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倉 えい み

充氣娃娃實戰 (4) 2021/9/13 10:22:34
石倉 えい み


與此同時,站在灶臺上偷看的 劉海超也釋放了一回,他將 李子紅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冒出了一個想法: 師娘根本沒有得到滿足! 老郭覺得自己今晚表現得很好,他終于讓自己這個嬌艷欲滴的妻子得到了滿足,他還拉下面子給嬌妻口了一回,也就不在意自己最后這一次的失敗表現了。


  可李子紅卻不這么想,她覺得自己的丈夫在吃了藥之后還上頂不住兩回就打回原形了,心里越發的不滿。


  劉海超將李子紅隱藏的不滿看在眼里,心里愈發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明知道不應該,可他還是忍不住偷偷竊喜,他低頭看了自己的那里,心里倍感自豪了。


  眼看著師傅跟師娘馬上要從洗手間出來了,劉海超趕緊從灶臺下來,趕在 兩人出來之前偷偷回了房間。


  第二天,劉海超因為請了三天假,今天還是照例在家休息。


  李子紅今天也請假了,昨天因為急著回來看他,李子紅沒有如期去醫院拿體檢報告,所以她今天又請了一上午的假去醫院拿體檢報告。


  回來的時候,劉海超見她臉色不對,以為她 身體出了什么問題,趕緊上前詢問:“師娘,怎么了?是不是身體出了什么問題?”之前李子紅說想去做個體檢,他和師傅都擔心她身體出了問題,可一聽說她是去做常規的婦科檢查,也就沒放在心上。


  這會見李子紅臉色不太好,劉海超還以為她身體出了什么隱疾。


  聽到劉海超的詢問,李子紅搖了搖頭,面色還是訕訕的。


  劉海超擔憂地看了她一眼,又不(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放心道:“師娘,身體這事可大可小,你身體要是有什么問題要早點說出來啊,我跟師傅都會幫你想辦法的。


  ”李子紅聽罷噗呲一下笑了,摸了摸他的頭說:“師娘真的沒事,就是昨晚睡得不太好有點累了,別擔心。


  ”劉海超有點不滿意她摸頭的舉動,心想難不成師娘真將她當成孩子了?可昨天她坐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明明也濕了!!李子紅見劉海超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對,好像透著一些 男人的侵略性,她嚇了一跳,又覺得不太可能,再定睛一看,果然劉海超已經恢復如常了。


  劉海超也發覺自己的想法有些齷齪,他暗暗警告自己,師娘怎么說也算是他的長輩,他不能再對自己的師娘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了!所以,這會見師娘看他的表情有些不對,他趕緊轉移話題,又問了她幾個身體的問題,見她的表情不像說假,也就放下心來了。


  李子紅只請了一個上午,下午還要回去上班,劉海超有點不放心她,就提出要跟她一起去,他就在前臺幫做點雜事,遞個菜牌啥的。


  李子紅見他實在不放心,面上無奈,內心又覺得劉海超的行為十分窩心,老郭雖然老實能干,但從來不會有這樣體貼關心的舉動,平時過節也不見送她什么禮物,倒是劉海超每逢過節都送她一點小禮物。


  這樣想著,李子紅心里對老郭越發的不滿了。


  下午兩人一同來到飯店,李子紅要去停車,劉海超便自己先在飯店門口下車,他走到飯店門口,見門口站著一個十分面生的迎賓 小姐,不由呆了下。


  原因很簡單,這個迎賓小姐長得實在太漂亮了!!她穿著大紅的旗袍,緊身的裙子將她的身體包裹得玲瓏有致前凸后翹,胸前鼓鼓的,旗袍的下擺往上開叉著,露出一雙讓人看來就忍不住動情的雪白修大長腿,惹得進來的男客人頻頻側目。


  他們飯店在縣城里算是數一數二的,平時也有很多大人物大老板來消費,所以今年便請了幾個迎賓小妹充門面。


  劉海超是后廚的,平時很少有機會能跟前面 的人打上照面,但多多少少也認識,可今天這個迎賓小姐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那迎賓小姐見劉海超看她看到呆了,也不生氣,錯將他當成客人,見他穿的寒酸,也沒歧視,笑盈盈道:“先生您好,請問幾位?”劉海超頓時大糗,他尷尬地撓了撓后腦勺,不好意思說:“呃,我不是客人,我是后廚的人。


  ”那迎賓小姐楞了一下,表情有些尷尬,還沒等她說話,就見李子紅從側門走了過來。


  “ 苗苗,怎么樣,今天上班還習慣嗎?”秦苗苗點了點頭笑道:“謝謝子紅姐的推薦,我會趁實習這段時間好好干的。


  ”一旁的劉海超這才聽明白了,原來這新來的迎賓妹子是他師娘介紹過來的,還是個實習生,難怪看著十分清純誘人。


  李子紅見劉海超還站著不動,以為他是看上的秦苗苗,隨即打趣道:“阿超,我不是讓你先進去嗎?你怎么還在這里?是不是看見美女走不動路了?”秦苗苗果然你十分清純,被李子紅這么一打趣頓時俏臉一紅,不好意思道:“子紅姐,沒有的事,是我誤會了,以為他是客人才……”見她臉紅了,劉海超也趕緊道:“師娘,你可別冤枉我啊!我可不是那種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的,我很老實的!”他這么一說,秦苗苗的臉頓時紅的更徹底了。


