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涨鼓起来别顶了h/他用一根手指就让我到了/乖趴着把上半身抬起



老刘这两天 好像魔怔一样,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才能得到自己班上的女学员 韩萌萌

  韩萌萌刚刚二十岁,身材火辣无比,前凸后翘。

  因为她目前还是在校大学生,所以在学业不是很忙的时候报名驾校,跟着老刘学车。

  已经四十五岁的老刘,因为年轻时私生活混乱,到了现在还是光棍一条。

  老刘当年可谓是英俊潇洒,身子骨还壮实,让很多 女人心甘情愿的倒贴他,各种腻在他身上难以自拔。

  整天宠幸不同的女人让老刘很快挑剔起来,他一门心思只想要身材丰满的女人。

  这一不留神,老刘把一个地痞的女人给睡了。

  戴了绿帽的地痞找上门来,不料根本就打不过身材健壮的老刘,直接被打的提前过上了晚年生活。

  老刘这生猛的还击,让自己也蹲了二十年的监狱。

  二十五岁进的监狱,等出来之后,已经成了四十五岁的大叔。

  不过人虽然老了点,但是那儿的功力还是不减当年。

  刑满释放出来,老刘虽然想找个老婆安安稳稳过日子,可是现在的世道已经变了样,别说年轻姑娘,就连二手女人都看不上他这个穷光蛋。

  老刘为了重新面对生活,在外甥的帮助下,用假身份找到了一份驾校 教练的工作,而且还是在大学城附近。

  驾校教练这活儿可难不倒老刘,他年轻的时候可是开车的一把好手,而且还是退伍军人,虽然吃了二十年牢饭,但是开车技术一点都没有生疏。

  老刘刚上班就分配到了韩萌萌这种丰满的美女。

  韩萌萌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尤物,身上光滑水嫩,就跟用豆腐做的一样,让老刘垂涎欲滴,特别是胸前,就算是宽松的衣服都能撑得鼓鼓囊囊。

  韩萌萌是从小城市来,因为家庭比较保守,活脱脱就是一个乖乖女,不像现在的女大学生那样穿着暴露。

  每次她来 练车,穿着都非常的保守,而且为人也非常有礼貌。

  练车也不插队,以至于别人经常插队,她连档位都不知道怎么挂。

  老刘只能手把手的教她如何挂挡,在握住韩萌萌手的时候,那柔嫩软滑的触感,让老刘恨不得立刻拥有她。

  那天晚上,老刘就梦到他和韩萌萌激情的画面,在梦里面,他使出了浑身解数,让韩萌萌差点虚脱。

  老刘做梦都想要睡了韩萌萌,可是都没有合适的机会,不过在国庆假的时候,老刘知道自己的机会已经来了。

  十一驾校放假,老刘没事儿做便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而且打电话的正是他朝思夜想的韩萌萌。

  老刘激动的差点没有喊出来,急忙接通电话,韩萌萌那让老刘骨头都快要酥掉的声音隔着电话让他的欲火熊熊燃烧起来:“刘教练,现在可以练车吗?”“萌萌,你现在就想练车?”老刘激动的喘着粗气,控制自己的情绪安静下来。

  毕竟驾校现在空无一人,要是他能和韩萌萌独处在驾校,那自己要是无意中碰到了韩萌萌的敏感部位,韩萌萌也不好说什么。

  韩萌萌说道:“是啊,可是现在下雨我没有办法过去,你要不接我一下吧。

  ”老刘激动道:“没问题,我现在就过来!”“真的吗?”韩萌萌也高兴起来:“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好不好?”“那你等着我,我现在就过来接你。

  ”老刘说完就匆忙出门,上了教练车就朝大学校门疾驰而去。

  在学校对面停下后,老刘老远就看到穿着一身运动装的韩萌萌举着雨伞匆忙跑了过来。

  看着韩萌萌跑步的样子,老刘的眼睛都直了。

  韩萌萌胸前一晃一晃的,有种随时都可能从衣领跳出来的可能。

  老刘咽了口唾沫,这可真是个极品,要是能跟她发生点什么,那不得舒服死了。

  韩萌萌这种极品,上至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只要是个异性,都会想入翩翩的。

  老刘吃了二十年牢饭,一直都没有碰过女人,看到这种极品,自然无法把持。

  那里瞬间就有了反应,他急忙活动了一下身子,调整好姿势,防止惊吓到她。

  韩萌萌晃动着波涛来到车窗前,将车门打开后便坐在了副驾驶上。

  “刘教练,真是谢谢你了,嗯?怎么没有别人呢?”韩萌萌坐下后才发现没有其他学院,好奇问了起来。

  她不是很喜欢和陌生异性单独接触,特别是这个刘教练,每次自己练车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好像饿狼一样,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韩萌萌虽然反感,但从骨子里却非常享受被老刘盯着的感觉。

