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ore

飛機杯多少錢 (12) 2021/8/2 3:16:03
ssore


  閱讀提示:除去女友和 妻子 男人想要的還有一個 女人,那就是屬于他的 紅顏知己—— 女閨蜜


  因為女閨蜜能讓男人 傾訴不能向情人傾訴的話。


  可這紅顏有時又不能明目張膽地昭告天下,只能偷偷藏在心里。


  有哪些原因讓男人如此上癮呢? 8個理由男人都想要個女閨蜜  1、擁有一位漂亮的“鐵哥們”會更讓人得意  男人或許都渴望有一位紅顏知己,假如好朋友是美酒,女性朋友無疑是非常醉人的一種,她們更心細,因為地位不同,又比情人更能幫助男人;假如是一位充滿須眉氣質的紅顏,做事甚至會比男人更得力,這是多美妙的事情。


    2、她不獨占你,卻和你心意相通  女人一旦成為老婆,就不再客觀地看待男人,她們喜歡獨占,紅顏知己就不會。


  一般人都有自己的隱藏性格,如果男人的另一半是女人的話,更可能是那位紅顏知己。


    3、如此溫柔的懷抱,怎么能不讓男人心動  他要是郁悶了,可能會大醉一場,假如有點力氣和膽量,可能會找人打一架。


  不過,要是有一個體貼的女性朋友,他沒準會找她傾訴甚至哭一場。


  8個理由男人都想要個女閨蜜(圖)  男性朋友絕對不行,就算別人不知道,他自己也無法在 同性面前做可憐狀。


  紅顏知己就不可怕,她們心疼男人在自己面前偶爾的軟弱,更喜歡去真心體會這種軟弱。


    4、知己是一種不求回報的奉獻  宣是個踏實的的男人,可惜流年不利事業失敗。


  妻子幫不上忙,多年的朋友雪一直陪在他身邊再次從零開始,就像當年白手起家一樣。


    兩年后宣東山再起,房子車子都回來了,家里又(上門女婿的三姐妹)恢復了以前的優裕生活。


  這兩年里雪不僅做到了普通朋友所作的,更付出了女人特有的智慧和溫柔。


  其實就是這樣,對雪這樣的紅顏知己來說,宣的幸福和成功, 也就是她想要的回報了。


    5、紅顏知己通常都很聰明  一個女人要想在男人的生命里永恒,要么做他的母親,要么做他永遠也得不到的一個“紅顏知己”。


  說到底,紅顏知己包含了很多東西。


  愛情太短,婚姻太悶,只有紅顏知己才長久。


  所以,能夠安于做一個男人的紅顏知己的女人通常都很豁達和聰明。


  8個理由男人都想要個女閨蜜(圖)  6、滿足了男人的虛榮心  有的女人天生適合做朋友。


  她們喜歡輕松的關系,像男人一樣討厭束縛。


  這無疑是更多男人欣賞的朋友類型。


  所以就算不是那么“知己”,男人也喜歡和這樣的女人做朋友。


    享受妻子或者情侶之外女人的關心和親近,可以很大程度滿足男人的虛榮心。


    7、可以激發男人更多寬容和理解  比如在酒館喝酒,男人可以和同性打酒官司,一杯一兩地計較,對女人卻不會這樣。


  異性朋友可以激發男人更多寬容和理解,而且心甘情愿。


  這是性別特征,強大的喜歡照顧弱小的。


    于是女人得到了愛護,男人也滿足了雄性的虛榮心,這就是紅顏知己最根本的東西,既然心甘情愿,相處怎么能不美妙?  8、聰明男人可以享受“齊人之福”  假如第一位紅顏知己做了自己的女人,再遇見同樣可愛,甚至更迷人的女人怎么辦?男人的占有欲讓他不會就此放過,可重婚不但可惡而且犯法;情人又有太多情欲的味道,不如找她做知己。


  把愛戀變做友誼送給她,在家對妻子百般疼愛,在外和紅顏知己相濡以沫。


  8個理由男人都想要個女閨蜜(圖) 似乎是聽到了聲音,趴臥著的秀美嬸忙是扭頭,一看到他,不由得嗔怪道:“你個死 小川,怎么才來呀?都痛死你秀美嬸我了,哎喲喂!”楊小川不急不忙的先將他的那個木藥箱給擱好,擱在了床頭旁的那把木凳子上,問道:“沒摔裂吧?”“哎呀,嬸怎么曉得有沒有摔裂呀?反正就是好痛啦!你是醫生,你看看有沒有摔裂不就成了么?”“那……”剛說個那字,就只見楊小川的臉頰微微的泛紅了……面對個女人,他還是有些放不開。


