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孕玉势边走边做 男总裁巨肚产子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小臂粗的棍子,抡起就砸。

   滚!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夺过,一脚踹飞光头,提着棍子,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

   我刚到堂屋门口,尾房响起 嫂子愤怒的声音: 王 四虎,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叫人了。

   宝贝儿,别紧张哦!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 枣子,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证他长命百岁。

  王四虎浪声说。

   黑娃,快来帮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宝贝儿,别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没时间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

   咳!我提着棍子,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门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进来了?毛娃和光头两人呢?王四虎脸色微变,愤怒的看着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声,张开玉臂,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还在微微发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

   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坚强,始终是个女人,遇上这种危险,总是需要男人保护。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着跑了出去。

   黑娃,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嫂子缓缓松开,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

   没!我用力摇头,不想让嫂子担心,就善意的扯了个谎。

   他们不是好人,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快让嫂子看看,伤着没?嫂子松开玉臂,紧张的打量了起来。

   紧张过去了,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后脑门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好多血,现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

   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反手一摸,不但血没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

   我怀疑真是幻觉,拉开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别急,嫂子还没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来。

   我穿过西屋和堂屋,到了门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头已经爬起来了,脸色苍白,一头是汗,眼里充满了惊恐。

   黄毛还蜷缩在地上。

  王四虎蹲着身子,正在给黄毛检查。

   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门口,困惑的看着我。

   他们两个,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

   他们被人打了,谁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圆。

   不知道。

  我用力摇头,反正没别人看见,干脆装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嫂子,臭老虎凶黑娃。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嫂子背后,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

   可惜没起来,要不顶在沟沟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别怕啊!嫂子会保护你的。

  嫂子双颊泛红,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

   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亲情之爱。

  她明明害怕,还在微微发抖,却温柔的安慰着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废了, 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对他耳语了几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头架住黄毛,深深的看 了我一眼,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

   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

   陆 雪梅,把枣子取出来,我带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

  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

  黑娃正要送过去,你就来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说。

   陆雪梅,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袋子里的枣子,谁知道是哪儿来的?我爸说了,每天要亲眼看着,你从里面取出枣子。

  王四虎阴声说。

   王四虎,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这样,这活儿我不干了。

  嫂子双颊微微扭曲,紧紧抓着我的大手,气得发抖。

   看她的反应,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陆雪梅,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

  泡枣的活儿,你必须天天干,果园的活儿,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去村委会告你。

  嫂子甩开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

   这瞬间,我差点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担心我受到伤害,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这样的女人,值得我守护一生。

   笑话,村委会那些狗东西,哪个不给我爸面子?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嚣张的笑了起来。

   不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们都没想到,王四虎这样嚣张。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说话的人是苏 亦涵,我们村的美女村长。

   一听苏亦涵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兴奋。

   她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点,可她的声音很好听。

  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听她的口气,显然不喜欢王四虎。

   黑娃,别怕,亦涵来了,她会帮我们的。

  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

   苏亦涵,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你别多管闲事。

  王四虎两眼一翻,不屑的看着苏亦涵。

   看来他没吹牛,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

  这件事,我管定了。

  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

   披肩金发迎风飞扬,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发稍带着少许雾气。

  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

   纯黑色的小背心,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跟随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抖着,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

   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显然在跑步,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来得正好。

  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过去,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儿,说清楚点。

  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边抹汗,一边问。

   这事儿挺复杂的,你先进来坐,我慢慢给你说。

  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

   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

   雪梅,不是我说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你还答应弄这个。

  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羞涩的翻着白眼。

   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肯定会跳起来。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

  三万块是不多,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

  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来解决。

  苏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苏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事儿,是你能解决的吗?王四虎一脸冷笑,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

   臭老虎。

  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滚开!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一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来。

   黑娃,小心。

  嫂子吓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苏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滚开。

  我举起左手格挡。

   有点像横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对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发出了沉闷声响。

   臭傻子,你?王四虎脸庞憋得通红,踉跄后退,满眼惊恐的瞪着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几下,半步都没退,瞪大双眼,毫不示弱的盯着他。

   之前打倒黄毛和光头,可能是侥幸。

   这会儿和王四虎面对面的干,绝没侥幸可言。

   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我的身体真的改变了,变得力大如牛,压根就不怕王四虎这畜生了。

   雪梅,这是什么情况?你家黑娃,好大的气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苏亦涵拉着嫂子,急忙走了过来。

