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yin荡的高中小雪|火车上的激烈性史



  停了下来,他转过头去,看向远处另外一条偏僻的山路,刚刚他 看到了几个影子从那里快速冲过去,要是以前可能注意不到,随着修炼本源道经,视力也变好了。

    如果只是人的话,他不会注意,关键是看到了一个大 麻袋,以及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 林晓东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朝着那着那个(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方向走了过去,走过山的转角后,看到了三个人大汉,其中一个背着一个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

    几人鬼鬼祟祟的,不时的往四周看,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林晓东找个东西躲了起来,他觉得事情不太对,那几个人他认识,其中一个叫郭正明,是村子里的恶霸,有他出现的地方肯定没什么好事。

    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林晓东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一路尾随,林晓东小心的跟着他们,很快他们三个人就停了下来,看到四周没人,便进了不远处的屋子里。

    看到这个毛 房子,林晓东心中疑惑,这是光棍刘 老实,按道理刘老实不可能跟这些个恶霸混在一起呀。

    没有多想,林晓东立马靠近了过去,来到屋子外面,偷听里面的动静。

    本源道经就是好,五官全面增强,里面的细微动静都听的一清二楚。

    “咯,这是你要的货。

  ”这是郭正明的声音,似乎在谈生意一样的。

    “我看看,等下给你钱。

  ”刘老实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明显十分的激动。

    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刘老实的惊喜的一直感叹,好像十分的满意。

    林晓东听的疑惑,他们在交易什么东西。

    在屋子周围找了一圈,他找到一个窗户,虽然是关着的,但是通过细小的狭缝还是可以看到里面。

     目光看进屋子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林晓东一跳。

    在那个麻袋里面,居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不过此时的她是被迷晕了,躺在地上,没有动静。

    看到这个,林晓东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感情这几个玩意在绑架贩卖人口呀,胆子真是不小。

    这刘老实取不到媳妇居然打起了这样地主意,还真看不出呀。

    刘老实看到麻袋里的女人,十分的满意,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果断的把钱拿了出来。

    “给你。

  ”  郭正明兴奋的接过钱,摸了摸厚度,十分的满意。

    房子外的林晓东站了起来,一桩肮脏的交易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今天他们运气不好,碰到他了。

    林晓东直接一脚踢开了紧锁的房子们,一步跨了进去。

    巨大的动静让屋子里面的几个人立马受惊了一样的看向门口,这可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交易。

    “我说,你们几个做这么缺德的事,也不怕遭雷劈呀。

  ”林晓东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 女子,说。

    看到林晓东一个人,郭正明三人对视了一眼。

    “跟你有关系吗?林晓东,你老老实实回去教你的书,少在这里多管闲事。

  ”郭正明语气不善的说:“最好他妈别给我多嘴。

  ”  笑了笑,林晓东说:“遵纪守法,人人有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不要一错再错呀。

  ”  “赶紧滚,否则……”郭正明威胁道。

    郭正明挥了挥手,其他两个人将麻袋又拉了起来,想要放到里间去。

    林晓东踏前一步,但是立马被郭正明给拦了下来:“还不走?想要逞英雄?既然被你看见了,今天,你也别想走了。

  ”  郭正明眼神一狠,操着一个棍子,一棒子飞速的朝着林晓东砸了过去。

    刘老实在一旁还是很害怕的,这种事情被发现了,他是很慌的,看到郭正明下手打人了,更加的慌了,不知道怎么办。

    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正好拿你们练练手,这些天修炼了本源道经,都还没机会发挥呢。

    看着迅速砸来的棍子,林晓东身体微微一偏,轻松的躲避了过去,紧接着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郭正明的下巴上。

    下一刻,郭振明的嘴巴就悲剧了。

    林晓东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这一拳,直接把郭正明的下巴给打脱臼了,不仅如此,牙齿都掉了两颗,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满嘴都是血,有些吓人。