  李子紅笑了笑,覺得這兩個年輕人還挺般配的,可不知道為什么,一想到劉海超會有女朋友,她心里就覺得有點不舒服。


  劉海超可不知道師娘的內心所想,他看了眼秦苗苗,又看了一眼李子紅,發現兩人長得有點像,后來他詢問之下,才知道秦苗苗是李子紅一個遠房表妹,難怪兩人長得有些像。


  不過秦苗苗的身高比李子紅略矮一點,個子也更嬌小一點,如果說李子紅上成熟高貴的櫻桃,那秦苗苗就是水嫩清純,兩人各有各的美,卻都同樣能吸引男人的注意。


  果然,當天下午,劉海超就聽到不少男服務生跟打雜的小弟在私下議論這兩個美女,聽說兩人是表姐妹關系后,年輕的小伙子更多將眼光放在了秦苗苗身上,畢竟李子紅已經名花有主,不像秦苗苗,聽說她還沒有男朋友。


  劉海超在聽到這事之后,心里也有些意動了。


  坦白講,這么漂亮一美女,他要是說看不上那肯定是假的,加上她長得有幾分像自己的師娘,劉海超的心里頓時產生了一個荒誕的想法……雖然明知道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可他實在忍不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只要自己找到女朋友了,就不會再對師娘有那種齷齪的想法了!可他沒想到機會居然來得這么快,當天下午正在忙著給客人遞彩排的劉海超無意間發現,站在門口的秦苗苗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他偷偷上前詢問,秦苗苗蒼白的臉上浮現兩抹紅暈,支支吾吾了好一會才說她大姨媽來了,肚子疼。


  劉海超見她額頭都冒冷汗了,建議她請假回去休息,秦苗苗卻不肯,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本來想好好表現,沒想到大姨媽來得這么不湊巧!可劉海超見她疼得都快站不住了,最后直接替她向李子紅請假了。


  李子紅見秦苗苗疼成這樣,頓時也顧不上其他了,加上馬上又到了晚飯的飯點時間,萬一秦苗苗在門口暈倒了,那影響就大了。


  她趕緊勸說秦苗苗回去休息,還囑咐劉海超送她回宿舍。


  他們飯店其實是有員工宿舍的,之前劉海超想住員工宿舍,但師傅跟師娘擔心他照顧不好自己,便提出讓他住進他們家。


  現在秦苗苗來了,按理秦苗苗應該也住到李子紅家去,但因為李子紅那只有兩房一廳,只能讓秦苗苗暫時住員工宿舍了。


  好在員工宿舍就在飯店后面,劉海超扶著秦苗苗一路走過去,這一路秦苗苗的身子基本上都依偎在他身上。


  劉海超長這么大基本沒和女人有這么親密的接觸,除了那天跟師娘的意外……當晚躺在床上,劉海超再次意識到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想去追秦苗苗,這樣就可以忘記自己的師娘。


  可沒想到另天中午吃午飯的時候老郭忽然說道:“對了阿超,你師娘前幾天就說想回一趟老家探親,但這幾天趕上五一,后廚太忙了,我實在走不開,你這兩天傷了手正好休息幾天,就陪你師娘回一趟老家吧,她一個人回去我不放心。


  ”這話一出,李子紅當即搖頭說:“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一趟就可以了。


  ”她現在也不愿意跟劉海超單獨相處了,一想到自己坐在劉海超身上磨蹭的畫面,她身下就忍不住一陣空虛,雖然當時還隔了褲子,但她已經完全感受到那孩子身下有多雄偉了,她忍不住心想,她能不能承受地住?想到這里,李子紅的眼睛下意識瞟向劉海超的褲襠處,這一看,立馬就發現了他褲襠處那灘深色的痕跡,她立馬想到,這是自己早上留下的……李子紅頓時變得面紅耳赤,好在老郭一直在跟劉海超說話,也沒注意到她的異常,等她反應過來,那邊的師徒兩人已經商量好了,由劉海超跟她回老家探親。


  第二天,兩人收拾好 東西就趕到客運站,劉海超這才知道,后廚那些人傳的話沒錯,他的師娘李子紅老家確實是在山里的,他們要坐三天兩夜的大巴才能回去。


  由于正值五一長假,客運站滿滿都是人,好在老郭前兩天已經提前買好車票了,可等到上車之后,劉海超才知道,老郭買的是一張臥鋪一張過道的票!其實這也不稀奇,一年就幾個長假,車站當然要順帶將過道也擠滿人才行了。


  老郭之前是打算自己跟李子紅回來的,所以才貪便宜買了一張過道票,反正都是夫妻,兩個人擠在一起睡也沒什么,大巴車上多的是陌生的男男女女擠在一起睡的。


  可這事攤在劉海超跟李子紅身上,兩人都有點尷尬,特別是李子紅,她可還氣著劉海超說要搬出去那件事呢,這會兩人又睡在一起算什么事?“阿超,要不你跟別人換一下,加錢換個鋪位吧?”兩人這會已經在車上,過道比劉海超想像的還要小很多,他可以想象,待會躺下之后,他跟師娘幾乎是緊貼在一起的,這樣的情況下難保自己又生出什么邪念……可要是換位置,不就有別人躺在師娘旁邊了嗎?萬一是個男人,以師娘這樣的美貌,難保不會被動手動腳!劉海超想起之前看過的一些關于公車大巴的片子,里面的女人就是這樣被陌生的男人侵犯,他當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師娘的身上。