   黑娃,有没有伤着?嫂子抓着我的手,紧张的打量。

   没!我傻傻的摇头。

   黑娃的力气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开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让你坐摩托车。

  苏亦涵愣了下,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

   她是从城里发配到我们村的,摩托车是她从城里骑来的。

  村里到处是泥巴路,弯弯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骑了。

   有一次我去赶场,她顺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当时是傻子,觉得好玩就在车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紧紧抱着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扑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贪婪的嗅着那香气,小腹一阵发热,里面不停的抖着,好像要起来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别怕!打他。

  苏亦涵俏脸泛红,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准叫哦。

  我握着拳头,傻乎乎的冲了过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紧张的握着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打虎爷?死开!王四虎大怒,一记撩阴脚飞踹而出。

   臭老虎,死来!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脚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轰! 王四虎单脚着地,重心不稳,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跄着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动。

   黑娃,你真厉害,别让他爬起来,快踩着他的胸口。

  苏亦涵愣了下,拍着小手跑了过来,满眼惊讶的看着我。

   嫂子好像已经傻了,站着没动。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苏亦涵叫我,我肯定会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我可以断定,不仅是力气变大了,速度也变快了,眼睛也比原来尖了。

   晓得喽!我赶紧跑了过去,不等王四虎爬起来,一脚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额头青筋狂跳,怒吼着,飞腿踹向我的裤裆。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脚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几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爷虎。

  老子饶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嚣着。

   嫂子和苏亦涵都傻了,站着没动,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看她们的神情,显然都没想到,一个傻子这样厉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号称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亲眼所见,估计没人会相信。

   其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要是真的,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进体内的神秘力量有关。

   苏亦涵就在站我旁边,离得很近,少女幽香扑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苏亦涵的香肩。

   好软,真的是柔若无骨。

   好嫩,比刚出锅的豆花还嫩,水灵灵的,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黑娃,你好厉害哦!苏亦涵回过来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

   看着她脸上宛如鲜花般的灿烂笑容,我差点醉了,小腹越来越热。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护嫂子,嫂子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嫂子眼底闪过一丝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我能大致体会嫂子此时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决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护。

  我对她就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这样简单了,有了更大的价值。

   晓得喽!我傻傻的点头。

   你们两个女人,比猪还笨。

  异想天开的,让一个傻子保护一个人人见了都眼红的寡妇,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说。

   王四虎,你以后不该叫四虎。

  黑娃说得对,你该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这个鬼样子,还有脸嚎叫。

  我要是你,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啦。

  苏亦涵冷笑看着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来闹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苏亦涵旁边,有点狐假虎威的威胁王四虎。

   其实,她们两人都是借我的势。

  要不是我放倒了这只臭老虎,她们真没勇气当着王四虎的说面这种大话。

   臭傻子、陆雪梅、苏亦涵,你们三个,给虎爷等着,一定要你们好看。

  王四虎满眼不屑的瞪着我们。

   黑娃,收拾他。

  苏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晓得啦!我傻笑着乱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爷,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知道进退,要是再不识趣,我就叫黑娃拧断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卫,废了你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苏亦涵冷笑说。

   你?王四虎双颊扭曲,愤怒瞪着苏亦涵。

   你是战败者,必须接受赢家提出的条件。

  王四虎,竖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说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园干活了,这句话今天生效,这层关系不存在了。

  苏亦涵掷地有声的说。

   臭女人,你敢管虎爷的的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王四虎死鸭子嘴硬,这点上了还在叫嚣。

   你们父子两人,就是两个畜生,看准了雪梅 还不起钱,就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欺负她。

  泡枣还钱,已经很侮辱人了,还要上门亲自取,你们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苏亦涵愤怒的瞪着王四虎,郑重说,从今天开始,泡枣的规则,我说了算。

  为了还你们的臭钱,雪梅每天泡枣子,早上取了之后,让黑娃送过去。

  你们不准为难黑娃。

   说到泡枣,苏亦涵双颊泛红。

   她毕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脱得光光的,光着屁股躺在床上,把枣子一颗颗的放进那儿,早上又一颗颗的取出来,想想都尴尬。

   看着苏亦涵脸上的动人红晕,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新闻网17日报道馨儿 忽然之间白了我一眼,紧接着伸出手来在我胸前重重的砸了一下,这一砸不要紧,倒是让我又接连咳嗽了起来。

