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1069 飛機 杯

充氣娃娃實戰 (16) 2021/8/19 2:15:12
tt1069 飛機 杯


房間內, 何潔掀起半邊衣服,拿著藥膏在上身涂著。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處腫起了一大塊紅色。


  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時候,讓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輕柔,修長的玉指在那處輕輕掠過。


  可她沒有發現,房門外有一雙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著她。


  門口的 孫斌看著何潔的前面,不停的咽著口水。


  何潔是他 嫂子,今年25歲,擁有漂亮的臉蛋,潔白的肌膚,高挑的身材,讓人看了 忍不住想犯罪。


  兩年前,孫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場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變成了傻子。


  嫂子為了照顧他,不顧娘家人得反對,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陣子,孫斌摔了一跤之后,腦子正常了。


  他想告訴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會離開他改嫁,所以瞞了下來。


  尤其嫂子把他當小孩一樣照顧,讓他發現當傻子真好。


  房間里,何潔還在涂著藥,那流露的風景,看的孫斌呼吸越來越急促, 身體也有了反應。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啊! 小斌 你怎么進來了?”何潔抬頭看到孫斌進來,神色一慌,趕緊用手護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這里腫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幫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孫斌一臉心疼的指著何潔前面,直接走過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潔下意識的想拒絕,但是孫斌已經和小孩子一樣把她的手拉了下來,輕輕撫摸著她的傷口。


  “好軟!好舒服!”那溫熱,柔軟的手感讓孫斌口干舌燥,不著痕跡的加大了一點力度。


  “嗯……”何潔這些年一直都沒有過 男人,此時突然被孫斌碰到她這么敏感的地方,讓她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孫斌沒想到嫂子這么敏感,這一聲不僅讓他心癢癢的。


  他腦子里一轉,一臉心疼和關切的對何潔 說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幫幫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時候,媽媽幫我親親就不疼了。


  ”說完,他也不等何潔反應,張開嘴就湊了上去。


  “小斌,不……”何潔想要阻止,但是 傳來的感覺,讓她感覺有一道電流劃過身體,又酥又麻,舒服的差點叫出了聲。


  “嫂子,好點了嗎?”孫斌親了幾口之后,抬起頭,一臉關心的問道。


  “好多了,謝謝小斌。


  ”何潔不忍讓孫斌擔心,點頭說道。


  “嗯,那小斌再幫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孫斌說完后一口湊了上去。


  “嗯…”何潔在他強烈的刺激下,忍不出發出了聲。


  獨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經好久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了,心底的渴望此時全被孫斌給撩了起來,讓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孫斌的頭。


  過了片刻,她最終還是沒忍住心里的沖動,對孫斌說道:“小斌,嫂子另外一邊也難受呢,你幫下嫂子吧…”孫斌點了點頭,對著另外一邊湊了上去……“唔…”何潔發出滿足的聲音,一臉的陶醉。


  她雙手下意識的抓住孫斌的腦袋,仿佛只有這樣才可以得到滿足。


  孫斌樂了,沒想到嫂子這么主動,動作也是越來越大。


  何潔滿臉緋紅,雙眼漸漸迷離,被孫斌刺激不行。


  孫斌也越發難受,起了反應,還觸碰到了她的身體。


  “啊……”這突如其來的觸碰,讓何潔發出一聲滿足的哼叫。


  那里傳來一陣陣感覺,讓何潔一臉癡迷的低頭往孫斌那處看了過去。


  多年沒嘗到葷味的她有著那么一點沖動,想用手去抓那個東西,然后給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這么想,何潔那里更加難受了,身體不自覺的有了動作。


  孫斌看到何潔的變化,心底樂開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沖動讓何潔永遠的離開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讓小斌也幫幫你吧。


  ”(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孫斌抬頭看了一眼何潔,然后就伸手準備去脫何潔的褲子。


  “啊?”何潔心里一驚。


  此時的行為,已經讓她感覺很羞恥了。


  要是讓孫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對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沒有不舒服,現在去給你做飯。


