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轻点还在上课|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



真是奇了怪了? 孔原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拿起电话又拨通了魏大鹏的手机:“你确定 林总没去过医院?”  “老板,县医院的大小科室我都问过了,林总没去过”魏大鹏信誓旦旦 的说到。

    “那其他地方呢!”孔原不甘心的问到“你不是说她今天早上才走 的吗?那她肯定在县城里治疗过了,说不定是去小门诊治疗的呢!”  “有点规模的小门诊我也查过了,没有这个名字。

  ”魏大鹏的话让孔原的心凉了半截。

    “行了,我知道了”气呼呼的挂上电话,孔原一阵郁闷,好不容易整来这么一个机会,却是没有把握住。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开始输液了,你要时常看一下。

  ”护士看一眼蹲在病房门口的 李文龙

    “哦,好好好。

  ”李文龙赶紧应下来。

    敲敲门,待到 林雪梅允许之后走进病房:“林总,您吃点水果什么的吗?我去给您买点。

  ”  “吃什么水果,你忘记了我是怎么进来的?”林雪梅没好气的说到。

    “是是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确实够自己喝一壶的。

    “那需要我做点什么?”李文龙 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雪梅那张冰冷的脸。

    “不敢劳你的大驾”林雪梅的话里还是带着火药味,没有小裤裤穿已经不能让她容忍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李文龙听出了林雪梅话里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我出去给您买几本书解解闷吧!”  在叔叔的口中已经得知这位女副总是绝对的女中豪杰,业务这一块,貌似还没有能难倒她的地方,想来,那绝对是学习型人才。

    业务终于对口了,因为,李文龙见到林雪梅正急匆匆的从包里拿出了纸和笔:“去给我买这几本书回来。

  ”  刷刷刷在纸上画了一番,林雪梅表情严肃的把手中的纸递到李文龙面前。

    乖乖,看来自己还真是猜对了,这林雪梅还真不是常人,人家谁在这样的场合不喜欢看基本小说之类的书籍,但是这林雪梅却偏偏是个例外,单单是上面这几本书的名字吧!  《经理的职能》《工业管理和一般管理》《高效能人士的第八个习惯》。

    这哪里适合这个时候看,按照李文龙的想法,怎么也得是故事会之类的。

    “那我出去买去了,你自己看着点,别睡着了。

  ”习惯性的,李文龙嘱咐了一句,听在林雪梅耳朵里,却有些别样的感觉。

    “哎,等等”就在李文龙将要关门的时候,林雪梅又把他叫住了。

    “干啥?”李文龙停下将要走出去的脚步。

    “给你钱”林雪梅拿过手包,掏出她那玲珑小巧的红色钱包“再帮我卖点零食回来,像可比克什么的。

  ”  “呃。

  ”李文龙一阵石化,可比克,貌似是小孩子吃的东西。

    许是看出了李文龙的疑问,林雪梅脸上飞过一片红晕:“拿着,快去”  这句话,却是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

    “哦”借过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李文龙小声嘟囔道:“也不说提一提这住院费 的事,真当是我是大款了,要不是手头还有点小钱,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  “你说啥?”林雪梅疑惑的看了看李文龙“谁让你露宿街头的?我不是说了让你找家宾馆住下吗?”  “啊?没事没事,我想别的事呢!”李文龙暗暗叫苦:你怎么不把最关键的听进耳朵里呢?  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口袋,李文龙打听了一下路向新华书店走去。

    “哼,臭小子,我就是要教训你一下,连我的那地方你都看过了,不收拾你一下难消我心头之恨。

  ”看着关上的房门,林雪梅咬牙切齿的说到:一会吃饭我还就拣最贵的要,我倒要看看你的荷包还能支撑多久。

    说完这话,林雪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这个时候的她,哪里还有单位副总的样子,完全就是小女人。

    可怜我们的李文龙同志,还在为 五毛钱的零头在跟 售货员打着嘴仗:“就五毛钱,五毛钱你都不让?”  “我们这里的书都是按原价卖的,买就买,不买就散”售货员哪里有一丝好脾气,李文龙甚至怀疑她的更年期是不是提前来了。

    “我就这些钱了,你说怎么着吧?”李文龙把毛钱都掏出来了,却还是差五毛。

    “能怎么着,不买呗!”售货员斜眼看了李文龙一看,心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把大钱单独放起来,然后拿着这一摞零钱在这里说事。

    所以,她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那先不买了。

  ”李文龙低头开始捡拾自己放到吧台上的那一堆零钱。

    “你真的只剩下这么多了?”售货员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李文龙,大多数客人,会在她的一再坚持之下再从其他的口袋里拿(名人哲理故事)出一百元的钞票来,这个人,却是要放下书不买了  心中一动,再看看李文龙手中那一摞摞的书,售货员心中的算盘霹雳巴拉的打开了,不就是五毛钱吗?如果把这一摞书卖出去,自己的提成可不止五毛钱的事了,再说了,领导也曾经说过可以酌情处理。

    想到这,她一下摁住李文龙捡拾零钱的手:“没有就算了,就拿这些吧!”  “算了,还是不让你为难了”李文龙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在奋力的捡拾那一毛的硬币,因为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离了钱还真的玩不转的事,那件事要是办不好,那就是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自己啊! 洛嘉站了起来,看着大家 说道

   短文合集hwe之后一家子酒足饭饱,相互祝福万学业有成工作顺利之后,就各自回家了。

  他从后面轻轻撩了撩严夕的头发。

  你那么注意我干嘛? 打桩机攻H罗嫣坐在角落,听着班内的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律鵺退学的事情,眼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她从裤兜中拿出手机,拨通了律鵺的电话号码。

  云娜笑着说道。

  说好的F附中作战计划连阵风都还没刮就烟消云散了。

  我说是刷门的时候弄的你信吗?短文合集hwe好!那李清楠是校花备选人之一,下面秦松晗是校草大家没有意见吧?喂!这里是丁家,请问你是哪位?亲爱的各位来宾!今天是美丽的。

  就是二楼左边那个?唐类小声问。

  短文合集hwe你变了,不少你把锅也带出去吧。

  百铃把自己跟班主任之间的对话告诉了学姐。

  唉, 千雪你这家伙真是饱 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身边永远不缺帅气优秀的男生追求所以你才能说出这种话来!这时音乐社副社长撅着嘴说道至于我为什么约下午……赵月雅点了 点头,接着浅笑道,那你今天来我家住一晚吧。

  切,果然不穿睡衣才是好习惯啊,我内心如此叹息。

  路人反而成了受害者,仅仅因为运气不好。

  打桩机攻H......然后他就目不斜视地越过她继续前行了。

  本来还在说说笑笑的顾子钟顷刻间没了笑脸。

  短文合集h(故事网)we大家十几岁的年纪,容易听人道听途说,也容易相信一个人。

  无论结果如何,眼前的敌人都说是自己要加倍小心的对象,那多余的困惑就是没有必要的。

  韩风也跟着关上电脑,他总算是解脱了。

  更重要的事昨晚做梦了,弄得他这晚上的睡眠质量都不怎么样,不过还好不是需要半夜起来换裤子的那种梦。

  虽然我 很想过问王是什么,但是这点让我更加好奇。

  梅露露这一觉就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昏昏沉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赵楠回到家中,父母还没回来,只有弟弟 赵临一个人在家中,赵临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他认真的看着赵楠,好像有什么话要对赵楠说一样。

  你以为谁都想你一样是个死宅吗?飞机场!芯零正靠在娜塔莎的肩膀上你说呢?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NNJdbt/6XGTgI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