   直到 听见我咳嗽了,馨儿显得脸上才终于又出现担忧的神情,甚至伸出手来帮我顺了顺后背。

   好了好了,你看你我 都说了,你是不是真的生病了,你还在和我撒谎,现在咳嗽又是怎么回事? 我的姑乃乃呀,我现在咳嗽不全都是拜你所赐吗?又二话不说突然冲着胸口来了一拳,是谁都会受不了吧。

   可是这些话我当然不能直接说出口,不然免不了的又是一拳,我可承受不了馨儿这个小丫头的怒火。

   一边这样想着,我只能对着馨儿微微点头,算了算了,不如就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吧,这样一来自己可能也才会好受一些。

   对对对,你说的没有错,我就是生病了就是咳嗽了,你说的所有话都对,放心吧,我不会耽误工作的。

   我可是个大男人,一点点感冒能把我怎么样呢?你放心,我保证明天早上它就自动好了。

   正在我不停地对着馨儿保证的时候,突然之间有一盒药被伸到了我的面前,那只手纤细而白皙,一看就是来自于 凉子

   哦,这是感冒药。

  记得吃了之后再睡觉。

  这样明天早上你的感冒才能好起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凉子的声音便传入耳朵里。

   这让我有瞬间的目瞪口呆,我在 和馨儿说话,她怎么突然间凑了过来。

   可是这话我当然不能直接说出口,所以只能一脸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凉子,而她面无表情,只不过眼中的笑意却还是十分明显。

   看着她眉眼弯弯的模样,我突然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该不会这个小妞就是来找事儿的吧! 正当我疑惑不解之际,凉子又将手中的药朝我面前递了递,甚至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

   我说你还要不要这感冒药,如果不要的话,那我可就扔了。

  我好心好意的拿给你,你不接是什么意思? 听着凉子这话,她仿佛下一刻就会生气一般。

  馨儿连忙帮我接了过来,对着凉子 开口感谢。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凉子,等会儿我就让他吃了。

  这个呆子估计一时半会还反应不过来,有个大美女对他这么好,你不要在意。

   凉子听见馨儿这么说,脸色果然缓和了不少,对着她摆了摆手,却还是一脸怒容的盯着我。

   而不知为何我却无法一直直视着凉子的脸,眼睛不停地往她身上看去,此时她穿了一件比昨天还要更加透亮的睡衣。

   轻纱慢慢摆动,我甚至能够看清楚凉子里面穿了一件白色蕾丝的内裤,而上半身还是什么都没有穿。

   一瞬间,我只感到鼻血上涌,甚至忍不住去摸了摸鼻子。

   忽然之间听见梁子噗嗤一笑,我抬起头来看向她,果然撞进她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眸。

   他娘的,果然这个小丫头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站在这里勾引我的,想要给我感冒药才真正是个幌子! 可是我并不能拆穿她,只能对着她咬牙切齿地开口说了三个字。

   谢谢你! 不用谢,既然你是馨儿的男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帮你也是应该的。

   说完之后,这小妮便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床边儿,轻纱之中她那姣好的身材依旧若隐若现,更是使我血气上涌。

   艹! 我忍不住低低的咒骂了一声,只感觉又有了反应。

   一旁的馨儿没听清楚我在说什么,便向着着我凑了过来,对着我疑惑的开口询问。

   你刚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

   不不不,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

   说完之后,我却觉得这似乎有些不太对,于是又搂上了馨儿的腰,在她耳旁低语。

   其实我刚才说的是,我还没有满足,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听见我这么说之后,馨儿的脸色瞬间就红了起来,甚至比之前还要更红,几乎要滴血一般。

   她再次伸出手来砸了我一拳,可是这一拳可比之前轻多了,根本感受不到什么重量。

   她看看我。

  再看看凉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

   你瞎说什么呢?刚才我们在外面的动静,凉子在卫生间里肯定都听见了,现在她都已经洗完出来了,你还想干嘛? 哎,你不是都说了吗?她在卫生间里都已经听见了,那么现在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我开口对着馨儿劝慰。

   再说了,我们可是情侣,干这种事情也是天经地义,她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听着我越发的放肆,凉子毫不犹豫的剜了我一眼,眼神之中满是警告。

   那也不可以。

  ! 我可告诉你,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你到时(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候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我一个人跟凉子住,我该怎么面对她呀。

   哎呀,放心啦,她既然刚才都已经让我和你在外面弄了,那就说明她根本就不在乎,现在我们还盖着被子呢,你害怕什么呀? 虽然馨儿已经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可是我有一个优点就是绝不服输,像对待凉子一样,对待馨儿自然也是如此。

