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鸦杀》主题曲叫什么?主题曲演唱者及歌词介绍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里面讲的是一个女孩,每次在举行仪式之前就 逃跑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恐惧婚姻,最后一次,她穿着美丽的白色婚纱扒在卡车门上, 看着奋力追赶来的准新郎基尔,还是渐渐离去了。

    她在想什么,估计她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适合什么,她和每一个男友在一起,都以为自己喜欢,但最终还是逃跑了,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了。

    佟先生现在也是,自从与妻子离婚后,至今没有再婚,他也曾经谈过恋爱,经历地感情的折磨,但最终还是以 分手而告终,他对婚姻有点后怕,不想再经历那种刮骨抽筋的痛苦。

    事情是这样的。

  2008年10月,姑妈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她是一个公司的主管,带个11岁的男孩。

    那时她跟前夫分居一年,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

  但一个月后他们把所有手续都办妥了。

  我们开始交往,才知道她跟她 娘家的问题很大。

  她有点什么事,她娘家的兄弟姐妹, 父母没一个出来帮她,但是她娘家有什么,她一定要帮。

  你有 婚姻恐惧症吗 如果 真爱 他就 结婚吧  有一次她姐姐发生了意外,来这边看病,一住就是10多天,每天吃饭,垫付医药费,5000多元还没10天就没了。

  我为了能跟她在一起,都把外地的公司事情都调了回来,损失很大。

    她没钱了,我贴补一点没关系,但是总不能没有节制吧?我跟她说待亲情要把握个度,每个月都是是负周转的话,这样 生活很危险,一旦遇到急用钱的情况我们去哪儿筹集?  她却说:我对我父母就是这样。

  我说:你要是有3个馒头,可以分出去两个半,全部分出去了,我们不得饿死啊。

  她还为前夫的大哥做了担保贷款20万元,真是被她气死了,最后,她提出分手,我也放弃了。

    专家点评:其实他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没在一条起跑线上,佟先生因为喜欢她,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甚至倾尽所有。

    但她随意挥霍,并不懂珍惜。

  感情付出是双方的,而且他们的价值观,思想观差异很大,这在婚姻中是最大的忌讳。

  你有婚姻恐惧症吗 如果真爱他就结婚吧  佟先生经历了飞蛾投火般的恋爱,但自始至终没有得到女友及家人的认同和肯定,无论她付出多少,仍然满足不了他们的种种欲求。

    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下,佟先生活得很累,当然会对自大在家失去信心了,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中,能够了你经常保持信心十足的恋爱对象或许就是对 的人

    话再说回来,逃跑的新娘玛琪虽然对婚礼怕这怕那,但最主要的还是她(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没有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伴侣,她从婚礼上逃跑了4次,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所以,只要你真正的打心眼里面的爱他,没有他你活不了,我想你就去结婚吧,你绝对不会逃跑的。

  以后的问题,让以后去烦恼吧,也许没有你所担心的问题呢。

   看着那压在她身上的陈波,顿时苦笑着。

  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陈波一脚踹开门之后,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

  “嗯,呜,什么事啊?啊啊,梅姐,梅姐你咋了?”陈波听见 汪雪梅的惊叫声顿时惊醒,原本以为汪雪梅被遇害了,现在看见汪雪梅怔怔的看着他,他也松了一口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幽幽的声音在陈波耳边传来,汪雪梅抱住陈波,手上一把金属剪刀跃然在手,紧紧的贴着陈波的脖子,只要陈波有点异动,陈波可以丝毫不怀疑这把剪刀会被汪雪梅刺入他脖子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印象?”陈波有点疑惑,抱住汪雪梅,摸了摸她那漂亮的长发,苦笑着说着。

  汪雪梅有点慌张,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陈波抱住她,她心中竟然没有那种慌乱,有的只是那种充实感,那种满足难以形容。

  悄悄的放下剪刀,汪雪梅抬头朝着陈波问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会这样?”陈波一愣,明白了为什么汪雪梅苏醒后有的激动的反应, 开口道:“你被那 神棍施展了巫术,然后……我把你送到车上,最后,你,扑倒了我。

  ”“我扑倒了你?”汪雪梅俏脸顿时红的如同一个苹果,支支吾吾的看向了陈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起来陈波说的应该是真的,此时她万分没有想到居然主动者是她。

  “好了,别愧疚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会对你好的,来,么么。

  ”陈波笑了笑,紧紧的抱住汪雪梅,亲了起来。

  一阵法国浪漫湿吻,陈波发现了一件事,那件事就是汪雪梅体内居然蕴含了先天之气,那浓郁程度,虽然比不上他,但是也算是相当可以的了。

  “嘿嘿,老姐变成老婆,我也是厉害,嘿嘿。

  ”陈波奸笑的看着那满脸羞红的俏佳人,不由得再度伸出手抱住了汪雪梅,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汪雪梅**之后,他就发现他和汪雪梅抱在以为就有种心意想通的感觉,十分奇妙。

