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islandaustralianude

充气娃娃实战 (12) 2021/8/9 8:23:46
love island australia nude


“都三个月了还不发工资,靠。


  ” 看着公告, 阳顶天竖起中指。


  阳顶天所在的红星机械厂,效益一直不好,这几年,基本处于半停产状态,工资少不说,还经常两三个月不发。


  不发也没办法,阳顶天转身往山上走。


  红星厂背靠绵绵大山,山上野物(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什么的很多,阳顶天利用厂里的材料,做了一把手弩,经常打只野鸡野兔的,回家里改善生活。


  上了山,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一个人,那背影有些熟悉。


  “像杨 麻子啊,他怎么跑山上来了。


  ”杨麻子是福利科的副科长,有点小权,平时下巴昂在天上,阳顶天赖得理他,不过杨麻子上山,有些稀奇。


  杨麻子往东头去,阳顶天就往西面走,西面陡,有崖,不过看得远。


  “麻子有鬼,我看看。


  ”阳顶天抱着这个心思,飞快的上了崖顶,往下一看,杨麻子正往下面的山坳里去。


  山坳里一片松树林里,这时林子里出来个 女子,冲着杨麻子招手。


  “果然有鬼。


  ”阳顶天一下子来了劲,仔细一看,那女子好像是蒋寡妇。


  “那可是个浪货,难道他们……”阳顶天正想着,就见杨麻子加快脚步迎上蒋寡妇,两个人一下搂在一起,进了林子,竟就抱着啃了起来。


  “蒋寡妇竟然偷上了杨麻子?”阳顶天看得又惊又喜:“今天可是给我看着好戏了。


  ”不过看着看着,他又转开了心思。


  蒋寡妇年纪不大,就二十七八,是旁边村里的农民,老公车祸死了,就在厂边上开了家小卖店,因为长得俏,不少青工经常去他店里转悠,阳顶天也是一个。


  但一般青工都没什么钱,转来转去的,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没想到她却跟杨麻子偷上了。


  “妈妈叉的。


  ”阳顶天越想越怒,随手检起一块石头,猛地就扔下去,正落在林子里,虽然没打着人,却 吓得杨麻子两人一下子跳起来。


  阳顶天捂嘴偷笑,悄悄缩头,不想没注意脚下,突然一栽,就从崖下滚了下去。


  一路滚到崖底,在一株老树茬子上一撞,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阳顶天醒了过来,还好,没什么大碍,就脑袋有点痛,摸一下,后脑一个大包。


  “晦气。


  ”阳顶天呸了一声:“这种事,果然看不得。


  ”摸着脑袋,还痛,有些晕晕沉沉的,脑子里又有些奇怪的记忆,就好像做了个梦,梦中自己成了桃树精,身边无数的桃花,却都是美丽妖娆的女子,围着他唱啊跳啊。


  “真要是桃树精就好了,后宫三千啊。


  ”阳顶天自己打个哈哈:“可惜是个白日梦。


  ”绕路出来,却看到一个女子往山上爬。


  阳顶天眼晴一亮:“咦,那不是 梅悠雪吗?”梅悠雪是厂里的技术员,正牌的重点大学毕业的,为人清冷,素常带着一点傲气,红星厂三朵花,她被公评为梅花,又因为她不好接近,所以得了个外号:雪里寒梅。


  “梅技术员。


  ”阳顶天走出去,打招呼。


  “阳顶天。


  ”梅悠雪也看到了阳顶天:“你也在山上啊。


  ”“我轮休。


  ”阳顶天看她手上提着个小 篮子:“你来采 蘑菇啊。


  ”说是看小篮子,其实在梅悠雪身上狠狠的挖了一眼。


  梅悠雪上山,穿得简单,上身一件红色的长袖衫,下面是一条牛仔裤,有点旧,但还是掩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啊。


