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uddbutt

充气娃娃实战 (10) 2021/8/11 6:02:17
skuddbutt


  晚上睡觉,我听到父母在争论:妈妈说姐姐的婚事不能再拖了,爸爸说现在没钱,无论如何,豆豆的学费不能动……当时我真觉得,不仅愧对父母,还连累了姐姐。


  从那刻起,我决心自己赚学费。


    为了供我来上海上大学,爸爸在路边帮人家修自行车,他都快60 的人了呀。


  我上大一回家过年,看见爸爸被晒得黑了好多,手上还磨出了很多茧子。


    晚上睡觉,我听到父母在争论:妈妈说姐姐的婚事不能再拖了,爸爸说现在没钱,无论如何,豆豆的学费不能动……当时我真觉得,不仅愧对父母,还连累了姐姐。


  从那刻起,我决心自己赚学费。


    做 小姐是为了生存  开学后,我到一家酒吧去当坐台小姐。


  虽然此前很多人劝过我,这种地方去不得。


  可我当时想,坐台小姐可以在晚上做,我白天还能学习。


   女大学生 讲述做小姐的 辛酸无奈  况且我可以不出台陪客人。


  但后来……如果你也干过就知道了,陪客人出一次台比你当一个月坐台小姐赚的钱都多。


  以后的事情就不言而喻了。


    我家在x徽,妈妈下岗后跟姐姐在外摆摊。


  由于我们那里下岗的人太多了,下岗的人又大多都出去摆摊,所以我们生意很难做,收入少得可怜。


  我爸退休在家,每月也只有300多元退休金。


    我无法自拔  我曾想过赚够钱就收手,但是你觉得赚多少算够?学费有了,我又想书费,生活费,住宿费。


  这些都有了,我还要为以后打算。


  其实,行有行规,干这一行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收山容易回头难。


  如果你决定退出这行,下次有难处再想回来做,这个行当就不接受你了。


    即使勉强再挤回去,你也混不开,因为老板不会再把好活给你。


  就算跳槽,别的老板也不愿收留你,因为他们觉得你不会安心在那里工作,保不准哪天就出事。


  我就知道好多这样的例子。


  所以在没有稳定的工作前,我不敢轻易退出这行。


  女大学生讲述做小姐的辛酸无奈  我还想,若退出后我就彻底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我现在已经不在 寝室住了,因为我的室友们怕我,怕我身上不干净。


   没人愿意坐我的床,她们还 把自己的洗漱用品跟我的隔开放。


  也没人敢跟我一起吃饭,只要我回来稍微晚点,寝室门就锁上了,说是以为我不回来了。


  有一次一连下了好几天雨,好容易天晴了,我赶回去晒衣服,晒了一半,同室的薇薇回来了。


    看到我的衣服在架子上,她就把自己的衣服拿到水房去晾了,可衣架上明明还有地方。


  我又把我的衣服往旁边让了让,一会儿另外两个室友回来,也拿起衣服往外走。


  那一刻,我的眼泪直冲出眼眶。


  我叫住她们大声说,咱们寝室还有地方晾衣服!然后我就把自己的衣服全拽了下来,冲出寝室,头也不回地跑了出来。


  我跑上一辆公交车,心想随便它开到哪里,只要带我离开这儿。


    我在外边走了好久,最后下决心跟室友们再进行一次深谈。


  我回去时,寝室的门还是锁上了,她们依然以为我不回来了。


  我们谈了一会儿,几乎全是她们在对我进行抱怨,抱怨我从来不管寝室卫生,还总是回来那么晚影响别人休息等等。


  等她们说完了,轮到我说时,她们说:太晚了,明天再说。


  我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衣架上面已挂满了别人的衣服。


  女大学生讲述做小姐的辛酸无奈  后来,我就彻底搬出了寝室。


  有时想想,也不能全怨她们,至少,她们没把我的事捅到学校。


  现 在我没有朋友,但在酒吧里,至少没人嫌我,至少还有人陪我。


  如果我离开酒吧,只怕死了都没人知道。


    我们家里不知道我在做这行,因为我们那里能考到上海的人太少了,没人知道我在这边的生活。


  我现在每月还能给家里寄些钱过去,他们问起来,我就说当家教挣的。


    我爸妈还挺自豪的。


  一直以来我都是他们的骄傲,所以我没想过他们知道真相后会怎样。


  我不敢想你,也不愿想。


     我不能退出  我并不开心。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最失落吗?在半夜,有时突然醒来,拉开灯,看到身边那张完全陌生的面孔,想着我们刚刚做过的龌龊事,我会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  你问我有没有谈过恋爱,我说没有你信吗?我在大一时就有了男朋友。