  “不了師娘,我還是睡在你身邊吧,師傅讓我保護好你。


  ”他都這么說了,李子紅自然也不好說什么,她也擔心自己會遇到那些意圖不軌的陌生男人,兩人放好行李之后就躺下了,還好老郭買的是大巴最后排的位置,不會有人一直經過,李子紅的位置也是靠窗的,旁邊就睡著劉海超,她頓時覺得很有安全感。


  大巴開了沒多久,李子紅有點暈車,很快就迷迷糊糊就睡著了,劉海超也想睡的,但旁邊臥鋪躺著的是一對小情侶,這會趁著車廂里的人都睡著了,居然干起了那事!只聽那男的道:“寶貝,你別出聲,讓我慢慢進去……”另一邊的過道傳過來一道女聲,只聽那女人嬌喘一聲說道:“討厭,你別這樣,待會被人聽到了怎么辦?”那男的聽到這話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道:“聽到才好,你是不是就想讓別人聽見?”這話一落,劉海超立馬感受到旁邊的男人挺動了一下腰桿,接著有一雙細白的長腿盤在了旁邊那男人的腰上,由于車里的位置實在是太窄了,那女人的腳甚至踢到了劉海超的身上。


  劉海超正閉著眼睛假睡,冷不丁被踢了一下,下意識睜開眼睛,就見旁邊那男人正側躺著,腰有一下沒一下動著,一邊動還一邊低聲說:“你反應真大”他說完,又大力挺了一下身子,那女人被撞得一個激靈,腳又踢到了劉海超,劉海超從來沒見過這么刺激的場面,一時嚇得不敢動,臉色變得面紅耳赤。


  反應過來之后,他趕緊別過身子,忽然就想到師娘還躺在自己身邊,兩人的位置離得這么近,師娘肯定也聽到這邊的動靜了,不知道師娘是什么反應,會不會也想……這樣想著,他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師娘,卻見師娘正閉著眼睛在睡覺,她蜷縮著身子,眉頭緊緊皺著,臉色也很蒼白,一看就是暈車了。


  劉海超頓時十分心疼,同時對旁邊那對情侶十分氣憤,這大巴怎么說也是公共場合,就沒人管管嗎?他的眼神下意識落在那對情侶的上鋪,卻發現上鋪的小伙子被子正在起起伏伏!這都行?!劉海超頓時目瞪口呆,感情那對情侶的動靜不止他發現來,周圍的人都發現了,但是都當現場版來看了!而最讓劉海超吃驚的還在后頭,只見那女的嗯嗯啊啊的一直叫,越叫越大聲,那聲音是個男人都受不了,好在她旁邊靠著另一邊窗戶的一個大爺呼嚕聲打得震天響,正好替她兩掩蓋了大部分聲音,除了臨近幾個鋪位的,前面的人都不知道。


  劉海超原本還很氣憤,但是很快被那女人的叫聲搞得冒起了一股邪火,他趕緊轉身將背對著那對情侶,企圖分散一下注意力,但視線卻不由自主落在師娘的身上!只見李子紅蜷縮著身子側躺著,臉正好對著劉海超的方向,她的手緊緊環抱自己的手臂,雪白的飽滿露出一大片來。


  劉海超頓時狠狠吞了一下口水,他努力的壓制體內那股子邪火,但眼神怎么樣都沒法從師娘的飽滿上離開。


  明明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他的手還是情不自禁伸了過去!他心想,師娘現在睡著了,他偷偷摸一下應該沒關系吧?這樣想著,劉海超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口不知道是因為刺激還是心虛,砰砰跳個不停,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可這會邪念上頭,他再也顧不上心底那點心虛了!當他的手如愿以償摸到師娘李子紅的胸脯后,劉海超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原來這就是師娘的身子,觸感真的太好了!軟軟的,滑滑的,他忍不住揉了一下!劉海超的喉嚨咕咚一聲,下意識看了一眼師娘的臉,見她還是緊閉著雙眼,應該沒發現他的行為,心里竊喜,手上的動作變得更為大膽!他偷偷撩開師娘衣服的領子,將手直接探進小衣里,學著那些成人片里男主的動作。


  與此同時,旁邊的那對情侶如火如荼,只聽那男的道:“寶貝,舒服么?”劉海超聽到這里,心下那股邪火再也忍不住了,他低頭湊近師娘的胸脯!然而就在此時,李子紅忽然輕吟了一聲,身子忍不住扭動了一下,劉海超嚇了一跳,趕緊停下手中的動作抬頭看向李子紅。


  卻見她仍舊閉著眼,好像還在沉睡,只是因為身體被侵犯,那種又舒服又難耐的感覺讓她下意識輕吟出聲。


   婚外情是已婚者與配偶之外的人發生的感情。


  這是一種畸形戀情,違背傳統道德觀念。


  往往對個人和家庭甚至社會都會造成不良影響。


  這些年,婚外情事件越來越多,導致離婚率連年上升。


  某婚戀機構對這個社會情感話題 做了調查,調查結果顯示9成人堅定認為,發生婚外戀責任最大的是夫妻雙方而不是第三者。


  當今,很多人在‘相信愛情’和‘不相信’愛情之間深度徘徊,或因為自己很受傷,或因為看著別人受傷。


  午夜,收到一個未婚女子的來信,大致內容:三個月前,她的 男友回到了他前女友身邊,源于對方懷孕。


  此女說,她已經忘記了男友甩她的傷痛,只是,這幾個月,對談戀愛沒有興趣,即便是家人幫著相親,她都懶得去見相親對象。


  看到這樣的場景,也或許很多人會說:又何必用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


  然, 生活中一切痛苦都是庸人自擾,只是又有幾個人能夠活的明白并撕碎庸人的標簽?誰是婚外情 泛濫真正 元兇 出軌救or不救因為多數人對情感的態度不夠嚴謹,導致還沒結婚,就開始對 婚姻產生恐懼,再加之婚后因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各種爭執,夫妻之間的愛會逐漸磨損。