  不過就秀美嬸這個臥姿來說,也著實容易令他有些小想法什么的。


  秀美嬸那個著急呀:“哎呀,你那個啥呀?你說咋整就咋整唄!嬸配合你就是啦!”說著,她扭了扭屁股,又問:“是不是要嬸把后面的衣衫掀開?然后把短褲往下放一放?然后你好檢查尾巴骨?”“嗯。


  ”楊小川也只好點頭應了一聲。


  秀美嬸便道:“哎呀,不就這點兒事嘛?你瞧你瞧磨磨唧唧的干啥呀?瞧你那臉紅的,你還是不是醫生呀?沒有給女人瞧過病還咋地?”這一邊說著,她就一邊伸手到背后,將后邊的衣衫往上一拽,然后直接就將她那條花短褲往下一拉……楊小川瞅著,呆呆的一怔,有種徹底被打敗的感覺。


  這秀美嬸的手法也忒重了,人家小川醫生的意思露出尾椎骨就好了,可她那一拽花短褲,貌似有點兒過了吧?這鬧得小川醫生是面紅耳赤的,都呆(啊啊啊好棒)愣了好一陣子才愣過神來。


  完了之后,他這才大致的瞧了瞧她尾椎骨那兒……可是這瞧了瞧之后,他的眉頭就不由得緊皺了起來。


  她好像沒有摔著哪兒呀,尾椎骨那一塊兒沒紅沒腫、沒紫沒青的,這壓根就沒啥事不是?于是, 他也就言道:“秀美嬸呀,我看你這尾巴骨沒事呀!”忽聽這個,秀美嬸暗自微怔了一下,心里不由得又氣又惱的,心想,他 小子是真傻還是假傻呀?都這樣了,他還不明白呀?這村里還真有拴在樹下的牛不會吃草的?事實上,她壓根就沒有摔著那兒。


  用村里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她發浪了。


  因為打自春節后,她家男人就出去打工去了,這都六月份了,半年過去了,沒沾過男人的邊了,能不想么?見得這楊小川還真犯傻,她不由得言道:“哎呀,都痛死你秀美嬸了,咋會沒事呢?要不你摸摸,指定是摔著了哪兒?要不然怎么會那么痛呢?”可是楊小川也沒有她想象的那么傻,他也是識破了她那點兒鬼心思,所以他便回道:“摸就不用摸了吧。


  反正這沒紅沒腫的,也沒紫沒青的,沒啥大毛病。


  你要是真說痛的話,我就給你開點兒草藥吧,回頭你自己搗碎了,敷在尾巴骨那兒就成了。


  ”忽聽這個,秀美嬸心里那個氣呀,又是那個惱呀,真想干脆不裝病了,真想直接爬起來把他小子給拽過來就給那個什么了。


  但,她又怕這事回頭會被他小子給傳出去,要是那樣的話,那她以后在村里還怎么見人呀?那還不得羞死噠呀?再說,這種事情,她也只能給予對方暗示,引得對方主動,才能商量著保密。


  可是她都這樣了,楊小川這小子愣是不上鉤,她哪有轍呀?為了再堅持一下,沒轍了,她也只好媚聲的沖楊小川問道:“要不要……嬸再把短褲往下拉一拉?”誰料,楊小川便是回道:“不用了,該看的我都看到了。