  ”何潔神色慌亂的看了眼孫斌,紅著臉跑出了房間。


  空蕩的房間里只剩下孫斌一人,他有些懊惱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飯,招呼孫斌出來吃飯,因為剛才的事,氣氛異常的尷尬。


  午飯后兩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時候下起了瓢潑大雨。


  兩人也沒帶雨具出門,跑到家之后已經淋成落湯雞。


  孫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潔在照顧,她怕孫斌著涼,也顧不得自己身上濕噠噠的,趕緊幫孫斌找了套干凈的衣服褲子。


  “小斌,趕緊把衣服脫了換上。


  ”何潔把衣服遞過去之后催促道。


  孫斌接過衣服,發現何潔身上的衣服幾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嚨發干,瞬間就起了反應。


  何潔看到了孫斌的變化,一時愣在了原地。


  孫斌心生一計,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脫的干干凈凈。


  “啊……”何潔看到突然暴露在視線里的東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這里脫衣服!”“嫂子,不是你讓小斌趕緊脫掉的嘛。


  ”孫斌撅著嘴,一臉委屈的說道。


  何潔一時無言以對,特別是看到孫斌委屈的樣子之后,心馬上就軟了下來,“那你快點穿上干衣服。


  ”說完之后她就轉過身去,但是眼睛卻忍不住的往孫斌那里瞟。


  她已經好幾年沒看過男人那里了,只是偶爾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幻想一下來排解自己。


  此時突然看到,她感覺自己對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邊傳來了孫斌的聲音。


  何潔發現自己居然看著孫斌那里失神了,臉色紅的要滴出血來,也不敢看孫斌,直接到廚房做飯去了。


  轉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著雨,還伴隨著轟隆隆的雷聲。


  孫斌躺在床上回憶起白天發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著。


  這時,房門外隱約傳來一陣女人斷斷續續的聲音。


  孫斌翻身下床,循著聲音走到嫂子的房門口,聲音也變得清晰起來。


  “小斌,給我,給我,嫂子想要……”孫斌聽到這是何潔的聲音之后,身體一震。


  看來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始自己動手解決了,而且還叫著他的名字。


  孫斌從門縫里一看,嫂子的床掛了蚊帳,什么都看不到,只聽到一陣陣的叫聲。


  他聽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門,“嫂子,快開門。


  ”“小斌,怎么了?”房間里傳來何潔有些慌亂的聲音。


  孫斌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門開了。


  此時的她呼吸依舊有些急促,穿著一條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臉上染著誘人的緋紅,前面的頭發被沁出的細汗粘在了額前,媚態橫生。


  孫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進了何潔的懷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這是干嘛?”何潔忍不住悶哼一聲,然后推開孫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孫斌一臉害怕的看著何潔。


  何潔本想拒絕,但是看到孫斌有些瑟瑟發抖的樣子,心有不忍便答應了下來。


  孫斌眼底閃過一抹壞笑,跟著何潔走到了床邊。


  何潔先爬上了床,可是還沒坐穩就又嚇了一跳:“小斌、你脫衣服干嘛?”“睡覺呀,小斌每次睡覺都要脫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脫?是不是要小斌幫你?”孫斌裝傻,然后指著何潔的衣服就要動手。


  何潔大羞,一邊躲閃一邊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會嫂子自己脫。


  ”何潔看孫斌沒有糾纏了,心里松了口氣,可是緊接著孫斌就抱上了她,整個人睡在了她的懷里,腦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著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孫斌裝作軟軟糯糯的說道。


  何潔雖然有些不適,但是又不忍心拒絕。


  畢竟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個床上,還是一個光著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孫斌的腦袋死死的貼著何潔,一股淡淡的體香傳來。


