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哭着求饶求你退出去|年轻小伙子就是比较硬



金山村背靠着一座大山。

  山脚下, 李达穿着一身老旧道袍,背着柴火慢慢拾阶而上。

  烈日当头,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湿,脑袋也有些发晕,他不得不转向山腰间的小湖,想喝点水休息一下。

  可刚到湖边上,就看见一个不着丝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边的浅水区,轻轻撩起水花,浇在光洁的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诱人,让周围的一 切绿荫美景顿时黯然失色。

  李达从来没有见过 女人的身体,两只眼睛仿佛瞬间扎下了根,极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开。

  女人背对着湖岸,乌黑的长发稍稍挽起,脖颈纤瘦白嫩。

  整个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盘,阳光下泛着一层莹莹的白光。

  再下面,是浑圆 饱满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隐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姿态。

  两个臀瓣儿随着女人的动作,一会儿收紧,一会儿又松弛下来,看得李达体内瞬间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个道士,眼珠随着女人的白藕胳膊,来来回回的转动。

  他已经忘记了烈日,忘记了口渴,竭尽目力欣赏着自己从未见过的美景,浑然不知女人已经 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两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头,看到李达后,瞬间惊呼了出来,双手捂住了胸前的饱满。

  李达这才回过神,赶紧低下头,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来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着不禁红了脸,内心一阵自责。

  “李达?”女人认出了他,眼珠转了转:“好啊你个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诉你 师父去!”这可把李达吓着了,要是被师父知道了,肯定会被重罚的。

  而此时,他也辨别出了女人的声音,赶紧认错道:“ 翠花 嫂子,我错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诉师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虽然翠花嫂子的声音带着质问,但语气里好像并没有气恼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达想要辩解,但又不敢抬起头,双手使劲的摇摆着。

  翠花嫂子 看着他那一脸委屈的样子,瞬间气笑了:“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样。

  ”李达哭丧着脸,心里想着肯定要被罚了,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看着李达的憋屈模样,翠花嫂子有些无语,我一个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还撒起娇来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达,上下打量了一下后,开口道:“你刚说,你没有见过女人的身子?”“啊?”李达有些惊讶,不明白她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老实的答道:“没见过,我一个小道士,上哪儿见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吗?”“啊?”李达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发愣的看着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问你话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吗?”“没…没看清楚。

  ”“没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达第三次张大了嘴,根本没料到翠花嫂子会这样说话。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还会不会说话了?”翠花嫂子的语气里,带着些愠怒。

  李达 吓得赶紧合起了嘴,心里挣扎了半天才吞吐的说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过来。

  ”“干……干啥?”李达有些不敢相信。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诉你师父啊!”李达一听这个,赶紧跑了过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气扑面而来,李达下意识的深吸了两下,顿时有些意动,心驰神往。

  翠花嫂子两手捂着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满意李达被自己吸引,调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着的地方啊?”李达看着指缝间,露出的白皙皮肤,呆呆的点了点头。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丝,娇声道:“那你说一句好听的来。

  ”李达挠挠头,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阵白眼,但还是慢慢将手放了下去。

  一对雪白饱满立刻显现了出来,高傲挺拔,弧线圆润饱满,显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达的目光好像要喷出火来,很不得直接贴上去,身体都变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头来,好像是翻身农奴要把歌唱。

  “好看吗?”翠花嫂子的声音变得柔和,甜美软糯。

  李达机械的点了点头,不愿意浪费一丝的目光,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吗?”李达猛然间抬起了头,有些痴呆的问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并没有说话。

  李达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颤颤巍巍的将手放了上去,这是他十八年来,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体,内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惊喜兴奋。

  仿佛无师自通一般的,李达双手覆在那白皙柔软的饱满之上,手指微微发力,感觉那舒服无比的手感。

  渐渐的,他开始整只手轻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动,手上传来一阵柔软滑弹的感觉,奇妙舒适。

  翠花嫂子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着,一股电流般的感觉袭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头都要变软了一样。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环住了李达,像是在鼓励着他多用点劲儿。

