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自慰

充气娃娃实战 (15) 2021/8/4 7:31:13
浴室 自慰


虽说 大山已经努力让自己很小心了,但还是发出了一些动静,身旁的 嫂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嫂子,打扰你睡觉了。


  ”看到嫂子醒了,张大山满是歉意说道。


  “说哪的话呢,这有什么的。


  ” 赵雪看了眼张大山,眼中闪过一丝羞涩,昨晚上,她可是快乐的很。


  不过张大山实在是太雄厚,而且又很是是威猛,让赵雪快乐的同时,又有一些吃不消了。


  现在醒来,她发现自己的双腿,还是有些隐隐作痛,赵雪估计走路都会疼。


  看着赵雪娇羞的表情,张大山感觉自己小腹又是一阵发热。


  “昨晚舒服吗,嫂子?”张大山伸手,摸了摸嫂子滑溜溜的脸蛋。


  “哼,老是问人家舒不舒服。


  ”赵雪轻哼一声:“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人家不害羞啊!”“哈哈!”张大山哈哈一笑,赵雪说的有道理,这种事情,哪里用问,看赵雪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她昨天晚上,很是满足。


  “嫂子,你在床上躺着,昨晚那么累,早饭我去做吧!”张大山穿好衣服说道。


  虽说现在躺在旁边的嫂子是光着 身子,让张大山有些意动,但张大山觉得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吃饭,补充一下精力最好。


  而且现在张大山最在意是 大哥 张大宝,昨晚他喝了一斤米酒,就把张大山扔进了嫂子房间,然后把门锁上。


  张大山还真怕,张大宝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穿好衣服后,张大山就走到门前,一拉门就发现,外面的锁,已经被张大宝给开来了。


  拉开门,大中午的刺目阳光,完全照射进来。


  张大山发现,在地面上,有一张字条。


  张大山蹲下身子,捡起字条,上面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张大宝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学三年级,虽说不高,但字还是会写的。


  字条上写到:“大山,我进城打工去了,你要好好照顾你嫂子,争取给咱们张家,续个香火!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大哥是不行了,只能靠你了,知道了吗?”“等我打工赚钱,然后去医院。


  要是把我身体治好了,我就回来,要是治不好,就不回来了!”看到这里,泪水从张大山眼眶中涌出:“大哥啊,你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治不好,不能传宗接代,我也会养你的啊,长兄为父啊!”张大宝虽说脾气暴躁,但对张大山却很爱护。


  张大山爸妈死得早,在张大山六年级的时候,就得病双双去世了。


  张大山可以说,都是大哥张大宝一手拉扯长大的。


  从六年级到大学的学费,都是张大宝下地干活,一点一点的赚来的。


  张大山记得,他上大学的时候,学费不够。


  张大宝把家了养了好几年的老黄牛给卖掉,这才凑够了张大山上大学的学费。


  到了大学,张大山也很懂事,努力学习,年年拿奖学金,也攒了一些钱来。


  这次回家,他还准备把这些钱交给张大宝,哪知道对方居然就这样走了。


  “大哥……”张大山心情激动,对于张大宝,他从心里面感激。


  “你放心,嫂子我一定会照顾好的!”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随后去了厨房做饭。


  张大山下了一锅面条,做好之后,端给嫂子吃。


  吃完饭,张大山便是出了屋,到了村子转悠。


  他是大学毕业生,目光、眼界、抱负,自然不会像是农村人那样,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地方。


  张大山想用自己所学,把家乡建设好。


  不一会,就是转到了村里的打谷场。


  这打谷场,是村里一个巨大的水泥路广场,由村里众人,一块集资建造的,也是村里唯一一个有水泥的地方。


  村里人收来的花生、苞米,大部分都放到这打谷场上面。


  此时打谷场上面,有不少乡亲在忙着农活,张大山刚到家,索性就和这些陈二娃、谢大伯等人,聊聊天,大概知晓了这段时间,家乡的发展,基本上原先一样,一成不变。


  “要用我所学,建设家乡啊!”张大山暗暗想到,和乡亲们告别,张大山朝着村东边 嘎子河走去。


  嘎子河是一条清澈的小河, 河水温凉,张大山小时候,没少在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走了一天,也是累了,再加上有好多年没来嘎子河了,索性就过来看看,顺便洗个澡。