  我沒有那么重的口味。


  我看秀美嬸壓根就沒病,所以我就先走了吧。


  以后要是秀美嬸有啥病的話,就去我那診所吧。


  ”話畢,只見他小子背起他那個木藥箱,扭身就出門了。


  氣得秀美嬸嗔惱的抄起個枕頭就朝門口丟去:“你等著,老娘早晚要……”待從秀美嬸她家出來后,楊小川仍是有些郁悶的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心說,白跑一趟也就算了,居然還差點兒就失了身,真是郁悶呀!就算我楊小川再怎么無所謂,但在這種事情上,也不至于饑不擇食不是?也要稍稍的過得去不是?怎么也得稍稍年輕一點兒的,臉蛋湊合一點兒的吧?正在他郁悶的沿著村道往回走的時候,莫名的,只見一個小女孩正迎面朝他跑來:“小川叔!”楊小川忙是抬頭瞧了一眼,忽見蓮花正在朝他跑來,他也就問了句:“咋了,蓮花?”“那個……”蓮花忙是加快幾步,跑到楊小川的跟前,仰著頭、一臉無邪的看著他,“小川叔,我媽媽要我問你,我們家那條母狗和二傻子他家那條公狗扯在了一起,分不開了,咋辦呀?”“……”楊小川一陣汗顏,過了好一會兒之后,他才回道,“那個……沒事,等它們辦完事了,就自然分開了。


  ”可蓮花聽著,兩眼卻是懵然得一愣一愣的:“小川叔,啥叫等它們辦完事了呀?”“……”楊小川又是一陣無語,然后說了句,“你回去將小川叔的原話告訴你媽媽,你媽媽就懂了。


  ”“哦。


  ”蓮花懵怔的應了一聲,然后又是愣了愣眼神,忽然說道,“哦對了,小川叔,我媽媽還說……她不舒服,要你去我家幫她看看病。


  ”忽聽她這么的說著,楊小川也就耐心的問了句:“你媽媽哪兒不舒服了呀?”“嗯?”蓮花微皺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回道,“我也不知道。


  反正我媽媽就說她渾身都不舒服,這兒也不舒服、那兒也不舒服,她就是要你去我家。


  ”聽得這個,楊小川不由得有些郁悶的皺眉一怔,這都是咋了?咱們這小漁村的女人咋都這樣呀?想著,他也就對蓮花說道:“那個……蓮花呀,你回去告訴你媽媽,就說小川叔治不了她那不舒服。


  ”“可是我媽媽說你能。


  她說你是醫師,能治百病的。


  ”“但你媽媽的那種不舒服,你小川叔真治不了。


  ”“那我媽媽是哪種不舒服呀?”“……”楊小川頓時一陣語噎,又是一陣汗顏,然后只好解釋道,“你回去跟你媽媽說,她知道的。


  ”“哦。


  ”蓮花懵懵怔怔的應了一聲,“我知道啦。


  ”完了之后,蓮花也就轉身跑著回家了……只是楊小川依舊有些郁悶的皺了皺眉頭,忽然在想,看來老子作為小漁村唯一的留守青年,怕是真難以堅守這圣潔之身了呀?怕是早晚都會被咱們村里的這群母狼給吃了呀?因為隨著改革開放的浪潮,打工熱潮逐漸興起,到了九四九五年,逐漸的,村里的年輕人和中年男子都南下打工去了,他們也都是要到過年那會兒才回來過個年,然后又走了,所以常年留守在村里的也就是老人、婦女和小孩了。


  至于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也就楊小川了。


  這時間一長,身邊沒個男人,村里的那些女人們也得有些寂寞難耐了,所以呢……也都打起了楊小川的主意來。


  今日個不是這個肚子痛,明日個就是那個不舒服,都是要叫楊小川上門就診,這等楊小川上門了之后,完全就不那么回事了,一個個都是貓鬧春似的。


  可惜的是,咱們小川醫生也不是那種節操掉一地的人,也是有原則的,也就像他所說的那樣,他是治不了她們的那種不舒服的。


  但她們老是那樣,咱們小川醫生在想……貌似有句話說,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貌似咱們村里還有句話說……哪有牛拴在樹下還不會吃草的呢?所以……躲得過初一,怕是躲不過十五呀?……這會兒,楊小川背著個木藥箱沿著村道往回走著,心里不免又是有些郁悶的皺了皺眉頭,在想,沈玉芬咋就不鬧那等不舒服的病呢?要是她鬧的話,我楊小川倒是樂意幫她治治那病!他一邊有些悶悶的胡思亂想著,一邊沿著寂靜的村道往回走著……一陣陣山風吹來,捎帶著山間的草木腥味,還有田間稻香,令人聞著,沁心入脾的。


