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包王女

充气娃娃实战 (29) 2021/8/5 14:48:41
出 包 王女


 他家门开着,门槛还站着个人,正四处张望。


  三斤仔细一看,是 晓东 媳妇!“这 女人,大晚上的站门口干嘛?蚊子这么多,难道大姨妈几个月还没来,嫌血多了,找点蚊子放放血?”  离的近了,晓东媳妇也看到了陈三斤,扭头向屋里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晓东有没有发现他,冲着陈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户,然后进屋关门。


  这下陈三斤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这女人对这事还真带劲了,站门口等着自己来看她被他 男人睡……  陈三斤稍微转了会,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奔着晓东家屋后走去。


  脚步很轻,心跳很快,只能听到虫叫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刺激!竟然让自己遇到了这种事,有人的媳妇邀请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这种事想想就让人血脉喷张!屋里晓东媳妇正和晓东搂抱在一起,晓东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着,很快就扯开了她的衣襟,那高耸的柔软顿时跳了出来!趴在窗下偷偷 看着这一切的陈三斤,猛地瞪大了双眼,只 感觉小腹冒起了一团火。


  那高耸的柔软,在晓东那双大手下,不断变幻着各种令人遐想的形状。


  正当陈三斤无比眼热的时候,晓东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裤头,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腿,将她按在床边,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双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媳妇, 不行啊!!咋就硬不起来了呢?”可正当陈三斤看得正带劲的时候,晓东突然耷拉着个脑袋说了声。


    “胡说,咋就硬不起来,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铁棒似的的嘛!我来看看!”  陈三斤挺替晓东悲哀的,这做男人做到这份上,够失败的。


  此时的陈三斤很想助人为乐一番,但晓东不会同意。


    晓东夫妇两折腾研究了半天也没啥进展。


  陈三斤感觉很无聊,本还以为能爽一把,看来是没戏了,正准备抬脚走人呢。


  屋里传来晓东媳妇的声音。


    “晓东,你等一下!”然后就听见脚步声。


    “来,晓东,把这套上!”晓东媳妇的声音。


    “这……你这干啥呢?拿套-套干嘛啊?都老夫老妻的了还用的着这嘛?拿就拿呗,还拿个用过的!”  “啥用过的,是我刚刚给扯开的。


  你带上,试试看行不!”  在晓东媳妇的强烈要求下,晓东还是带上了那个疑似用过的套-套。


    “我说媳妇,你这啥牌子的?咋戴上去感觉火辣辣的?嗨……你别说,我这二弟还真起来了!”晓东显得很是兴奋。


    “行了,快点,别让老娘等急了。


  ”晓东媳妇的声音显得急不可耐。


    “哈哈哈……媳妇,看我晓东今天晚上大发神威,非弄死你不可!”  两人哼哼呀呀,弄的没完没了。


  听的窗户外的陈三斤心神摇曳。


  壮着胆子抬起头,贴在窗户旁边朝里面瞅去。


    “嗨,这晓东还真搞起来了。


  这都十几分钟了,也没变软蛋啊!难道村里人真的是谣传?不管了,妈的,这晓东媳妇真白,那那里跟何绣花差不多。


  ”看着看着陈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进了裤裆里。


    “哎呀,媳妇,不行了!我这怎么感觉这么辣啊?而且还疼!不对劲啊!”晓东最终还是没设出来,表情有点痛苦,爬了下来,翻弄着下面,一阵龇牙咧嘴。


    可那晓东媳妇明显还未满足,自个伸出手来不断的扣弄着。


  而且还把脸冲着窗户,看着三斤的方向,口中呢喃,“来,来……快点!”  三斤只感觉脑门发热,一股热流直冲头顶“这晓东媳妇让我来看晓东日她,绝对是要勾引我!”  但随后的一件事,立刻就让陈三斤同志如同坠入了冰窟窿里面。


  差点没吓死过去。


    就在三斤看着晓东媳妇的身体,专注的 搓弄着自己的时候,窗户的另一边飘出一道身影。


    头发很长,遮着个半边脸,一身白衣,没有一点声音,是个女人!  陈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吓得魂飞魄散。


  天黑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陈三斤也不敢说话,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陈三斤感觉浑身冰冷,四肢使不上丁点的力气。