  手上的动作不停,李达的嘴巴缓缓靠近,覆盖在了翠花嫂子的双唇上,开始索取着。

  翠花嫂子的纤细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达隆起的帐篷。

  十八年来一直孤寂的腰间巨剑,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间变得更加凶猛狰狞,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挣脱出来。

  李达发出一声嘶吼,紧紧搂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顶着。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双手拉住李达的腰带,拼命的拉扯着,想要将里面的野兽放出来。

  “李达!李达!你在哪儿?”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极度的不合时宜。

  李达猛然一惊,手上的动作也瞬间停了下来,急忙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坏了…坏了…师父来了…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声音惊得娇躯一颤,但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推开李达,“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帮我穿衣服啊!”两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李达!”翠花嫂子才刚穿上内衣, 老道士的声音已经临近。

  李达满脸苦涩,焦急的跺着脚:“怎么办…怎么办…这下被师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边着急的穿着衣服,一边忽然说道:“快,跳进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师父支走。

  ”李达瞬间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万别让师父知道我在这儿。

  ”说完,李达一头扎进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这儿?”老道士同样穿着一身旧道袍,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一小撮胡子,笑着看向翠花。

  翠花赶紧挤出一个笑脸:“这不是听见你的喊声了,来告诉你李达已经回去了。

  ”。

  老道士仔细打量了翠花后,顿时眼前一亮:“你……这是刚洗完澡?”翠花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爱女狂欢)还在滴着水,衣服也被浸湿,贴在身上,将玲珑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来。

  脸色微红的嗔怪道:“ 重阳叔你说啥呢!”老道士重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失态了,失态了,那既然李达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观了。

  ”“好,你快些走,说不定还能赶上李达。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应一声后,急匆匆的转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急着回家把刚才没有尽兴的补上。

  重阳看着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副风景画一般。

  而湖里的李达在听到师父走后,才顺着水流,悄悄的来到了下游。

  夏天气温高,等回到道观时,李达的衣服已经基本干透。

  他来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阳正坐在桌边,等着他一起吃饭。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赶紧过来吃饭。

  ”重阳示意李达坐下。

  李达答应一声,坐在了重阳对面,拿起碗筷,将头埋得很低。

  “我帮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车。

  ”“推车?可翠花说看见你很早就回来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见了阿婆的。

  ”李达不敢看师父的眼睛,低着头不停的扒饭。

  “你慢点吃,师父又不跟你抢。

  ”重阳疼爱的看着这个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对了,徒弟啊,你觉得你翠花嫂子咋样?”“噗!咳…咳…咳……”李达被吓得一下子噎住了,赶紧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虚的问道:“师父你问她干什么?”重阳没有觉察到李达的异样,依旧微笑的吃着饭。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对她的感觉。

  ”李达有些狐疑,该不会是今天的事,被师父发现了吧?瞬间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听见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翘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着师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没有异常,李达有些不明白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细算还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会跟我那个啊,李达心里暗道。

  “哎……一个女人家的,肯定过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怜悯之色。

  “师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关心起翠花嫂子了?” 阿伟,你喝过奶吗? 小姨正在给 宝宝哺乳,原本哭闹的小妹妹突然安静下来。

   她的胸前,赫然映入我的眼帘,香味阵阵,让我不禁咕噜了一嗓子。

   啊?我愣神,火辣到底脸庞,没,没喝过…… 小姨俏脸竟微微泛起红润,她接下来的话,让我震惊! 那你想尝尝不? 瞬间我脑子炸裂开来,半天 都没缓过神。

   小姨竟然问我想不想喝人奶,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些天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那么高冷、严肃的一个女人,突然之间在我面前,变得如此? 难道是姨夫常年不回家,一个人寂寞了吗? 可就算寂寞,她也不能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啊! 我可是一个残废啊!半身 瘫痪,那里更是从未崛起过啊! 我心底挣扎着,可小姨实在是太美了,是个男人都会想。