  這寧靜的小漁村,好似一個世外桃源一般。


  所謂小漁村,是因為村口有條河流經過,將整個村子給阻隔在了一個山角落似的,故名小漁村。


  由于村子四周都是山,地勢所致,所以也就導致了房屋比較分散,不是很集中,這邊山頭幾戶、那邊山頭幾戶的,零零散散的。


  別看村子不大,只有那么百來十戶人家,但這山山水水的,看上去,風景還是挺美的,且四季常青,氣候宜人。


  但,說實話,對于楊小川來說,窩在這個小村子里當名小醫師,著實是沒啥意思。


  有時候想想,他也想外出打工了,只是自己除了醫術,也不會別的,所以也就只能是暫時的窩在這個小山村里。


  當然了,他也有著人類最偉大的夢想,那就是等攢點兒錢,娶個媳婦,生個孩子,為楊家傳宗接代。


  因為楊家到了他這兒,也就是一脈單傳了。


  按說,他也算是出身于醫世之家,因為他也傳承了爺爺的醫術。


  他太祖也是以醫為生。


  他爸也是跟著爺爺學醫的,只是十六年前他爸遭遇不幸,過早離世了。


  后來,他媽耐不住寂寞,不甘守一輩子的活寡,所以也就改嫁了。


  那時候,他還小,還只有三歲,只是聽大人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然后他媽就真的改嫁了。


  他爺爺為了保住楊家不斷了香火,所以也就沒有讓他媽將他帶走。


  也就是說,是他爺爺將他撫養成人的。


  原本他爺爺是不想讓他再從醫了,想送他去讀大學,讓他走出這個窮鄉僻壤的小村子。


  只是奈何老人家年歲已高,也是力不從心了,最后也只能送他讀到高中了。


  對于楊小川來說,最大的不幸莫過于去年爺爺過世一事了。


  對此,他也是心存愧疚,因為他覺著爺爺將他撫養這么大了,而他卻是沒能讓爺爺過上一天幸福的日子,爺爺就那么的走了,所以他覺著愧疚。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傳承爺爺的醫術了……一會兒,待楊小川背著個木藥箱回到家時,莫名的,只見村里的 菜花嬸坐在他家堂屋門前的門檻上。


  這菜花嬸忽見楊小川回來了,她就立馬就詭異的媚笑道:“你個死小川,上哪兒去了呀?嬸都坐這兒等你大半天啦!”見得菜花嬸那樣,楊小川立馬就有些發毛的皺了皺眉頭:“那個……菜花嬸呀,你又哪兒不舒服了呀?”菜花嬸則是沒羞沒臊的笑道:“還有哪兒不舒服呀?不就是嬸的那兒有點兒癢嘛,來來來,快點兒吧,你快開門吧,進去幫嬸瞧瞧!”聽得這個,只見楊小川的臉頰就有些泛紅了,但相當郁悶的皺了皺眉頭,一邊打開堂屋木門上的銅鎖,一邊回道:“那個……菜花嬸呀,瞧就不用瞧了,我直接給你開點兒藥吧,你回去熬水洗洗就好了。


  ”可菜花嬸則是忙道:“上回你不就這樣么?不就直接開了點兒藥要嬸回去熬水洗洗么?這不……沒好不是?還癢不是?所以你還是幫嬸瞧瞧吧,看看究竟都咋回事吧?”楊小川轟然一聲推開堂屋的木門,回了句:“菜花嬸呀,要是這樣的話,我可就治不了了,你還是去鎮醫院瞧瞧吧。


  ”“咳!你這 瓜娃子呀,嬸不是不想去鎮醫院么?嬸就是想在你這兒治不是?”“可是……我真的治不了!”“哎呀!嬸說你能你就能!其實挺簡單的!”說著,這菜花嬸就一把拽著楊小川的胳膊,“來來來,上你家里屋,你就幫嬸瞧瞧吧!”楊小川那個眉頭緊皺呀:“菜花嬸呀,你別急成不?你也得等我把醫藥箱給放下了吧?”“成成成,那你就快點兒吧!”楊小川則是不急不忙的扭身走到堂屋的黑木桌前,將背著的木藥箱給擱下,然后扭頭沖菜花嬸說道:“菜花嬸呀,瞧就真的不用瞧了。


