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尻すっごいソープ嬢

充气娃娃实战 (9) 2021/10/30 2:32:26
お 尻 すっごい ソープ 嬢


他修起马桶还真是有模有样,看他专注的样子, 房东看得心花怒放。


  这样成熟有味道的男人,可比自己那一年在家没呆几天的丈夫好多了。


  “搞定了!”没多久, 老王就起身了,站起身的时候,身上都被汗水打湿了,穿着个大白背心都成了透明。


  秋老虎刚过,天气依旧闷热,他才干了多久活,就已经汗如雨下。


  “太感谢你了 王哥,坐下来喝杯水吧。


  ”房东媚笑着说,给老王倒了杯水。


  看到他身上湿透了,又说道,“哎呀真是麻烦你了,要不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脱衣服?”老王愣了愣,他倒是 没想到这娘们这么大胆,居然让他脱衣服,那他还穿啥?“这有啥,别不好意思,我洗两下再用烘干机吹一吹就干了。


  ”房东笑道,生怕老王不答应,又劝,“王哥 你看你,身边 也没 女人照顾,以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找我嘛。


  ”她特意强调了“需要”这个字眼,还不忘朝着老王抛媚眼,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呃……不用了吧。


  ”老王有些呆了。


  “哎呀,跟我你还客气啥呢。


  ”房东不由分说,上来就要脱掉老王的衣服,把老王吓了一跳。


  他可没想到这老娘们这么直接,一番推辞,没想到两人身体却来了个亲密接触。


  更让他震惊的是,房东居然抓着他的手直接放在自己的大胸脯上面了,扭动着丰腴的身躯,娇滴滴地道:“王哥,人家好寂寞呢……”“老妹,你这是干啥!”老王吓了一跳,连忙抽回手,没想到房东上来就把他给抱住了,不断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王哥,你看你这些年身边也没个女人,难道你就没有需求吗?正好人家也有些寂寞,我们互相满足一下不好吗?”房东娇喘着说,居然开始自摸了。


  老王也是老当益壮,被她这么一搞,当场就有了反应, 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谁知道房东眼儿尖,一把就抓住了裤裆的小兄弟,媚笑道:“王哥你看你,小老弟都不老实了呢。


  ”被她这么一弄,老王差点就把持不住了,正想扑上去的时候,脑海里却想起了姚 诗晴的样子。


  (男女性故事)一想到姚诗晴青春靓丽的美貌,再对比这徐娘半老的房东,老王顿时就没了兴趣。


  “不好意思啊老妹儿,我有女朋友了,以后还是别这样了……”老王推开了她,说道。


  “我咋没见过?别开玩笑了老王,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有女的看上你?”房东满脸不屑。


  情急之下,老王掏出了手机,给她看了一张姚诗晴的照片,炫耀道:“瞧见没,这就是我女朋友,多漂亮啊!”“切!”房东不屑撇嘴,冷笑道,“你随便在网上下载的图片吧?这么年轻好看的姑娘能看上你?你怕是得了失心疯吧!”老王懒得跟她争论,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懒得 跟你说,爱信不信!”“呵,就你现在这幅模样,要钱没钱,哪个姑娘会看上你?除非是瞎了眼了!”房东说。


  老王顿时急了起来,“你瞧不起 老子,不代表别人跟你一样,省省心吧老妹儿,老子不会跟你做那种事的!”说完他就开溜了,可不想继续跟这娘们吵起来。


  “我说老王,你最近是脑子烧坏了吧?我可把话放这儿了,你自己不把握机会,以后可别想求着爬上老娘的床!”回到屋子里,把门关上,还能听到房东气急败坏地在屋外吼着,这让老王有些心烦意乱。


  实际上房东的话算是真戳到他心窝子里去了,他现在年纪又大,又没钱,哪个姑娘能看上自己?他心里还真没底儿。


  难道自己真要就这么单着过完一辈子吗?   阅读提示: 怀疑 妻子 骗婚,他向 结婚不到百日的 越南新娘下了毒手。


  昨日,记者获悉, 胡某荣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已被泉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此案。