  甚至有时候她会感觉自己身子酸麻,每次回到家里,都会发现内裤上有黏糊糊的液体。

  “今天就只有你练车,其他人十一放假去玩儿了。

  ”老刘吞了口唾沫,他诧异的发现,这个小骚货竟然没有穿内衣。

  这对雄壮无比的雪白肉球好像两只硕大的木瓜一样挂在胸前,白嫩嫩的肌肤看得老刘恨不得吮吸一番。

  注意到老刘色眯眯的打量自己,韩萌萌有些不爽起来,娇嗔的看了眼老刘,让老刘兴奋的差点翻出了白眼。

  韩萌萌结结巴巴说道:“刘教练,既然没人,那我们下次再练吧……”“下次?”老刘摇头,一本正经说:“和你一块练车的学员都准备考科二了,你现在连挂挡都不是很顺畅,要是再拖下去,你今年可就别想拿到驾照了。

  ”老刘说的非常严肃,韩萌萌俏脸瞬间通红了起来,她急忙保证说道:“刘教练,我一定会刻苦练习的。

  ”老刘话赶话说:“你本来就对车不是很敏感,所以就要熟能生巧,驾校才几辆车,但是你看看那么多的人,根本就练不过来,今天正好假期还下雨,我可以陪你练一整天。

  ”韩萌萌一寻思好像也在理,以前在驾校待上一整天也摸不了半个钟头的 方向盘

  现在放假,其他学员都出去玩了,这么好的练车机会自己要是不珍惜,那可就浪费了刘教练的好心了。

  想着韩萌萌急忙点头:“刘教练,真是太谢谢你了。

  ”见韩萌萌已经顺着自己的意思来,老刘笑道:“有什么客气的?以后要是没办法自己过去,直接一个电话,我会开车接你的。

  ”“谢谢教练,你真的是太过好了。

  不过你的速度真的好快,我刚才才洗完澡,连内衣都没来得及穿,你就过来了。

  ”韩萌萌说到最后脸色通红。

  老刘不知道的是韩萌萌一直都喜欢裸睡,而且刚洗完澡的她不但没有穿内衣,甚至连内裤都没有穿。

  如果细细打量,就可以看到韩萌萌双腿之间的裤子上勾勒出一条让无数男人疯狂的缝隙。

  老刘这种御女无数的老司机自然一眼就发现了端倪,看到那条让他垂涎欲滴的迷人美缝,老刘真想立刻就扒了韩萌萌的衣服裤子,然后压在车里面狠狠干上一番。

  此时的老刘盯着韩萌萌双腿之间,边开车便笑道:“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呢?你比我小二十多岁,就跟我女儿一样,对女儿好也是应该的吧。

  ”韩萌萌没想到老刘竟然扯到了亲情上面,顿时感动无比,看着老刘的目光也变成了仰望父亲的那种:“刘教练,真是太谢谢你了。

  ”老刘笑了笑,打了把方向盘,把车开到了一条正在铺设的断路上。

  见韩萌萌对自己充满了仰慕,老刘将车停在路边,扭头对韩萌萌说道:“梦梦,这条路上今天也没人,你来练习一下吧。

  ”“现在就练?”韩萌萌将期待而又兴奋的目光投向了方向盘。

  “当然是现在了,在这里练习比在驾校练习要有用很多,毕竟这是马路啊。

  ”老刘说完就把安全带解开,外面的雨如同瓢泼,想要互换位置,肯定要被大雨淋成落荡鸡,而且外面的积水有二十公分深,就算不被淋湿,鞋子肯定也会石头。

  此刻想要互换位置,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车里换。

  “刘师傅,我看还是算了吧,这雨也太大了,而且积水也这么深……”韩萌萌打开车门见地面的积水很深,修长的大腿准备跨出去,但又急忙缩了回来,转身一脸犯难说着。

  她这么一扭动,胸前那对高耸的 软肉更加挺拔,从衣领处露出来的白花花肌肤被老刘尽收眼底。

  老刘脑子一热,精虫瞬间上脑,差点就扑了上去。

  “那我们在车里面换位置吧。

  ”老刘又补充说:“今天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下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韩萌萌虽然有些不大情愿,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车技太差,而且还被其他学员插队,纠结了很长时间,当想到驾照正在向她招手,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韩萌萌略显害羞起身,趴在中控台上,用老刘最喜欢后入式挪动修长的大腿超老刘跨了过去。

