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1069飛機杯

充气娃娃实战 (38) 2021/8/19 2:15:12
tt1069 飛機 杯


房间内, 何洁掀起半边衣服,拿着药膏在上身涂着。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处肿起了一大块红色。


  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让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轻柔,修长的玉指在那处轻轻掠过。


  可她没有发现,房门外有一双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


  门口的 孙斌看着何洁的前面,不停的咽着口水。


  何洁是他 嫂子,今年25岁,拥有漂亮的脸蛋,洁白的肌肤,高挑的身材,让人看了 忍不住想犯罪。


  两年前,孙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变成了傻子。


  嫂子为了照顾他,不顾娘家人得反对,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阵子,孙斌摔了一跤之后,脑子正常了。


  他想告诉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会离开他改嫁,所以瞒了下来。


  尤其嫂子把他当小孩一样照顾,让他发现当傻子真好。


  房间里,何洁还在涂着药,那流露的风景,看的孙斌呼吸越来越急促, 身体也有了反应。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啊! 小斌 你怎么进来了?”何洁抬头看到孙斌进来,神色一慌,赶紧用手护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这里肿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帮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孙斌一脸心疼的指着何洁前面,直接走过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洁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是孙斌已经和小孩子一样把她的手拉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伤口。


  “好软!好舒服!”那温热,柔软的手感让孙斌口干舌燥,不着痕迹的加大了一点力度。


  “嗯……”何洁这些年一直都没有过 男人,此时突然被孙斌碰到她这么敏感的地方,让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孙斌没想到嫂子这么敏感,这一声不仅让他心痒痒的。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 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应,张开嘴就凑了上去。


  “小斌,不……”何洁想要阻止,但是 传来的感觉,让她感觉有一道电流划过身体,又酥又麻,舒服的差点叫出了声。


  “嫂子,好点了吗?”孙斌亲了几口之后,抬起头,一脸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谢谢小斌。


  ”何洁不忍让孙斌担心,点头说道。


  “嗯,那小斌再帮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孙斌说完后一口凑了上去。


  “嗯…”何洁在他强烈的刺激下,忍不出发出了声。


  独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心底的渴望此时全被孙斌给撩了起来,让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孙斌的头。


  过了片刻,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冲动,对孙斌说道:“小斌,嫂子另外一边也难受呢,你帮下嫂子吧…”孙斌点了点头,对着另外一边凑了上去……“唔…”何洁发出满足的声音,一脸的陶醉。


  她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孙斌的脑袋,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满足。


  孙斌乐了,没想到嫂子这么主动,动作也是越来越大。


  何洁满脸绯红,双眼渐渐迷离,被孙斌刺激不行。


  孙斌也越发难受,起了反应,还触碰到了她的身体。


  “啊……”这突如其来的触碰,让何洁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叫。


  那里传来一阵阵感觉,让何洁一脸痴迷的低头往孙斌那处看了过去。


  多年没尝到荤味的她有着那么一点冲动,想用手去抓那个东西,然后给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这么想,何洁那里更加难受了,身体不自觉的有了动作。


  孙斌看到何洁的变化,心底乐开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冲动让何洁永远的离开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让小斌也帮帮你吧。


  ”(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孙斌抬头看了一眼何洁,然后就伸手准备去脱何洁的裤子。


  “啊?”何洁心里一惊。


  此时的行为,已经让她感觉很羞耻了。


  要是让孙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没有不舒服,现在去给你做饭。


  ”何洁神色慌乱的看了眼孙斌,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孙斌一人,他有些懊恼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饭,招呼孙斌出来吃饭,因为刚才的事,气氛异常的尴尬。


  午饭后两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


  两人也没带雨具出门,跑到家之后已经淋成落汤鸡。


  孙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洁在照顾,她怕孙斌着凉,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赶紧帮孙斌找了套干净的衣服裤子。


  “小斌,赶紧把衣服脱了换上。


  ”何洁把衣服递过去之后催促道。


  孙斌接过衣服,发现何洁身上的衣服几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咙发干,瞬间就起了反应。


  何洁看到了孙斌的变化,一时愣在了原地。


  孙斌心生一计,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脱的干干净净。


  “啊……”何洁看到突然暴露在视线里的东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这里脱衣服!”“嫂子,不是你让小斌赶紧脱掉的嘛。


  ”孙斌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何洁一时无言以对,特别是看到孙斌委屈的样子之后,心马上就软了下来,“那你快点穿上干衣服。


  ”说完之后她就转过身去,但是眼睛却忍不住的往孙斌那里瞟。


  她已经好几年没看过男人那里了,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幻想一下来排解自己。


  此时突然看到,她感觉自己对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孙斌的声音。


  何洁发现自己居然看着孙斌那里失神了,脸色红的要滴出血来,也不敢看孙斌,直接到厨房做饭去了。


  转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着雨,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孙斌躺在床上回忆起白天发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房门外隐约传来一阵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孙斌翻身下床,循着声音走到嫂子的房门口,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小斌,给我,给我,嫂子想要……”孙斌听到这是何洁的声音之后,身体一震。