  為此,又有了一個新的疑問:夫妻之間靠什么力量來推動婚姻的持續行進并做到白頭偕老?冥思好久,在我腦海里只蹦跶出兩個詞:遷就和奉獻。


  為什么要遷就?夫妻原本在不同的家庭中成長,接受著不同的教育、習慣了不同的生活模式,只是在談婚論嫁時,兩個人才決定組建一個新的家庭,為此,生活的很多細節都需要在摩擦中進行磨合,在其過程中,難免會發生口角,這時,如果沒有遷就,而是針鋒相對,夫妻之間恐怕會三天一小吵,十天一冷戰。


  除了生活習慣上的磨合,還有彼此性格上的磨合,畢竟人無完人。


  從這個角度來說,愛的深并非賞識對方有多少優點,而是能接納對方多少缺點。


  為什么要奉獻?在婚姻中,自私的人是可恥的。


  要知道,愛在濃郁時,某方可能會不計得失的付出,但是兩個人在一起時間久了,一味付出的一方也需要愛的回應,這是作為人對情感的本能需求,如果付出的一方長時間接受著 愛人的冷漠,那么,付出方就會開始對愛產生懷疑。


  誰是婚外情泛濫真正元兇出軌救or不救如果說年輕人談戀愛看重對方的‘長相’‘錢財’,那么,45歲之后的夫妻,更看重‘平淡的相依濡沫’。


  ‘伴侶’也好,‘老伴’也罷,終究離不開一個‘伴’字,奉獻則是相伴之精髓。


  回到婚外情本身,大多數人在愛人出軌之后,會記恨‘出軌本身’,會記恨‘ 小三對婚姻的破壞’,但又沒有想過,所有出軌結果,都曾有一個出軌前的原因?Ta為什么會出軌?是因為你的冷漠?是因為貧賤夫妻百事哀?是因為你太強勢?是因為在Ta失意時你沒有及時給Ta溫暖?是因為與其他家庭成員處理不好關系?是因為夫妻歡愛那點事不夠和諧?還是花心使然?縱覽出軌案例,九成以上都與‘花心’沒關系,而是婚姻本身除了問題,出軌不過是對現狀婚姻不滿的一種宣泄。


  又想起一個案例:某女在得知丈夫出軌后,沒有怪罪丈夫,而是跑小三單位去鬧騰。


  小三當時撂給該女一句話,有本事回家管好你丈夫,只要他不主動找我, 我就不再搭理他,我發誓。


  誰是婚外情泛濫真正元兇出軌救or不救是的,并非所有的小三都是通過‘熱戀貼冷屁股’的方式最終把屁股暖熱,而是她們就安靜的杵在那里,對已婚男人身上的某些特質有點欣賞,于是已婚男人就主動招惹她們了,為此,她們上鉤了。


  再說,就算有女子就是沒臉沒皮的做小三,或因為真愛,或因為達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作為有家室的人,如果能做到潔身自好,蒼蠅對無縫的蛋又能奈何?所以,當愛人出軌后,找小三理論其實是最無能的表現,有本事,反思愛人出軌的病根,并仗著‘孩子牽絆’‘雙方父母為你撐腰’‘社會輿論對你的支撐’,在改掉自己的缺點后,試圖對愛人力挽狂瀾。


  后出軌時期,應該怎么做?很多人,在愛人出軌后,專注于戰敗小三,為此,打了雞血般,使勁渾身解數。


  事實上,小三不是被你打敗的,而是出軌之人最后妥協給了良知。


  這時,出軌之人回歸了家庭,你也答應了原諒。


  既然選擇原諒,就真正去原諒。


  不要指桑罵槐,不要對其失望并冷落。


  要知道,你此刻是心傷,對方是作別新歡的輕傷。


  在此狀態下,兩個人需要緊緊依偎在一起療傷,而不是挖苦中繼續傷害。


  誰是婚外情泛濫真正元兇出軌救or不救不要糾纏于出軌本身,多思尋出軌原因,或許對后出軌時期的婚姻修復更有幫助。


  延伸閱讀: 趴在炕上, 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從墻上抽了一塊紅磚出來,旋即便帶著一抹猥瑣笑容,將眼睛湊了上去。


   村里前些 日子剛結婚的 桂芳王鐵柱夫妻倆,跟李耐家就一墻之隔。


   張桂芳是隔壁暖泉村出了名的美女,無論臉蛋還是身段都屬于上品,一雙明亮的美眸似乎總是含著兩汪秋水,能把人魂給勾了去。


   不過她丈夫王鐵柱可就不 咋滴,不僅人長的磕磣,而且還是個一根筋的憨貨,眼看二十九了還沒娶著媳婦兒,這王鐵柱他老爹一著急,干脆砸了幾萬塊錢進去,于是好好的一朵鮮花,就這么插在了牛糞上。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李耐簡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王鐵柱家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千百(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遍。


   但今早起床的時候,他卻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墻壁上的這塊紅磚,因為泥漿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來的,而墻壁后面正對著的,就是王鐵柱家的大炕! 剛結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欲望絕對旺盛到了極點,自己搞不到,總能過把眼癮吧? 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終于等到了這一刻。