  我幫你把把脈就成了。


  你說上回沒止住癢,可能是我下藥沒對癥吧?”可是哪曉得這菜花嬸扭身過來,又是一把拽著他的胳膊,愣是要把他往他的里屋里拽:“哎呀,把啥脈呀?你這瓜娃子呀,你幫嬸看看咋了?嬸都不怕羞,你說你一個大小伙子的,還是醫生,你說你還怕個啥羞呀?再說,你是真木還是假木呀,不是藥就能止癢的,懂么?”楊小川這個無奈呀,眉頭緊皺著,不是他不想幫她,而是他真沒有那個胃口呀!想想,這菜花嬸長得是三大五粗的,哪兒都一樣大似的,且身上還有著一股子狐臭味,要是哪個男人還有那胃口的話,那也真是夠令人佩服的了。


  見得她愣是要這樣拉拉扯扯的,楊小川可是有些急了,忽地一晃膀子,甩開她的手:“我說,菜花嬸,你能不能不這樣呀?”忽見他小子這樣,還急了,菜花嬸不由得一愣:“喲呵?你這瓜娃子還裝什么斯文呀?裝什么大頭蒜呀?別以為你爬 村長家的墻頭那事,老娘不知道?你說你還裝什么裝呀?難道你就情愿爬墻頭偷看沈玉芬,也不看送上門的我么?”聽得這菜花嬸這話都說出來了,楊小川又是眉頭一皺,也就忍不住說了句:“這女人和女人……它不一樣好不?”“有啥不一樣的?嬸不是女人呀?她沈玉芬有的,嬸沒有呀?她沈玉芬無非也就是皮膚白一點兒,臉蛋好看一點兒,除了這個,哪兒不一樣呀?”聽得這話,楊小川甚是無奈的皺了皺眉頭,然后也懶得跟她扯這爛七八糟的了,便是話鋒一轉:“好了,菜花嬸,你要看病就看病,別擱這兒拉拉扯扯的好不?再怎么說,我楊小川也還是個沒娶媳婦的大小伙子好不?所以你這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呀?這被人家說三道四的,以后我楊小川還怎么娶媳婦呀?”“喲喲喲!還成何體統?”菜花嬸不由得譏諷道,“瞧你個瓜娃子,你以為你多讀幾年書,就擱嬸面前拽詞了是吧?告訴你,楊小川,你可別在嬸面前假裝正經了,可別埋汰嬸了!就你,偷看沈玉芬那事我就不提了!你說你,就去年人家李家大兒子結婚的時候,你不也大半夜的趴在人家窗戶么?擱村口那樹林里,你不也偷看了人家劉美麗么?就你,還擱嬸面前假裝正經呢?”聽得菜花嬸這一頓數落的呀,咱們小川醫生的臉終于有些掛不住了,泛起了一陣陣囧紅來……事實上,他也著實不是啥特正經的玩意。


  那爬墻頭、趴窗戶、鉆樹林等等等,這等事,他楊小川也是沒少干的。


  所以這在菜花嬸面前裝正經,著實是有點兒顏面掃地。


  但,他也是有針對性的,不是是個女人他都偷看的。


  正如他自個所說,女人和女人不一樣好不?只是現在這菜花嬸這般的纏著他,他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過了一會兒,沒轍了,他也只好說道:“我偷看也好,偷聽也好,那是我的事情,你菜花嬸還管不著呢!成了,你要是真來看病的那就看病吧,要不是成心來看病的,那么你就請回吧!你沒事,我還有事呢!”“喲呵?”菜花嬸感覺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你個瓜娃子還真裝上了呀?你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呀?你還真想要嬸來硬的咋地?”忽聽菜花嬸那么的說著,楊小川不由得渾身微顫了一下,貌似還真有點兒懼她似的。