    那人影动了!从窗户边上悄悄的露出半个脑袋,向屋里张望着。


  屋里的灯光设出来,打在那张脸上。


    陈三斤一看,好玄没气死。


  但随之心又沉了下去。


  透过灯光,陈三斤看清了那张脸,那张脸很漂亮。


  陈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两口。


    是人不是鬼!那这人是谁?正是陈三斤刚刚遇到的陆 彩凤!  屋里晓东鬼叫着,一个劲说下面疼的不行,又辣又疼!  陈三斤不敢说话,呆呆的看着陆彩凤。


  陆彩凤只是看了几眼,就把目光挪了出来,愤怒的看着陈三斤。


  然后两人悄悄的离去。


  回到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斤家鱼塘的小屋子!  “陈三斤,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户口偷看人家和媳妇,你还说没去干坏事!”陆彩凤像审问犯人一样。


    “我……那个……”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大喊冤枉,这都哪门子事,不是自己想去看啊,是人家媳妇邀请咱去看的。


  这不犯法吧?但这事说给陆彩凤听,陆彩凤能相信嘛。


  三斤是有苦说不出。


    “看你就不像个好东西!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流-氓!”陆彩凤看三斤不说话,跟着逼近。


   三斤很憋屈,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小声嘀咕着,“你恨啥流氓?流氓又没把你上了!”  陆彩凤一听,凤目怒视,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陈三斤啊陈三斤,你,你不可救药了你!原本听村里人说你不是个好东西,我还真以为是别人毁你名声。


  可现在让我逮着了个正着,你还解释什么?”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凤,我要是说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妇是有原因的,你信不?”  “呵呵,偷看还有原因?除了你心里那点流-氓思想在作祟,还能有什么原因,我给你机会说,看你能跟我瞎掰个什么出来。


  你要是不能说清楚,我就把这事告诉我爸,把你送局子去。


  ”  “别别别……小凤,你千万别说。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无奈之下,三斤只能将中午遇见晓东媳妇 的事通通的说了出来,然后某些细节该添加的添加,该删除的删除。


    陆彩凤听的目瞪口呆,傻眼了!  “三斤,你……你不是在诓我吧!你说的是真的!”  陈三斤一看陆彩凤不信,当时就急了,一把抓着陆彩凤的手,“小凤,我说可都是千正万确啊。


  真的是晓东媳妇那搔女人让我来的,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让我阳-痿。


  ”  陆彩凤一时半会头脑没转过来弯,这都哪门子事!  “陈三斤,这事到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在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没有!”陈三斤下意识的摇摇头。


  能有什么证据,现在把晓东那媳妇给掐过来,然后让她把事情给说清楚,可能吗?换了谁都不会承认。


  那不是搁自己脸上写上“”两个字嘛!  “那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自己的话是真的?”陆彩凤接着问道。


    陈三斤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哼……陈三斤,我看你就是一银贼,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乱编出来的。


  哪有这么荒唐的事。


  证据你没有,让你想办法证明自己青白,你也做不到,你就是在狡辩。


  ”陆彩凤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明显的语气要柔和多了。


    陈三斤其实挺郁闷的,自己就是偷窥了又如何,又不是偷人,更不是偷她陆彩凤,这陆彩凤还非得跟自己较劲。


    陆彩凤忽然瞄了陈三斤一眼,出声道,“其实也有办法证明你说的事是真的,虽然只能证明一部分。


  ”  陈三斤眼睛一亮,急忙道,“啥办法啊?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不要把这事告村长说就行。


  ”  陆彩凤忽然变的扭捏起来,很是害羞的模样,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下陈三斤更急了,好不容易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死妮子还支支吾吾不肯说,可把自己急坏了。


  “啥办法,小凤你倒是说啊!”“你,你不是说,说你的大嘛?如果你能证明你的大,说明你就没在胡扯!”说完这话,陆彩凤的头直接垂到了胸口。


    陈三斤眨巴眨巴眼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陆彩凤这是啥意思?难不成也是欠-好的货?我靠,这么水灵的白菜,又是个大学生,没准还是处呢,还等个啥?  呼啦一下,陈三斤直接连裤衩一下子全给脱了,“小凤,这就是我的清白!”  “啊……流-氓!”陆彩凤羞的满脸通红,双手捂住了脸。


