侧舔了一下,除了香,还是香!只可以隔着丝袜,还差点什么,就在老王舔了一下何璇,何璇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吟声,妩媚至极,感觉何璇是无意识的发出这一声音的。

  老王一愣,没想到这个姑娘居然这么灵敏,双手更加用力,并且有节奏的朝两边分,然后又往中心地带按压,刺激着何璇。

  何璇紧闭着双眼,死死抱着老王的头,在她心中只有害怕。

  见何璇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老王揉捏着她的双手,突然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剐着何璇。

  老王手指轻轻压了下去,即便是隔着丝袜和内内,依旧感受到何璇的体温,正在老王准备进一步的时候。

  何璇突然开口说道:“王哥,抱我下去啊!”老王这才反应过来,回过神来,他从何璇的裙底出来,说道:“这衣服有点滑,我担心等一下把你摔倒了!”何璇闭着眼睛,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她此时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病急乱投医道:“只要把我弄下来,无论怎么样都可以!”“那把你的衣服脱了!这样皮肤和皮肤之间,摩擦力比较大,这样把你抱下来,更加稳了!”老王说道,眼睛里满是欲望。

  一想到能够的把何璇衣服给脱了,他直流口水。

  老王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去蹭小凳子,凳子太硬了,只能凑合一下,如果何璇能够把衣服脱了,他完全可以蹭着何璇的身体,特别是那个部位。

  “好!”何璇几乎没怎么思考,直接答应了!得到了何璇肯定的答复,老王舔了舔嘴唇,双手都有些颤抖,抓着何璇的裙摆,将裙摆一点一点往上拉,双眼瞪大大的,从大腿部位,开始往上,一点都不敢错过眼前这无线春光。

  裙子被提到了腰部,肉丝包裹着大长腿,还有粉色内内,完全果露出来,唯一可惜的是,因为何璇蹲着的时候,夹得紧紧的,根本看不到什么。

  老王脑子一转,说道:“你分开一点,夹到裙子了!”他觉得何璇这么害怕,有没有夹到裙子,根本感觉不到,而何璇又急着下来,肯定会听话的。

  果不其然,何璇微微打开,小声问道:“可以了吗?”老王激动的都不说话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里,突然他发现中心位置,那颜色似乎有点不对……老王很快就想到,应该是刚刚小解时的残余痕迹,又或者,应该刚刚的刺激,让何璇有了感觉,分泌出的……老王想到这里,双手抖得更厉害了,只要他在努力努力,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惜何璇分开没一会,又夹住了,老王还没看过瘾,何璇就紧紧夹着,不给他任何继续看下去的机会,他有些意犹未尽,可也没办法啊!总不能让她一直张着吧!他只能继续将裙子往上拉,拉倒颈部的时候,何璇整个上部全部露出来,前面两坨没有外衣的束缚,一下子打在了老王的脸上,老王来不及躲避,被打了一个正着。

  老王先是一愣,何璇居然没有穿罩罩,而此时,何璇的上部贴在老王的脸上,一股股摄人心魄的香味,还有那俩,都是引诱着老王。

  两坨更是直接将老王的脸部给夹在了中间,温暖,柔软,舒适,只不过这个姿势,不太好。

  毕竟何璇现在身处高处,需要尽快把何璇弄下来,好好享受一番!老王喘着粗气,从两坨之间抽身出来,他有些迫不及待,将连衣裙脱了下来,放在鼻子山闻了闻, 一股女人的体香。

  这种香味,持续刺激着荷尔蒙,他觉得下方快要爆炸的同时,更是有一种强行要了何璇的冲动。

  老王伸出手,放在何璇腋下,何璇腋下干干净净的,手感极佳,他双手稍微使劲,将何璇抱了下来。

  不过老王并没有直接让何璇从她身上下来,而是告诉何璇,说道:“你夹着我,慢慢往下滑!我有点抱不住你,别等一下我们两一起摔倒了!何璇很听话,夹得非常紧,而刚刚抱下来的时候,那一对傲人,也从老王的脸上,慢慢往下滑,老王直接把舌头伸出来,让何璇那柔软的皮肤,从他舌尖上划过。

  何璇一直滑到老王腰部的时候,那块顶着老王的那里,蹭着何璇的那块,胸口部位,还有两坨压着,老王被刺激的深吸了口气,差点就投降了。

  “等一下,我把你抱到床上!你别乱动,不然我们两可能一起摔倒!”老王赶紧说道,这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站不稳都是老王骗何璇的,怎么可能站不稳,他只是想要让何璇在他身上,多摩几次,多舒服几次。

  何璇点点头,紧紧搂着老王的脖子,双腿也夹得特别紧,老王舒服的双手也稍微用力,捏着何璇背部。

  何璇那两坨,在自己胸口蹭来蹭去,别提有多舒服了!老王抱着何璇,往床边上走去,每走一下,那里就蹭着何璇一下,老王不知道何璇此时是什么感觉,但是他感觉非常舒服,简直就舒服爆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2WSk/PRTxbq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