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tube fake taxi

充氣娃娃實戰 (10) 2021/8/5 19:48:54
redtube fake taxi


  閱讀提示:在和他們那幫朋友混熟之后,他那幫朋友竟然借著醉酒在 丈夫面前對我 亂摸,而丈夫卻假裝沒看見。


  好幾次遇到這樣的場景,我都是提前退場,回家后和丈夫大吵,他卻裝作鎮靜的說凡事不要太認真,還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成為豐胸女人。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傾訴:  我 父母曾是工薪階層,在我十幾歲時,父親下海經商,隨后幾年,父親公司在當地小有聲望,我們也從普通住宅樓搬進別墅,即便如此,在母親的嚴管之下,我和哥哥依然生活節儉。


  母親一直向我們灌輸啃老可恥的思想,所以我和哥哥都是憑借自己的努力學習,最終考上的大學。


  哥哥大學畢業后出國深造,而我則考取了當地的公務員。


    都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在我工作第一年,和單位一個同事戀愛了,父母知道此事之后極力阻止,源于 男友家境潦倒,因為男友的父親是個賭博鬼,外債很多且在當地名聲很是不好。


  原本想和父母抗衡,怎奈父母擅做主張,幫我在單位請了病假,然后將我軟禁家中,我只好向父母妥協,我的初戀隨即無疾而終。


  口述:老公嫌我 胸小縱容哥們亂摸 我身體  隨著男友和其她女人的快速牽手 婚姻,我再也不相信愛情,面對很多追隨者,我都視而不見,轉眼我到了26歲,父母開始為我著急,十天半個月就會問我個人問題,我每次都懶洋洋的告訴他們沒人要。


    父親也給我介紹了些許生意場上那些老板的公子給我認識,但我就是看不上他們身上那股吊兒郎當、目中無人的行為,好不容易找了個相對穩重的公子哥,我也只好將就,也就是我現在的丈夫。


    丈夫有過留學經歷,思想還算傳統,就是有一點不好,就是喜歡臭美,穿衣很講究,愛自己勝過愛我,盡管說對丈夫少有不滿意,但我已經無心再挑,所以在雙方父母催促下,我們很快在當地舉辦了轟轟烈烈的婚禮。


    新婚夜,能感覺到丈夫對男女之事很嫻熟,而我則是生平第一次,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就是“沒想到你的胸這么小”,我當時連死的心都有,感覺這對我來說是莫大的侮辱。


    之后,丈夫經常拉我去夜店,說在曖昧的場所能夠刺激我身體的亢奮,說不定能讓我在那種環境下變得奔放,從而身材變好。


  每次去夜店的時候,丈夫都會叫上一大幫狐朋狗友以及他們的妻子。


  口述:老公嫌我胸小縱容哥們亂摸我身體  在和他們那幫朋友混熟之后,他那幫朋友竟然借著醉酒在丈夫面前對我亂摸,而丈夫卻假裝沒看見。


  好幾次遇到這樣的場景,我都是提前退場,回家后和丈夫大吵,他卻裝作鎮靜的說凡事不要太認真,還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成為豐胸女人。


  對丈夫的無理說辭,我簡直無語。


    想如今,我和丈夫的夫妻生活極其不協調,一方面是我看著他就感覺惡心,另一方面是他嫌我胸小沒有興趣,只是我們卻在家族利益的驅使下都沒勇氣提離婚。


    回復:  中國父母都聲稱很愛自己的孩子,卻在孩子的婚姻問題上采取‘賣肉’的方式讓 子女們在不喜歡的異性面前被結婚。


  婚姻就像寫字,父母往往看到的只是華麗的設計,而子女才是真正試穿鞋子的人,舒適與否,只有子女們知道。


    兩個不差錢的男女,卻為了所謂的‘門當戶對’將自己埋進了愛情的墳墓,事實上,你們并不開心,帶著一種夫妻之間的反(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感在圍城中行尸走肉。


  口述:老公嫌我胸小縱容哥們亂摸我身體  關于女人的胸,沒有一個明顯的大或小的標準,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歡大胸女人,只能說你們的婚姻組合原本就是一個錯誤。


    曾經父母興致勃勃的將你們拴在一起,為的是完成子女成家的夙愿,但婚姻的本質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你的婚姻顯然違背了情感的本質。


    面對不合適的婚姻,離婚也不是什么丟人顯眼的事情,將你的婚后遭遇原原本本的反饋給父母,并用強硬的態度堅持離婚,我相信做父母的不會太為難你的。


    以此為鑒,警示所有愛父母的,在操辦子女婚姻的時候,在考慮門當戶對的同時,也考慮一下子女們對情感的接受程度。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溫喆從簾子里一出來劉春杏就好奇的問他,溫喆嘿嘿一笑,“沒啥大病,就是那東西不中用了,我給他扎幾針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還在這里窩著干啥?”劉春杏一臉的不信,他哪知道溫喆沒有行醫執照啊,要是有的話就憑他這針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時候弄個行醫執照了。