  哗啦啦……嘎子河河水流淌,和张大山小时候一样,河水清澈。


  天气炎热的很,再加上张大山走路过来,脸上都是汗水。


  他直接脱掉衣服,准备下河洗澡。


  忽然,张大山听到有水花声音传来,他朝前一步,透过嘎子河岸边树木间的缝隙,隐隐约约的看见在河里面,站着一个人影。


  “咦,居然还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到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往前走了几步。


  走到嘎子河不远处,看到河里面的人影,张大山眼皮一跳,紧接着就是感觉到自己小腹,一阵发热起来。


  嘎子河里面,站着的是一个女人。


  张大山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村里面的 桂花姐。


  桂花姐二十五的时候,嫁到了村里,长得很漂亮,皮肤又白又嫩,身材也很好,也算是村里的村花。


  当时村里人都说,王大壮能把桂花姐娶回家,是祖上攒了八辈子的艳福。


  那时候张大山还在上高中,也正是青春期,热血躁动的时候,晚上睡不着,没少想着桂花姐。


  张大山 没想到,几年没见,桂花姐的身材,保养的还是那么的好。


  那身上皮肤,就像是还没长成的苞米,张大山估计,一伸手都能掐出水来。


  不过后来传闻,桂花姐和丈夫王大壮结婚,没到两个月,王大壮就因病去世了。


  村子里对此事议论纷纷,都在传言,说是桂花姐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也因此,村里再也没有和桂花姐往来了。


  这些年,桂花姐基本上都是过着独居的生活,一直也没有再改嫁的意思。


  对于克死丈夫这种事情,张大山自然是完全不相信的。


  张大山又是看向河里,此时桂花姐正半河岸边的石头上,玉手捧起河水,浇在了自己玲珑有致的身体上。


  冰凉的河水滑过他的脖颈,向下流淌,滑过光洁的小腹,随后又落在河水中。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死死盯着桂花姐的身体直吞口水,要是自己就是那河水就好了,在桂花姐的全身游走,那感觉肯定很舒服。


  而下一刻,张大山眼睛一瞪,直接惊呆了,感觉自己小腹的火焰,疯狂燃烧起来。


  只见这时候,桂花姐忽然左手,伸向了自己身上,双手不断的动作,她双目紧紧闭着,发出“嗯嗯”的压抑声响,一脸享受表情。


  同时,她另一只手,动作一番之后,便是慢慢伸向身下…….张大山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村里的村花、漂亮寡妇,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嘎子河里面,做那事。


  随着桂花姐的动作,清澈水花也被溅起。


  桂花姐紧闭着双目,玲珑有致的身体在晃动。


  她的脸上,红晕泛起。


  “啊……”一声带着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满足声音,响了起来。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感觉小腹火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忽然,张大山觉得桂花姐和他的眼神,互相触碰在了一起。


  张大山有些尴尬,他现在的距离,和嘎子河还是很近的,刚才只顾着看,居然忘记躲起来了。


  “大山!”桂花姐声音传来,带着意外与吃惊,她没想到,自己一个人躲河边做那种事的时候,居然有人来了。


  “桂花姐……”张大山满脸尴尬的挠挠头,一时不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桂花姐好看的大眼睛,盯着张大山打量了一会,说道:“过来。


  ”张大山顶着头皮走过去,他已经做好了被桂花姐臭骂一顿的准备了。


  “我好看吗?”桂花姐忽然问道。


  “啥?”张大山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桂花姐没骂他就算了,居然问出这种话。


  桂花姐眉头一皱,显然对张大山发愣有些不满意。


  她整个人忽然从河水里面站起来,整个人完美的身材,在张大山面前,完全展露,看得张大山呼吸一阵急促。


  太好看了!此时的桂花姐,身上还挂着水珠,完全就是一个刚出浴的美人,夺人心魄。


  张大山恨不得把桂花姐扑到河岸上,好好的缠绵一番。


  桂花姐上岸,走到张大山旁边,忽然伸出手,拉起了张大山的胳膊,紧接着便把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是问道:“大山,我好看吗?”“好看!”张大山当即答道。


