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 無碼

充氣娃娃實戰 (9) 2021/10/10 18:35:11
迷姦 無碼


“沒有呢。


  ”“嘿嘿,要不要姐姐給你找一個啊。


  ” 小琴覺得調侃臉紅的 吉祥很有意思,繼續逗吉祥起來。


  吉祥聽著,只是搖搖頭,有些不好意思。


  由于路上實在有些不太方便, 車子一直在顛簸著,突突突響起來,跟牛犢一樣奔著,路實在太爛了。


  而吉祥和小琴兩人也是東晃西晃,時不時的碰在一起。


  “哎呀。


  ”突然車子一個顛簸,小琴手一個不穩,摔了出去,直接碰到了吉祥的 身子


  “不好意思啊,沒坐穩。


  ”小琴趕緊把她的手縮回去了,可明顯可以感受到她縮回去之前,還捏了一下。


  “沒,沒事。


  ”突然被刺激到了的吉祥也不好意思了,氣氛瞬間尷尬起來。


  今天倒還涼快,陰陰的,小琴有意無意的靠著吉祥,還時不時的碰一下吉祥。


  而隨著車子的顛簸,漸漸的,小琴的裙子因為車子晃動,摩擦,都縮到了大腿邊緣了。


  她卻沒有拉,而是任由著,尤其看到吉祥眼睛偶爾瞟過,她心里還有點小得意。


  吉祥繼續偷偷瞄著小琴,心里也不由的感嘆著,小琴的皮膚可真的白啊。


  “聽說你們學校里要來個轉學生?還是縣里的。


  ”小琴突然發問了起來。


   聽到這話,吉祥也點點頭,不過 說道


  “現在那個轉學生還沒來,我也不知道。


  ”這也是周倩好幾天前說過的,村里的人也都很好奇,因為從來沒有人轉學到農村來。


  小琴咯咯的笑了起來,整個人都花枝亂顫。


  “我聽說縣里的 女人,保養都很好,不像是我們這種村里人。


  ”“哪里啊,小 琴姐你也很好看啊。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安慰了小琴一句。


  “而且小琴姐,你 男人不是對你挺好嗎?”吉祥有些奇怪的說道,他也見過小琴老公,身強體壯的,經常去隔壁村打魚,一天弄十多斤,而且也很聽小琴的話,據說還跪搓衣板。


  “我那口子,是挺好,但有些地方,也有些不太盡人意啊。


  ”小琴 想到自己男人,也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她又偷偷瞄了瞄吉祥。


  “啊,什么地方?”吉祥一時之間沒有想到小琴所說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問了一句。


  “咦,吉祥你也不小了啊,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小琴充滿風情的白了他一眼,小女人味道十足,像是有電流一樣,電到了吉祥。


  小琴這么一提醒吉祥,吉祥也馬上明白了過來,有些不太好意思。


  “看來你還小,那小琴姐就教教你,要知道男人掙錢功夫雖然重要,可伺候女人的功夫也挺重要的。


  ”小琴像是教導吉祥一下,就直說了,而且本來村里人茶余飯后,就這么些話,有時候口無遮攔起來,比這厲害多了。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小琴說的太露骨,他也不知道怎么回應。


  “吉祥啊,你怎么在學校都不談戀愛啊,是不是不行?跟我家男人一樣?”小琴突然想到一點,大膽的調侃了吉祥起來。


  “啊,我也不知道,而且我家里也窮。


  ”吉祥隨口解釋了一下,不過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爸媽說他們已經賺了大錢,說不定自己也可以像是別人一樣在學校談戀愛了。


  “那可未必了,你們學生有什么看錢的,只要你讓她快樂,人家肯定跟你呀。


  ”小琴性格相當的潑辣,就跟小辣椒似的,她老公那方便不行,更是被她吃得死死的,抬不起頭來。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小琴這么大膽,吉祥索性也放開了些,繼續聊著,但也是說說村里的一些八卦。