  “你感觉到了吗?”陈波低着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面前玉人的俏脸,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他十分舒服。

  “穿好衣服吧,还得解决那神棍的事情呢。

  ”汪雪梅俏脸终于不再红了,可能刚刚身为人妻,也知道了些许,穿上自己的衣服后也把陈波的衣服穿上,下了车,抱住了陈波的右胳膊。

  陈波嘿嘿一笑,看着汪雪梅,开口笑道:“还是有老婆的人好啊,不禁可以帮忙穿衣服,还能天天跟着我。

  ”一边说着还揉了揉面前抱着他手臂的汪雪梅,惹的汪雪梅一阵娇羞。

  陈波嘿嘿的笑了笑,再度走进了这个村庄。

  此时村庄经历了几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村里面的中心点有些许火光在那升腾,似乎是在举行着什么东西一般。

  “他们似乎在举行什么东西,而且我发现四周的怨气已经变得开始泛滥,可能不要几天这里就会变成一座鬼村。

  ”陈波看着那四周的怨气,眼神一转,青光闪现,显得煞是妖异。

  “你这个是怎么看见的啊?为什么我现在看不见了?而且我感觉身体里面有些那种热气在流动。

  ”汪雪梅看着那眼睛泛着青光的陈波,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她自然不会被陈波吓到,反正都是他的人了,此时也是无所谓。

  “你静下心,控制那热气聚于双眼,然后看向四周,很自然的。

  ”陈波微笑的看着这玉人,汪雪梅似乎很有灵性,短短的五秒钟,就控制好了。

  “嗯?很简单啊,不难啊,这热气流动让我感觉很舒服。

  ”汪雪梅微笑的看着周围,不断的躲着地上冒出来的阴气,和陈波向前走去。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活下去!活下去!”“那我们今天就去寻找一个人!就是我们今天白天抓的那个女人!我们要拿她献祭,拯救我们!”神棍站在一个高台上,举着火把,朝着天空开口说着。

  台下一群村民举着火把高喊着“抓住她!抓住她!”“不用找我们了,我们来了。

  ”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陈波带着汪雪梅来到了那火光聚集处,也就是那群愚昧的村民聚集的地方。

  一旁的神棍看见陈波来到了,害怕的退了几步,开口嚷嚷着:“抓……抓住他们!”说完了之后退到村民的后面,一群村民一拥而上。

  “宝贝,等着我,看我这次如何吊打这群愚昧的人。

  ”陈波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那群受到了神棍蛊惑的村民,右手食指一抬,写成一个“梦”,一掌一推,直接推向那群村民,双手摊开,那个“梦”字瞬间变大,直接笼罩了那群村民。

  那群村民瞬间倒下,巨大的鼾声响起,那群村民,睡着了。

  “你也不用跑了,你中了我的印记,跑到天涯海角也能被我察觉的到,说吧,蛊惑村民为了什么?”陈波笑着看向那正准备悄悄咪咪跑掉的神棍,开口大声的道。

  那神棍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看着陈波,开口道:“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破坏我的好事?”陈波看着那神棍,噗嗤一笑,玩味的开口道:“你意图强奸我老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说吧,实话实说。

  ”那神棍看了看陈波,想了想,顿时震惊的开口道:“你是巫师派的人!没想到他传承者在你这!”此话一出,陈波瞬间开口道:“你知道老道士的消息?!”那神棍听得陈波这话,阴阴的笑了笑。

  “你那老道士被人追杀了,没想到他的传承者在你这,可惜了你那宝典,嘿嘿,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会被别人追杀的,嘿嘿,看你到时候怎么嚣张。

  ”滴滴滴!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陈波掏出口袋中的手机,看着神棍,解了电话。

  “喂,谁啊?有什么事情?孙长贵?怎么了?桃花村建设的时候出事了?要我过去?嗯好,我马上过去。

  ”陈波挂了电话,看向了那神棍,拳头握紧,看向了神棍,双脚用力一跳,先天 之力蕴含在拳头,直接对着那神棍的左臂轰去。

  轰!啊啊啊!那神棍惨痛的大叫,因为他的左臂已经被陈波轰成肉沫。

  “给你一次警告,滚!别来这个村了,彻底消失吧。

  ”陈波看着那拳头上滴落的鲜血,森冷的看着那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神棍,抱住汪雪梅,直接朝着那池塘的方向走去。

  汪雪梅冰雪聪明,看见陈波走到那池塘旁,问道:“你是不是要解决那个冤魂的问题?能解决吗?”“能,你等下看着,幸好我上次解决那个厉鬼的事情身上还带了几张黄纸,你在一旁看着吧,等下有什么你不要害怕,一切有我。