  那两瓣浑圆挺翘的臀部直接就对准了老刘的面孔,他深深吸了一口,一股处子独有的清香钻进鼻孔,让老刘精虫瞬间上脑。

  韩萌萌怕屁股和老刘触碰,用力将身子贴着方向盘,这就导致臀部更加的挺翘,而且姿势也无比有人,老刘真想在那条迷人的美缝上舔一口。

  他假装不经意间摩擦了一下韩萌萌的臀部,韩萌萌急忙朝前面挤了一点。

  见韩萌萌还在抗拒自己,老刘知道现在还不能强求,他要慢慢诱惑,让韩萌萌无法把持,求着要坐在自己的胯部扭动身体。

  老刘不敢乱来,只能从韩萌萌身边移开坐下去。

  等坐在副驾驶后,座椅上弥漫着韩萌萌的体香味儿,这种处子的体香让老李不由压了压拢起来的裤裆,防止被韩萌萌看到。

  韩萌萌打火成功,提手刹就开始挂挡。

  果不其然,学习了这么长时间,韩萌萌确实连挂挡都不会,一顿操作猛如虎之后,汽车依旧还在原地停在。

  韩萌萌此刻着急的脸都通红起来,双眼更是布满了泪珠。

  老刘虽然看在眼中,但是并不着急,一边假装玩着手机,一边偷偷摸摸瞄着韩萌萌。

  因为太过着急,韩萌萌的丰胸开始剧烈起伏,沾染了雨水的头发凌乱的垂在额头前,让老刘忍不住想伸手捋顺。

  “不要着急。

  ”老刘假装深沉说道:“开车不能着急,挂挡是最基础的知识,不会的话就不能考试的。

  ”“我知道了。

  ”韩萌萌点头。

  她深深吸了口气,挂挡踩离合,一阵操作后,汽车这才缓缓前行。

  在老刘的细心教导下,韩萌萌很快学会了升档,随着技术越来越熟练,车速也慢慢变快。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流浪狗突然从马路边冲了过来,老刘见状本能大喊一声:“赶紧踩刹车!”韩萌萌慌成了一团,根本就忘了刹车在什么位置,处于本能直接踩在了油门上,教练车一瞬间就好像离弦的利箭一样朝前面窜了出去。

  老刘吓了一跳,眼瞅着就要撞上那只流浪狗,抬脚直接踩在了副驾驶的教练刹车上面。

  紧急制动让汽车发出‘吱(大炕上性经历)呀’的响声猛地停稳在路上,而在强大的惯性之下,韩萌萌突然朝前扑了过去,直接将 胸脯压在了方向盘上,索性并没有撞在挡风玻璃上。

  “哎呦!”韩萌萌惨叫一声,胸部的疼痛痛的她差点哭了出来。

  老刘缓过劲儿来,急忙把韩萌萌扶着坐在座椅上,不满问:“你没事儿吧?怎么连安全带都不系呢?”刚说完话,老刘就被韩萌萌胸脯的画面所吸引。

  韩萌萌胸前的软肉竟然在刚才的撞击中,直接卡在了方向盘的空缺缝隙里面。

  她的胸脯本来就非常有大又软又有弹性,卡在方向盘里面,就好像两只被人拎着耳朵的兔子一样,让老刘恨不得冲过去狠狠吮吸一番。

  这画面可是千载难逢,老刘直勾勾的盯着,眼睛都快要掉了出来。

  韩萌萌本身就前凸后翘,而且胸脯足足有E罩杯,在学校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都穿着胸罩压着自己的丰胸。

  可是今天出门太着急,真空上阵的她不但被老刘看光了,甚至还演变成了这种让她难看的事情。

  韩萌萌使劲儿想要把胸脯抽回去,可是这对胸脯又大又有弹性被挤压的紧紧的,使劲儿后一阵钻心的疼让韩萌萌差点哭了出来。

  她羞的脸颊通红,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刘问:“刘教练,你能帮帮我把它……拿出来吗?”“什么?你……你让我帮你?”老刘鼻血都快喷了出来:“可是我怎么帮你?”韩萌萌疼的眼泪滴滴落下,委屈喊道:“肯定是赶紧帮我出来啊。