  比如誰家又喊鬧離婚了,誰家又跟誰偷情被抓了。


  大概走了不到七八里地,突然轟隆一聲,車子停了下來。


  “二 麻子,怎么了啊?車子怎么突然給停了呀。


  ”小琴被突然剎車給嚇了一跳,有些生氣的問道。


  “剎車給斷了,還好(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我發現得早,熄了火,我現在馬上去村里弄點鐵絲來。


  不過這恐怕要等兩個小時了。


  ”二麻子也挺無奈,他沒想到自己這么倒霉,居然還把剎車弄斷了。


  聽到二麻子這么說,小琴也有點想罵人,不過看到二麻子那眉毛擠在一起的臉,也懶得罵了,只說了句快去快回。


  聽到小琴這么說,二麻子也一溜小跑,準備回去拿鐵絲給修好車子。


  而且也算是吉祥倒霉,他們這周圍全是荒山,別說人家,連人影都沒一個。


  “哎呀,我先去上個廁所。


  ”吉祥突然一陣尿急,準備下車去上個廁所。


  “吉祥你慢點,等等我,我也去,你先扶我下來。


  ”聽到吉祥這么說,小琴也想上廁所了,她趕緊叫住吉祥,準備兩個人一起去。


  小琴伸出了纖纖玉手,讓吉祥扶住她,然后小琴輕輕一跳,準備從車上跳下來。


  不過小琴也沒有想到,她跳下來的時候,一個站不穩,直接整個人都掉到了吉祥懷里去。


  這一撞,吉祥也感覺她確實挺玲瓏的,小鳥依人,雖然吉祥比她小,但是小琴在吉祥懷里也小的很。


  而且吉祥為了扶住小琴,他一只手還放在了小琴那柔軟的臀部,搞得小琴臉色也有些發紅,不太好意思。


  “吉祥,可以放手了,我已經站穩了,還準備抱著姐多久呀。


  ”小琴聞到吉祥身上的男人味,身子也有些發軟,調侃了吉祥一句。


  “哦哦,小琴姐不好意思,我馬上放開。


  ”吉祥聽到這么一說,趕緊放開了手。


  “你想我也要上廁所,咱們一起去吧。


  ”小琴她有些害怕,不由得把身子貼近了吉祥一些。


  這也很正常,畢竟在山上,蛇蟲什么的都很多,一個女人上去,確實有點危險。


  “那好吧,小琴姐,咱們一起過去。


  ”“你拉著點我,我這是高跟鞋,容易摔倒。


  ”小琴伸出了手,扯著吉祥的衣服,這吉祥一點點的上山去了。


  “我就在這兒了,你別太遠,我一個人,挺怕的。


  ”小琴走上山后,指了指一顆樹,開口說道。


  “那好, 我去那邊上廁所。


  ”吉祥點點頭,畢竟男女有別,他準備過去一點,離小琴姐遠一些。


  不過小琴要讓她別走太遠,吉祥往其他地方走了幾步,大概就幾米,這山中又很安靜。


  吉祥看著自己的活兒,感覺之前在車上被誘惑的太多,現在很是難受,所以半天尿不出來,只好閉上眼等著恢復。


  不過閉上眼后,吉祥又聽到了小琴那邊,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一想到一個嬌小誘人的少婦在不足五米的地方拉起來裙子,就讓吉祥想到自己看過的小電影,吉祥就難受得更厲害了。


  吉祥一直上不出來,也有些煩躁。


  而這個時候,小琴也已經上完了,她拉好了裙子,準備等一下吉祥。


  不過突然想到自己之前還碰到了吉祥那里,小琴心里突然一有了去看看的想法,想到就做,她站起來,居然直接往吉祥那邊走過去。


  “吉祥你人在哪呢?我有點害怕。


  ”小琴突然假裝有些害怕的說道,突然聽到這么一聲,吉祥下意識的回過身去。


  而小琴本來就是故意的,吉祥一正對著他,也讓她現在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吉祥那根男人的玩意。


  看到之后,小琴心里頓時一驚,好家伙,沒想只想年齡這么小,居然還有這么有本錢,他以后的女人可有福了。


   “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 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 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她的雙峰,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一次握著莫曉梅雪白的兩只乳兔,低頭就含著了上面的櫻桃,緩緩的吸允著。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 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被老張那樣弄,軟綿綿的麻麻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點難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 排毒