  看来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始自己动手解决了,而且还叫着他的名字。


  孙斌从门缝里一看,嫂子的床挂了蚊帐,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一阵阵的叫声。


  他听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门,“嫂子,快开门。


  ”“小斌,怎么了?”房间里传来何洁有些慌乱的声音。


  孙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此时的她呼吸依旧有些急促,穿着一条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脸上染着诱人的绯红,前面的头发被沁出的细汗粘在了额前,媚态横生。


  孙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进了何洁的怀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这是干嘛?”何洁忍不住闷哼一声,然后推开孙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孙斌一脸害怕的看着何洁。


  何洁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孙斌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心有不忍便答应了下来。


  孙斌眼底闪过一抹坏笑,跟着何洁走到了床边。


  何洁先爬上了床,可是还没坐稳就又吓了一跳:“小斌、你脱衣服干嘛?”“睡觉呀,小斌每次睡觉都要脱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脱?是不是要小斌帮你?”孙斌装傻,然后指着何洁的衣服就要动手。


  何洁大羞,一边躲闪一边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会嫂子自己脱。


  ”何洁看孙斌没有纠缠了,心里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孙斌就抱上了她,整个人睡在了她的怀里,脑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着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孙斌装作软软糯糯的说道。


  何洁虽然有些不适,但是又不忍心拒绝。


  毕竟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个床上,还是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孙斌的脑袋死死的贴着何洁,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


  “小斌,听话,快睡!”何洁刚刚自己解决到一半,被孙斌敲门打断,本来身体就难受。


  此时听到这充满刺激的话,让她更加难受了,尤其是孙斌说话的时候,那喷薄出的热气时刻在刺激着她。


     现在的 男女,在除了自己的男女 朋友外,都或多或少与周围的异性保持着暧昧 关系


  他们都沉醉在这种欲拒还迎的气氛当中。


  虽然暧昧关系非常 危险,但是却还有一种关系比暧昧更危险。


    满足身体,不牵扯灵魂。


  男女之间,发展这么一种性 友谊,享受了快乐又省却了麻烦。


  性友谊,会不会成为更有建设性的第三种 男女关系,在单纯的友谊和隆重的爱情之外?  在没 有爱的日子里,与其枯萎,不如自己为自己寻找些快乐。


    Clair,27岁,某广告公司媒介主管  午夜的都市是狂乱而难以琢磨的。


  多少像我这样,白天戴着优雅面具寄生于各色写字楼中的男女,在这个时候却换上了另一副面孔,上面涂抹的都是最新鲜的欲望。


    27岁的我,正在经历着最尴尬的年龄,依然可以在镜子中妆扮出妩媚动人的面孔,但掩藏不住的却是眼神里透出的寂寞。


  对于传说中的爱情,我早已不再期待,但要想打发心底的空落,看来还真不是一个人可以解决的。


  有种男女关系比暧昧更危险(3/3)  他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喝多了,没看清楚他的相貌,但他身上好闻的香水味道让我接受了他。


  又是几杯酒后,我听见自己对他说,去我那好吗?  他的手很温暖,一只扶着方向盘,一只却停留在我的腿上轻轻地抚摸着。


    开门、开灯,熟悉的馨香味道让我清醒了一些,这里是我的家。


    半年前,我用全部的积蓄在国贸附近给自己买了这套时髦的公寓,面积不大,正适合我这样的单身女子。


  朋友说,女人自己买了房,就等于宣布不嫁了。


  我笑,心想,我倒真的不一定会嫁人了。


    他抱住我,他的吻像他身上的味道一样让人舒服并难以拒绝,第一次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做爱,却一点没觉得唐突和尴尬,那一夜,我像一个激情的妖女一样纠缠着他。


    第二天清晨,在他离开的时候我才看到,他35岁左右,有一张保养得当、斯文白净的面孔和健康匀称的身材。


  或许是他并不怎么懂得一夜情的游戏规则,或许是我给他留下了与众不同的印象,他走的时候,留下了电话和姓名。


  有种男女关系比暧昧更危险(3/3)  看着手中那张印刷精致的卡片,我恍惚了片刻,仿佛想努力将这个卡片上的名字与昨夜我床上的男人合二为一。


    我知道,我的生活仍然在原来的轨道上继续,本来,27岁也不是一个容易发生奇迹的年龄了。


  自从我恋爱6年的 男友在一年前和我最好的女友一起不辞而别出国后,我的生活就没有发生比这个更大的奇迹了。


    而这个男人,也必将只是我生命中一个匆匆的过客而已。


    我是在1个月后给他打的电话。


  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再联系他,但他却很惊喜,连忙说,我晚上去找你。


    我惊奇地发现自己为了晚上的约会刻意地打扮了一番,换上了刚买来的昂贵而性感的衣裙,并在家里摆上了我最喜欢的以色列玫瑰以及红酒。


  望着准备好的一切,我甚至有点感到羞愧,为一个只有过一次云雨之欢的男人,至于这样隆重吗?  但我仍然为自己高兴,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为约会而兴奋的感觉了。