  “是啊。


  ”梅悠雪没留意阳顶天的目光,往两边山上看:“我也休息,看有蘑菇采没有。


  ”“这两天 采蘑菇的多,附近的怕是采光了。


  ”阳顶天随口应着,也往山头看,眼前突然现出一片景像,好多的蘑菇。


  “也是啊。


  ”听了阳顶天的话,梅悠雪似乎有些失望:“没有也没关系,就当爬山了,我先走了啊。


  ”“那边山上没有了。


  ”看梅悠雪往东边山上走,阳顶天忍不住开口。


  “你怎么知道啊。


  ”梅悠雪回头。


  “我当然知道。


  ”阳顶天冲口而出:“而且我知道哪里有,你要真想采蘑菇,我带你去。


  ”先前看到的景像,让他有些犹疑,但面对梅悠雪这样的美女,他又忍不住,平时很难接近梅悠雪,即便当面碰上了,打声招呼,她也就是点点头,现在借着这个机会,要是一起去采蘑菇,那就爽呆了。


  “真的啊?”梅悠雪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知道哪里有?”“我当然知道。


  ”阳顶天拍胸膛:“我天天在山上转的,这山上没有我不清楚的,你跟我来就行,包你采一大篮子。


  ”“好。


  ”梅悠雪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来了。


  阳顶天在前面带路,转过一个山脚,前面一片小林子,他一看,好像把林子看穿了,只见林中好多蘑菇,一窝一窝的。


  “这到底是刚撞树上得了后遗症眼花呢,还是真能看穿啊。


  ”阳顶天自己心中也疑惑。


  加快脚步,到林中,拨开一丛草,果然就看到一窝蘑菇,再拨开一丛草,树根下面,一大窝蘑菇。


  “哇,好多的蘑菇。


  ”梅悠雪也看到了,喜叫出声,就开始采蘑菇。


  阳顶天却傻在了一边。


  “难道我出了天眼?”他这么想着,看梅悠雪蹲在前面,牛仔裤包着的那个臀,漂亮极了。


  他忍不住就用力看过去。


  “能看穿不?”可惜,并没有看穿,也不知是梅悠雪的牛仔裤太厚呢,还是他的天眼功力太低。


  梅悠雪采了一窝蘑菇,一回头,看到阳顶天站在那里,不采蘑菇却盯着她后面看,自然知道他在看什么。


  她以前很讨厌厂里的青工盯着她屁股看的,不过这会儿心里高兴,倒是没生恼,只是站起身来道:“你怎么不采蘑菇啊。


  ”“我不怎么吃蘑菇的。


  ”阳顶天也有些尴尬,忙移开眼光。


  “不喜欢吃也可以卖啊。


  ”梅悠雪说着,又看到一窝,没多会,她篮子就满了。


  “呀,这里还有,那里还有,好多哦,可是,我篮子装不下了。


  ”她一时为了难,看着她雪白的俏脸微皱着眉头的样子,真就像一朵雪里的寒梅在风中招摇,阳顶天忍不住又冲口而出:“这有什么难的,编只篮子就好了。


  ”梅悠雪惊喜的看着他:“你会编篮子吗?”“这有什么难的。


  ”阳顶天随口应着,到旁边,他眼中看到那边有树藤,转过去,果然就有,真好像出了天眼一样。


  最怪异的是,他平时是不会编篮子的,但这会儿,好像自然而然就会了。


  还有个怪异的,那树藤很坚韧的,可阳顶天伸手,毫不费力就扯断了。


  阳顶天手脚飞快,以树枝为骨架,以树藤为经纬,没多会儿就织了一只篮子。


  “呀,你手好巧的呢。


  ”梅悠雪接过篮子,发出惊喜的夸赞。


  居然能得到梅悠雪这样冷傲美女的称赞,阳顶天一时也有些飘飘然起来,又琢磨:“好奇怪,难道我真是给树精附体了?不会吧,可如果不是,又是怎么回事?”“呀。


  ”梅悠雪突然一声惊叫,身子踉跄往后退。


  “怎么了。


  ”阳顶天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去。


  不想梅悠雪脚下一绊,一下跌在他怀里。


  阳顶天忙伸手抱住她:“怎么了?”“蛇,蛇。


  ”梅悠雪惊叫。


  随着她的叫声,果然是有一条蛇,从树丛后游出来,往旁边游去。


  阳顶天心中猛然生出一个念头:“回来,往这边来。


  ”他这念头一生出来,那蛇儿竟然真的就回过头,往这边游过来。


  “呀,它过来了,呀,它会咬人的。


  ”梅悠雪吓得尖叫,她本来已经站稳了,这时一急,竟然一下扑到了阳顶天怀里,而且用了一个阳顶天完全没想到的动作,她双手勾着阳顶天脖子,身子一跳,双脚竟然盘到了阳顶天腰上。