  老張見她臉頰通紅,嘴唇紅潤,渾身發抖了,越發的來了欲望。


  褲子漲的頂起來了,忍不住隔著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撲面而來,她那柔軟有彈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變換著形狀。


  讓他幾乎是無法自拔,忍不住 摟著她的小蠻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過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張醫生?”莫曉梅那里當然最敏感了,連忙夾住兩腿,緊張起來,睜開眼了。


  “別動,你身上的毒素開始蔓延了,不要說話,你看看,你嘴唇都變色了,我要幫你把毒素吸出來,從你的嘴唇開始。


  ”老張其實是想吻莫曉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別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曉梅又閉著眼,老張吞了吞口水,湊到她紅潤的唇邊,立刻吻了上去。


  又濕潤又芬芳,她開始嬌喘了起來。


  “嗯,嗯。


  ”莫曉梅被吻了,覺得嘴唇軟麻麻的,帶著老張的口氣,不由皺眉,喉嚨里發出呻吟。


  老張不滿足這些,想要她的小舌頭,可是她的嘴唇抿著,牙齒咬的很緊,看樣子很緊張。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頭伸出來,我幫你排毒。


  要不然你會死的。


  ”老張連哄帶騙。


  莫曉梅不想死,猶豫了一下,聽話的伸出了小舌頭。


  老張直接輕咬著莫曉梅的舌頭,把他的舌頭也伸出來,吸允著,不停的吻著。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讓老張有一些沉醉了,他邊揉著她的胸脯邊吻著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曉梅的兩腿之間頂著。


  “哎呀,什么 東西


  ”莫曉梅隔著衣服,感受到老張褲子里硬邦邦的,還很火熱,她慌了,趕快伸手推開。


  老張有點心虛,松開了莫曉梅。


  “我這是給你解毒呢,你躺下來。


  ”看著莫曉梅嬌羞無比,清純可人的樣子,老張心一橫,反正機會就在眼前,不能錯過。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這年輕姑娘的身子。


  莫曉梅躺下來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識的用手捂著胸。


  “張醫生,現在要怎么樣嘛。


  ”“我發現,毒素已經蔓延到你的兩腿間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濕潤?”老張敢肯定,莫曉梅沒有經驗,也沒有被男人弄過,被自己剛才這么挑逗調情,兩腿間應該早就濕淋淋了。


  莫曉梅點點頭,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內褲里,果然是濕了,她以為是毒,嚇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夢的時候就有,張醫生這怎么回事。


  ”“別害怕,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檢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確定。


  ”“怎么,怎么檢查呀?”“當然是要脫了內褲。


  ”老張盯著她兩腿間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會不會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媽說這里只能給自己老公看的。


  ”莫曉梅嬌羞的閉了閉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強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什么呢,如果你覺得為難,我可以不幫你檢查,但萬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聽老張這樣說,莫曉梅頓時六神無主,恐懼戰勝了嬌羞。


  “好,好,我脫了讓你檢查。


  ”莫曉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兩腿間就只有一個小褲衩包裹著。


  褲衩上,還濕了一片。


  老張非常渴望看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紀大的女人不一樣,應該會很美的。


  “快點吧,不要讓毒擴散了,我到時候也沒辦法,給我檢查。


  ”老張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起來,免得夜長夢多,趁著她還糊涂的時候,要趁熱打鐵。


  “嗯,這就脫呢。


  ”莫曉梅滿面羞紅,閉著眼,緩緩的,把她的內褲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張只覺得熱血沸騰,瞪大眼睛,盯著莫曉梅那雪白的兩腿間。


  終于,莫曉梅把內褲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這里沒有被人碰過,還是一塊禁地。


  干凈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純潔啊,這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白虎 了吧


  老張感到很激動,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成熟的大姑娘,兩腿之間長的是這樣的。


  很美很動人,他幾乎忍不住,想要過去,占有莫曉梅,得到這個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個,張醫生,你別那樣看人家嘛,好難為情的,你開始檢查吧。