    胡某荣是江西人,今年31岁。


  去年7月,他经人介绍,认识了 阮某庄(越南籍,殁年20岁),两人很快登记结婚。


  同年8月,胡某荣带着新娘,来到丰泽区北峰街道招联工业区打工,住在公司 宿舍


    其间,阮某庄经常提起,越南老家还有一些姐妹未婚,想让丈夫介绍其同事和老乡,到越南娶妻。


  妻子的唠叨,让胡某荣觉得“阮某庄是来骗婚的”,两人为此事激烈争吵,胡某荣甚至起了杀人歹念。


    去年10月3日上午7时许,胡某荣出去买早餐,趁机到超市,购买了一把水果刀。


  当其返回宿舍时,没想阮某庄再次提起介绍娶妻一事,胡某荣按捺不住,拿起卫生间的一块水泥砖,朝躺在床上的阮某庄头部猛砸数下。


  阮某庄顿时晕了(左手握右手)过去。


   男子怀疑 越南 老婆系骗婚结婚不到百日杀死新娘越南新娘结婚男子怀疑越南老婆系骗婚结婚不到百日杀死新娘越南新娘结婚  胡某荣以为妻子已经死了,便起了自杀念头。


  随后,他从宿舍水塔,取来事先备好的农药,并拿水果刀割腕、捅刺自己的颈部和腹部。


  当他踉跄返回宿舍时,却发现阮某庄仍在挣扎。


  胡某荣又朝阮某庄腹部捅刺数刀,致其当场死亡。


    而后,胡某荣紧挨妻子躺在床上,准备同归于尽时,被工友发现并报警。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说着,我来到电脑前再次操作了起来,原来刚才的病毒并没有清除干净,还自己跳转到了那种不良页面,很快,我把问题处理好,并全面查杀了一遍病毒,确认无误后,转身说道:你这个电脑防护能力太弱了,系统还是Win9版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然我明晚七点过来给你安装一个新系统吧,防护能力更强些。


   行... 李哥,麻烦你了。


  听到我的话, 楚潇潇当即 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我和她寒暄几句,便回到了自己家中。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楚潇潇化身我的女仆,,抓着我的肩膀,还发出一声声悦耳的声音,等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裤子已经不能再穿了,但我的脑海里却依旧浮现着楚潇潇 那个时候的样子,心里也渐渐期待起来。


   在这种磨人的煎熬中,我终于等到了晚上七点,上楼如约按响了楚潇潇的门铃。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我轻轻一推,便是门户大开,而且里头的景象瞬间让我血脉喷张,身下某处也不由起了反应...... 没想到,楚潇潇竟然当着我的面在穿衣服,此刻的她背对着我,正缓缓套上自己的 白色睡裙,我依稀可以瞧见她那浑圆的臀部,在黑色蕾丝边的衬托下勾人心魄! 就是这一幕,让我大脑瞬间充血,嗡嗡直鸣,心中更是燥热难耐,无数次念想着直接冲上前去,好好教训教训她! 可就 在我胡思乱想的空档里,楚潇潇似乎察觉到了动静,转身过来看到我的那一刻,忍不住惊叫一声,俏脸蛋儿上更是瞬间爬满了红霞。


   但她不知道的是,由于此刻转过身来,风景彻底映入我的眼帘,好家伙,每看上一眼,便觉得呼吸困难一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再这样下去,我都感觉自己会忍不住犯罪! 好在此刻楚潇潇已经反应过来,赶紧躲进卧室,并反锁上了房门,大概过了二三分钟左右,她才重新走了出来,现在的她,已经换上了那件白色睡裙,较比昨晚,今天的她相对来说比较保守,哪怕我穷极 目光,都不能穿透布料的阻隔,窥见里头的美妙风光! 抱...抱歉....我看门是开着的,以为你...在这种无比尴尬的境地之下,我主动干咳一声道。


   没...没事,本来我就是给你留门的,但我没想到你来的会这么准时....依旧满脸通红,楚潇潇有些不由自主道,要...要不然你先在沙发上坐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


