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顶到最深不动|男生为什么想破女生处|你在拿什么东西顶着我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 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 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 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 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 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 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 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无比震惊,没想到弟妹自己正在屋里做那事儿…… 见我忽然进来,弟妹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惊呼,也顾不上害怕了,急忙跳到床上,然后用被子裹住了自己身体。

   因为她的动作太大,在她跳上床之前,双腿间的那(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个玩具直接掉了下来,落到地板上以后还嗡嗡直响。

   弟妹无比尴尬,脸色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害羞的问道:哥,你怎么突然进来了? 我解释道:我正洗澡呢,忽然听到你尖叫,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就赶紧冲进来了,你没事吧? 弟妹的身体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脸色红的都快滴出血来,说道:我没事,就是刚才看到了老鼠,吓了我一跳。

   老鼠?家里有老鼠吗?我故作惊讶的问道。

   同时,我的眼睛也在地面上扫视,好像是在寻找老鼠一般,然后我的目光就停留在那个嗡嗡震动的玩具上。

   哎?这个是什么?我假装懵懂的走过去,弯腰去捡。

   哥,你别捡……弟妹吓的脸色都快变绿了。

   她话还没说完,我已经把那东西捡到了手里,上边还残留着弟妹的体温。

   于是我只好面露歉意的说道:弟妹,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自己正在房间里做这事儿…… 弟妹羞涩的都不敢看我,用被子遮挡着下半边脸,说道:哥,你也不是有意的,这事我不怪你……对了,老鼠在床底下,你能帮我把老鼠抓出去吗?我最害怕老鼠了…… 老鼠从哪爬进去的?我现在就给你抓老鼠。

  我说道。

   说完,我就弯下腰往床底下瞅,正好腰间的浴巾有些松动,我一弯腰浴巾直接开了,从我身上脱落下去。

   我的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又是正面对着弟妹,所以浴巾一掉下去,高挺直立的东西完全暴露在弟妹的眼中。

   啊……弟妹惊讶的再次尖叫一声。

   从弟妹看着我的目光中,我能看出来,她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眼睛都睁大了,一脸震惊的表情,似乎是被我的尺寸给震慑了。

   我赶紧装出一副窘迫的样子,匆忙把浴巾捡起来,挡住了那玩意。

   我也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憨憨一笑说道:对不起啊,苏柔,哥是个正常的男人,因为你真的太漂亮了,所以哥才没忍住…… 弟妹害羞的都不敢看我,悄悄的从我手里把那玩具拿走,然后扔在了背后,用枕头盖住。

   然后,弟妹支支吾吾的说道:哥,你千万别觉得我是不正经的女人,我只是…… 当然不会了!我急忙摇头说道:毕竟是人之常情嘛,哥理解你。

   弟妹羞的不好意思抬头,脸色通红的说道:哥,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好吗?千万不要告诉冬伟。

   你放心吧,苏柔,这事儿我绝对不会跟冬伟说的!我义正言辞的说道,然后又疑惑的问她:苏柔,你和冬伟都这么年轻,有身体需求是正常的,可是……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偷偷用这玩意? 弟妹羞的都不敢抬头了,用极低的声音喃喃道:冬伟虽然年轻,可他那里……那里却很小,而且每次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根本满足不了我,所以我……我才用那个的…… 听着弟妹这么羞涩的解释,我更加激动了,故意装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叹着气感叹道:唉,我还以为你和冬伟在一起很幸福呢,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表面上很幸福,实际上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听我这么一说,弟妹好奇的盯着我,美眸眨巴眨巴的问道:哥,你心里有什么苦? 我故意显的有些不好意思,愣了一两秒钟,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也罢,苏柔,你也不是外人,既然今天咱俩已经赤诚相见了,那哥就跟你倾诉一下心里的苦。

   听到赤诚相见,弟妹羞的捂住了脸,小声说道:哥,你说吧,我听着呢。

   你也是有孩子的吧,该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吧。

   男主 痞坏高中校园 超甜席光笑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继续开始向公司驶去。

  顾远去看着面前这个镇定自若的人,心里叹了一口气,你喜欢我妹妹哪里?我记得你是M大的高材生,品学兼优,家世也很好。

  灯没函!都是你!!你领回来的那个少少给我们的!!你才是罪魁祸首!!他手指放进我 两腿之间算了,我拗不过你。

  那啥,你们一大清早的,就这么吵,而且还光着身子,被莉俞看到,我会死的。

   兄弟,只能靠你了!看着说出了实情的祁晓曦,子书倪也上心中一阵触动,可这样下去赵雅琴怎么办,不能辜负她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啊。

  男主痞坏高中校园超甜不知不觉,吴昊已经走到了我面前燕飞扬本来在拼命地算题,因为算不出来,所以在草稿纸上乱涂乱画,看上去十分焦虑。

  呐呐~你们说,如果让这位帅哥去攻略那个铃木千月的话,你们觉得如何?贝浅浅红着脸 点头,好,有空就来。

  男主痞坏高中校园超甜今天这顿饭虽(啊啊啊好棒)然,谈不上什么鸿门宴,但全荃沐言心里有数。

  我叫的车应该快到了。

  冯静听完,差点想口吐芳芳,她压抑住心中的小火苗,对他说: 大哥,我真是服你了!求婚连几号戒指都不知道也敢求。

  我们NL集团有点事儿需要处理,跟百里一起去的。

  这群猪头怪见我跑了,也有不想跟这群人拼命的意思了,就跑掉了。

  不过,我还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陈佳佳一见到两人就走过去拍拍叶颂希肩膀,说了句什么,两人回头看了眼这边。

  你这个混蛋!看我打死你!他手指放进我两腿之间外加上昨晚换的衣服,林奕现在已经积聚了多套未清洗的衣服。

  中午学生会有事,没来得及吃饭。

  男主痞坏高中校园超甜毕方再次转身继续走去,在经过城门的时候,两侧握着枪的士兵整齐的立正站好,靴子互相碰在一起发出瞬间的撞击声,在这不宽阔的隧道之中显得清晰可闻。

  此后每一天, 秦月都早早在体育场等着 花颜,然后一声不吭地跟着花颜闷头跑步,秦月没练过跑步,但体能比花颜强,他一直跟花颜并肩跑,不超前也不落后。

  王书域内心吐槽着。

  朴莹荷歪头扫了我一眼,嘴角卷起一弯别样的弧度。

  莫筱玥不由得感叹自己真的是太贤惠了,对自己都没这么上心过。

  呃………哈!?而对于在接完之后,艾莎请假离校这一消息不胫而走,在校内掀起一阵轩然小波..沵落一愣,随即兴奋地一跃而起,脸上带上了许些雀跃的红晕。

  叹了口气,打开语音。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6t0h5/Qx3SD9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