    郭正明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嘴巴,痛苦的呜咽叫着。

    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林晓东有些惊讶。

    另两个没想到刚转身郭正明就倒了,赶紧放下麻袋,来到郭正明身边,扶起他。

    恰好在这个时候,麻袋突然自己动了,里面的女子醒了过来,自己挣扎着弄开了麻袋口,林晓东看到了。

    此时,郭正明仇恨的目光看着林晓东,让他们两个一起上。

    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两人同时夹击,一般人不可能挡的过。

    可林晓东不是一般人呀,他根本就不躲,轻松的接住了他们两人的拳头,并且抓住,轻轻一捏,两声惨叫声立马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啊啊”  刚挣脱开麻袋的女子看到这么暴力的一幕,顿时惊呼出声,惊恐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不知所措。

    解决了这两货,林晓东目光再次看向郭正明。

    郭正明惊呆了,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林晓东,这什么战斗力。

    见林晓东的目光看过来,郭正明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

    郭正明忽然看到了在他旁边惊呼的女子,都顾不上疼痛的下巴了,从后腰抽出了一把小刀,一步跨到了她的身边,把刀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杀了她。

  ”郭正明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女子又是一声惊叫,脸上充满了惊恐和迷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么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林晓东顿了顿,停了下来,看了女子一眼,虽然他觉得郭正明不敢这么轻易的杀人,但是万一急了,所以他也不敢贸然行动,害了别人。

    女子看向林晓东,刚刚这个男人的战斗力她看到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郭正明,别一错再错了,要是杀了人,你这辈子就完了。

  ”林晓东站在原地,苦口婆心。

    郭正明才不管这些呢,看到林晓东不敢动了,内心慢慢地恢复了原本的狠心,刀锋在女子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你别动,要是敢动,我立马杀了她。

  ”  他的两个手下站了起来,在郭正明的示意下抓住了林晓东的双手,林晓东面不改色的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摆布。

    挑了挑眉,林晓东看到郭正明后面惊慌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刘老实,突然说道:“喂,刘老实,你想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话,郭正明立马警惕的看向身后。

    在郭正明转头的一刹那,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双手双脚瞬间发力,一下子甩开了钳制住他的两个人,下个瞬间出现在了郭正明的面前。

    意识到别骗,郭正明就想要动刀,但是已经晚了,林晓东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刀就掉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搂住女子纤细柔软的腰肢,带到自己的身边。

    没想到郭正明的反应相当的快,另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掉落的刀刃,往上一挑,直逼他的心脏。

    还好林晓东的反应快,躲开了,不过依旧划伤了手臂,吃痛的一脚踹在郭正明的身上,没有留手的一脚直接将郭正明踹出老远,砸在墙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妈的。

  ”林晓东暗骂一声,太大意了,身手还有待提升。

    女子惊慌中抱紧了林晓东,当站稳了之后,才有些后怕的睁开了眼,看到了现在的情况。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跑到他身边,扶都扶不起,他感觉身体都要裂开了:这特么什么怪力。

    “给我滚。

  ”林晓东冷声道,既然女子没事了,他也没必要和郭正明他们计较,在这么个偏僻的村子里,报警是没用的,警察来黄瓜菜都凉了。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背着他赶紧跑了。

    他们走了之后,林晓东放开了怀中的女子,看着自己流血的手臂,伤口还挺深的。

    “你受伤了。

  ”女子情绪稳定了下来,看到林晓东的伤口,主动上来要帮他包扎。

    没绷带?女子把自己的裙摆给撕了,她的裙子材质很好,比绷带强多了。

    止血后包扎后,女子笑着说:“好了。

  ”  之前还没仔细看,现在近距离观察下,林晓东发现这女子确实挺漂亮的,笑起来格外好看。

    “谢了。

  ”林晓东说。

    “我还没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现在会被怎么样了。

  ”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后怕的说。

    林晓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刘老实。

    刘老实一看到林晓东的目光,整个人向受到了惊吓一样的,整个人都弹了一下,颤抖着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受郭正明的蛊惑,求你不要打我。