  但好奇心使然之下,还是从指缝间偷偷看了几眼,越看就越想看。


  “妈呀,这是驴吊吧?”  陆彩凤的一声尖叫,吓的陈三斤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


    “我说你这丫头瞎叫唤个啥啊,刚不是你要我证明给你看到嘛?看了你又喊我流-氓!”陈三斤很不爽,有种被人给玩了的感觉。


    “你个死流-氓,我又没说我要看,我让别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陆彩凤见陈三斤提起了裤子,挪开了捂着脸的手,满脸通红,看的陈三斤心猿意马。


    陈三斤想想陆彩凤说的也是。


  她不看,让别人看不就得了。


  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外加点银秽思想作祟,反而做的有点鲁莽了!  “我要回去了!陈三斤,这事我不说出去!我暂时算是相信你的话了!我先走了。


  ”  陈三斤看着陆彩凤远去的身影,心中暗爽,“相信我的话?相信我的鸟还差不多吧?”  “这陆彩凤不是都回家了嘛?怎么后来又跑回来了?估计还是不相信我,跟踪了我,奶奶个球滴!” 陈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精彩的一天啊!嘴角挂着笑容,三斤沉沉的睡去了。


    东方破晓,新的一天来临!三斤撑了下懒腰,习惯性的将手向裤裆摸去。


  这一摸,可把三斤的魂都给摸掉了。


  他陈三斤“年芳”二十六,守身如玉,至今处男,每日早晨起来惯例的一柱擎天,可是今天,手一搭上去,软不拉叽,抖着跟面条似的!  “咋啦?咋就不行了呢?”三斤急的满头大汗,这玩意要是不行了,那这辈子可就真玩了,老婆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不行啊!三斤急的都要哭了。


    一开始以为只是没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可是现在扒拉了老长时间也没见有啥动静。


  “怎么办?怎么办?”三斤彻底没了招,啥办法都想过了,就是不能让它站起来。


  想想以往的雄风,三斤心里就凉透了。


    “哎,这下子省心了,媳妇不用娶了!”三斤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头,一坐就是一上午,心里空荡荡的。


    “三斤,回家吃饭啦!都中午了咋还不回家?”张爱青的声音。


    “哦,知道了!”陈三斤有气无力的应道,可是半天没动弹。


    张爱青觉得奇怪,“唉?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每天来喊吃饭的时候,奔的跟兔子似的,一溜烟就跑到家了。


  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见个动静?听声音也不对劲。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张爱青推开门一看,陈三斤正坐在床头上,眼里有着迷雾,整个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没半点精神头。


    “我说三斤,你这是咋啦?”  陈三斤头也不抬,“没事!”  “没事你咋不回家?快,回家吃饭。


  你爸今天特地去乡里打了几斤排骨,给你煲了锅汤。


  老家伙懒得上心一会,走,跟妈回家吃饭去!”  陈三斤感到很意外,没想到陈 诗文会亲自给自己煲汤。


  但现在三斤关心的不是这事。


  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心中暗叹,“二弟啊,你可不能有事啊?老子还是处男呢。


  你不能让老子把这处男的名头背进棺材哦!”  一路上,没精打采,走路都感觉脚底发飘。


    还没进家,三斤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


  陈诗文正在锅灶上忙的不亦说乎呢!陈诗文一看陈三斤回来了,笑眯眯的道,“来,吃饭吧,看看我给你煲的汤怎么样!”  三斤一愣神,半会没反应过来。


  两人昨天还吵的跟杀父仇人似的,这陈诗文怎么说变就变了?不像他的性格啊?而且陈诗文很少对三斤说“我”这个字,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


    陈诗文的诡异变化冲淡了三斤心中的忧伤,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斤,多吃点!咋不动筷子啊?我陈诗文虽然其他的不行,但是这厨艺可是一流的啊!”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着陈诗文,心中迷糊着呢。


  心中暗道,“这老头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自称“陈诗文”?从来没有的事!难道昨天他跟我说的话都是真的?真的决定改过自新了?”  三斤从未正面喊过这个父亲一声爸爸,都是以陈诗文相称,可真当陈诗文在他面前以陈诗文三个字自称的时候,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给绞了一下,这种感觉很苦,很酸!  拿起筷子,夹了块排骨塞进嘴里。