  。


  ”莫曉梅雖然萬分羞澀,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為了給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這就開始了,你要忍著點。


  ”老張裝模作樣的,為了不讓莫曉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點潤滑油一樣的東西,涂抹在了莫曉梅的兩腿間,用手輕輕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著,緩緩的,感受這年輕美女的身子。


  “嗯,好癢呀,張醫生,你越弄我越癢了,怎么回事嘛。


  ”莫曉梅夾緊了雙腿。


  “這是正常的反應,是在排毒呢,你忍著點,很快就會舒服一些了。


  ”老張喘著粗氣,激動的手發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滿足,他褲子里的東西,已經膨脹的不行了,簡直快要頂破褲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曉梅歡愛,他需要發泄。


  這兩年憋的太久了,實在是很難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曉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動了起來。


  “啊,不行,張醫生,你弄的人家有點疼了,更癢了。


  ”莫曉梅身子發抖,那里才沒有被人那樣對待過,她滿面羞紅,只覺得兩腿間更加濕潤了。


  “忍著點,別出聲,馬上就好了。


  ”老張真擔心她叫出來,讓村里人聽見了,那還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長要是發現了,估計要把老張給扒皮抽筋呢。


  莫曉梅咬緊了紅唇,渾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張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渾身軟綿綿的,嬌喘著快出不了氣了。


  大概是處于一種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張的手,夾緊了腿磨蹭起來。


  看著她眼神迷離的樣子,老張知道,莫曉梅被自己弄的動情了。


  這可是最好對她下手的機會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這個年輕的身體。


  “嗯,啊,張醫生,我怎么覺得那里更癢了呀,好難受,我這是怎么了,毒排出來了嗎。


  ”莫曉梅緊張的問。


  老張想了想,說道:“還差一些,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說,你讓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著,背對著我,把眼睛閉上,剩下的事,交給我來就行了。


  ”老張摟著她的小蠻腰,心里暗喜,從后面她就看不見他在做什么了。


  莫曉梅點點頭,翻過身來,爬在了床沿上,兩腿夾在一起,翹臀對著老張,然后閉著眼。


  “好了,張醫生,你可以開始了。


  ”老張心砰砰跳,莫曉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渾圓的屁股,雪白的肌膚,光滑的脊背,時刻都在誘惑著他。


  他緊張的過去看了看門窗,都關好了,他這才過來,輕輕的摟著莫曉梅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翹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著她那飽滿的酥胸。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東西拿出來了,緩緩的在后面,磨蹭著莫曉梅的兩腿間,試圖朝她的身子進入。


  “啊,好熱,好燙,張醫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曉梅覺得不對勁,回頭看了看,發現老張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老張也有點擔心,趕快捂著,這時候,要是莫曉梅說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曉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張靈機一動,立刻捂著她的嘴巴。


  “別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為了你?”莫曉梅立刻推開他的手。


  “為了我,張醫生,什么意思呀。


  ”“你難道不知道,為了給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這里,都腫了,你沒發現嗎?”老張干脆把他的那根東西展示給莫曉梅看,假裝問心無愧。


  莫曉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曉梅只見過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細軟,像老張這樣粗大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被老張這樣忽悠,她居然認同了。


  “哎呀,對不起張醫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辦?你會不會也死了。


  ”莫曉梅眨著單純的大眼睛。


  “當然了,我這要是不排毒,我也會死的,哎。


  ”老張假裝很難過。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曉梅問。


  “這個,恐怕需要你幫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張開始循循善誘,他知道莫曉梅被騙著了。


  “你說,張醫生你幫了我,我應該回報你的。


  ”莫曉梅立刻說道。


  “有個辦法,非常見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幫我消腫排毒,輕輕的咬著它,很快它就會好起來的,但是你一個年輕姑娘,恐怕不合適,還是讓我死了算了吧。


  ”老張說完故作悲傷,捂著額頭,坐下來嘆氣。


  莫曉梅一聽,很快說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沒人救了,張醫生我幫你就是了。


  ”老張沒想到莫曉梅居然同意了,他剛要說什么,莫曉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張嘴就去含著他兩腿間的那根東西了。