   果不其然,張桂芳正俏臉緋紅地坐在炕上,旁邊,王鐵柱正猴急地脫著衣服! 王鐵柱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脫起衣服來可一點不拖泥帶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個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張桂芳親了上去,另一只手還在她身上不斷摸索著。


   張桂芳的胸特別大,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農村女人都沒有戴罩子的習慣,王鐵柱很輕易就單手扒開了她的衣襟,那一對直接蹦了出來。


   雪白滑膩,豐滿柔軟,在王鐵柱粗糙大手的摸索下,不斷變幻著各種引人遐想的旖旎形狀。


   這一幕讓趴在墻后偷窺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覺渾身的氣血都在朝著小腹處集中。


   桂芳,來,跌炮,跌炮! 王鐵柱亢嗤亢嗤地喘著粗氣,開始在張桂芳腰間摸索。


   你猴急什么? 張桂芳臉色緋紅地瞪了王鐵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還是輕輕嘆了口氣,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長褲,然后背對著前者趴在了炕上。


   雪白渾圓的臀瓣,修長的玉腿,以及那一抹誘人……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這種美景李耐只欣賞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鐵柱這犢子擋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雙手把著張桂芳的柳腰開始活動。


   老公,快點!快點啊…… 讓李耐沒想到的是,王鐵柱看上去壯實,其實卻是個銀樣镴槍頭,動作了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著一哆嗦,旋即喘著粗氣癱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潤得了干涸的土地?張桂芳俏臉上滿是哀怨和失落之色,扭動著豐滿,催促著王鐵柱繼續,然而一旁的王鐵柱早就睡的跟死豬一樣了,哪還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婦兒? 沒用的東西!張桂芳氣哼哼地罵了一聲,只得坐在炕邊怔怔的出神。


   還不如換我來,保準能讓這騷娘們兒上天! 李耐遺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動,幾乎要脹到爆炸! 沒有得到滿足的張桂芳,竟然躺在炕上,將雙腿呈M型分了開來,正對著李耐,那個美麗的地方,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張桂芳纖細白膩的小手開始在自己身上撫摸游弋,片刻之后,右手的中指緩緩探向了…… 張桂芳眼神迷離,美妙地胴體如同水蛇般扭動著。


   她低聲叫著,那呻吟聲比之前和王鐵柱辦事時還要誘惑。


   真是個騷蹄子! 看著隔壁張桂芳的媚態,李耐已經在腦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種跟她滾床單的姿勢了,一時之間,更加難受。


   這種誘惑,饒是身經百戰的男人來,也非得被張桂芳迷倒不可,遑論李耐這個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李耐也把手探進了褲子里,然后隨著張桂芳的節奏活動起來。


   許久之后,伴隨著一聲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呻吟,張桂芳雪白的身體忽然間弓了起來,還在微微抽搐著。


   她眼神迷離,紅潤的小嘴微張,似乎在回味那種攀上巔峰的感覺。


   許久之后,張桂芳才起身,隨手扯了一張紙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豬的王鐵柱,無奈地嘆了口氣,拽了燈繩,屋內頓時漆黑一片好戲結束,李耐意猶未盡地縮回了腦袋。


   一想到王鐵柱白娶了個這么漂亮還騷浪的媳婦兒,卻沒法滿足她,李耐就氣的牙癢癢。


   但是,王鐵柱也沒個正經營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蕩,難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墻角? 難! 想到這里,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 小診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臺后面坐了下來,一邊嗑瓜子,一邊等著 顧客上門。


   李耐是這柳溝村里 這么多年來唯一的大學生,本來學了醫學專業的他,畢業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剛踏出校門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車禍,人沒了。


   李耐老爹當了一輩子赤腳醫生,是典型的農村人,不過卻憨厚、實誠的過了頭,他大半輩子的財產,就只有這間幫村里人看病,順便賣點百貨的小診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筆賠償款,小診所的生意也還湊活,這樣的日子說舒服也舒服,但說無聊,也是真無聊。


   半個月下來,李耐已經有些膩味了。


   天色逐漸大亮,小診所的顧客也多了起來,不過全是買東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勞作的村民都會進來買香煙、火腿和礦泉水之類的東西。


   李耐正忙活著,無意中向門外一瞥,卻看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是張桂芳和她男人王鐵柱! 兩人站在路邊,王鐵柱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一副要遠行的模樣,張桂芳則眼圈泛紅,輕輕拽著王鐵柱的胳膊,在說些什么。


   耐子,煙給我啊,你瞅啥呢? 直到耳邊響起了顧客的聲音,李耐才回過神來,把煙遞給了他,旋即對著門外揚了揚下巴。


   鐵柱干啥呢? 你還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兒子在外面找到個工地,還缺不少人,前兩天正嚷嚷著讓大家去呢,王鐵柱那二傻子也報了名。


  顧客笑著道。


   很遠嗎?什么時候走?李耐挑了挑眉頭。


   嗯,據說是在那勞什子江北省?反正遠得很,坐火車都得兩三天。


  顧客把錢付了,旋即擺了擺手:待會兒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說著,就掀開門簾走了出去。


   李耐還在回味著顧客說的話時,門口掛著的鈴鐺再次響了起來,李耐一個激靈回過了神來,急忙抬頭看向來人:你好,要點什…… 話說一半,他卻呆住了,因為進門的顧客不是別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兒,隔壁的張桂芳! 張桂芳上半身套著一件寬松的白短袖,領口處的扣子沒有扣上,能隱約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溝壑,下半身則穿一條黑色的緊身打底褲。