  ”溫喆暗暗的想到,他已經滿十八周歲了,到了考執照的年齡,不過他初中都沒混畢業,而且行醫執照也十分不好考,溫喆為這事犯起了愁。


  劉春杏這個人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天相處下來溫喆就摸透了她的脾氣,兩人在衛生室里也變得有說有笑。


  這幾天錢 寡婦和淑芬都沒找過溫喆,溫喆知道錢寡婦是讓自己給嚇著了,而淑芬肯定是躲不開錢高強,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溫喆不禁有些憋的難受,一看見劉春杏那肉嘟嘟的 身子就想把她摟進懷里好好的弄一下。


  “春杏姐,今晚你們小 王村放電影,去看不?”劉春杏是小王村的,她比溫喆大三歲,溫喆第二天上班就開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剛吃完飯溫喆就問劉春杏,他是剛聽說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 也沒事,那就看去唄。


  ”劉春杏一點都不矯情,直來直去。


  晚上一下班兩個人就騎著劉春杏的自行車往小王村跑,電影七點開始放,他倆下班都已經是六點了。


  “哎呀小喆你慢點,我都快讓你顛到地上去了。


  ”小錢村離小王村十幾里路,也不是太遠,不過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溫喆專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劉春杏直沖他喊。


  “你抱緊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嗎。


  ”溫喆有他的心思,劉春杏一直都是用手把著車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所以就專撿坑包的路走。


  劉春杏好像也知道溫喆的心思,還是死死的把著車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顛碎了。


  ”溫喆找了個大坑騎了過去,把后面的劉春杏顛的都差點喆出去,下意識的摟住了溫喆的腰。


  而溫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感覺到后背傳來的壓迫就更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顛,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車的后車圈都顛變形了。


  “要死了你,專挑壞路走。


  ”劉春杏打了溫喆一下,不過看樣子沒怎么生氣。


  這時放電影的帆布都已經拉開了,不過還沒開始,小王村放電影的地方在村委會里,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坐滿人了,連一邊的大樹上都爬滿了孩子。


  劉春杏不住的和人打著招呼,把自行車扔在外面也不管,拉著溫喆就往里面擠。


  有不少人都問劉春杏帶的小伙是不是她對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擠,擠了好半天才算找到個位置,兩人一前一后坐了下來。


  沒過多大會電影就開始放了,是抗日游擊隊。


  溫喆坐在劉春杏身后看看四周沒人注意,就往前湊了湊,兩條腿從劉春杏兩邊伸過去,然后輕輕摟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劉春杏是看的聚精會神還是沒注意,也沒反對。


  溫喆膽子不由大了不少,開始在劉春杏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別鬧。


  ”劉春杏抓住溫喆的手扔到一邊,又開始聚精會神的看電影。


  溫喆停了一會,然后又將手放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不過這次劉春杏倒是沒說什么,也不理溫喆。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溫喆把褲襠對準劉春杏的屁股,輕輕往前一頂。


  劉春杏被溫喆頂的一動,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沒說什么。


  溫喆嘿嘿一笑,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扶正,然后直挺挺的頂在劉春杏的屁股上。


  “小喆,別鬧,把你手拿開。


  ”說完劉春杏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隨即就感覺不對,自己肚子上應該是兩只手,低頭看了一下確實是溫喆的兩只手,劉春杏不禁有些迷惑。


  “他兩只手都在這呢,那他拿啥頂的我?”忽然劉春杏想起了什么,臉一下就變的通紅。


  雖然她性格有些潑辣,但哪里經歷過這事。


  “他是用那東西頂的我?”想到這里劉春杏的臉就更紅了,也幸好現在天黑,雖然電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沒人能看的出來。


  “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劉春杏恨恨的想著,后面有根棍子頂著她也沒啥心思看電影了。


  只感覺屁股那傳來癢癢的感覺,倒是挺舒服的。


  而溫喆見劉春杏不吭聲就更來勁了,屁股一聳一聳的,心里還喊著口號。


  “嘿就、嘿就。


  ”這感覺十分刺激,溫喆不自覺的就把雙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劉春杏的胸脯上。


  手上剛一加勁溫喆就是一咧嘴,劉春杏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趕緊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雖然劉春杏的胸脯很大,摸著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實在是太狠了,溫喆估計胳膊已經被她給掐紫了。