  自从朋友和情人一起离我而去之后,我终日在灰色中黯然渡过,日复一日,拿他们的背叛折磨着自己的灵魂。


  而这个男人对于我的意义是,他让我忽然意识到女人为什么一定只能为爱情而绽放。


  在没有爱的日子里,与其枯萎,不如自己为自己寻找些快乐,在快乐中期待下一次的绽放。


  有种男女关系比暧昧更危险(3/3)  我和他的关系就这样停留在做爱与简单的交流上,他有很好的职业,刚离异不久,是那种不让人讨厌的男人。


  和他可以一起喝咖啡,一起吃饭,他也算体贴,(极品少妇的诱惑)也算可爱,有基本品质保证。


  更重要的是他也很满意我们这样的关系,不会得寸进尺,不必担心他死气白赖赖上我。


    这样的性友谊超越了单纯的友谊,又没有爱情那么兴师动众。


  在需要的时候彼此关心一下,同时又保留着各自自由的空间,既享受了快乐又省却了麻烦,听上去可真是个好主意。


    给友谊加上性,可不是给咖啡加点糖,而是给牛奶加上乳酸菌,完全变味,变成酸牛奶。


    Tiffany,29岁,某杂志资深编辑  我和他之间一直坚持着一个原则——做不上床的朋友,理由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喜欢他而且 不想失去他。


  有种男女关系比暧昧更危险(3/3)  和他是多年的死党,除了做爱不知能不能和谐以外,其他一切均默契得一塌糊涂。


  看着我的男朋友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没个结果,周围的朋友都觉得我和他理所当然应该凑成一对,但每当我动这个念头的时候都感觉紧张:爱是做出来的,一旦上床,关系立刻质变,搞不好,一般朋友也没的做了。


    我不是修道院毕业的女生,自然也压抑不住心里对他生出的欲望,但每当我想起以前的那些和我以及床之间发生过关系的男友,就不禁感觉沮丧。


  男女之间的关系像一个怪圈:彼此由于陌生而生出渴望——然后亲密——然后两种情况:一是马上就厌倦了离开,二是死守在一起,然后厌倦、离开,无论如何都是分手。


    也许我的理论有点悲观,但很多事实的教训又由不得我不信。


  《当哈里遇上萨利》,一对说好了做朋友的男女,一上床,感觉就不对了。


  后来,朋友做不成,心里又放不下,还不是乖乖地去做了夫妻?而这样的结局不是我想要的。


  有种男女关系比暧昧更危险(3/3)  尽管我前面说他和我一切都很默契,但不能不承认,他并不是做丈夫最好的人选。


  他和我太相像了,贪玩而缺乏责任心。


  试想这样的两个人可能是天下最好的朋友,但要作为夫妻,恐怕要不了几天就会各奔东西。


     阅读提示:一年当中,男人平均有 24天躲开伴侣,他们有时 躲在客卧里 看杂志,有时外出和朋友一起找乐子……调(上门女婿的三姐妹)查称:男人每年有24天不想见 老婆  一年当中,男人平均有24天想躲开伴侣,他们有时躲在客卧里看杂志,有时外出和朋友一起找乐子……这项新研究刊登在7月7日的《印度时报》上。


    英国一家大型快递公司对近万名 男性用户进行了上门问卷调查。


  在受访者中,有1/4的人承认他们有进“独立空间”躲避 妻子的想法。


  已婚男性平均每周要花7小时零36分钟的 时间独处,以一天清醒的时间为16个小时作为计算基础,这相当于他们一年内躲开妻子的时间为24天零11个小时。


  调查还发现,随着年龄的增加,男性躲开妻子的时间会有所增加,45~55岁的男性平均每周要躲开妻子7小时零59分钟,一年合计下来为26天。


  调查称:男人每年有24天不想见老婆男人老婆时间调查称:男人每年有24天不想见老婆男人老婆时间  在地点上,家中的备用小卧室、车库、汽车内、家周围的小公园以及单身男性朋友家中都是他们青睐的“躲避地点”。


  在男性不想见到妻子的时间里,他们喜欢看连环画、摆弄旧零件、玩乐器、钓鱼或者健身。


    对丈夫的躲避行为,40%的女性感到不愉快,36%的夫妇会因此发生争吵。


  对此,研究者指出,男人躲开妻子并不意味着他们对妻子的爱意减少。


  “独有的空间”对男性十分重要,能帮他们提供精神休息场所,放松心情和养精蓄锐。


    (臧恒佳)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cqwwsz/66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