   见我默不吭声,她媚笑,伸出手捏了下我的脸。

  跟你开玩笑呢,瞧你紧张兮兮的。

   开玩笑?这可不得啊! 可面对如此美艳的女人,我竟忍不住道:其实我蛮想尝尝的,以前听一个老中医说,喝奶对我的大腿有帮助呢。

   小姨俏脸一红,还有这事儿? 我灵机一动,赶紧解释:有啊,小姨,小时候我爸带我去看病,见过一老中医,就说喝奶对我大腿康复会有好处。

   这样啊……小姨对我话竟深信不疑。

   我从小姨脸色察觉到,她有点动心,甚至有些激动呢。

   客厅很安静,小姨还抱着宝宝在喂奶,发出一阵阵滋滋吃奶声。

   我撑着拐杖,坐在小姨对面沙发,小姨并不忌讳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吃奶。

   宝宝吃了几口就睡了,小姨握了握另一边,眉头紧皱,看样子似乎是涨奶了。

   她顺手拿起旁边的吸奶器套在胸口上,手握着手柄按了几下,白色的汁液不断流到瓶子里,不一会儿奶瓶都要装满了。

   可能是抱着宝宝,力道没用好,小姨竟忍不住发出了几声,俏脸涨红,忍不住瞥 了我几眼,我假装没听见。

   眼看奶水满了,小姨正打算将吸奶器拿下来,可哪里知道,吸奶器竟然被卡主了,鼓捣了半天,都拿不下来。

   这东西怎么吸的这么紧啊? 小姨额头冒着汗,吸奶器卡的特别的严实,用力取也不行。

   怎么了?小姨。

  我见她一脸狼狈,赶紧询问。

   小姨焦急的看了看我,忽然她主动朝着我走来,靠近我的时候,一股奶香味迎面扑来。

   阿伟,你替嫂子抱下云翳…… 说完,弯下腰将宝宝递送到我的怀里。

   我内心激动不已,目光停留在她白嫩的上围。

   可让小姨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把宝宝递送到我的怀里,正要拔出吸奶器的时候,竟然啵的一声,吸奶器直接滑落袭来。

   小姨一声娇呼,赶紧接去,可哪知吸奶器里面剩余的奶水竟飙到我的嘴边。

   我浑身一怔,趁着小姨没留神,竟主动伸出舌头,味儿竟然有点甜…… 小姨俏脸涨红的跟苹果似的,赶紧忙着跑到隔壁的浴室里,拿着毛巾过来,替我擦拭了一下脸颊。

   然后从我怀里接过宝宝,让我坐轮椅回自己的房间。

   晚上我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浑身热的厉害,一想起奶味儿,仿佛就跟吃了药一样,浑身特别难受。

   一想起那一幕,宛若一股电流一样,刺透全身。

   就在这一瞬间,奇迹发生了! 我竟感觉到自己下面来了一股强烈的反应。

  这在以前可从未发生过。

   因为半身瘫痪,所以龙根处从未有过反应,但就在那一刻,它竟然开始昂起了头。

   而大腿竟也开始能动了!刚开始我不相信,但我用手掐了一下,微微的刺疼感。

   天哪!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缓了缓情绪,瘫痪几年的时间,感觉跟做梦一样。

   我尝试着从床上起来,然后慢慢站到地上,直到我真的站立起来,我才确信! 这不是梦! 我正打算要将这个惊喜的消息告诉小姨,但突然隔壁竟然隐约传来一阵性感曼妙的声音。

   此时此刻,我心底竟滋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从床上,我悄悄的走下,然后慢步走到小姨房间门口。

   门没有关严实,露出一个小缝隙,我猫着身子,蹲在门口的角落里,眯着眼,往里面一瞄。

   眼前的一幕,把我彻底震惊,只看见小姨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穿着一身单薄的真丝睡衣,白皙的大长腿蜷缩在一起。