  事實上,他也知道,這個菜花嬸可是很能纏人的。


  上回,他就是玩了個臨陣脫逃,才保住了自個的圣潔之身。


  因為這菜花嬸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她可是真放得開,且還會軟硬兼施。


  反正她是個寡婦,誰愛說啥就說啥去吧。


  別說是楊小川,就是村長,她菜花嬸都曾軟硬兼施過。


  見得實在是沒轍了,楊小川也就說了句:“菜花嬸,你要真這樣的話,我可會報案的哦!”可是菜花嬸則是回道:“你要報案就報案唄,他們派出所管得了搶、管得了偷,還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覺咋地?”“……”楊小川徹底無語,一陣狂汗,只覺這菜花嬸太彪悍了……過了好一會兒之后,真是沒轍了,楊小川也只好求饒道:“菜花嬸,你就放過我吧!不管咋說,我楊小川還是個未婚青年呢,將來還要娶媳婦呢!”可菜花嬸則是忙道:“將來娶媳婦那是將來的事情,你說你個瓜娃子的怕個啥呀?再說,咱們小漁村也沒有與你年齡相當的姑娘不是?即便你要娶,將來也只能娶個外村的姑娘不是?”“……”楊小川徹底被打敗了,真不知道再說啥是好了,只是覺得這菜花嬸不僅彪悍,還一套一套的說詞,只要他一句話過去,她就立馬一句話給反回來了……見得楊小川再也沒啥可說的了,這時,菜花嬸裝溫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在他耳畔柔聲道:“好啦,你個瓜娃子就別磨蹭了。


  咱們趕緊的進你家里屋吧,完事后,嬸還得回去做飯吃呢。


  ”楊小川聽著,實屬無奈的扭頭看了看她,然后說了句:“那……菜花嬸呀,你還是趕緊回去做飯吃吧。


  ”忽聽他說了這么一句,菜花嬸不由得又是一瞪眼:“你?我說……你個死小川,你還真想要嬸來硬的咋地?”沒轍,楊小川又是緊皺著眉頭,顯得一副寧死不從的樣子。


  菜花嬸瞅著,又道:“我說你個瓜娃子咋就這么木呢?你說這事,有多少男人想要還要不著呢,可是你個瓜娃子……你說嬸都這樣了,你還有啥不好意思的呀?”趁機,楊小川忙是說了句:“那你還是去找別的男人吧。


  ”“你說你個瓜娃子又想存心氣嬸了不是?咱們小漁村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都跑光了,都外出打工去了,這村里除了你個瓜娃子,哪還有個能雄起的男人呀?這耕地都沒有男人了,哪還有男人耕田呀?要是有的話,也不至于這么苦了嬸不是?”可楊小川又是說了句:“不是還有不少老頭么?”“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還扯啥呀?”趁機,楊小川便是沒轍的來了句:“我也一樣。


  ”“你小子就是胡扯!你說你這年紀輕輕的,咋可能嘛?”說著,菜花嬸又是沒羞沒臊的說道,“我還不知道,你個瓜娃子的不就是嫌棄嬸長相不好么?可是嬸告訴你,這女人呀,不論美丑,其實都一個樣兒,沒啥兩樣的!”說著,她話鋒一轉:“好啦,你個瓜娃子的就別磨蹭了!”可楊小川還是一副寧死不從的樣子,也不吱聲了,反正就站那兒不動。


  菜花嬸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你要再這樣,嬸可就真來硬的了哦!”楊小川還是不吱聲,只是心里在想,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沒想到他這個留守青年的門前也這么多的是非,真是郁悶呀!隨之,他又在想,既然她們都以看病為由,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開這個診所得了個屁的,反正也賺不了幾個錢……正在這時候,村里的廣播忽然響了起來:“喂—喂—喂—現在開始廣播,請村里的楊小川楊醫生聽到廣播后,請速到村口去一趟……”還正在廣播著呢,忽然,就只見村口的王老頭忽地一下竄進了楊小川他家堂屋,急切切的嚷嚷道:“小川,快!拿上你的藥箱!趕緊的!村口那兒正人命關天呢!”這又是廣播,又是上門來叫人的,不由得,楊小川忽地一怔,忙是沖王老頭問道:“村口那兒都咋了?”“你先趕緊的拿上你的藥箱吧!”王老頭急切切的回道,“那個誰……咱們的鎮委書記正奄奄一息的呢!所以,你得趕緊的!”“鎮委書記?”楊小川又是一怔,一邊急忙的拿上他那個木藥箱,“您是說……咱們鄔柳鎮今年新來的那個 秦書記?”“對!”王老頭急切切的點了點頭,“就是秦書記!”“他……他怎么跑來咱們小漁村了呀?”“哎呀,你小子就先別問那么多了,趕緊的吧!”“成成成!”楊小川連忙點頭的同時,也就忙是扭身出門了……王老頭則是緊忙的跟上了楊小川的步伐……這會兒,菜花嬸瞧著楊小川那個死小子就這么的閃人了,她兩眼一愣一愣的,那個郁悶呀,忍不住心說,這個死小川,非得磨磨蹭蹭那么老半天,結果鬧得老娘這回又沒辦成事,真是……唉……下回老娘可就不跟他個死小子磨嘰了,直接將他小子給拽進里屋再說,老娘就不信他還真不會吃草?由于人命關天、情況緊急,所以村口的王老頭進來后,也忘了看這菜花嬸了,只顧急切切的拉著楊小川走了。