  阳顶天本来只是试一下,顺便逗一下梅悠雪,再也没想到,梅悠雪惊吓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动作。


  “别怕别怕。


  ”阳顶天惊喜交集,也不客气,双手就托着了梅悠雪身子,抱着后退,心中却叫:“跟上来跟上来。


  ”那蛇真的就跟上来了,梅悠雪回头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尖叫:“它追上来了,它追上来了,快跑。


  ”阳顶天就这么抱着梅悠雪,跑出了好大一段,这才让那蛇游开。


  阳顶天心中得意:“上次五四青年节,白眼狼邀梅悠雪跳了一只舞,那个吹啊,要是看到我这么抱着梅悠雪,那还不妒忌死。


  ”“它没追来了吧。


  ”看到蛇没追来,梅悠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从阳顶天身上下来,看一眼阳顶天,脸上红红的,随又急起来:“啊呀,我的蘑菇。


  ”“没事,你在这里,我帮你去拿回来。


  ”“会不会有蛇。


  ”梅悠雪先前吓着了,这时还往两边看。


  “有可能有。


  ”阳顶天就点头。


  “呀。


  ”梅悠雪吓得叫了一声,就往他身边靠了一点,胳膊都挨着阳顶天胳膊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气钻入阳顶天鼻中,清淡幽雅,真是好闻极了。


  “要不你跟着我去。


  ”阳顶天出主意。


  “那条蛇……”梅悠雪还害怕。


  “没事,我走前面。


  ”阳顶天说着,走在前面,梅悠雪紧跟着他,还是怕,两边乱看,阳顶天就道:“别怕,我牵着你吧。


  ”他本来只是试一下,谁知梅悠雪马上就伸过手来,真的就紧紧的牵着他的手。


  梅悠雪的手纤长柔美,握在手里,就仿佛握着一束丝。


  阳顶天只读了高中就顶职进了厂子,读书不多,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手感,只是心中有一种喜爆了的感觉:“我要是牵着她手去厂里溜一圈,那面子就大发了。


  ”到林子里,提了两篮子蘑菇,下山,梅悠雪道:“阳顶天,谢谢你,我只要一篮,另一篮你拿回去吧。


  ”“说了帮你采的。


  ”阳顶天摇头:“我不喜欢吃蘑菇。


  ”“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梅悠雪有些发愁。


  “去卖给肖奸商啊。


  ”阳顶天出主意。


  红星厂靠山,厂里职工没事到山上捡点山货,就有人来收,这人叫肖志强,小气抠抠的,青工们就叫他肖奸商。


  “就是不太好意思。


  ”梅悠雪有些犹豫。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帮你提着去。


  ”阳顶天把两篮子蘑菇都提了,到收货点,已经有不少职工家属提着篮子在等了。


  阳顶天把篮子放下,道:“梅技,放这里了,我先回家。


  ”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想起梅悠雪,心里痒痒的,给自己找理由:“去看她把蘑菇卖了没有。


  ” 下一瞬,伴随着裤子的脱落,李苏也把 周莉身上的黑丝袜跟小裤给强行褪了下来。


  周莉本能的想要阻止,但终究也拗不过李苏的坚持,强行给她褪了个干净。


  丝袜跟小裤都脱离了娇躯,她那媚然的身下也就彻底暴露出来。


  旁边墙上有面镜子,于是李苏就周莉强行抱到近前,左手更是搬起了周莉的左腿。


  “表婶你自己看,你那里多美、多性感,而且已经馋到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别恨我,因为不光你馋,我也馋,我真的好想要你!”看到镜中的自己身下,周莉羞到俏脸几乎要滴血。


  她真的是没办法了,尤其是被李苏搬起腿来,将那地方的娇媚彻底展现出来。


  这种极尽的羞涩,让她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无法面对李苏。


  周莉无法面对,但是李苏却乐于面对喜于面对,那么娇媚那么迷人,今晚要是不给予周莉爱的冲击,那他就真的不是个 男人了!于是在随后,他就把周莉上身的T恤也给脱了,黑色 胸杯更是猛地一把扯下。