  陈诗文的巨大变化暂时性的让三斤忘记了二弟带给自己的痛苦。


    陈诗文看了三斤半天,眼神闪躲,想说什么,但又害怕说错了什么,最终还是没憋住,小心翼翼的问道,“三斤,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语气很急切。


    三斤看着陈诗文,没说话。


  他从陈诗文中看到了一种叫做关心的东西。


    “三斤?三斤?你倒是说话啊?”陈诗文眨巴着眼睛看着三斤,三斤越是不说话,陈诗文心中就越是担心。


    “爸,我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尝到被父亲关心的滋味!”陈三斤淡淡的 说道


    陈诗文抿了抿嘴,心里肯定也很难受。


  孩子的一句话,让他感觉到了自己这个父亲做的不称职。


  “是啊,这么多年了,我除了吃喝玩乐,给了孩子什么呢?给了家里什么呢?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还能算个男人嘛!”陈诗文低下了头,他没有资格抬着头对着母子两说话。


  陈诗文看着地面,回想着过往的种种,他悔恨,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


    一张温热的大手拍了拍陈诗文的肩膀,一碗喷香的排骨汤放在了陈诗文的面前。


  “三斤,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多赚钱,给你风风光光的娶个大胖媳妇回来。


  ”陈三斤很欣慰,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温情的感觉了。


  “三斤,快吃饭,吃完了,咱父子两出去走走,散散步!”多年的隔阂一朝打破,陈诗文心中舒畅,他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爱青,你也快过来吃!” 但 老赵此时理智还在,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他赶紧站稳身子,把手从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小姑娘则是等老赵彻底站稳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转过身去有些害羞的说道:“没事 爷爷,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赵则是也赶紧转过身去,说道:“你赶紧把衣服换上吧。


  ”不一会,小姑娘就换好了衣服,搀扶着老赵从浴室出来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卧室的路上,老赵开始打听起小姑娘的情况了。


  “我叫江思思。


  ”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


  ”老赵疑惑的问道。


  “因为……”江思思在这里有点欲言又止。


  老赵见她不愿意说,便也不强迫,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你要是真没地方去,就到我这先住下,我姓赵,你以后就叫我赵爷爷吧。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绪,高兴的抱着老赵的手臂摇着说:“谢谢赵爷爷。


  ”由于江思思此时穿的还是她刚来的那件单薄的体恤,那丰满柔软的感觉顿时通过老赵的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顿时老赵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又被江思思给撩拨的燥热了起来。


  于是他赶紧对江思思说道:“前面就是卧室了,人老了就是不行,这摔了一觉这腿脚就不行了。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则赶紧停下自己剧烈的动作,柔声说道:“对不起爷爷,都怪我,待会我给你揉揉腿吧。


  ”进了卧室,江思思把老赵扶在床上坐下,便开始准备为老赵揉腿。


  “思思,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这双腿不争气,摔了一觉就不能动了……”“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烦你,希望你别介意……”老赵有点歉意的说道江思思赶忙说道:“赵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刚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摔跤的。


  ”说着,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摆,蹲在床边。


  由于是大夏天,老赵下就穿着大裤衩,整个小腿都露了出来。


  江思思在老赵的指点下,双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开始慢慢揉动起来。


  感受着那双温润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赵又忍不住的开始亢奋了。


   尤其是想到刚才那双小手还爱抚在江思思身前那两簇饱满上,他更加兴起,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过宽松的衣领,老赵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风光。


  近距离的观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视觉效果惊人,仿佛要把他魂儿给吞进去似的!他那里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剂似的,瞬间撑的老高,几乎把裤扣都给崩开。


  江思思这时候依旧在埋头帮他按摩小腿,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顺便让你见识下我的本钱!“那什么,思思啊,主动脉是恢复的关键,主动脉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赵这时候起了龌龊心思,但嘴上却说的一本正经。


  江思思正专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朴的她听到这话也没多想,开始往上面按。


  结果双手刚触碰到老赵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赵的裤子被撑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当时就羞到不行,脸上火辣辣的,赶紧低下了头。


  她明白,老赵肯定是因为两人有了身体接触才会这样儿。


  但是那种巨大的视觉冲击实在让她心里有些发慌,脑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想着赶紧帮老赵把腿按摩完,好逃离这种尴尬的处境。