  ”陈波亲了亲汪雪梅,走到了池塘旁,开口说道:“万千冤魂啊,请聆听我的呼唤!”叽!各种刺耳的声音响起,似乎在诉苦,又似乎是在说着它们的痛苦。

  陈波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朝天一扔,开口朗声道:“冤魂啊,我知道你们的苦楚,今日我借用这张黄纸,为你们解除这池塘之困!”说罢,直接在空中写成一个大字“脱”。

  “以文字之力,解除吧!池塘的水之困!”啊啊啊!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池塘里面的水如同被烧开了一般,泛起了众多水泡,那淡淡的灰色气流,不断的升腾,聚合,化为了一个个 鬼魂在天空中漂浮着。

  一旁的汪雪梅看见此番景象,不由得捂住了嘴巴,美眸震惊的看着那面前的景象,是多么的震撼。

  “这……真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吗?”喃喃低语,述说着这面前景象的震撼感。

  鬼魂越来越多,有冤魂,有怨念,也有那数不尽的灵魂。

  “诸位,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吧!”陈波一声大喝,看着那鬼魂不由得一阵叹息,那每一只冤魂都是一次被冤枉,可以见得,这个地方冤孽到底有多少。

  此时陈波只感觉各种情绪的传来,有愤怒,有冤枉的委屈,也有各种痛苦的苦楚,他不由得留下了眼泪,每个鬼魂身上的痛苦如同刀子一般让他感到不舒服,这种负面情绪不断的影响着陈波,也有些影响着陈波身后的汪雪梅。

  ……“唉,诸位,你们的怨念我接收到了,我陈波一定保证帮你们度过轮回,还你们一个道理。

  ”陈波擦了擦眼泪,叹息的看着那群在那哭泣却哭不出来的鬼魂。

  再度掏出一张黄纸,直接举起,先天之气直接朝着那张黄纸聚集,黄纸开始有着缓慢的变化,渐渐的变绿。

  一分钟后,黄纸已经变成了一张如同翡翠的纸张,那个纸张也有个名字,叫 玉令,玉令的作用就是赎回 天道的关注,让得天道开始重新判决灵魂或者是生物。

  “今日,我陈波借用玉令!”轰!一道雷电瞬间劈下,直接劈在那陈波的身上,强大的雷电之力让得陈波一声焦黑,陈波紧紧的咬着牙,再度大喝!“用玉令重新获得天道的审判!”轰!再度一道雷电,直接轰击在陈波身上,陈波坚持不住了,单膝跪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

  “老公!你不要这样了!你再这样身体会坚持不住的!”一旁的汪雪梅已经变成泪人了,当她看见陈波被雷劈中一次的时候,心中猛然一痛,她明白,那是陈波的痛苦,他们心有灵犀,现在陈波受伤,她会感到莫名的慌张和失措。

  噗!一口鲜血吐出!陈波再也支撑不住了,天道的雷霆,凭他现在的实力,抗两次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坚持不住了,但是眼神中的毅(左手握右手)然依旧在那,他不甘心,此时这里的鬼魂有将近三百道!它们每个灵魂都有一番苦楚,此时进入不了轮回他不甘心!猛然,爬起身,再度站起,看着汪雪梅,开口道:“老婆,别过来,我有办法。

  ”说完之后,再度举起玉令,朝着鬼魂高喊道:“诸位!帮我!”一声响彻,直冲云霄,那种豪气那种召集力,瞬间蔓延!鬼魂突然安静了,身上的一股股阴气化作一丝丝灵魂之力,直接不断的治疗着陈波的身躯,鬼魂它们被感动了!它们开始治疗起这个愿意帮它们步入轮回的人。

  “多谢诸位!”陈波感受到身上的痛苦逐渐减小,开口朝天嚣张的大笑,吼道。

  “天道!你今天!必须重新判!三百道冤孽!不判我就算是接受你的天罚,老子也得送他们进入轮回!”一声嘶吼,响彻九天,那声音中的嚣张和丝毫不掩饰的张狂,让得天道开始……退缩了。

  陈波看看天空中的乌云散去,留下了可以看见星星的夜空,顿时大笑,开口道:“哈哈哈哈,老子一句话,天道都能退缩!多谢诸位!这番送诸位入轮回之后,还请诸位保佑保佑我和我妻子,谢谢诸位!”笑罢,手中玉令一抖,直接朝着那漆黑的夜空中射去,碧绿的玉令飞入空中后,破碎,一道一道的光芒,直接射向那群鬼魂。

  “诸位,到这里就谢谢诸位了,诸位好走!希望各位记住我,我叫陈波!”陈波微笑着打着招呼,看着那一道道的鬼魂逐渐被那光芒送走不禁也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汪雪梅赶忙抱住陈波,抽泣着。

  “嗯?这是?信仰之力!”陈波身上玉色的光芒不断的闪耀,治疗着陈波身上的伤口。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Gp2an/uZv2d8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