  在那两蓬娇媚还在周莉身前荡漾微颤的时候,李苏就猛地伸出双手扣住了,竭力亵玩 揉弄,直把周莉给玩到歇斯底里的,不由自主的爆发出醉人的嘤咛声。


  尽管很刺激很旖旎,可她还是想要求饶,希望李苏能够放过她,不要强行进入她身子。


  但至于为什么这样喊,她也不清楚了,只是下意识的这么喊着。


  可是对于李苏带给她的强烈刺激,却又很是喜欢,让她忍不住的把美眸都闭合了。


  望着镜中周莉娇媚动人的表情,李苏再也把持不住了,他也不需要把持。


  双手狠狠亵玩揉弄的同时,李苏双手也猛地往下一拽。


  周莉胸前就在他手中着,李苏猛拽她吃痛,当然是跟着下弯腰身。


  可这腰身一弯,身后就不自觉的撅了起来。


  当意识到自己眼下弯腰撅腚的动作后,周莉顿时羞慌的瞪大了眼睛,意识到了什么。


  她羞声大喊,“李苏,不要,不可以进来的,你不可以进来,我是你的表……”婶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随后就有娇媚的欢吟声绽放在了房间内,带来春的旖旎……那一瞬间娇躯的被填充,直让周莉感觉纠缠自己已久的寂寞,终于被驱逐了。


  随之而来的,则是她期待已久的满足感,以及前所未有的填充感。


  真的好过瘾,感觉都要给撑破似的,直让她痛到本能的娇呼着,小脚丫甚至都蜷缩在丝袜里。


  “好痛,你弄的我好痛……”周莉的痛呼声传进耳朵里,李苏却是愈发的亢奋。


  他都没有半分停止的举动,直管在周莉的娇躯内暴躁的冲击了,占有着。


  占有属于周莉的娇媚,也体会属于周莉的迷人风韵……但是短短三分钟过去后,周莉就彻底暴躁了,更是主动伸出双手,竭力在李苏身体上摸索着。


  “李苏,李苏,李苏……”一遍又一遍的,周莉只管呼喊李苏的名字,却不给予任何实质性的内容。


  但是李苏却明白,周莉也是要来了,她所期待的爱朝终于要来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再李苏夹紧冲击了数分钟后,周莉彻底暴躁开来。


  她疯魔了,嗷嗷的喊叫着,就如同要打人似的,但她实际上并不是要打人,而是抒发亢奋。


  这一刻周莉真的好满足,前所未有的满足,甚至都不敢想象,跟李苏在一起竟然会那么的快活,以至于她忍不住的媚然说道:“李苏,表婶爱你,表婶好爱你,你狠狠的给我,今晚表婶整个人都是属于你的,好好的爱我,爱死我我也愿意!”不光周莉愿意,李苏也愿意。


  望着已经被自己给征服的周莉,李苏赶紧更足了,直接顶着她娇媚的身子,把她那具媚人的胴体给抱到了卧室内。


  紧随其后的,便是一声快活起一声的欢愉娇吟,绽放春的媚意……当一切都结束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粗暴,暴力,恐怖,狂嗨……所有是词不是词的,但凡周莉能想到的,此刻用在李苏身上她都觉得不为过。


  看起来那么清秀讨她喜欢的男人,竟然带给她无与伦比的情爱体验,这点是她先前无论怎么幻想都幻想不到的。


  躺在床上,抚摸着正在胸前疯狂亲吻的李苏,周莉脸上浮现出了满足的笑容,更是伸手轻轻抚弄着李苏的脑袋,感受着刚刚给予她疯狂刺激的小男人。


  尽管心里对丈夫依旧有所愧疚,但是周莉已经想好了之后的结局。


  只是她不说,她今晚不想提那种 事情,她只想好好的跟李苏深爱着,享受着一夜的欢愉。


  事实上,李苏在她胸前的吻弄,也让她再度有了爱的渴望。


  尤其是眼下已经知道了李苏能带给她怎样的刺激体验,所以就愈发的期待了。


  哪怕身下已经有些痛了,可是她依旧愿意。


  就如同她随后对李苏魅声说的那样,“李苏,今晚我是你的,狠狠爱我,我还想要一次,不用吝惜我,用力,就是被你活活弄死我也心甘情愿。


  ”这话说的让人亢奋,但实际上真的再次开启战斗一个小时后,嗷嗷求饶的也是周莉。


  “我不要了,我好了,宝贝儿我好了,我真的不要了,你别弄了,我好痛,那里都快磨破了!”李苏才不管这个呢,他眼下想的,就是用最深情的投入,享受周莉最娇媚的存在……这一宿,可是把周莉给糟蹋了个死去活来,直至清晨四点多了两人这才睡去。