  此刻的我刚好口干舌燥,毫不犹豫点头答应下来,但稍微一迈开脚步,我便哎呦一声叫唤了出来,连我自己都没 意识到,在之前连番的真人刺激之下,我的反应已经十分明显了。


   这么一动,更是如同针扎,难受不堪,偏偏这时楚潇潇转过头来,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漂亮的大眼珠子突然停滞,嘴里还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轻咦。


   其实楚潇潇这幅反应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打出生开始,我这儿就是数一数二的,伴随着年龄成长更是 发生了质的改变,更别说经历之前的连番刺激,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了。


   情急之下,我还是找了一个借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来到卫生间,打开灯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凉水洗了几把脸,希望借此平复一下心情。


   但很快,我发现自己多想了,大概是由于先前的刺激过于强烈,不管我思绪如何控制,都起不到作用,甚至隐约间我还听到吱的一声,貌似是裤子已经发生了些许崩裂,在这种关键时刻,我目光捕捉到了洗手池下方的一堆... 这是楚潇潇的贴身衣物,最上面就是一条粉色蕾丝贴身裤子,我忍不住将其拿起,没想到上头还有些温度,显然,这是刚刚楚潇潇洗澡换下来的,隐约带着一种别样的味道。


   就是这种味道,让我全身血脉高速运转着! 鬼使神差的,我将衣服放在身下,脑海中幻想着楚潇潇那个时候的样...... 在即将忍不住的时候,我赶紧拿开.... 发泄完毕后,我感觉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还有些飘飘然起来。


   当然,遗留的问题也被我处理干净,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脑子里蓦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没想到,楚潇潇竟然当着我的面在穿衣服,此刻的她背对着我,正缓缓套上自己的白色睡裙,我依稀可以瞧见她那浑圆的臀部,在黑色蕾丝边的衬托下勾人心魄! 就是这一幕,让我大脑瞬间充血,嗡嗡直鸣,心中更是燥热难耐,无数次念想着直接冲上前去,好好教训教训她! 可就在我胡思乱想的空档里,楚潇潇似乎察觉到了动静,转身过来看到我的那一刻,忍不住惊叫一声,俏脸蛋儿上更是瞬间爬满了红霞。


   但她不知道的是,由于此刻转过身来,风景彻底映入我的眼帘,好家伙,每看上一眼,便觉得呼吸困难一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再这样下去,我都感觉自己会忍不住犯罪! 好在此刻楚潇潇已经反应过来,赶紧躲进卧室,并反锁上了房门,大概过了二三分钟左右,她才重新走了出来,现在的她,已经换上了那件白色睡裙,较比昨晚,今天的她相对来说比较保守,哪怕我穷极目光,都不能穿透布料的阻隔,窥见里头的美妙风光! 抱...抱歉....我看门是开着的,以为你...在这种无比尴尬的境地之下,我主动干咳一声道。


   没...没事,本来我就是给你留门的,但我没想到你来的会这么准时....依旧满脸通红,楚潇潇有些不由自主道,要...要不然你先在沙发上坐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


  此刻的我刚好口干舌燥,毫不犹豫点头答应下来,但稍微一迈开脚步,我便哎呦一声叫唤了出来,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在之前连番的真人刺激之下,我的反应已经十分明显了。


   这么一动,更是如同针扎,难受不堪,偏偏这时楚潇潇转过头来,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漂亮的大眼珠子突然停滞,嘴里还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轻咦。


   其实楚潇潇这幅反应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打出生开始,我这儿就是数一数二的,伴随着年龄成长更是发生了质的改变,更别说经历之前的连番刺激,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了。


   情急之下,我还是找了一个借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来到卫生间,打开灯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凉水洗了几把脸,希望借此平复一下心情。


   但很快,我发现自己多想了,大概是由于先前的刺激过于强烈,不管我思绪如何控制,都起不到作用,甚至隐约间我还听到吱的一声,貌似是裤子已经发生了些许崩裂,在这种关键时刻,我目光捕捉到了洗手池下方的一堆... 这是楚潇潇的贴身衣物,最上面就是一条粉色蕾丝贴身裤子,我忍不住将其拿起,没想到上头还有些温度,显然,这是刚刚楚潇潇洗澡换下来的,隐约带着一种别样的味道。