  见江思思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羞红着脸低下头继续按摩,老赵心中大喜。


  看来江思思并不反感他那里,甚至还有可能对他那里馋得慌。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再加上那双温柔小手在大腿上的抚弄,老赵更躁了。


  他觉得,跟江思思弄一弄的希望更大了,他要加把劲儿!在江思思羞红着脸蛋儿给他按摩腿的时候,他又泛起了花花心思。


  江思思完全不知道老赵早就盯上她了,她强忍着不去看老赵那里,低着脑袋,心思杂乱的按摩了十分钟。


  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毕竟眼下处境太过尴尬。


  她正想问问老赵是不是可以了,却突然听见一阵‘砰砰’的捶打声在面前响起。


  她有点不明白老赵捶打床干什么,可又不敢抬头看,惟恐看到那暴躁的物件儿。


  于是江思思闷着头问道:“赵爷爷,你怎么了?”但是在她询问完后半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捶打床的声音也消失了。


  她忍不住心里好奇,抬头一看,发现老赵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脸色闷红,几乎都成绛紫的颜色,像极了 电视上那些被人掐住脖子好久才松开的人。


  “赵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江思思被吓到了,连忙询问。


  老赵也不说话,一个劲的大口喘气,手掌还不停拍打着胸前。


  这可把江思思吓坏了,不知道老赵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她紧张的连番询问下,老赵过了近一分钟才把气喘匀,悠悠地作出解释。


  “我有心脏骤停的毛病,刚才拍打是向你求救,还好缓过来了,差点活活憋死。


  ”江思思吓了一跳,心脏骤停这毛病她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两三分钟不喘气人就憋没了。


  所以她心里特别愧疚刚刚没有发现老赵的异常,“对不起对不起赵爷爷,我真不知道你有这病……”江思思还想说些道歉的话,老赵却大方地摆摆手,“没关系的,思思,这不怪你,你今天才来,只怪我自己没来得及跟你说清楚。


  ”听到这话,江思思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


  明明赵爷爷对自己这么照顾,还给自己留宿,结果自己居然没发现赵爷爷的求救,她很愧疚。


  “思思啊,你会 心脏复苏吗?我下次犯病的时候,你帮我做心脏复苏就好。


  ”老赵突然问道。


  江思思赧然的摇摇头,但她随后就表示,“不过我可以去学。


  ”老赵等的就是这个,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那就我来教你吧。


  我先把你当病人给你示范一次,等下次我犯病的时候,你按照我的示范来做就行了,可以吗?”老赵询问道。


  “好!”江思思想着这是救人的事,也没多想,直接点头答应了。


  随后,老赵就招呼着江思思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躺在床上,仔细看我手的姿势,然后用身体去感受我的力量大小。


  心脏复苏时按压的力量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你得仔细感受。


  ”听说要躺在床上,又看到老赵双手重叠后十指交扣的动作,江思思想起了电视剧中的情景。


  那些施救者就是这种手势,然后按压在病人的胸口。


  想到稍后老赵要把手按在那儿,江思思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她有些难为情,毕竟那么敏感的地方,跟老赵也是头一次见面,她想拒绝。