  這時電影剛好演完,劉春杏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看溫喆,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春杏姐,咋不看了呀?還有一個沒放呢。


  ”溫喆跟著劉春杏,劉春杏也不說話,直到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劉春杏才轉身又掐了溫喆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沒有啊春杏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別掐了,疼。


  ”溫喆被劉春杏追著掐,溫喆跑了幾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將劉春杏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說:“春杏姐,咱倆處對象吧。


  ”劉春杏沒想到溫喆會忽然轉身把她抱住,剛想掙扎一聽到溫喆的話頓時就不動了,傻傻的看著溫喆問了一句:“你說啥?咱倆處對象?”溫喆使勁的點了點頭:“我沒娶你未嫁,還在一塊上班,咱倆處不剛好嗎?”劉春杏一聽這話臉騰的一下又紅了,活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向她表白過呢。


  “那個啥,小喆,我比你大三歲呢,咱倆不合適。


  ”“啥不合適呀,女大三抱金磚,我感覺咱倆挺合適的,要不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當對象。


  ”說完溫喆就在劉春杏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次劉春杏沒有生氣,而是臉變得更紅了,支吾了半天才說了句:“俺得回家問問爹娘。


  ”溫喆心說還問個屁,又摟又抱的,這不是對象是啥。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溫喆嘴上不敢這么說,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問問你爹娘,完了再定這事。


  ”話音一落溫喆的嘴就親到了劉春杏的嘴上,劉春杏只是略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溫喆親她。


  懷里摟著個肉乎乎的女人溫喆只感覺 下身嚴重充血,一根棍子又支了起來,頂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


  隨后溫喆的手也抓在了劉春杏的胸脯上,劉春杏長了一對大胸,雖然隔著衣服但溫喆感覺 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


  劉春杏被溫喆弄的呼吸十分急促,不過她腦袋里還有一絲清明,知道這是在她們村,萬一被人看到不好。


  “小喆,快松開,來人了。


  ”又有幾個人從村委會大院里走了出來,嘴上都叼著厭倦,隔著老遠都能看到那煙頭一閃一閃的。


  “小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倆再談這事。


  ”溫喆點了點頭,雖然他有心現在就把劉春杏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機會。


  反正倆人天天都能見著,機會多的是。


  “行,春杏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還有十幾里路要趕呢。


  ”劉春杏想把自行車給溫喆騎被溫喆拒絕了,笑呵呵的朝小錢村走去。


  十幾里路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溫喆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到小錢村的村口。


  到了村口溫喆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一路下來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會,然后到河套洗個澡再回家睡覺。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別的圓,溫喆歇了一會起身奔河套走。


  河套兩邊都是高粱地,也沒有路,溫喆在高粱地里鉆了半天才走到頭。


  忽然溫喆聽到一陣“嘩嘩”的撩水聲,抬頭一看,頓時眼珠子就直了。


  此時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別人,正是被溫喆救過一命的錢寡婦。


  錢寡婦是背對著溫喆,溫喆急忙往后退了幾步,退到高粱地里。


  這高粱地種的十分規矩,橫豎成排。


  雖然前面還隔著幾攏高粱但溫喆依舊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寡婦正在擦洗著身子,一邊的大石頭上放著個手電筒,正照在她的身上。


  雖然月光十分充足,但畢竟影響視線,要不是錢翠云身邊擺著個手電以溫喆離錢翠云的距離,也只能看個大概的輪廓。


  錢寡婦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輕輕的擦拭著身子,漸漸的由背對著溫喆變成了側身,一對不大不小的肉峰傲然挺立在空氣中,屁股很翹,而且大腿也長,被手電一晃那身子顯得更白,看的溫喆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錢寡婦有時候一擰身子,溫喆都能看到她下身那不是很茂密的森林,這更加讓溫喆獸血沸騰,幾乎都想沖過去直接把錢寡婦干倒。


  洗了一會錢寡婦好像是感覺有些累了,坐在放手電的大石頭上休息。


  一脫離了手電的光芒溫喆就看不清楚了,錢寡婦的身影就變的有些模糊了。


  “嗯。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一愣,隨即就模糊的看到錢寡婦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會錢寡婦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錢寡婦“啊”了一聲,緊接著摸著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動,速度越來越快,而且錢寡婦的叫聲也開始越來越大。


  難道她這是在“自摸”?溫喆心頭一顫,這可是個好機會!此時的溫喆渾身燥熱,身上就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再爬一樣,下身的棍子頂在褲子上頂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摸”的錢寡婦,只想沖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來代替她的手。