   就是这种味道,让我全身血脉高速运转着! 鬼使神差的,我将衣服放在身下,脑海中幻想着楚潇潇那个时候的样...... 在即将忍不住的时候,我赶紧拿开.... 发泄完毕后,我感觉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还有些飘飘然起来。


   当然,遗留的问题也被我处理干净,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脑子里蓦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万万想不到,现在的楚潇潇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由于她此前是穿着短裙小兔兔套装,本身露出的地方就比较多,加上先前一番剧烈挣扎,这件套装几乎是脱离了她的身体,就连胸前纽扣也崩裂了几颗,如果不是还有一件粉红色上衣作为最后的狙击,恐怕大好春光便会彻彻底底沦陷在我眼前! 当然,最具冲击力的一幕还是她身下那抹精绝妙景致,没了短裙的遮盖,大长腿径直显露在了我眼前,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升起一股冲动! 在这种极度刺激下,我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有些眩晕,手心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思绪早已神游天外。


   几乎迟钝半分钟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一咬舌头,将游离在外的心神拉了回来,与此同时,床上的楚潇潇依旧是紧紧捂着自己的肚子,还将自己的玉腿蜷缩了起来,娇躯更是香汗淋漓,不明就里的,那样子就好像是刚和我好过一样! 很快,楚潇潇发现了我的到来,但她没有意识到我会来的如此之快,在稍微发愣后,还是咬着银牙,强作镇定道:李...李哥,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我肚子突然痛的厉害... 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她便耗费了不少气力,身子蜷缩的更为厉害了,看到这种情况,我赶紧示意她不要多说,然后往前走近几步,开始观察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我便确定了她的病因。


   原来,这只是女性最常见的痛经现象,虽然楚潇潇这种比较严重,但主要诱因还是因为生活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想来也是,她几乎每天晚上都直播到凌晨(益智故事),偶尔还会自我安慰,这样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在确定情况后,一切都变得好办多了,毕竟,这种痛经现象除了万金油似的多喝热水外,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


   李...李哥,你...你能看出我是什么问题吗?这时,楚潇潇又开口了,眼眶中弥漫着泪水,身子更是如筛糠那般抖动着。


   没事的,你也别这么紧张,这只是简单的痛经,基本每个女性都会经历的。


  有些心疼地看了她一眼,我语重心长地向她解释了一番,旋即说道,按不按随你,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客厅给你烧些热水,到时候你喝了一样能缓解下来,只是时间长些,可能还要痛苦上一阵子。


   此刻的我,已然是医者父母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毫无杂念的,而楚潇潇在我眼前,只是一位普通的病患,并没有性别上的区分。


   大概是出于不好意思,在听到我的解释后,楚潇潇确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可终究,她还是没有抵御住那种时不时涌来的痛意侵袭,在羞涩中,她缓缓将头点了下来,并道:李...李哥,你下...下手吧,到时候轻点就行,我怕疼.... 尽管我已经将楚潇潇当成了一位病人,但看到她那种含羞的目光,还有几乎乞求的语气,我内心还是止不住兴奋起来...... 不过,楚潇潇的话还是让我一阵好笑,我可是专业的按摩师,平时中医养生馆里头主营的就是按摩业务,遇到她这种情况的可不再少数,基本每个女人在我的一番拿捏之下,都会蜿蜒九转,轻哼连连,搞不好其中一半回家后都会留有念想,又怎么会疼呢? 当然,最终我还是摈弃了这种杂念,转而拿捏活动着手指,开始了准备工作,很快,我将身子蹲了下去,瞬间,一股少女独有的芬芳涌入我的鼻息,这是一种淡淡的奶油味,让我整个人的血液流通都有些加速了。


   深吸一口气,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亢奋状态,继而将目光落在了楚潇潇的小腹之上,线条玲珑,肤若凝脂,几乎没有一丁点儿赘肉,而且如初生婴儿那般滑嫩异常,甚至在灯光的映衬下泛起了琉璃的光芒,简直和动漫里头那些少女人物有的一拼! 好似品一块美玉,点一杯香茶! 真正仔细观察起来,无一不让我胆战心惊,激动不已,内心的期待感更是快要爆棚! 要知道,此前我可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肌肤,哪怕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与之对比下来都会黯然失了颜色! 当然,现在的楚潇潇也不过18岁,正如花似玉的年纪,可在她身上,我却能感受到一股不一样的气质,正是因为这种吸引,我才会在第一天对她一见钟情,继而引发如此一系列事情,至少到如今为止,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当的! 李...李哥,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胡思乱想的这阵功夫内,楚潇潇突然开始催促了起来。