   因為經常要幫忙干農活之類的,所以農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這種方便有彈力的打底褲是她們的最愛。


   打底褲強大的塑型效果,將張桂芳筆直修長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來,小腹下方那塊三角區異常明顯,看上去鼓鼓的,中間似乎還有微微的凹陷,看的李耐心頭一陣火熱,視線都移不動了。


   張桂芳原本打算稱點雞蛋回去做蛋炒飯的,卻察覺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臉頓時飛上了兩朵紅霞。


   眼睛規矩點! 李耐一激靈,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兩聲:這不是覺得 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兩眼! 好看么?你個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 張桂芳嬌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卻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過來之后就再也沒人夸過她美了,王鐵柱又腦子一根筋,有時候連話都說不明白,哪會說這些甜言蜜語哄人? 小屁孩? 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轉了轉,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歲而已,怎么能說我是小屁孩呢?再說了,你都沒見過就說我小,這是赤裸裸的誹謗! 張桂芳俏臉更紅,沒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開這種玩笑,當下也是心神蕩漾,哼了一聲:眼見為實,不親眼看到,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 李耐一聽就有些不樂意了,直接繞出柜臺,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話兒:眼見為實,手摸出來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 張桂芳瞟了一眼,卻突然發現,李耐襠間看起來竟然真的鼓鼓脹脹,即便隔著褲子,也比自家王鐵柱的要更雄偉。


   真有這么大嗎? 張桂芳心底一陣火熱,嗔罵一聲:嫂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的? 說著,竟然真的上前兩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握住…… 李耐是個血氣方剛的雛兒,資本也的確雄厚,再被張桂芳柔弱無骨的小手握住,頓時間血脈僨張,變得更加滾燙和堅硬。


   新聞網28日報道我整個晚上,先后弄了她三次,差點把她的骨頭拆了,到了最后,她趴在我的身上,嘿嘿地傻樂。


   我問她傻樂什么?她說:我得感謝 陸雅,給我送來這么好的寶貝,把你電話告訴我。


   我警惕地問:你要干什么? 治病啊,我的病就承包給你了。


  她的眼睛灼灼的,像大灰狼守著小白兔那樣的看著我,我不禁打個寒顫,這娘們兒恐怕得把我吃得骨渣不剩。


   她還告訴我:演藝圈,不少女星,因為生活沒有規律,或多或少都有病,但是,她們又是公眾人物,不敢去醫院,生怕被人發現。


  以后,我就把你介紹給她們。


   我真沒想到,我這一次竟然還能開辟一個新的市場,想到那些女星,我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天亮的時候,我就要離開了,我穿上衣服之后,她又把我喊停了,我以為她要反悔,誰知她又給我寫了一個支票,這次還是五十萬。


   靠,這個錢肯定是買我這一宿的,我有點難為情了,心里有點自責。


   臨走,她竟然戀戀不舍,抱著我又親了一回。


   手里拿著這一百萬,想想這一夜的經歷,我自信滿滿的。


  看來,人得找對自己的領域,以前,我有病了,是哥嫂照顧我,成為別人呵護下的弱者,結果就整天窩在家里,混吃等死。


   可是,這次陸雅讓我出來治病,我就感覺自己像神靈附體了,以前學的東西全都冒出來了,做事也膽大了。


   想到這些,我自信了,也有底氣了,以后,我能養活得了嫂子和侄子。


   來到地下車庫,陸雅早早等在那里, 林墨秋徑直向她走去。


   林墨秋在距離陸雅有段距離的地方,停住了腳步,兩個人似乎沒有什么都多說的,林墨秋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如果治療效果好的話,以后再聯系你。


   這個家伙居然說這話,和剛才跟我說的竟然不一樣,我估計可能是想以后跟我私下來往的緣故。


   我上了陸雅的車,然后陸雅就把車開出了這個別墅,我發現陸雅有些憔悴。


   這一路上,陸雅不住地打量我,半晌問道:昨天晚上怎么樣啊? 什么怎么樣啊?你走了之后,我就開始給她做針灸,又做了熏蒸。


  我胡謅八扯地說著。


   陸雅轉頭在我身上聞了聞,道:告訴你,哈,這個女人不能招惹。


   她是誰啊? 一個戲子而已,跟了個老頭兒,結果總是懷不上孩子,那老頭兒就嫌棄她了,在外面又找了一個,準備逼著她離婚呢。


   哦,昨天給她做到一半的時候,一個保鏢告訴她,說是老板回來了,帶了個女的回來,她就出去了,回來就不太高興。


   哼,有她受的,現在看著人五人六的,等人家小三把孩子生下來,就該把他攆走了。


   哦……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但是陸雅這么幸災樂禍,我有點不舒服,畢竟這是第一個和我發生那事的女人。


   你昨天沒做什么越格的事吧?陸雅突然臉上一陰,我給嚇了一跳,不由得趕緊道:沒有啊,沒喲啊。


   媽的,這個女人真是可怕,說翻臉就翻臉。


   哈哈哈,瞧你嚇的,沒有最好。


  陸雅說著,竟然把車停下了。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就琢磨著,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露餡兒了? 真的沒有?陸雅陰測測地問道。