  此時的錢寡婦完全不知道旁邊還有人在偷看她,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


  手上的頻率也越來越快,那一聲聲浪叫仿佛錐子一樣鉆進溫喆的耳朵里,溫喆只感覺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 不行,得沖上去,哪怕是用大槍在她的洞口磨磨也過癮吶。


  ”“小喆,小喆,睡 嬸子,你快睡嬸子,用你的大家伙睡,快。


  ”錢寡婦忘情的喊著,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當時就愣住了,好半天(兩根一起插進去)才回過神兒來。


  乖乖,這錢寡婦“自摸”居然把自己當成幻想的對象,溫喆心里大喊:“嬸子,今天我要讓你夢想成真。


  ”想到這里溫喆迅速的把自己脫的精光,像離弦的箭一般沖向錢寡婦。


  聽到聲音的錢寡婦迅速抬起頭,當看到一個人提著大槍朝她沖過來頓時就嚇的呆了,緊接著就要開口大叫。


  “嬸子,別叫,是我小喆。


  ”溫喆三步變作兩步沖到錢寡婦跟前,一把就將她的嘴捂住,隨后說道。


  錢寡婦見是溫喆兩眼直愣愣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才示意溫喆放手,將一只手從下身抽出,說道:“小喆,你怎么在這?你什么時候來的?”“剛來,聽到嬸子你叫我我就出現了。


  ”被溫喆一說錢寡婦頓時臉上一紅,而溫喆則不客氣的抓住錢寡婦一個肉球,一低頭就親住了錢寡婦的小嘴。


  “唔唔唔!”錢寡婦悴不及防,被溫喆親了個正著,急忙一扭臉,躲開溫喆的進攻,說道:“小喆,你這是干啥,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嬸子,你不是想我嗎,我來了。


  ”溫喆一只手在錢寡婦的肉球上反復的揉搓,錢寡婦感覺渾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氣,心里既想掙扎又想讓溫喆繼續,矛盾異常。


  溫喆另一只手也不閑著,順著錢寡婦的肚子滑到下面,手指直接抵在她的大門口,輕輕往里一按。


  錢寡婦頓時渾身一個激靈,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搖了搖頭。


  “小喆,那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那里。


  ”“嬸子,剛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現在我來幫你。


  ”溫喆哪還管錢寡婦讓不讓,一根食指幾乎全根沒入錢寡婦的大門。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隨即就閉起眼睛,任由溫喆在她那里擺弄。


  溫喆見錢寡婦已經不再反抗,頓時高興不已,一低頭將她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啊”的一聲,兩只手抱著溫喆的頭,身體不斷的在石頭上扭來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來越大,錢寡婦再也忍不住開始哼哼了起來,溫喆的節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聲。


  溫喆被她那勾魂的聲音叫的實在是受不了,趴到錢寡婦的耳邊輕輕對她說道:“嬸子,準備好了嗎,我要睡你了。


  ”錢寡婦身子一顫,胸口不斷的起伏,但沒說話。


  “你不說話就是同意了。


  ”溫喆興奮異常,這錢寡婦一直都是他的夢中情人,今天終于能得愿以償,溫喆怎能不興奮。


  “不行,小喆,你還小……這樣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


  ”溫喆一手端著大槍湊到錢寡婦跟前,錢寡婦看了一眼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不是……小喆,我不是說你這個小,是你……”錢寡婦扭過頭去,但沒一會就又扭了回來,眼睛一直盯著溫喆的大槍。


  “只要這個不小就中,嬸子,我來了。


  ”找準大門,溫喆屁股一挺就進入了錢寡婦的身體。


  錢寡婦興奮的叫了一聲,她已經整整八年都沒嘗過這種滋味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喆終于疲憊的趴在了錢寡婦身上,而錢寡婦臉上卻帶著興奮的淚痕,雙手輕輕的撫摸著溫喆的臉頰,雙眼充滿著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


  ”錢寡婦在心里默默的說著,手上的動作也更加溫柔。


  “嬸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嗎?”溫喆抬起頭,看著臉色紅潤的錢寡婦,傻傻的問道。


  錢寡婦輕輕搖了搖頭,“小喆,嬸子已經做了一回錯事了,不能再錯了,你不能去找嬸子,聽到了嗎?”“哦”,溫喆輕輕的答應了一聲,但心里卻不這么想。


  這錢寡婦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


  書上不是說了嗎,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說的都是反話,她說不讓自己去找她其實就是想讓自己去找她。


  想到這里溫喆嘿嘿一笑,也不多說,又和錢寡婦洗了個鴛鴦浴才回了家,這一夜溫喆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二了,還得去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他也去你那。


  ”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6947244.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5247296.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2415761.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9082449.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18818.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8504302.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234237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606541.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840435.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82832.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youthhostelbangalore.com/cqwwsz/335.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