  ”  这突然的反应,让林晓东都呆了一下,和女子对视一眼,笑出声来。

    没有和刘老实计较,林晓东和她离开了这个地方,林晓东带着她去学校了。

    “看你的样子,你也不像是这附近的人,你怎么会被刚刚那群家伙给绑架了。

  ”  路上,林晓东问女子,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城里的人,虽然他对那些名牌什么的不怎么了解,但是从这女子的裙子的材质就知道这衣服不便宜,还有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闻言,女子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这件事说来话长,反正就是被人陷害了,不过我命还算好。

  ”  林晓东耸了耸肩,既然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会追问到底。

    “对了,我叫钱 思妍

  ”女子笑着对林晓东伸出了手,这是主动示好的意思。

    “林晓东。

  ”握了握钱思妍细腻的小手,林晓东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说真的,在农村好久都没看到过这么有气质好看的女人了。

    “你看着也不像是农村人呀。

  ”钱思妍仔细的打量了林晓东两眼后,看到他惊讶的目光后,就知道猜对了,笑着说:“我看人很准的。

  ”  “不想待在那个地方了,换一个环境。

  ”林晓东想起那些事,深吸了一口气。

   一年级E班对C班分数召唤兽战争,胜者E班!老师的判断让这场召唤兽战争最终尘埃落定。

  卷住 舌头益健康我看着他无奈地点了 点头

   放假前的学习计划也早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去了,浓浓的负罪感加上马上要结束假期的不舍,让我更加提不起精神。

  别问为什么,快点照做。

  女配她千娇百媚容雁叶澄再次露出微笑。

  怎么说呢,虽然我很穷,但是水还是买得起的,而且等一下老白肯定要拉着我去小卖部,所以干脆带着她一起去好了。

  老姐不在家,不需要。

  什么鬼?姐姐这是怎么了?卷住舌头益健康(另类情感故事)诶!!陌生人信息!!说就说,怕什么,她行得正,又没有亏欠什么,她有权力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

  苏凛雪大概是不懂如何拒绝对方,又或者是害怕拒绝对方后,以后在校园中见到对方会感到尴尬。

  不大的房间里传出了那么,我,可以摸这里吗?恩~如果,如果是森下君的话,可以哟~.....啊~不要...........卷住舌头益健康沈勤看着前面这个所谓的父亲,当年自己年纪虽小,但……那是一辈子也抹不掉的痕迹:白家,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的。

  「没……没事的。

  诶,爷爷,不要说这些害羞的话啊!这只是我小时候乱说的,啊,不对不对,我根本就没有 说过这种话啦!林启曦连忙扑到 林海身边,想要捂住林海的嘴巴。

  门关好,姜莺莺重新钻进被窝儿。

  情人节那天你不是要上学嘛。

  好啊,感激不尽。

  对了!唐俊,你前几天好像说过交换妹妹的事吧! 徐锦赶过来的时候, 汉姆已经被警方带走了,西班牙的法律徐锦不懂,语言有生硬,自己硬着头皮为汉姆请来了律师。

  女配她千娇百媚容雁程清歌赶紧跟小小说了句:我得马上回去。

  我这两天一直住在 宇文家,虽然我执意要去上班,可是宇文良却坚持让我休息,他怕我再头疼昏倒。

  卷住舌头益健康我以及不想继续的待在这个空间里了,我需要到外面透一下气。

  李三胖打开瓶子,将里面的粉末朝外面挥洒了一圈。

  说完用一个白皙的手指抵住了自己的脸颊,似乎是想了一下,顿了顿才再开口道,这样,为了酬谢 大哥哥让瓦知道这些,喏,今晚就放过一马好了,不过大哥哥弄坏瓦袍子的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就这样吧,也试试大哥哥的身手!语笑晏晏间,忽然随手一指,环绕在她身周的青色针芒嗡的一声,鱼贯而出,渐次错落的从正面直直的射向了半蹲在路灯顶端,仗剑凝眸的玄月。

  这真是误打误撞,要是以后龙傲天发现了的话,她也可以辩解说自己不知道,毕竟她们昨天晚上是真真实实的睡在一起。

  也就是说,浴室里有人在洗澡?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9ZvhR/rI7qvn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