   好...好,我现在就开始...闻言,我赶紧点了点头,随后用力揉搓了几下双手,待到手掌微热后,便是齐齐按在了楚潇潇的小腹肌肤上... 嘶— 这……好吧。


   蒋楠想了想答应了。


  毕竟以自己现在穿的这一身,要是乘公车回去的话,难道会遇到色狼什么的。


   打车的话,她又舍不得那几十块钱。


   哗哗哗……外面大雨倾盆, 陈川找了把伞打着,跑进了车库,很快便开了一辆银色的奥迪A6L出来。


   楠姐,上车。


   啊……好,好的。


  蒋楠忐忑的上了车子。


  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这么高档的豪华轿车,没想到陈川家这么有钱,才一个大学生就开得起这么高档的车。


   对比自己那辆骑了三年的电驴,蒋楠有些自惭形秽。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开得起这么好的车。


   楠姐,你喜欢这车吗?开车的陈川发现蒋楠总是好奇的打量着车内装饰,他看得出来蒋楠喜欢这车。


   喜欢,但是没钱买。


   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一辆。


   啊……蒋楠一时惊讶了,没想到陈川竟然这么豪,开口就要送她一辆奥迪,差点忍不住她就要答应了。


   最后愣是忍着心底冲动:不,不用了。


  这么贵的礼物我可不敢要,不过还是谢谢你。


   陈川没想到蒋楠会拒绝,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没事的楠姐,我是你男朋友嘛,男朋友送女朋友礼物不是很正常吗? 小心! 红灯!蒋楠忽然惊叫道。


   刺啦…… 正顾着和蒋楠说话,陈川差点没注意,闯了一个红灯,还好蒋楠提醒才把车刹站了。


   好险。


  楠姐,谢谢你的提醒。


   没事,雨天路滑,开慢点。


  蒋楠忍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宽慰道。


   陈川点了点头嗯,抬头看了一眼红灯还有六十多秒,再看看一旁的蒋楠,目光落到蒋楠纱质短裙下方,两条修长的美腿此刻紧紧并拢着,雪白的肌肤透着莹莹光泽。


   顿时,一股作祟的心理在陈川心理滋生开来,趁着蒋楠看窗外的空挡,陈川突然伸出右手就摸到了蒋楠大腿上,一路往上…… 呀……察觉到陈川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腿上,从裙摆里滑了进去。


  蒋楠顿时惊叫一声,脸红着,紧张兮兮的看着陈川:小川,别这样。


  快拿出去,要是被别人看到的话不好。


   蒋楠紧张透了,四周围全是车,她担心会被人看到,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川。


   没事的,我动作轻点,不会让人看到的。


  陈川安慰道。


  车子上可是贴了防护膜的,就算别人想看,也只能看到一副模糊的画面,看清楚是不可能的,除非那人眼睛开了挂,他当然不怕。


   而且在公路上做这种事情,总是令他特别兴奋。


  男人骨子里那点坏东西,陈川继承得特别完好。


  非但没有拿出去,而是伸着一根手指。


   啊……在这种刺激下,蒋楠下意识的双腿合紧,两只手用力的抓着车子坐垫。


   紧张之余,她有多了一丝兴奋。


   楠姐,你好灵敏哦……察觉到隔壁停放的一辆长安面包车里,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陈川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虽然不担心会被人看到,但饶是被人发现,也有些不好。


   他的手指上有着醒目的痕迹。


  伸着鼻子一闻,淡淡的…… 我……蒋楠红着脸,羞怯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就连她也不不得不承认,对于异性,特别又是这种亲密的接触,自己确实有些特别灵敏。