  “小斌,聽話,快睡!”何潔剛剛自己解決到一半,被孫斌敲門打斷,本來身體就難受。


  此時聽到這充滿刺激的話,讓她更加難受了,尤其是孫斌說話的時候,那噴薄出的熱氣時刻在刺激著她。


     現在的 男女,在除了自己的男女 朋友外,都或多或少與周圍的異性保持著曖昧 關系


  他們都沉醉在這種欲拒還迎的氣氛當中。


  雖然曖昧關系非常 危險,但是卻還有一種關系比曖昧更危險。


    滿足身體,不牽扯靈魂。


  男女之間,發展這么一種性 友誼,享受了快樂又省卻了麻煩。


  性友誼,會不會成為更有建設性的第三種 男女關系,在單純的友誼和隆重的愛情之外?  在沒 有愛的日子里,與其枯萎,不如自己為自己尋找些快樂。


    Clair,27歲,某廣告公司媒介主管  午夜的都市是狂亂而難以琢磨的。


  多少像我這樣,白天戴著優雅面具寄生于各色寫字樓中的男女,在這個時候卻換上了另一副面孔,上面涂抹的都是最新鮮的欲望。


    27歲的我,正在經歷著最尷尬的年齡,依然可以在鏡子中妝扮出嫵媚動人的面孔,但掩藏不住的卻是眼神里透出的寂寞。


  對于傳說中的愛情,我早已不再期待,但要想打發心底的空落,看來還真不是一個人可以解決的。


  有種男女關系比曖昧更危險(3/3)  他向我走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喝多了,沒看清楚他的相貌,但他身上好聞的香水味道讓我接受了他。


  又是幾杯酒后,我聽見自己對他說,去我那好嗎?  他的手很溫暖,一只扶著方向盤,一只卻停留在我的腿上輕輕地撫摸著。


    開門、開燈,熟悉的馨香味道讓我清醒了一些,這里是我的家。


    半年前,我用全部的積蓄在國貿附近給自己買了這套時髦的公寓,面積不大,正適合我這樣的單身女子。


  朋友說,女人自己買了房,就等于宣布不嫁了。


  我笑,心想,我倒真的不一定會嫁人了。


    他抱住我,他的吻像他身上的味道一樣讓人舒服并難以拒絕,第一次和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 做愛,卻一點沒覺得唐突和尷尬,那一夜,我像一個激情的妖女一樣糾纏著他。