   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的 玩具

   发出阵阵震动的声音。

   伴随而来的是,嫂子皱着眉头,发出那一阵阵性感的嗓音。

   微弱的月光洒在床头,白皙的皮肤更显娇嫩,瞬间我就来了很强烈的感觉。

   咕噜,吞了一大口口水,从小到大从来都没见过这么香艳的画面,之前因为双腿瘫痪,从未离开过轮椅,更别提窥探了。

   我细细的品尝着这迷人的瞬间。

   随(儿童益智故事)着小姨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我看的鼻血都要流了出来。

   可能自己太兴奋了吧,手一不小心触碰到了门。

   砰! 小姨听闻声音后,吓得猛地睁开眼,朝着门边瞅了过来,我吓得赶紧屏住呼吸。

  心跳就是的特别厉害。

   谁啊? 小姨慌张的将玩具塞在了枕头下面,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时我哪里敢应答啊,极为心虚。

   小姨犹豫了一阵,见无人应允,心底特别好奇,这大晚上的门外怎么可能有人呢? 老公出差在外,而阿伟又是瘫痪,不可能有人的啊? 想到这,小姨还是不放心,从床上下来,我趁着这个时机,赶紧悄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掀开 被子,躺了下去,假装睡觉。

   还好自己速度比较快,没让小姨发觉。

   躺在床上,闭上眼。

   小姨走到门口,发现门外没人,心底正起疑惑呢。

   我躲在被子里,吓得腿脚都在发抖,生怕被小姨察觉,要是让她知道刚才我在门口窥探,可不得了。

   就在我紧张之际,突然窗外传来一阵猫叫的声音。

   小姨心底才安心下来,站在原地,心想肯定是自己多虑了,这大半夜怎么可能有人在门口呢,没想到竟是一只猫。

   她稳了稳情绪后,正打算回房间呢,突然回眸一瞥,发现我的房门没关。

   小姨就朝着我的房间走来,我当时心跳都到嗓子眼了,直到门推开的瞬间。

   完蛋了,这下肯定完蛋了!我心想。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小姨静悄悄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阿伟,睡了吗? 我不敢睁眼,没敢应答。

   小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孩子被子也不盖严实,万一感冒了,可咋整。

   说完,手深到被子里,整了整,可这一整没关系,手恰好触碰到了我的身子。

   这一下,我整个人全身都绷直了。

   因为刚才发现小姨用玩具的画面,我反应一直都没下去。

   小姨一触摸,吓得一跳,感觉跟石头一样,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掀开了一个小角,才发觉。

   她顿时俏脸涨红,心跳加速的特别厉害。

   这,这,这怎么回事啊?阿伟不是双腿瘫痪吗?怎么那里有这么厉害的反应啊?难道不影响?小姨心底默默寻思着。

   她感觉特不可思议。

   不知为何,她突然感觉浑身一股温热,一划而过,那一刻,她竟然有了那种想法。

   丈夫出差在外那么长时间了,自己一个女人独守空房,这深夜寂寞空虚,如今自己年过三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 那一刻,小姨看到我的本钱,开始控制不住了。

   她竟然用手慢慢的扒开我的睡裤。

   假睡得我,感觉到股沟处一股冰凉的触感,惹的全身凉飕飕的,不过却格外的刺激。

   这种感觉特别的美妙,有一种如获新生的味道,这是自己以前从未体验过的刺激感。

   而带给自己这种的感觉,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幻想多年的她。

   我内心想接受,却又有点拒绝。

   她可是我的小姨啊,我们之间,怎么能这样呢? 想到这,我赶紧翻了个身子,假装醒来,揉了揉眼睛。

   小姨,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觉啊?&quo; 小姨吓得一跳,手快速的抽了出来,俏脸红润的盯着我,有点心虚,咬着唇角,支支吾吾的说:没,刚才看见你被子没盖好,所以过来替你整了整。

   哦我木纳应答。

   行,你继续睡觉吧,我也回去睡了。

  小姨瞥了我好几眼,估摸从我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什么,避免尴尬,说完,起身就从我的卧室离开了。