  这天晚上周莉睡的好恬静好舒服,直感觉是这辈子最最惬意的一觉,真美。


  李苏同样也是舒坦到不行,内心的欲望火焰得到了极尽的释放。


  只是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睡醒的李苏伸手就要去搂抱周莉那具娇媚的胴体,但是却扑了个空。


  等他下床去找的时候,却发现家里并没有周莉的影子,反倒桌上还放了2000块钱。


  看到那2000块钱,李苏就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他回屋拿起手机准备给周莉打电话,却发现了一条微信消息,是周莉发来的。


  “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只能做一次,不能再做第二次。


  作为对你那种强暴行为的惩罚,奖金1000罚没,另扣除1000工资,(最好不)再见。


  ”看信息用词语气,好像还挺俏皮的,看的出周莉心情不错。


  但是当李苏尝试着给周莉打电话的时候,电话却是打不通了,提示暂时无法接通。


  啥玩意儿就暂时无法接通了,这不就是拉黑了么?放下手机,李苏坐在沙发上琢磨起了这事,同时也回忆起了昨晚周莉说的话。


  周莉在昨天晚上说,‘今晚我整个人都是属于你的’,现在想来,好像就只限于昨晚而已。


  显然周莉早已经做好了决定,只能折腾一宿过个瘾,今天早上再跟他说而已。


  看看桌上那2000块钱,李苏觉得实在是不能收。


  把人给睡了,回头还收人2000块钱,那成啥了,夜店的少爷啊?于是洗漱完毕穿好衣服,李苏就揣上钱,下楼坐公交车去了店里。


  只是到他到店里后才发现,店门虽然开着,但是 东西却已经被搬家公司搬上车,旁边还有个胖娘们儿在指挥着。


  经过沟通李苏才知道,周莉已经把所有东西都转给她了。


  下手倒是真快,昨晚才得知要拆迁的消息,今天上午十点竟然就已经买东西卖掉了。


  都不知道周莉到底怎么做到的,竟然这么有办事效率……找不到周莉,李苏也就步行去了不远处的那家面馆,连早饭带午饭的一起解决了。


  对于周莉,他没什么特别的感情,有想玩的冲动,但也仅限于想玩而已。


  同样的,周莉对于他应该也是这样。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成年人之间的游戏,不存在到底谁把谁睡了,只是合适的时间里一场合适的成年人游戏而已。


  玩的起就玩,玩不起就滚,就是这么现实。


  假如李苏动了情想要死死纠缠着周莉的话,周莉不会感动,只会反感。


  眼下这种情况虽然不是最好的,却也挺好,将来有朝一日再相逢,相视一笑,你撅腚我挺腰,大家再搞一场你欢我愉的小风骚,未尝不是一种唯美的绚丽。


  所以对于周莉的惦记,随着那碗面的下肚而掩埋在心底,只待来日见到周莉再破土发芽。


  吃饱后喝口汤漱漱口,擦擦嘴巴子李苏就走人了。


  离开面馆后,他把电话打给了韩绮。


  昨晚韩绮走的那么急,丈夫又去世的那么突然,他没好意思问具体内情,也没时间问具体内情,但并不代表他心里不好奇这事。


  那么大的人呢,先前才打了俩电话,之后说没就没了?将电话打过去后,并没有人接听电话,这让李苏心里有些惦记。


  对于韩绮,他是真的很惦记,打心眼里惦记的那种,可不局限于单纯的玩玩。


  所以挤上公交车后,李苏想要按照以前闲聊时韩绮交代的地址,去她住的地方客房。


  可刚刚上车没多会儿,他就见到有个中年大叔凑到了他的面前,目光猥亵。


  我曹尼玛的,老子是纯爷们儿,长的清秀也不是我的错,爷娘给的脸,你想干啥?中年人还真想干点啥,那只放在裤兜里不停前后撸动的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于是下一刻,李苏就提起了膝盖,往前中年人裤裆那猛地一撞——“大叔,爽吗?”李苏这一脚下去,对面那个中年猥琐男立刻痛到弯腰捂住身下,憋的脸色通红。