   更何况只要一想到刚才凉子在那轻纱之中饱满的身材,我就根本忍不住自己的欲望。

   他娘的,明明都是女人,为什么凉子的身材会那么好,虽然馨儿的身材也很是不错,可是和凉子比起来还差了一些。

   一边说着,我不停地贴近馨儿身体,我和她现在都光溜溜的,在感受到炙热的那一秒,她忽然之间浑身一僵。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之间这么快又来了! 馨儿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虽然说我平时的战斗力也不差,可是今天的确是有些反常,还不都是因为凉子那个小妖精害的。

   自然这些原因我是不可能和馨儿说出来的,我只能向着她陪笑,不停地在她身上蹭蹭。

   嘿嘿,还不都是因为你!有这么个美女抱在怀里,我怎么可能忍得住呢?你说是不是啊?所以我们再来一次! 一边说着,我马上就扶住了馨儿的腰,想要继续刚才的快乐。

   馨儿还是有些犹豫,正在我准备进入的那一刻,她却又忽然之间制止了我。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在弄了,现在凉子还没有睡觉,被她听见真的不好! 我的个馨儿啊,难道你就真的忍心我一直这么干耗着?我可告诉你,我现在难受的要死,你不帮帮我吗? 我帮你,我当然帮你,我是你女朋友,我不帮你,你还想找谁帮你呀? 馨儿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向着我开口说着。

   而我却只是满脸的欲哭无泪,馨儿自己都说了,她会帮我,可是现在她却不让我弄她,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你看吧,连你自己都说了你会帮我,那还不赶紧帮帮我,我真的要难受死了,快点快点,我忍不了了! 一边说着我更加向着馨儿的方向贴近,不停地在她身上蹭来蹭去,都听见馨儿一声轻哼的时候,我明白她心里肯定也是愿意的。

   她所害怕的,只不过是因为凉子而已,她害怕凉子听见,所以什么动作都不敢用。

   可是,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不由分说地用腿分开了她的小腿,而她却忽然之间对着我惊呼。

   你先等一下,这么着急干什么?! 一边说着,她甚至坐起来,和我之间保持距离。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忽然心中一凉,完了完了,该不会真的没法达到目的了吧。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馨儿坐起来之后,却忽然向着凉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有些疑惑不解,便随着她的目光也看向了凉子,而凉子现在早已经躺在了床上,她背对着我们,再一次露出了之前的翘臀。

   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

   馨儿突然之间坐起来,就是为了看一看凉子有没有睡着,现在既然凉子已经睡着了,那么她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吧。

   想到这里,我马上就又把馨儿拉进了被子里。

   你干嘛! 当然是干坏事! 我对着馨儿嘿嘿一笑,这一次没有等她反应过来,便瞬间长驱直入。

   或许是因为舒服了,她猛然之间叫了一声,这让我倒是慌乱的不行,急忙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

   紧接着我们两人都不敢动了,再听见屋里没有一点声响,凉子似乎没有醒来的迹象时,这才慢慢运动了起来。

   明明我是在和馨儿睡觉,可不知道为什么,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凉子的身影,毕竟那个身材实在是太诱人了。

   说实话,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奇妙。

   这一次没有像之前坚持那么久,可是馨儿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等她满脸微笑的转头看向我时,我就知道她已经足够了。

   好了好了,我可警告你,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你不能再继续了! 我有些委屈巴巴的看着她,似乎很不想结束这欢愉的一刻。

   那我还没有尽兴怎么办?我还想再来一次! 那也不行,这一次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同意了。

  就算想要,也要等到明天,反正你还没走,不是吗! 说完之后,馨儿把裤子穿上了,这样一来就断了我的后路,看来她是真的累了。

   我长叹了一口气,可是想想馨儿累了一天,和我不一样,或许是应该让她好好休息了。

   这样想着,我便轻轻地拍着馨儿的后背,直到她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她睡着了。

   今天一整天过的极为疯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到了晚上,一股难以言语的寂寞涌上心头。

   身边的馨儿已经睡着了,而另一张床上的凉子也没有任何动作,我想大概也睡着了吧。

   我今天和这两个女人度过了疯狂的一天,可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却无端的思绪万千。

   脑海中不停地重复出现今天一天的经历,和馨儿在一起的时候,和凉子在一起的时候,以及那些欢愉的时刻。

   想着想着,原本都已经平息的欲望居然再一次强烈地燃烧了起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dw8AYG/caJZ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