  但是莫曉梅顯然沒有經驗,而且老張的那玩意實在是粗大的很,她張嘴試了幾下沒能成功。


  老張連忙扶著,讓她用手握住,教她該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曉梅再次張開小嘴,伸出舌頭,朝老張那里慢慢的添了起來。


   “ 謝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傷口么?快來呀!”看到 老謝一副愣愣的樣子,何 秀蘭心里一陣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難道我何秀蘭還拿不下?“哦哦哦,對,看傷口!”老謝實在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個何秀蘭到底來這兒是干嘛來了。


  說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兒,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難道是她在試探?老謝有些拿不準這個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樣,一個女人送上門來給自己占便宜,自己還畏畏縮縮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來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嗎?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蘭出去亂說,老謝也完全可以說她就是到這兒來治病的,反正這事兒誰也沒證據,還不睡憑空胡掐?“來來來,把你內衣脫下來,我看看你到底傷到哪兒了?”想通了事情的關鍵,老謝也逐漸變得主動了起來,伸出手就去扯何秀蘭那里的衣服。


  當何秀蘭那柔軟出現在老謝面前的時候,老謝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幾口,平靜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話,那只能說,歲月似乎根本就沒在何秀蘭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跡。


  依舊像是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般,皮膚水嫩嫩的。


  看到老謝愣愣的盯著自己的驕傲看,何秀蘭的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雖然每次去趕集的時候,是經常有二三十歲的小伙子偷偷盯著她看,但是老謝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鄉唯一的醫生,不知道看過多少女人的胸。


  能讓老謝變成這幅樣子,難道還不值得驕傲么?“怎么樣謝哥?看出什么來了沒有?是不是還得聽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說的,何秀蘭直接拉過老謝的頭,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滿足感,和老謝那沒有刮干凈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膚上劃過,何秀蘭忍不住輕輕哼叫了一聲。


  老謝此時卻有些懵逼了,這個何秀蘭,也太特么主動了吧?難道是寂寞過頭了?不得不說,老謝的猜測還是蠻準的,何秀蘭的老公是修橋的,為了掙錢,平時幾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過節也回不來一趟。


  正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蘭如今正是三十歲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紀,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還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要么就是幾歲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謝來勸架的時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謝那傲人的本錢,而何秀蘭呢,早就春心蕩漾了!“謝哥,怎么樣?你有聽到傷口在哪里么?”何秀蘭的一雙手在老謝頭發林里摸過,又輕輕摸了摸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


  “額,找到傷口了,我去拿藥,你先別動啊,我給你上點藥,要不了多久就好了!”盡管老謝根本找不出何秀蘭身上到底哪里有傷口,但是人何秀蘭不是說了嗎?傷在了胸口上,難道老謝還要主動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煩謝哥了!”何秀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為什么只要看到老謝對她身體癡迷的樣子,何秀蘭就感覺心里一陣驕傲。


  老謝拿出藥罐子,在手上抹了一點,就想伸手往何秀蘭的胸上涂。


  “誒,謝哥,這男女授受不親,抹藥這事兒,還是我自己來吧!”可正當關鍵的時候,何秀蘭卻一下子躲開了老謝的魔爪,飛快的披上了衣服。


  “臥槽!這個騷娘們什么意思?”老謝心里一陣郁悶,看到何秀蘭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謝哥您忙,這個藥啊,我就拿點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來找你噢~”何秀蘭奪過老謝手里的藥罐子,當著老謝的面穿好內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離開了老謝的家里。


  臨出門前,還給老謝甩了一個極為曖昧的眼神。


  “媽的!何秀蘭你這個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 這一瞬間,老謝在心里發誓,以后有機會,非要上了這女人不可!回過頭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謝”,不由得深深的嘆了口氣。


  最近的桃花運是怎么了?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沒來個正經的!草草的做了點飯菜吃了以后,老謝取了兩塊臘肉提著,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說,現在的老謝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沒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沒菜吃,自己總不可能坐視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門前的時候,老謝正想敲門,突然卻聽到里面傳來了一陣爭吵聲。