  ”老刘一脸难闻说:“可是你被卡了那么多,而且又是前面,怎么才能弄出来呢?”“你帮我挤出来就行了。

  ”韩萌萌脸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刘教练,快点帮帮我把,我快要疼死了。

  ”韩萌萌的不断喊叫让老刘颤颤巍巍的手抬了起来,朝自己朝思夜想的女人胸脯探了过去。

  被卡在方向盘里面的胸脯白嫩粉滑,老刘恨不得变成一个方向盘,把这对软肉好好的吃上一遍。

  “刘教练,快点把,我疼死了。

  ”韩萌萌眼泪如同婆娑。

  老刘再也无法控制下来,直接将双手盖住了那对软肉……这一瞬间,他的血液迅速的沸腾起来,那种柔软就好像自己躺在了软绵绵的床上一样。

  在吃牢饭之前,老刘那可谓是阅女无数,但他还是没有摸过如此软嫩硕大的胸脯。

  这对胸脯可谓是极品中的极品,而且又软又大又香还有弹性,这种前凸后翘的极品身材,简直就是为了他准备的。

  “别着急,我现在就把它们挤出来!”老刘边说边揉捏,眼睛还滴溜溜望着已经从衣领处挤出来的香白软肉。

  老刘为了缓解韩萌萌的疼痛,慢慢扯着她的衣服,这种缓慢的动作让韩萌萌生出了几分羞耻,但更多的则是舒爽。

  “刘教练,赶紧啊。

  ”老刘的动作非常缓慢,让韩萌萌羞愧又着急。

   一下子就 弄进去了岳 岳*的好紧/图文无关快要进入十一月份,天气渐渐开始变冷。

  我 妻子还有不到一周就满月了。

  到了最后几天,她基本不整天在炕上趟着,时不时地起来做些简单的家务,只要不碰凉水就行。

  岳母看着自己的女儿能干一些活了,也 不用一天吃四五顿饭了,她就产生了 回家的想法。

   我妻子发现她母亲有回去的想法,也觉得自己已经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就等我下班回来,想抽空把她母亲送回家。

  一天晚上,我上完涵授课,回来已有八点多钟。

  我推开门,见岳母在看电视,妻子坐在儿子旁,逗他玩,我上前看了几眼,见儿子津津有味地虢着小拳头,我也觉得自己饿了。

  于是,我盛一碗米饭,吃着木须柿子,十分八分完活,捡过去刷完饭筷,坐在炕沿上。

  妻子摆摆手,让我靠近她跟前,小声对我说,让我明天把岳母送回去。

  我问妻子,你自己在家行吗?她非常自信。

  第二天早上吃完后,我把岳母送到了 客运站,把岳母送上车,我就去上班了。

  岳母家住在 县一中院里,三间砖瓦房,外加东下屋两间耳房,这在前后三排瓦房,住了几十户的一中家属宿舍,是独一无二的。

  我岳父是在刚刚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从一所公社中学调入县唯一一所高级中学当副校长的。

  三年后,根据工作需要,组织又把我岳父调入县一中担任党委书记。

  当时,其他一中家属只能分到一间半。

  岳母家离县客运站不远,步行不到十分钟,而我妻子的百货商店就紧挨着客运站。

  岳母回家次后,平时,我 爱人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有炉子,热水整天不断。

  中午饭,也由她自(草船借箭的故事)已做。

  离满月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我们两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开始盘算着如何待满月客。

  提到待满月客,大家大可不必为我担心。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岳*的好紧/图文无关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可不像现在的风气,动不动就要摆上几桌或几十桌,亲朋好友都要随份子。

  那时候,人们的交往都比较纯朴,也没有什么大操大办,顶多是几个实在亲属过来道道喜,祝贺祝贺而已,用不着伤筋动骨的。

  考虑到我们住的空间太小,就连在地上放一张折迭饭桌的地方都很紧张,我俩决定,我岳母家和我们家的 亲戚分别招待。

  在满月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爱人的娘家来了五个人。

  大舅哥,大舅嫂,她二婶、三婶,还有她妹子。

  就连我爱人的大舅妈、二舅妈也没告诉。

  每家五十个鸡蛋,跟过去农村的做法一模一样。

  作为孩子的舅舅必须到场,以示”姑舅亲,辈辈亲。

  ”而且还要在鸡蛋筐上蒙上一块大红布,象征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这天早上,我早早地在我们附近的市场上准备了一些中午做的菜,大概花了十多元钱。

  在由谁下厨房的问题上,不用分说,我主动承担下来,这不是我有胆量,而是我有一定基础。

  对于这件事,爱人也不介意。

  当时我在想,反正都是亲戚,做好做赖,大家是不会嫌弃的。

  我还清晰地记得,儿子满月那天,我总共做了十多个菜,除熟食外,没有煎炸,只有炒炖。

  菜上齐的时候,满满一桌子的菜,这是我们单独过日子,头一次这么大的阵仗,心里不免有种自豪感。

  大家边吃,边夸我的手艺。

  其实,我心里也是数的,怎么做,也不如我爱人的亲戚们做的好。

  毕竟,人家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去亲自动手。

  我自已做,纯粹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没办法,又不能去雇人。

  在那时,路边也有小吃部,但为了孩子,也为了方便,只好选择在家里。

  她们边吃,边有说有笑,气氛十分融洽。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Xhkaa/H4cNs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