   陈川这家伙也真是太坏了,竟然这么调戏她。


  唉,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送我回去的。


  蒋楠在心底叹了口气,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这时,红灯亮起。


  后方阵阵喇叭声催促起来。


   陈川摇了摇头,有些失望。


  要是这个红灯能再长点多好…… 发车,起步。


  在雨水中行驶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的样子,在蒋楠的指路下,车子开进了一个叫翠安苑的小区。


   谢谢,我到了,要上去坐坐吗?下车,蒋楠客套的说道。


  本来她不想邀请陈川的,但是怎么说人家冒着大雨送她,不客套一下的话说不过去。


   而且在她想来陈川也不可能真的跟她上去的,无非也就走个过场而已。


   好啊,我还没来过楠姐家呢,正好这次认个路,下次来的时候方便。


  再说到方便二字时,陈川嘴角勾起一抹特别玩味的弧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蒋楠,怎么看怎么让蒋楠心底怪怪的。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跑到她家来做坏事吧! 想到这种可能,蒋楠眼睛都瞪大了,心底立马腾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同时有隐隐有些兴奋。


   把车停好,两人一前以后爬上了小区楼。


  这是一栋老式的小区楼,没有配备电梯,倒是方便了陈川这家伙大饱眼福。


   可不是吗? 蒋楠在前面,他在后面。


  陈川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蒋楠。


  准确的说是盯着蒋楠的裙子,上楼的时候,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展露出来。


   有好几次,陈川甚至都看透了蒋楠,哪怕蒋楠已经很小心了,无奈裙摆确实有些短,加上里面又没有穿裤裤,可想而知了。


   总算到了。


  爬完最后一个楼层,蒋楠终于长舒了口气,刚才那种感觉真是令她特别不好,总感觉会被陈川看透似的。


   咚咚咚……轻轻扣响房门。


   咔……很快的门打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年约四十多岁左右女人,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纱质裙,头发高盘,雍容而典雅。


  女人肌肤保养得很好,单从脸部肌肤上(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纪。


  倒像是三十多岁上下的女人。


   身材比蒋楠稍矮,差不多一米六七的个儿,纱质红裙下方,两条丰腴圆润小腿,脚上踩着一双水晶绑腿凉鞋,眼角稍有皱纹,但不影响整体美感。


  完完全全就是一熟透了的美妇。


   要是陈川看得不错的话,这名妇女应该是蒋楠的妈妈,两人面貌差异不大,特别相像。


  而且都有着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完美身材。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亲漂亮,女儿也跟着漂亮,谁叫人基因好呢。


   小楠,你回来了。


  ……这位是? 李香抬头扫了扫陈川,询问道闺女。


   蒋楠脸蛋微红着解释道:妈,他是我的学生陈川。


  外面不是下大雨吗,正好陈川要回去,顺路捎我一程。


   哦,原来是你的学生啊。


  快进屋吧。


  李香连忙客气的将陈川请进了屋子。


   蒋楠家地方不大,总共就六十来个平米,两间卧室,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就占全了。


  狭小的客厅里摆着一套沙发和一台平板电视。


   此刻有一个男人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腰上系着一块围裙,鼻梁上卡着一近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三十岁左右。


   估计这个男人就是蒋楠的老公 王海了。


  陈川在心底猜道。


   老婆,有客人来啊。


  见家里来了客人,王海连忙停下手里的活儿走了出来。


   嗯,他是我学生,陈川。


  蒋楠介绍道:陈川,他是我的老公,王海。


   你好,王大哥。


   你好,你好。


  家里有点乱,随便坐,老婆,去给陈兄弟倒杯水。


  王海客气的招呼道。


  要是让他知道就在刚刚,这位陈兄弟占了他老婆便宜的话,估计就没有这么好的热心肠了。


   老婆,你们聊。


  我去做饭。


  跟陈川客套了两句,王海连忙溜进了厨房。


   蒋楠点了点头,本想回卧室里赶紧找身贴身 小衣换上,没想到李香却走上来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妈,你怎么忽然就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提前告诉我。


  虽然着急,但蒋楠还是坐到了沙发上,为了不让母亲发现她没穿小衣的尴尬,说话的时候她特意将腿合拢在一起。


   李香笑了笑:我寻思着今天不是周末吗?反正你们都不用上班,就悄悄过来了。


  打电话通知你们那多麻烦呀,没想到我过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在,我这不才联系的王海。