  我们真的很爱对方,但最终还是分手了,因为我做的事。


  他现在在英国。


  我从没想过在包我的人里找个人嫁,虽然我身边有不少这样的例子。


  女大学生讲述做小姐的辛酸无奈  毕竟我有文化,以后有了正式工作能养活自己。


  还有, 我想攒够钱也去英国。


  我也想过,变成现在这样也有我自己的原因。


  还记得我问你的第一个问题吗?人常说贫穷是一笔财富,可在我看来,它是一种灾难。


  (办公室爱爱)穷的时间久了,人会连起码的自信都没有了。


  你有过为了约会厚着脸皮向人借流行衣服的经历吗?你曾低声下气问人借电子词典查个单词吗?你有过为了节省几元钱找借口不参加室友们的Party,独自躲在教室看电视的时候吗?也许有些人不在乎这些,但我的性格很要强,我不想在任何方面输给别人。


  至少在我们那个圈子里,没人瞧不起我,因为我有文化,而且外语又挺好,我的好些客人都是老外。


  我想,我宁愿别人在我背后说三道四,我全当没听见,也不愿再听同学讲:豆豆,跟我们一起出去吧,我替你付钱。


  ‘女大学生讲述做小姐的辛酸无奈  我也不知道在这行还要做多久,我想,在还没有好的退路前,我不能退出。


  我还要攒钱去英国。


   倏地,我从睡梦中惊醒,身上的男人是假的,身下的春潮却是真的。


   我结婚三年了,老公调到S市开拓业务,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数。


   我心里一酸,身子本就空虚到极致,被那春梦撩拨,我忍不住翻开微信,颤抖着点开一条视频。


   啊!唔……里面传来了少儿不宜的声音,这是驾校 教练发给我的,我在学科三,跟他出去练车的时候,他时不时地拿骚话撩拨我。


   在我沉默以对后,直接甩了一段爱情动作片给我,就着那断断续续的声音,我用一根手指解决了绷到极致的欲望。


   摊开手指,上面缠绕着丝丝津液,多少个寂寥的夜都献给了它。


   双休日的周末,又 到了练车的时间。


   胥教练接到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车上一个学员都没有,想到他在微信上发的露骨视频,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情不自禁怀疑起他的用心。


   我既羞耻又隐隐有些期盼,我想我一定是孤独太久! 接下来的教学很顺利,当天色渐渐昏暗,我看他打卡下班,收了教学视频,我停好车起身要走。


   他却一把按住 了我的手:怎么,不想多开开,你不是很想早点学会吗? 早点学会开车,就能随时随地开着车去S市找我老公了。


   他的手很宽很厚,短袖衬衫露出手臂上的犍子肉,我的心陡然一跳忘了挣扎,他见我没有反对,便握着我的手把手刹松了,挂档继续开。


   在他的指挥下,我将教练车开得偏离了科三的练习路线。


   夕阳西下,漫长而人烟稀少的公路上,只剩下了我们这一辆车。


   我忐忑不安地看着方向盘,大腿突然一痒,竟是他的手放在了上面。


   我吓了一跳,往后一躲,他一脚踩下刹车瞪了我一眼,趁着我发愣,大手一下子挤进了我双腿中间,停在短裙里的裤裤上,他像弹琴一样紧一下松一下的敲击着。


   许久未被闯入的那里传来舒爽的感觉,想要的心猝不及防地被勾了出来。


   胥教练小麦色的肌肤上露着一丝笑容,他用另一只伸向了那神秘的地方。


   我紧紧夹住双腿,不让他的手进一步探索,脸上羞得通红:不要这样,我已经结婚了!我恨自己的身体这么敏感,也隐隐有些责备老公对我的冷淡,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我哪至于…… 我正胡思乱想,身子突然一低,却是椅子被他调低了,他自以为突破了我的防线,根本不顾我的反对,按住我就朝我摸来。


   我的心跳快得可怕,可 胸部传来的舒爽却让我无法拒绝。


   他的舌头含住我的耳垂,我的反抗溃不成军。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上一凉,上衣却被他掀开了,肆意的抚摸着。


   不要!你再动一下,我就投诉你!我连忙推他。


   他哈哈大笑:投诉又怎么样 我吓了一跳,心底的羞愤上头,开始疯狂的反抗…… 我推不开他,就用力拉开车门,往地上一滚。


   他阴沉一笑,又要再上来的时候,我已经站了起来,抬脚踢他、推他,他败了兴,咬牙让我别后悔,正好他的电话响了。


   他接了,声音一下子平稳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我想肯定是他老婆! 他笑着摸了我一把:你别失望,咱们下次继续! 我晕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练脱掉的裤子都没有穿正,那蕾丝花边就卡在我下面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体无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几次车都没打到,无奈之下只好就着那种让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铁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挤人,我靠着中间的柱子站着,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东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随着地铁行驶的节奏一下一下。


   那坚硬的触感,还有那股火热,隔着短裙一点一点地燃烧着我的身体,之前被胥教练撩拨起来的火气慢慢地死灰复燃,我心跳得很快,觉得既羞涩又心烦。


   那人感受到我的犹豫,突然借着到站故意大动作的撞向我,我晕乎乎地被他整个抱在怀里,圈在柱子中间动弹不得。


   他惊喜地轻笑:想要吗?他得寸进尺地低头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吓得连忙挣扎,顺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个皮肤很白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绪一飞,我们身体相接的地方已经安耐不住了。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喉咙里一阵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一起的感觉,可是这里是在地铁上,他是陌生人,我不能,我的挣扎却让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就在这人挤人的地方尽情地享受他所想要的,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边一空立刻推开他跳下车。