  桂花姐早年死了丈夫,自己一个人生活,显然是个寂寞难耐的美寡妇啊!对方如此主动,很显然,看上张大山了。


  “好看的话,就陪我洗洗澡吧!”桂花姐盈盈一笑,说着,一只手就伸过来,要抓张大山的衣服。


  张大山根本没穿多少衣服,没一会,就和桂花姐一样,坦诚相待。


  现在,两人衣服都已经脱了,张大山再也不像是刚才那么尴尬了。


  他一伸手,就把桂花姐的温软娇躯抱在怀里……桂花姐其实命也苦,刚嫁个丈夫,没到两个月,丈夫就病死了。


  大家都说桂花姐克夫,村里人自然不知道,但是桂花姐知道。


  她丈夫王大壮,自制力不行,把持不住。


  见到桂花姐美貌漂亮,一连几天半个月没出门,天天在家和她恩爱。


  每天这样子,半个月就脚(玉米地做爰全过程)步虚发,精力虚脱了。


  最后两个月都没撑到,直接是撒手归西,但是因此,桂花姐却落了一个克夫的名声。


  “他死了就算了,可苦了我啊,守了这么多年活寡!”享受着张大山的怀抱,桂花姐一边舔着嘴唇,一边心中暗暗想到。


  久违多年,张大山身上的男人气息,仿若把她什么压抑着的东西勾起来一样,让她心中极其难耐。


  “嗯哼……大山,快点……”忽然,张大山停下了手上动作。


  “大山,怎么了?”桂花姐睁开迷离双眼,好奇看着张大山。


  她现在正在兴头上,在这关键时候,张大山却忽然停下手上动作,让桂花姐有些不开心了。


  “桂花姐,你舒服了,我不舒服啊!”张大山咧嘴坏笑道。


  “让你抱,你还不舒服,那你还要怎样?”桂花姐白了张大山一眼。


  “ 你让我抱,舒服的是你,我这只是过了过手瘾,也就一会舒服。


  ”张大山满脸坏笑。


  “那你想怎样?”张大山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笑眯眯道:“桂花姐,我把你伺候舒服了,现在你是不是也该帮帮我了!”总不能一直让这寡妇舒服吧,张大山也要舒服一下。


   老陈前几天摔断了腿,被儿子 陈杰接到城里养伤,因为工作忙,又给找了个护工。


  护工叫林香,今年27岁,以前没做过这一行,因为最近缺钱,才让熟人给介绍了这么个工作。


  林香长的中等偏上,但皮肤白皙细腻,上围惊人。


  一双腿又直又长,因为没有经验,竟然穿着短裙丝袜来上班,穿着高跟鞋,走路时腰肢一扭一扭的,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陈半条命。


  老陈早年丧妻,一直生活在乡下,只能靠自己解决需求,委实憋了许多年。


  话说这头(秦桧儿子怎么死的),陈杰早早上班去了,林香八点就来家里收拾,她勤快又麻利,打扫完卫生,还做了顿早饭给老陈吃,这会儿正在收拾桌子,微微弯着腰,倾身到老陈面前拿碗碟,胸前的风光映入老陈眼帘,直接让他看呆了。


  老陈看直了眼,胸口一阵火烧火燎,瞬间起了反应。


  老脸红到耳根,老陈弓了下身子,尽量遮住身下,哪知林香一下手滑,汤水正好撒在老陈那里。


  林香急忙两步走过来,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扫那汤渍,不曾想恰好将老陈抓在手里。


  “嗯~”老陈叫出声来,一边觉得羞愧想抽身,一边又实在舒服难耐,想要更多,最后终于渴望战胜了理智。


  老陈伸手,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


  林香早已吓坏了,白净的脸上红晕遍布,下一刻,只觉手心一实。


  她浑身一震,面红如滴血,想把手抽出来,却被老陈死死抓住。


  “陈…… 陈叔,您放开我……”林香又怕又羞:“我……我要报警了……”像是发脾气,更像撒娇,尾音微颤,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和味道。