   王海今天加班。


   我已经向公司请过假了,妈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的也得抽空陪陪她。


  王海把头探出门框,说道。


   妈,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自己的妈妈什么样的性格,蒋楠最清楚了。


  这次忽然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没事她一般很少会过来的。


   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妈可能要在你们这长住一段时间了。


  我答应了你二叔,到他的公司里去干活,一个月给我六千块钱,我一想在老家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


  你不会不欢迎妈吧?李香说道。


   什么?妈你要去二叔的公司上班?你知道他公司是干嘛的吗?蒋楠特别惊讶。


  惊讶倒不是李香要在这长住,主要是二叔蒋大为那个人风评不好,开了一家家政公司,名义上做家政的,暗地里不知道干嘛呢。


   她背地里没少听到有人说二叔的公司,是挂羊头卖狗肉,明面上做家政,实则给人做全职保姆,什么活儿都得干。


   当然,她也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什么确凿证据。


   做家政的啊怎么了? 没怎么。


  妈你既然要过去干,那你多留点心眼,有什么随时跟我和王海联系。


  碍于陈川在场,蒋楠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白。


   嗯,我知道了。


  妈会注意的,我说小楠,你,你出门平时都不穿小衣的吗?这也太开放了吧。


  忽然的,李香低头的瞬间,就看到蒋楠体恤里空荡荡的,顿时惊讶得眼睛瞪大了起来,连忙压低声音问道。


   啊……没,没有啊。


  我今天早上走得急,忘记穿了。


  蒋楠脸红着,用蚊子般的声音解释道。


   她可不敢告诉李香,她小衣被陈川给收藏了。


   哦。


  那以后可别这么火急火燎的。


  赶紧去换一身吧,扎眼。


   李香可不相信闺女是因为走得太急而忘记了穿小衣。


  自己的闺女从小到大什么性格她最为了解,平时特别注重礼仪外貌,怎么可能会忘记穿了呢?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端倪,当然了,她也没有点破。


  在蒋楠进卧室换衣服的时候,李香就好奇的打量起陈川来。


   外形俊逸,身材魁梧,浓眉大眼。


  穿着一套黑色的NIKE运动服。


  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要不是自己年纪大了,早过了那种沾花捻草的年纪,就凭陈川的外形和气质,李香都忍不住想倒追陈川了。


   特别是在看到陈川口袋里那四个圈的车钥匙时,李香眼前一亮。


  虽然她是乡下人,但是要是她记得不错的话,四个圈代表的可是奥迪,豪车啊。


   以陈川的年纪不过也才二十岁左右吧,就能买得起这么贵的车了? 小川,我听小楠说是你把她送回来的,你自己开车过来?李香好奇的问道。


  说话间,可能是坐的有些不太舒服吧,她把腰稍稍弯了弯,扭头活动了几下。


   因为陈川是坐在她对面的,这不,李香这般弯腰之下,顿时美妙的风光就展现到了眼前。


   我的天……好凶。


  本以为李香上了年纪可能会有所变形什么的,但是直到眼前出现的一幕,才令陈川反应过来。


   他想错了,就凭李香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哪里有半分变形的样子,简直叹为观止。


   咕噜……陈川偷偷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反应过来紧张道:啊……是的。


  李阿姨。


   嗯? 陈川所表现的这种紧张之态,让李香特别疑惑,顺着陈川的目光看去,顿时,李香就看到陈川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前胸…… 这小子竟然在偷看她! 饶是李香也忍不住脸有些红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内心隐隐又有些兴奋。


  自从老公因病去世以后,李香便一个人独自将女儿拉扯抚养长大,男人这个词语对于她来说可以说已经很陌生了。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李香总是会忍不住往这方面想,偷偷的做一些害羞的事情。


   现在陈川这种放肆的目光,似乎是在变向的刺激着李香内心那种隐藏了许久极度渴望般,让她害羞之余又兴奋异常。


   她并没有提醒陈川,或者将身体坐直,而是继续保持这个姿势。


  她眼神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有些迷离,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幻想……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cqwwsz/750.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