   沒有啊!我咋的了?我腦門子冒汗了。


   那你臉上怎么有個唇印兒呢?說著,這個家伙就用手指點著我的腦門兒。


   這跟我沒關系啊,她早晨感覺到沒那么難受了,就高興了,就這么親 了我一下。


  我迅速地編著謊話。


   嗯,就算你過關了。


  陸雅重新啟動了車子。


   我可給嚇出了一身冷汗,其實我也用不著這么怕她,不過就是,以后要在人家手下混飯吃。


   把那擦了,回去讓你嫂子見了,又該難受了。


  陸雅不咸不淡地說著。


   我趕緊把那個地方擦了擦,心里暗暗罵林墨秋,這個家伙這是誠心的,故意給我留這么個印,就是要讓陸雅看到。


   剛才聽陸雅那種幸災樂禍的語氣,就知道了,兩個人關系不是很好。


   這女人啊,要小心,真是處處是陷阱。


   忽然,我想起了一個事,我趕緊把那個 診費拿了出來,交給了陸雅。


   陸雅拿過那個支票,一時間竟然愣住了,她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支票,半晌才道:這么多?你確定你跟她沒事? 你不是說,我不能用手之外的地方碰她嗎?要是碰了,她還能放我走?我裝癡賣傻。


   那怎么這么多呢?陸雅吃驚地問。


   多少啊?我也不知道,反正,昨天我給她做了針灸,又做了別的,她就特別高興,直說總算能睡個好覺了。


   這是五十萬呢,乖乖,這回你發財了,喏,給你的。


  陸雅突然有些淡漠。


   這不好吧,我現在是康復中心的員工,代表的是康復中心出診,凡事都要有個規矩,我要是這么自己拿著了,以后別人怎么辦?還是上交吧,中心入了庫,怎么分成也好,獎勵也好,我拿得也踏實,對不對? 這不是我故作姿態,我還真就這么想的,當然,我兜里的五十萬,是另外一碼事,那不是治療的診費,是什么,我就不丟人了。


   我的話出乎陸雅的意外,她以為我家這么窮,我可能就順手裝了起來,畢竟我現在還沒正式上班。


   她愣愣地盯著我,半晌問道: 樂子,你真是這么想的? 我不是這么想的,我能這么說嗎?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對不對?你跟我嫂子好歸好,咱們內部人更得帶頭遵守規章制度,對不對?我的自信來了,所以說話也順暢。


   樂子,行!我沒看錯你。


  好,那這樣,診費我先收著,回頭,我讓財務把 獎金發給你,還有提成一塊。


   那我就謝謝陸總了。


  我心里高興,也學會油嘴滑舌了。


   那你怎么個謝法?陸雅又開始盯著我了。


   怎么謝都行,請你吃飯也行,送你給禮品也行。


  我很是大方。


   樂子,想不到(瓶子塞下體小說),你的醫術這么高,以前真是白瞎了,我就等你去我那里呢,希望你能好好地幫我一下,現在真有些累。


   我也不知道她說得累是怎么回事,就瞎答應。


   陸雅居然這么高看我。


   說實話,我真心感謝陸雅,是她開發了我,發現了我,給了我這么一個機會,要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行。


   但是此刻,我還是故作痛苦,嚎叫道:嗨,萬惡的資本家啊。


   陸雅嫣然一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發現陸雅好像滿腹心事,笑起來也是很勉強的那種笑,這跟她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符。


   到了家門口,卻看到嫂子站在院子里,棲棲遑遑地張望,等車子停下來,嫂子看清了我,神色立即松弛下來,臉上也有了笑容。


   這是一種只有親人才有的那種關切,我的心里立即一股暖流涌上來。


   說真的,無論是陸雅,還是林墨秋,各取所需還行,要是真的娶回家過日子,還得是嫂子,樸實溫厚,是過日子的人,是相陪到老的依靠。


   陸雅一下車,就張揚地喊道:晏紅,我把咱們的雙料大師給你領回來了。


   什么大師!還不是因為你給了他機會!嫂子的心里有個內外的區分。


   可別這么說,你是沒看到,樂子在治病的時候,那種霸氣,把那個小賤人,小潑婦收拾得卑服的。


   看來,陸雅興奮點在于,我昨天把林墨秋的氣焰打了下去。


   嫂子聽陸雅這么說,臉上就現出了興奮的神情,那是一種真心為我高興的神情。


   嫂子看我下車,就過來攙扶我,誰知道,我下意識地一抬頭,腳下就踩空了,一下就趴在了嫂子懷里,我的嘴也對上了嫂子的嘴。


   我一下感受到了嫂子的甘甜,同時,嫂子的胸前也頂在了我身上,弄得嫂子一下紅了臉。


   我也不好意思了,趕緊從嫂子身上站直,也不等嫂子攙我,就拿著導盲杖往屋里去。


   進了屋子,陸雅就開始給嫂子講昨天的事,說我怎么怎么用手一搭,就知道了對方的病。


   說林墨秋開始怎么傲慢,結果被我震懾的沒了脾氣。


   嫂子聽得兩眼放光,她似乎是聽不夠,總是想方設法地詢問,當時的細節,然后開心地笑起來。


   嫂子看我的眼神格外溫柔,我就格外自豪,對嫂子說:放心吧,嫂子,你以后不用再那么累了,我以后一定會照顧好你。


   陸雅對嫂子說道:晏紅,聽到樂子說什么了沒?還不表態? 嫂子臉上一紅,啐了她一口,就出去了。


   陸雅待了一會兒,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她走了后,我有心把五十萬全都交給嫂子,但是,我想到了,今天上午,把五十萬交給陸雅的時候,她那種不安,那種疑慮,我就沒敢輕易拿出來,我擔心把嫂子嚇壞了。