  之后他怒眼瞪视李苏,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随着李苏再次提起膝盖的动作,他后退了。


  显然,他的某个部位是长记性的,知道刚才的被撞到底是什么滋味。


  对于个中年猥琐男,李苏觉得恶心,所以不再搭理他了。


  可就在这时候,有一阵沁人的馨香总左侧传来。


  扭头看了眼,竟发现有个十八九岁的漂亮小姐姐,来到了李苏的身旁。


  望向李苏的目光中,更是斥满了佩服与景仰,那种感觉就好像在看偶像似的。


  李苏都不知道咋回事,也没惦记这个,心中现在更关切韩绮那边怎么样了。


  公共汽车一路行驶,最终来到了观海花园,也是本市有名的富豪居住区。


  李苏下车后直奔观海花园门口,可就在即将进门的时候却被保安拦下了。


  连步行者都要核查身份,这个小区保安倒是挺严苛的。


  李苏告诉保安韩绮的名字,保安则打电话联系。


  不过随后保安就表示家中电话并未打通,让李苏联系过业主后再过来。


  这特么的,打不通自然就是人不在家,人不在家能上哪?正在这时候,突然有温柔的话语响起,“这是我朋友,我可以带他进去吗?”顺着声音望去,李苏一眼即看到了公交车的那位漂亮小姐姐。


  她似乎是这个小区内的住户,保安直接放行,随后她就把李苏给带了进去。


  李苏想了想,也好,没准韩绮人在家里,只是太过伤心不愿意接电话罢了。


  谢过小姐姐后,李苏又向她咨询了韩绮家的别墅门号,在小姐姐的指引下走了过去……终究也没有敲开韩绮家的门,打她手机也无人接听,这让李苏很郁闷。


  对于韩绮,他是真心惦记着,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的不种。


  从紧关的别墅大门前离开后,李苏就准备离开了。


  只是走在观海花园中的时候,他竟再次遇到了之前那位小姐姐。


  带着客套的微笑,李苏点点头后就准备继续走人,可是小姐姐却不干了。


  在李苏刚刚迈步的时候,她就凑到近前说道:“你真厉害!”李苏微愣,不明白这个漂亮的小姐姐什么意思。


  随即漂亮小姐姐表示,她是在指公交车上李苏打色狼的那件事情。


  “我就没你那么勇敢,上次也有个色狼靠近我猥亵我,简直恶心死了,可是我又不敢说什么。


  你也只知道的,咱们 女生脸皮薄,这种事情说出去真的好害羞。


  ”李苏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指这件事情啊,难怪之前在车上会对她有崇拜的目光。


  想着人家带她进门的,也不好意思不搭理话茬就走人,于是李苏跟她闲聊了几句。


  闲聊中,李苏得知这个女孩就 苏菲,倒是跟他挺有缘分的,他的名是苏菲的姓。


  苏菲也这么觉得,加上心中又崇拜李苏的‘暴力’,所以就邀请李苏去她家做客。


  李苏微笑着摇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去你家不合适。


  ”苏菲却是一把拉住了李苏的手掌,“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呀,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刚好最近今天我爸妈都不在家,我们中午在家里一起吃个饭好了。