    第二天清晨,在他離開的時候我才看到,他35歲左右,有一張保養得當、斯文白凈的面孔和健康勻稱的身材。


  或許是他并不怎么懂得一夜情的游戲規則,或許是我給他留下了與眾不同的印象,他走的時候,留下了電話和姓名。


  有種男女關系比曖昧更危險(3/3)  看著手中那張印刷精致的卡片,我恍惚了片刻,仿佛想努力將這個卡片上的名字與昨夜我床上的男人合二為一。


    我知道,我的生活仍然在原來的軌道上繼續,本來,27歲也不是一個容易發生奇跡的年齡了。


  自從我戀愛6年的 男友在一年前和我最好的女友一起不辭而別出國后,我的生活就沒有發生比這個更大的奇跡了。


    而這個男人,也必將只是我生命中一個匆匆的過客而已。


    我是在1個月后給他打的電話。


  他顯然沒想到我會再聯系他,但他卻很驚喜,連忙說,我晚上去找你。


    我驚奇地發現自己為了晚上的約會刻意地打扮了一番,換上了剛買來的昂貴而性感的衣裙,并在家里擺上了我最喜歡的以色列玫瑰以及紅酒。


  望著準備好的一切,我甚至有點感到羞愧,為一個只有過一次云雨之歡的男人,至于這樣隆重嗎?  但我仍然為自己高興,我已經很久沒有這種為約會而興奮的感覺了。


  自從朋友和情人一起離我而去之后,我終日在灰色中黯然渡過,日復一日,拿他們的背叛折磨著自己的靈魂。


  而這個男人對于我的意義是,他讓我忽然意識到女人為什么一定只能為愛情而綻放。


  在沒有愛的日子里,與其枯萎,不如自己為自己尋找些快樂,在快樂中期待下一次的綻放。


  有種男女關系比曖昧更危險(3/3)  我和他的關系就這樣停留在做愛與簡單的交流上,他有很好的職業,剛離異不久,是那種不讓人討厭的男人。


  和他可以一起喝咖啡,一起吃飯,他也算體貼,(極品少婦的誘惑)也算可愛,有基本品質保證。


  更重要的是他也很滿意我們這樣的關系,不會得寸進尺,不必擔心他死氣白賴賴上我。


    這樣的性友誼超越了單純的友誼,又沒有愛情那么興師動眾。


  在需要的時候彼此關心一下,同時又保留著各自自由的空間,既享受了快樂又省卻了麻煩,聽上去可真是個好主意。


    給友誼加上性,可不是給咖啡加點糖,而是給牛奶加上乳酸菌,完全變味,變成酸牛奶。


    Tiffany,29歲,某雜志資深編輯  我和他之間一直堅持著一個原則——做不上床的朋友,理由其實也很簡單,因為我喜歡他而且 不想失去他。


  有種男女關系比曖昧更危險(3/3)  和他是多年的死黨,除了做愛不知能不能和諧以外,其他一切均默契得一塌糊涂。


  看著我的男朋友走馬燈一樣換來換去沒個結果,周圍的朋友都覺得我和他理所當然應該湊成一對,但每當我動這個念頭的時候都感覺緊張:愛是做出來的,一旦上床,關系立刻質變,搞不好,一般朋友也沒的做了。


    我不是修道院畢業的女生,自然也壓抑不住心里對他生出的欲望,但每當我想起以前的那些和我以及床之間發生過關系的男友,就不禁感覺沮喪。


  男女之間的關系像一個怪圈:彼此由于陌生而生出渴望——然后親密——然后兩種情況:一是馬上就厭倦了離開,二是死守在一起,然后厭倦、離開,無論如何都是分手。


    也許我的理論有點悲觀,但很多事實的教訓又由不得我不信。


  《當哈里遇上薩利》,一對說好了做朋友的男女,一上床,感覺就不對了。


  后來,朋友做不成,心里又放不下,還不是乖乖地去做了夫妻?而這樣的結局不是我想要的。


  有種男女關系比曖昧更危險(3/3)  盡管我前面說他和我一切都很默契,但不能不承認,他并不是做丈夫最好的人選。


  他和我太相像了,貪玩而缺乏責任心。


  試想這樣的兩個人可能是天下最好的朋友,但要作為夫妻,恐怕要不了幾天就會各奔東西。


     閱讀提示:一年當中,男人平均有 24天躲開伴侶,他們有時 躲在客臥里 看雜志,有時外出和朋友一起找樂子……調(上門女婿的三姐妹)查稱:男人每年有24天不想見 老婆  一年當中,男人平均有24天想躲開伴侶,他們有時躲在客臥里看雜志,有時外出和朋友一起找樂子……這項新研究刊登在7月7日的《印度時報》上。


    英國一家大型快遞公司對近萬名 男性用戶進行了上門問卷調查。


  在受訪者中,有1/4的人承認他們有進“獨立空間”躲避 妻子的想法。


  已婚男性平均每周要花7小時零36分鐘的 時間獨處,以一天清醒的時間為16個小時作為計算基礎,這相當于他們一年內躲開妻子的時間為24天零11個小時。


  調查還發現,隨著年齡的增加,男性躲開妻子的時間會有所增加,45~55歲的男性平均每周要躲開妻子7小時零59分鐘,一年合計下來為26天。


  調查稱:男人每年有24天不想見老婆男人老婆時間調查稱:男人每年有24天不想見老婆男人老婆時間  在地點上,家中的備用小臥室、車庫、汽車內、家周圍的小公園以及單身男性朋友家中都是他們青睞的“躲避地點”。


  在男性不想見到妻子的時間里,他們喜歡看連環畫、擺弄舊零件、玩樂器、釣魚或者健身。


    對丈夫的躲避行為,40%的女性感到不愉快,36%的夫婦會因此發生爭吵。


  對此,研究者指出,男人躲開妻子并不意味著他們對妻子的愛意減少。


  “獨有的空間”對男性十分重要,能幫他們提供精神休息場所,放松心情和養精蓄銳。


    (臧恒佳)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337906.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2140469.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1871445.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8278367.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6791720.html
https://twiuklmjuyh.weebly.com/2016912.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3740766.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1722296.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136618.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8860655.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cqwwsz/66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