   我只好出去,到了一個較為遠的銀行儲蓄點,我把支票辦成了我自己的,又辦了一張卡,隨后取出來了2000塊錢,回到家,正好嫂子做好了午飯。


   我把2000塊錢交給了嫂子,我說:診費給了陸雅了,等著康復中心會把獎金發給我,這是人家給的小費,不過,這個你別跟陸雅說,因為這不屬于診費,屬于小費,不在上交的范疇,可是,陸雅知道了,還是會不高興。


   嫂子把錢接過來,吃驚地問道:這么多啊? 我就笑道:人家可是有錢呢,陸雅領我去,走得都是專用電梯呢。


   嫂子捧著那錢,我能感覺出來,嫂子的滿足,她賣菜,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賣出來這么多錢。


   有了這筆錢,我們的生活就會寬松很多。


   看到嫂子高興的樣子,我自己也高興了,就坐在桌前開始吃飯。


   誰知道嫂子喊了一聲:等一下。


   我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就等著,結果嫂子給我拿來了白酒,有些羞澀地說道:男人在外掙錢辛苦了,你喝點酒。


   你聽聽,嫂子怎么稱呼我?男人。


   我的腰桿立即直溜了,我自豪得很,此時,嫂子在我面前,撩起了衣襟,開始給孩子喂奶,那場面真是美得很。


   嘴里一喝酒,我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對了,我昨天喝酒,可是有了福利的,我今天為何不利用好這個機會呢? 于是,我就故意多喝了一杯,然后,我都沒回自己的屋子,直接就躺在了嫂子的床上,我裝著醉了,嘴里還胡說八道,不一會兒,我就打起了齁聲。


   十多分鐘后,屋里沒了聲音,我聽到嫂子呼吸的聲音,她躡手躡腳來到我跟前,然后開始輕聲招呼我:樂子!樂子…… 我沒反應,嫂子又推了推我,當然還是不能反應。


   不一會兒,嫂子膽子大了,她去把門插上,然后回來,開始解我的褲帶,慢慢地幫我往下褪褲子,她的呼吸越來越沉重,似乎是緊張得很。


   終于,她把我的短褲也褪了下來,然后……我舒服極了,差點哼出來的地步。


   終于,那一刻來了,然后嫂子又帶著藥走了…… 隨后,我真的就睡著了。


   陸雅兩三天才過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過來后,陸雅來帶我去了市疾病防控中心,然后在哪里就地做了一個全套流程的檢查,包括尿檢、抽血化驗、x光和胸透等等。


   忙活了一早上,我終于拿到了合格證明。


   幫我做完體檢后,陸雅又走了,我發現她現在真的很忙,而且,總是有一種憂郁,不像過去那么愛說愛笑了。


   過了兩天,她又把合同帶來,讓我把合同簽了,這份合同的薪資有所變動,在原先談好的薪資加獎金等,一萬的工資條件上,又增加了一萬。


   我估計是陸雅看到了我的實力,才這樣修改的。


   不過我也就順勢領了這個好處,因為,我相信自己有這個實力。


   接下來,就是準備上班了。


   就在上班的頭一天,陸雅又來了,嫂子正好做了晚飯,她也坐下來吃飯。


   吃著飯,嫂子就跟我說:明天你去,就能把獎金發了。


   能有多少錢?嫂子好奇地問。


   連分成,帶獎金,一共是15萬吧。


  陸雅道。


   啊?那么多?樂子他能賺那么多?嫂子真是吃驚了。


   當然了,樂子老厲害了,哦,對了,這個事還給忘了,樂子不是會看病嗎?你干脆也給你嫂子看看唄。


  陸雅大咧咧地說道。


   我已經知道嫂子有病,但是我沒點破,卻被陸雅點破了。


   嫂子的臉一下紅了,忸怩著說:什么病啊,我沒病。


   那不行,自己家有這個條件,干嘛不看看,樂子,快給你嫂子號脈。


   既然點到這里了,我就必須看了,再說,只是號脈,怕什么的。


   于是,我就伸出手來,嫂子一看都這樣了,也伸出了手來,我就開始給嫂子號脈,但是一號脈之下,我就感覺到不對勁兒,脈象不清,難道嫂子是那種病? 我突然害怕了,半晌沒說話,可能是我的臉色也不好,弄得陸雅跟嫂子都緊張起來。


   她們看著我,問道:怎么了? 我不敢說破,只好微笑著,道:沒什么,不過,得做個深度檢查,實在不行,嫂子去康復中心拍個片子吧。


   啊?有那么嚴重?究竟是哪個方面的問題?陸雅臉上也很難看。


   可能是卵巢有問題,但是,具體的,我得看過片子。


  我凝重地告訴她。


   能不能做個指撿?陸雅畢竟明白一些。


   能是能,可是,我…… 可是什么?都啥時候了,你還不好意思? 陸雅明白了我是怎么回事,就命令道:現在就檢查,別拖! 嫂子臉色煞白,但是聽說,要我給她堅持,說什么也不要。


   陸雅火了:你這是干什么?你要對我們大家負責,知道不?你的健康關系著在座的每一位,當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兒子。


  你不為別人想,還不為你的兒子想?不為樂子想? 說著,就把嫂子拖了過來。


   既然陸雅都把嫂子拖過來了,我也就不在矜持了,趕緊去洗手,為嫂子做檢查,那邊嫂子在陸雅的威逼下,只好把衣服脫了,然后用衣服蓋住了臉。


  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涂上凡士林,慢慢的伸向嫂子……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638425.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4222916.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864387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413685.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5005412.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1764788.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4797323.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9191821.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9300274.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3602681.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arrandwright.com/cqwwsz/70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