  可是一想起刚才老赵发病的状况,想起因为自己的缘故差点害死老赵,她又很愧疚。


  在羞涩与愧疚的纠结中,心地善良的她终究选择了后者。


  躺在大床上,江思思深吸了口气,又看了眼自己高耸的身前,最终羞羞的闭上了眼睛。


  她劝慰着自己,这是为了能学会急救的本事,是为了以后能报答赵爷爷对自己的照顾……看着躺在大床上美眸紧闭的江思思,老赵眼神中透露出了猥琐的贪婪。


  他双手撑着身子爬上床,骑坐在了江思思那双修长的美腿上。


  看得出来江思思有些紧张,紧闭的双眸带动着睫毛不停颤动,可就是不敢睁开眼睛。


  见她这样,老赵更兴奋了,弯下腰,低头垂到了江思思胸前。


  江思思只穿着一条单薄的体恤,里面又没穿内衣,所以近距离的老赵一眼就看透了。


  好过瘾呐,即便是躺着的姿态,那儿也特别的挺,随江思思紧张急促的娇息而一颤一颤的,如同在招手诱惑。


  老赵被刺激到不行,低下头在那儿深深的嗅了一口。


  很香,有香皂的熟悉味道,更有一种女性的芬芳。


  贪婪的吞了口唾沫,老赵这才朝着江思思前面伸出了手……当手掌成功按压在江思思身前的傲娇上后,温热和充满弹性的感觉充盈着老赵的掌心。


  尤其是那饱满的最顶端,更是有些发烫似的,让他手感特别的强烈,大受刺激。


  原本老赵还准备一下下的按压,可真的触碰到江思思那里,他变卦了,忍不住心头的冲动,拿手掌开始在按压中搓弄。


  为了给自己找个借口,他还解释说:“医生说这样按压中的揉动,能激活心脉。


  ”心脉是个啥,老赵自己都不知道,毕竟他连心跳骤停的毛病都是虚构的。


  可江思思不知道,她只感觉到有双强而有力的大手,一下子就按到了她那里。


  特别的用力,都快给按爆了。


  而且那双手还在搓弄,搓的她心里火烧火燎的,未经人事的她第一次被男人接触那儿,有种恐惧感,但其中隐隐还夹杂着兴奋的期待。


  她惧怕这种念头,想要让老赵把手拿开。


  可是当老赵给出她听不懂但好像很合理的解释后,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是治病救人,自己怎么能往那种事情上去想呢?只是……老赵搓弄的真的很用力,而且让她那儿特别的舒服。


  今天被老赵碰到了那里,尤其是那么强而有力的温热大手,让她忍不住的有些兴奋。


  尽管她知道出现这种念头很羞人,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尤其是当老赵顺时针的动作突然转换成逆时针时,一下子就搓弄到最上面了。


  那一下,她就跟被揪了一把似的,舒服的要死要活,本能的发出醉人的嘤咛,压都压不住!老赵突然听到这迷死个人的动静,当时都差点哆嗦了出来。


  他已经很多年没听过真人发出这旖旎的动静了。


  而且从这动静中他能判断出来,江思思肯定也特别需要那事,否则绝不至于只搓弄几把,就发出这么迷人的动静来。


  老赵激动了,有些失去理智,探头凑向了江思思那张粉润的 小嘴儿


  可就在即将触碰到那张性感小嘴儿时,江思思睁开了眼睛!这突然间的举动,让老赵吓一跳,直给愣住了。


  江思思也是吓的一哆嗦。


  她原本是羞于刚才的嘤咛,想睁开眼和老赵解释,哪成想,一睁眼睛竟然见到老赵就趴在身前,更(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是把嘴凑上来了!江思思大为羞急,“赵爷爷,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老赵赶紧解释道:“人工呼吸啊,做心脏复苏都要配合人工呼吸。


  电视上也演过的,我以为你在电视剧上看到过,所以就没解释……”江思思微愣,不自禁的回想起电视剧中镜头,好像还真是这样。


  可是、可是,要和老赵亲嘴儿,这、这……这很尴尬啊!正在纠结的时候,老赵问道:“那你会人工呼吸吗?会的话我就不用做了。


  ”江思思哪会这个啊,以前光看到电视上亲嘴儿了,怎么个亲法她根本不知道!当她表示自己不会后,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接受老赵的‘教学’,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着江思思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老赵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恨不得马上把江思思给就地解决了。


  但是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江思思迟早会是他的人,跑都不跑不掉,现在先来品尝一下那张小嘴的味道,伸进去“刺溜”几下,肯定爽极了。


  老赵重新低下头,朝着江思思那张性感的小嘴儿凑了过去。


  距离越近,他看的越清楚,小嘴唇很粉嫩,鲜亮的诱人。


  而且因为江思思紧张的缘故,小嘴儿还时不时的微动几下,更加充满诱惑。


  老赵再也忍不住了,嘴巴直接凑了上去。


  触碰到江思思嘴唇的时候,老赵感觉有点冰,他轻轻的嘬了一口,好软,还有点甘甜,感觉特别舒服。


  只是江思思好像很紧张,嘴唇紧紧的闭着,老赵想品尝更多,想得到更多的时候,结果发现她的牙齿咬的死死的。


  这下老赵也没办法了,只能亲着她又软又性感的嘴唇。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harborcityphotobooths.com/cqwwsz/320.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