  菜花嬸她心里那個不是滋味呀,又在想,剛剛要是那個死小川不磨蹭那么久的話,事情都辦完了不是?咱們這小漁村如今連個男人都沒有,還真夠鬧心的呀……待楊小川背著個醫藥箱急匆匆的趕到村口的時候,一眼就望見了河對岸的河灘上有幾個老頭圍著蹲在那兒,還有村長也蹲在他們當中,他們一個個都一臉焦慮之色,都在焦急的瞅著河灘上躺著的那個人……貌似躺著的那個人就是鎮里今年新來的那個秦書記?瞧著那驚心怵目的一幕,楊小川沒敢多想什么,只顧急匆匆的沿著河灘跑下去,直奔河上的那座木橋而去……當楊小川跑上了木橋時,村長忽聽那‘咚咚’的腳步聲,他忙是扭頭去瞧了一眼,忽見是楊小川背著個醫藥箱來了,村長便急忙嚷嚷了起來:“小川,快點兒吧!”聽著村長的嚷嚷聲,楊小川下意識的加快了步伐,跑過木橋,然后扭身就朝河灘那方跑去了……待跑到跟前時,停下步伐,他不由得一陣氣喘吁吁的:“啊呼……”沒等他喘勻氣,村長又是催促道:“那個……小川,你快點兒吧!”由于人命關天,所以楊小川也就忙是取下背上的醫藥箱,給擱在一旁的地上,一邊在秦書記的跟前蹲了下來……待他大致的瞧了瞧秦書記的面色之后,不由得暗自一怔,這……誰給秦書記下了老鼠藥呀?此刻,躺在河灘上的秦書記好似已經沒有了啥意識,只是一臉扭曲、痛楚的躺在那兒,好像之前他已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掙扎,那臉色憋得烏青烏青的,兩個眼袋也是烏黑烏黑的、鼓鼓的,整個面部已經浮腫了。


  根據楊小川的初步判斷,應該是誰給秦書記下了老鼠藥?要么就是秦書記自個想不開,想尋短見?暫且先不管是啥原因,還是救命要緊,所以楊小川扭身過去,就打開了他的那個醫藥箱,從中取出了一瓶烏黑烏黑的藥液來……這是他自個用中草藥熬制的祛毒散,能在短時間內緩解中毒的癥狀。


  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藥液后,他這才伸手探了一下秦書記的鼻息,貌似還沒死,只是氣息非常微弱了,能不能救醒,還不好說?暫不管那么多,他只顧急忙沖對面蹲在的村長說道:“村長呀,你來幫個忙,幫我把秦書記的嘴巴給掰開!”村長聽著,沒敢含糊,忙是挪步過來,立馬就用兩手給掰開了秦書記的嘴巴……于是,楊小川也就將那一整瓶的藥液一點一點的灌入了秦書記的嘴里……要是這藥液不管用的話,那么恐怕還真就有點兒棘手了?因為秦書記貌似完全沒有了意識似的,藥液滴入他的嘴里后,他也沒有下意識的往下咽。


  只能是等藥液順著他的喉管滑下去了,楊小川才繼續往他嘴里滴入藥液,就這么一點一點的灌著。


  旁邊那幾個圍觀的老頭見著楊小川已經在施救了,他們也就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似的,于是其中的李老頭忍不住問了句:“呃,老劉呀,你是咋發現秦書記躺在這兒的呢?”老劉回道:“我這不想去一趟鎮上么?然后我在過橋的時候,也就發現了有一個人趴在河邊上的水里,當時我還以為那個人想不開想要投水自盡呢!”于是,王老頭忽然插話道:“也就是說……一開始秦書記還趴在河水里?”“對。


  ”老劉點了點頭,“然后我不趕忙走過來看么?當時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咱們鎮里新來的秦書記,就看見他的手還在微微的動,好像是在掙扎似的,我就感覺這個人可能不想死,所以我這不就趕緊的將他拖到了河灘上么?我這也老了,沒啥力氣,拖了好久才給拖上來。