  ”“而且我恰好也有些女生自我防卫方面的问题想要请教下你……”不容分说的,苏菲就拉着李苏的手,硬生生把他给拽向了自己家别墅。


  李苏很是无语,他真想告诉苏菲一句——“小姐姐,你这是引狼入室、玩火自焚,你知道吗?”很明显,苏菲并不知道,她满心认为李苏就是女生,比较中性美的那种。


  关键是,连中年猥琐男都猥亵李苏了,这还不足以证明他是女生吗?至少苏菲认为足够了。


  所以对于这么勇猛的‘女生’,她还是挺钦佩的,更想要向李苏好好学习。


  一路强拉硬拽,李苏直接被苏菲给拽进了自家的别墅。


  李苏说道:“苏菲,我进你家真不合适,我是……”“好啦,来到已经来了,你怎么这么墨迹呀,一点都没有你在公交车上的时候爽快。


  ”都不给李苏说完的机会,苏菲就把给推进了别墅,随后又把门口的快递包裹给带了进去。


  “你先坐啊,我新买的东西来了,我去看一下。


  ”示意李苏随便坐后,苏菲就带着包裹进去了卧室。


  李苏倒也没什么事情,既然都已经被拽进来了,那就坐会儿呗!坐在高档红木家具上,李苏打量了下家居环境,收拾的确实不错,不愧是富人居住区。


  墙上还挂着好些名家的画作,李苏本身就是学美术的,对于这个他不能算是行家,但称作行内人并不为过,所以对于这些东西他很了解。


  单是其中那幅名家作品,最低也得100万起步。


  100万,很多人终其一生都赚不到,但人家只是挂在墙上来妆点的,这种富贵……不能想象,真的如同段子里说的那样:不要拿你的年薪,来挑衅我兜里的零花钱。


  打量了一会儿,苏菲也从房间内出来了,只不过她的出来,却让李苏心中大动。


  因为这时候的苏菲已经脱掉了上衣,上身只剩一件粉色的挂着吊牌的胸杯。


  倒没有韩绮那么波澜壮阔,但是却也谈不上小,反倒跟苏菲的形体非常融洽。


  以美术生的高水准眼光来看,非常的和谐唯美,身材比例相当棒。


  尤其是走到近前后,那种肌肤的细腻就更让人感觉到美妙了,李苏都想伸手摸摸。


  而这时候的苏菲则对她说道:“李苏,你觉得我新买的这件胸杯好看吗?”在她眼里,李苏就是个‘女生’,这种面对自然没什么了,她都不觉得是个事。


  但是李苏却觉得是个事,而且这事还不小,因为已经让他有点上火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都想把苏菲按倒,把下面送进她娇媚的身子里面去,狠狠的捣弄着。


  只是人毕竟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姐姐,还年轻着呢,对他也不设防,毫无防备的把他给带家里来不说,还坦然的向他询问胸杯的好看不好看。


  于是思来想去的,李苏就决定对苏菲说出实情,就不祸害这个小姐姐了。


  “苏菲,其实我是个男人。


  ”当李苏把这话说出口后,苏菲愣住了,整理胸杯的小手也停在了胸前。


  不过随后,苏菲那张俏然的脸蛋儿上就写满了赧然,隐隐还有些愧疚。


  “对不起啊,我不是、不是故意在你面前炫耀的,我本身胸也不是特别大,我真是想让你帮忙看下胸杯而已,不是嘲讽你胸小,我真的没有那种意思。


  ”(两性口述小说)在她看来,李苏声称自己是男人,这是生气了,是认为她在跟李苏炫耀自己胸大。


  可她真没有这种意思,她就是单纯觉得这件胸杯挺好看的,希冀得到李苏的赞美。


  别说她一个小女孩了,就是成年男人买辆车子,还希望得到别人的赞美呢!听到苏菲的话后,李苏也显得挺无语的,没想到苏菲竟然给想歪了。


  于是他认真的说道:“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真是男人,我……”“哎呀,好啦好啦,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嘛,对不起啊!”边说着,苏菲边来到李苏近前,随即拿起他的手,扣合在了自己胸前。