   小姨一走,我彻夜未眠。

   满脑子都在想着她。

   想着她用玩具的画面,想着她刚才半夜跑到我的房间,竟用手触碰我那里。

   想到这,我开始有点后悔了,要是当时自己不假装醒来,不知道小姨要对我做什么呢。

   之后几天,小姨看见我的时候,脸蛋都是红彤彤的,衣服穿的愈来愈性感。

   对我也不像以前那么严厉,相反格外的温柔,体贴。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我特不适应,我寻思着:小姨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变化这么大?难道真的是姨夫常年出差不在家,心底寂寞了,见家里就我一个男人,所以对我产生了那种想法吗? 自从双腿痊愈后,可能是青春期发育的缘故吧,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浑身上下就特别的难受。

   这天傍晚,小姨刚从浴室洗澡出来,我坐着轮椅也进了浴室打算洗。

   以前我瘫痪的时候,刚开始来小姨家两三年,因为年纪小,都是小姨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我进浴室,拿着浴霸给我洗,随着我年龄增长,后面就没替我洗过了,都是我自己坐在轮椅上,自己洗,虽然麻烦一点,但也能解决。

   现在我不仅痊愈了,而且也有了感觉,而且本钱还不小呢。

   由于刚才小姨洗完澡,篮子里面还放着她换洗下来的衣物,以前我不方便拿,现在我能走动了,于是我从轮椅上下来,跑到篮子边上,将衣物拿起。

   放在鼻边闻了一圈,味儿可真香啊。

   一联想起这是穿过的,心底就特别的刺激,来了极为强烈的感觉。

   忍不住来解决,就在我即将要达到巅峰的时候,突然脚底下一滑,没留神,摔了个正着。

   哎呦! 这一摔可还真的挺疼的呢,但是没多大事儿,正当我打算从地上爬起的时候。

   突然浴室外面传来小姨的声音。

   阿伟,你怎么了? 一听到小姨那曼妙的声音,我就更刺激了,心底也邪念横生,又来了一个疯狂的想法,现在自己双腿痊愈的事情,小姨压根就不知晓,如果我还是瘫痪的状态,那岂不是? 小姨,我洗澡的时候,不小心崴到脚了,你进来帮我下。

   小姨一听,心底特着急,让我不要乱动,没一阵,她就从外面进来了。

  穿着一件极为宽松的白色蕾丝睡衣。

   一双大美腿,白皙嫩滑,看的让人心痒痒。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小姨看着倒在地上的我,叹了一口气,刚走过去,打算把我扶在轮椅上,可就在扶我起来的时候,无意间瞄到了我那儿,瞬间嘴巴都惊讶的张开了。

   我也很奇怪,自己那个怎么能这么大,以前瘫痪的时候从来都没反应,现在一下子来了感觉。

   小姨的目光完全被那里给吸住了,隐约之间,我能感觉到小姨的眼神中,充满着渴望。

   场面异常尴尬,很快小姨就意识到了,赶紧扭过头,耳根子到脸瞬间涨红,把我扶在轮椅上。

   阿伟,你……你先把身上的泡沫给冲洗干净吧? 我接过小姨递送给我的浴霸,目光一直盯着她性感的睡衣看,心底那种邪恶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小姨,我腿不方便,你替我过去将水龙头打开一下呗?我请求道。

   小姨点了点头,微微一转身,我故意将浴霸头对着她。

   她刚一打开,哗哗一声,水猛地朝着她的身上喷去。

   瞬间,小姨身上湿透了,本就单薄的睡衣,一下子被雨水给浸泡,形状就更加明显了。

   小姨惊呼一声,赶紧把水龙头给关了。

   阿伟,你这是做什么呀? 我假装不小心。

  刚才我没注意,对不起啊,小姨。

   小姨叹了一口气,盯着我这身模样,想说道几句,又不忍心。

   想着几年都没给我洗澡了,眼神又瞄了我一眼,看见我那里的时候,心底竟然开始有了一丝幻想。

   你啊,真是!这么大了,还这样!行了,今天小姨帮你洗吧,省得你拿着浴霸到处乱喷。

   听了小姨的话后,我兴奋起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EM2TYo/1Gepr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