  老謝敲門的手一頓,下意識的趴在了門邊,透過門縫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誰在吵架。


  仔細一看,原來是王小薇在接電話呢。


  “我爸媽就不是你爸媽了是吧?蔣 宏博你個沒良心的,當初你創業的時候是我把我家拆遷款給你的,你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嗎?”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動,拿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我跟你說過我現在沒錢了!我現在連買菜的錢都沒有了你知道嗎?我當初跟著你(夾逼自慰),跟我爸媽鬧翻了,搞得我現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說讓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現在都干了什么?有了點小成績你就去賭博!現在傾家蕩產了,你滿意了嗎?”“蔣宏博我告訴你,我嫁到你們家這兩年,我連班都沒上,幫你打理工地,幫你照顧你爸媽,我整天跟個保姆一樣,我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嗎?你現在竟然這么對我,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說完這話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掛了電話,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聽到這些談話,老謝恍然大悟,這蔣宏博竟然迷上了賭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謝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老謝心里一陣心疼,連忙敲了敲門。


  “小微,開開門,我是你 謝叔,我給你送東西來了!”一聽說是老謝,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來,連忙打開了屋門。


  看到老謝那一瞬間,王小薇一把撲進了老謝懷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謝叔,蔣宏博這個混蛋,賭博輸了,竟然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來還債!”“什么?蔣宏博是這么說的?”聽到王小薇的話,老謝心里宛如響起了一聲驚雷。


  “嗯呢!他說他現在欠了別人好幾十萬,實在是還不起,債主那邊說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個月,要不然就得還錢!”王小薇靠在老謝懷里,一邊哭著,一邊哽咽著解釋道。


  “媽的,這個蔣宏博也太沒良心了吧!”那一瞬間,老謝只感覺一陣無名火起,但隨即又緊緊抱住了王小薇。


  這個時候,最難受的恐怕還是她了吧?“小微,你聽謝叔一句話,跟他離婚吧!別跟著他過了,你要實在怕嫁不出去,你謝叔我娶你!”老謝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 嗚嗚嗚,謝叔,我也想離婚啊!可是,我問過律師那邊了,蔣宏博的債是我們結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們離婚,我也會背負一半的債務,我當初為了嫁給蔣宏博,跟家里人鬧翻了,我一個人哪兒去弄幾十萬來還債啊!”王小微抱著老謝的手一直沒有松開過,哭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似乎要把結婚這幾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來一樣。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離村子比較遠,要是被別人聽到了這哭聲,還以為老謝把人家怎么樣了呢。


  “好了別哭了,乖,錢的問題慢慢想辦法啊,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你得先跟他離婚啊,要不然,他肯定會越欠越多的,到時候你就更沒辦法擺脫他了!”老謝一邊拍著王小薇的肩膀,一邊輕聲安慰道。


  “嗚嗚嗚!謝叔,我嫁給他的時候,他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他說他要創業,我背著家里,把我們家幾十萬的拆遷款偷偷拿出來給他,他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嗚嗚嗚,他還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他真的有把我當成是他老婆么?嗚嗚嗚…”“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謝叔在呢!”這一瞬間,老謝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訴王小薇,沒事,別怕,還有他呢!可是,老謝也知道,他只是個農村人,也沒什么文化,初中畢業就沒再上過學了,除了會這一手醫術以外別無所長,雖然這幾十年來給人看病是攢了一些錢,但是也僅僅只有幾萬塊,根本就不夠幫王小薇還債的啊!這一瞬間,老謝想了很多,他原本以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圖她年輕的身體,一時興起,但是這一刻,老謝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兒,想給她一個依靠。


  “謝叔,你說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輕輕抬起頭,看向了老謝。


  這一瞬間,陽光從老謝的背后直射而來,形成了一個背景,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還有那唏噓的胡渣,和那溫暖的胸膛,在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腦子里。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7732381.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720342.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381898.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3272093.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6710679.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912884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6128547.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8587499.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157363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8774480.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m-tw.com/cqwwsz/734.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