  “不过我真不是有意的,不信你自己试嘛,我胸真不大……”大确实不大,但无论如何也说不上小,而且手感还超级棒。


  哪怕隔着胸杯,李苏都能感受到苏菲胸前那种迷人的娇媚跟弹性,很迷人。


  以至于他忍不住的揉弄了几下,直揉弄的苏菲俏脸羞红,扭动着纤细腰身后退。


  “好了好了,你惩罚也惩罚过了,不要再摸了哦,我得去换下来洗洗了。


  ”苏菲将李苏的性起认作是惩罚,并且随后就当着李苏的面,把新胸杯给脱了下来。


  她倒是也懂得女孩子家的羞涩,可主要就是为了给李苏看看,其实她的真不大。


  因而下一瞬,粉色新胸杯就脱离了苏菲娇媚的身子,暴露出其内两蓬迷人的诱惑来。


  很秀美,很诱惑,尤其是少女的那种粉嫩,那种含苞待放的感觉,更是让李苏大为喜欢。


  于是他忍不住的凑上前,将双手再度伸向了苏菲的胸前,握在手中轻轻揉搓着。


  “苏菲,我很喜欢你这里,这对宝贝儿让我非常有感觉。


  ”苏菲好羞啊,在她听来,这就是李苏的艳羡,李苏对她拥有这种美好的羡慕与嫉妒。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上前摸她胸前,甚至还会揉弄她那儿。


  只是理解归理解,可真的好难受呀,她还没被人摸过那里呢!这头一次的触摸,直让她火烧火燎的,娇媚的小身子有种即将被点燃的感觉。


  “李苏,李苏不要再摸了,你摸的我好难受,我感觉好像要起火了似的。


  ”苏菲羞声的旖旎着、央求着,希望不要李苏再揉弄她胸前了。


  但是李苏却不管这个,反倒是摸的更加过瘾,也更加的带劲儿。


  甚至他还向苏菲展开了询问,“跟我说说,你哪里难受?”只觉得李苏是个女生,苏菲虽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那么强烈。


  她表示,“就是下面有些难受,热乎乎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听到这话,李苏隐隐有些贪婪,“听你这么说,你是还没有跟男人发生过关系吧?”苏菲点点头,“当然了,我是十九岁呢,我怎么可能跟 男生发生那种关系。


  ”好不容易挣扎开李苏对她胸前的惩罚,然后苏菲就拎着新胸杯往卧室去了。


  李苏抬起手掌放在鼻前轻嗅,难怪那么香呢,原来还没接触过男人,真好。


  相信经过他的开发后,苏菲那里会更加的迷人,更加的诱惑。


  而这时候,重新穿好T恤的苏菲也从卧室里出来了,小脸上还挂满了好奇。


  “听你刚才话的意思,你好像跟男生发生过关系?”李苏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怎么了,你很好奇吗?”苏菲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但还是羞羞的点头。


  “对啊,之前有偷偷看过一些小视频,感觉女生好像都挺舒服的样子。


  ”“但是、但是妈妈却告诉我说,那种事情很痛的,让我现在不要跟男生发生关系。


  ”“所以我也不知道,发生那种关系后到底是种怎样的感觉,我总觉得妈妈好像在骗我。


  ”“可是这种事情又不好找男生做一次验证下……”在苏菲嘟嘟哝哝的时候,李苏摸明白了她的小心思。


  这个小丫头心里旖旎了,正处在姓成熟期,所以对于那种事情既好奇又畏惧。


  这是件好事啊,自己完全可以利用下,成为她在那方面的导师,引导她发生正确的姓关系。


  在对苏菲那具娇媚身子的觊觎中,李苏渐渐有了些过分的想法。


  譬如,把苏菲的裙子给脱下来,然后把自己下面放进去,让苏菲尝尝被爱的滋味。


  他得用实际行动来证明,那种事情可不单单是痛苦,在痛苦之后,还有欲仙欲死的快活呢!贼心思一起,花花主意也就随之而来。


  在苏菲前去阳台将新文胸泡在水中的时候,李苏也跟了过去。


  以闲聊的方式,对苏菲各种描述那种事情的舒服,直把苏菲诱惑到不行不行的。


  只是惦记起要跟男生做那样的事情才可以,她就感觉到特别的羞人,并且有些抵制。


  并不单纯是因为妈妈的话,更主要的是女生天性的娇羞心理使然。


  而李苏也明白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道理,随即他进攻的节奏掌握的很好,一步一个脚印。


  在把苏菲诱惑到不行的时候,他就开始说道:“其实有别的方式也可以体验到那种快感的,而且还不需要经过发生那种关系,更不会破坏你的初女身子。


  ”“真的吗?!”当李苏的话传来时,苏菲特别的兴奋,美眸中都斥满了渴望的色彩。


  李苏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就体验过一次,很舒服的。


  ”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cqwwsz/462.html

THE END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