   他跟着我下车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风一吹我惊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疯了吗,这个人可是地铁咸湿男,他刚刚强行欺负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脚,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荡荡的,玄关处的镜子将我纤细瘦长的身子照得洁白无瑕,胸前的雪白峰峦起伏。


   我还记得当初刚刚结婚的时候老公像只饿了一个月的狼,疯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欲望很强,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却也疯狂到吓人,我痛到抓伤了他的肩。


   他喜欢玩花样,经常怂恿我,可我觉得那样不好,总拒绝他,只喜欢与他中规中矩地躺在床上。


  慢慢地他就对我失去兴趣,后来为了升职干脆调到了S市,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回来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够拥有我,满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给他发送微信视频,响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电话,连续打了几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电话那头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个教练……我一只手拿着电话,忍不住想象着老公在我身边躺着。


   嗯,你好好学车,我加班了,过几天放假回来! 老公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 我心底的欲望顿时更盛了,想到胥教练对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铁上的那一幕…… 啊……我轻声低喘着……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闺蜜黄婷婷拉我一起下楼。


   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


   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装男挤得变形,我还看到有几个人的手一直都借着公文包的阻挡放在她的臀部,时不时捏抚摸一下,黄婷婷面上带着笑,也不拒绝,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铁上的事情,没想到电梯上也有…… 我走着神,有人挤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觉像触电一样,我吓了一跳。


   连忙退后避开他,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随意瞟了他一眼,是个很清秀的男生,看着青涩,想着也不是故意的,便没有计较! 黄婷婷与我一起吃了饭后,说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绪也不高,便带我去 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着一个人回去也是孤枕难眠,还不如陪她玩玩儿。


   她把我带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会所。


   在包厢里等技师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怎么不去约会,有空找我玩儿。


   黄婷婷红唇一嘟:约个毛线,昨天刚分手,老娘失恋了! 加上这次,她失恋过十几二十次了! 她以前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临到要结婚,结果男朋友出轨她室友,她当即立断分手,从此以后只恋爱不结婚。


  换男友的频率一个月、三个月一次。


   我也不劝她,她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男朋友了。


   黄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眯着眼睛问我车学得怎么样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练,那个流氓,于是摇头:不怎么样,他……他不是人! 我历数他对我的不轨行为,黄婷婷却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错的! 我一愣,黄婷婷却说她去年学车也是他,两个人上第二次课就在一起了。


   听着她夸张地描述着与胥教练的那些疯狂,我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觉得有一点恶心却又莫名有一丝遗憾,当初如果我没有挣扎,没有被打断,那种感觉…… 黄婷婷怂恿我:有空你试试,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没那个才怪! 我心底的羞耻心让我打住了念想,让她找关系帮我换一个女教练:在没有确定我老公出轨前,我不能背叛他! 黄婷婷笑了,包厢里的灯光突然调淡,照着人朦胧迷离,门打开,进来两个高高瘦瘦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长相俊美地熟练地走向黄婷婷,扶着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黄婷婷朝另一个男人小声道:这是我姐们,第一次来,好好招呼着,弄不好不给小费啊! 黄婷婷说着闭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动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以前只试过女技师,可这次黄婷婷却非要怂恿我点男技师,我瞧着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涩的面孔,觉得很是眼熟,脑中一热,脱口而出:是你! 面前这个自称八号的人就是之前在电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认出了他,笑笑伸手过来扶我,我不习惯这样,连忙摇头说只洗脚不按摩! 他低着头的眉间闪过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决定待会儿还是给他与婷婷一样多的小费。


   暗淡的光影,舒缓的音乐,好闻的香味,脚上温暖的水温,让我情不自禁放松起来,闭上眼享受着八号长长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软的抚触,我拦了一下说不按摩。


   八号低声道:洗脚也要按头按手脚! 我以前也洗过脚,的确是这样,不好再拒绝,便绷着身子让他按。


   说不清他的技术好不好,但是我却觉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绞着我的手指,那触感很软很硬,我心头一阵火热。


   顿时口干舌燥,恍神间,他已经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边替我按起小腿来,一点一点地沿着我的丝袜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急促起来。


   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总会时不时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裤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我红着脸,耳朵突然一热,却是他低头附在我的耳边温柔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继续,连忙哽着嗓子摇头,说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却还是顺从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长,放在肩上的时候,时不时地点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连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rdquo(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 他干燥温热的手半伸进我衣服里,指了指离我不远的黄婷婷,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女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了三点式,两人正在互相撩拨,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暗骂黄婷婷,死丫头,竟然带我来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沦,不能让欲火将我打败。


   我推开他,自己擦了脚,借口要上洗手间,跑了。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cqwwsz/50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