  老陈是乡下出来的,说到底也确实有些胆小,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于是握着林香的手附在上面,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对林香说:“快好了,快好了,林香妹子,你让我舒服一下,啊……”一阵疯狂之后,林香的掌心一润,那感觉令林香浑身颤抖。


  终于抽出了手,老陈满脸通红,意犹未尽。


  林香忽然就红了眼,泫然欲泣的模样令人恨不能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陈叔……你,你!”林香快要哭出来了:“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呜呜呜……”老陈也慌了神,片刻后说:“香妹子,是叔不好,这样吧,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叔没别的意思,知道你最近缺钱……”林香本来想辞职,但是老陈这么说了,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数目不小。


  她老公做生意亏了,现在在上班,压根养不起这个家,刚刚只不过给陈叔……他就涨了一千块……想到这里,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擦了擦眼睛,又委屈道,“陈叔,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老陈连连答应,目送林香进了浴室洗手。


  水声哗哗响,看着手上的污物被冲走,林香咬了咬嘴唇,面颊上又泛起红晕,她忽然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林香不得不承认,老陈看起来年纪大,没想到……没想到他那里,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


  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她其实挺空虚的,嘴上虽然不愿意,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男人强行满足她,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


  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林香微闭着眼,睫毛轻颤,白晢的手渐不规矩。


  早在刚才,她就已经有了反应。


  林香脸色通红,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浴室的水哗哗作响,遮盖着女人时断时续的声音。


  镜子里,林香的制服裙已经褪到脚跟,丝袜卡在臀下,林香享受地闭着眼,额角香汗淋漓,她紧咬着下唇,想努力隐忍,嘴里却 抑制不住地发出声音。


  “嗯~”脑海里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形,林香拿出来,她自己脸都红了。


  又再继续,林香发出快乐的声音,忘情呼唤。


  “啊!陈叔。


  ”浴室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她的迫切。


  放在胸口的手搭在了洗手台边缘,林香腿直颤抖,似乎忍耐到了极限。


  而浴室门,就在此时被轻轻推开。


  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水龙头也一直没关,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才想着来看看,却没想到刚好听到林香的呢喃,倒没听清林香喊了他。


  才下去的冲动在一瞬间升腾,老陈脸红的同时,目光又忍不住看向林香。


  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她还在继续着,终于,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身子抖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软坐在地上。


  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想象着那快乐和刺激,简直让人发疯。


  光是想,老陈就受不了了。


  趁着林香还没发现,老陈赶紧把门合上,推着轮椅挪到客厅。


  老陈可不想现在就把林香吓跑,他觉得循序渐进才能把林香征服。


  下午五点,陈杰下班回来了,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


  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防着老陈冲过来掀她裙子扒她裤子,但又有些期待,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


  太敏感也是个麻烦事,她觉得下次过来应该带多几条裤子。


  到家的时候, 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看到林香回来,大咧咧说道:“ 老婆,我饿了,去做饭。


  ”林香轻轻一笑,走进厨房。


  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要说感情吧,也是甜甜蜜蜜,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可就是那方面……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每每亲热,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他是满足了,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总觉得空虚难耐。


  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要啥给买啥,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毕竟鱼和熊掌哪里能兼得,可从去年开始,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打断回忆,林香淘米煮饭,又去池子边洗菜。


  身后传来脚步声,林香没回头看,下一秒,两只手伸了过来,把她弄疼了。


  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两只手极其不安分,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气息喷在耳垂处:“老婆,我想吃你。


  ”林香红了脸,正想赶他,下一秒,张志明的手竟从胸口移到她的裙摆下。


  “啊……”林香惊呼,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老公……不要在这里……啊……”张志明已经得手,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


  林香抑制不住地往上挺,脚踮起来,下意识配合着张志明,她太需要了。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cqwwsz/26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