  等我給反轉過來一看,忽見是咱們鎮里新來的秦書記,好家伙,嚇了我一大跳!我這都差點兒被嚇死過去了!”李老頭聽著,不由得皺眉道:“這事就怪佬?你說這秦書記……無緣無故的,他咋就……”王老頭忙道:“得了!我們還是別瞎猜了吧!這事……估計也只有秦書記自個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小川能不能救醒秦書記了吧?”“……”一會兒,待楊小川將整瓶藥液都給灌入到秦書記的嘴里之后,村長見得秦書記還沒反應,他不由得沖楊小川問了句:“小川呀,你的這藥……管不管用呀?”楊小川聽著,也是擔憂的瞅著秦書記,回道:“要是不管用的話……可能就……”一邊說著,楊小川一邊解開了秦書記的衣扣,然后用手在秦書記的胸口來回的搓揉著……過了好一會兒之后,見得秦書記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似的,楊小川不由得倍覺棘手的皺起了眉頭來,想了又想的,在想還有啥辦法能夠盡快的緩解中毒的癥狀?想著想著,他也只能盡力試試了,忙是取出了銀針來,趕忙的點著酒精燈,開始給銀針消毒……村長瞅著,不由得疑惑的問了句:“這針灸法能管用么?”楊小川回道:“試一試吧。


  應該能排出一些毒來?我也只能是盡力而為了。


  ”因為他已經想好了,實在不行,最后一招,也只能是采取內氣療法了,逼出秦書記體內的毒來。


  一會兒,待在秦書記的胸口及腹部給布了數根銀針之后,楊小川又從藥箱里取出了一瓶藥液來,又要村長幫忙掰開秦書記的嘴,然后再往秦書記的嘴里滴藥……希望這樣雙管齊下,能見效?這回,待小半瓶藥液灌入秦書記的嘴里之后,忽見秦書記的雙眼眨動了一下……“有反應了!”王老頭忽地驚喜道。


  “哪兒?”老劉忙是湊近了過來。


  “剛剛眨動了一下眼睛。


  ”王老頭回道。


  “……”待楊小川繼續往秦書記的嘴里滴藥后,忽然,又見得秦書記喉嚨有意識的哽咽了一下……忽地,李老頭驚喜道:“有救了!看來小川這小子還真是傳承了他爺爺的醫術的精髓呀?”村長則是驚喜道:“小川,繼續滴藥吧!看來真見效了?”“……”等再過了那么大約半小時之后,漸漸蘇醒過來的秦書記忽然驚慌失措的一顫,然后待瞧清蹲在他身旁的是小漁村的村長后,只見忽地一把攥緊村長的手:“老馬,救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我!否則我死定了!”村長先是被嚇得一顫,然后待反應過來之后,他也是一時不知所云?于是,他也只好沖楊小川問了句:“小川,秦書記他沒事了吧?”“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


  ”楊小川回道,“但還得藥物治療,因為他體內的毒還沒完全的排放出來。


  若是不繼續藥物治療的話,秦書記可能就會慢慢的變成瘋癲狀態。


  ”聽著楊小川在說話,秦書記扭頭怔怔的看著他,問了句:“是你救醒我的?”村長忙是替楊小川回道:“對,是他。


  他是咱們小漁村唯一的醫師。


  別看年齡不大,但醫術很好。


  ”秦書記聽著,又是怔怔的看了看楊小川,然后忙是說了句:“謝謝!”完了之后,秦書記扭頭沖村長說道:“老馬,我暫時在你們村躲一躲吧。


  你看……你能給安排個住的地方不?”看得出來,此時的秦書記有點兒像是一個落魄的乞丐。


  聽得秦書記這么的說著,大家誰也沒敢問,究竟都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大家都猜想到了,肯定是有人要陷害他。


  村長暗自想了想,怕是安排秦書記住他家不合適?因為村長在想,上回秦書記來小漁村視察情況的時候,就對他家女人眉來眼去的,這要是等他病好了,精神了,無聊了,怕是又會惦記著我老馬的女人?于是,村長也就對楊小川說道:“小川呀,這樣,就讓秦書記暫時住在你家吧。


  反正秦書記還要繼續治療不是?這住在你家也方便不是?再說,反正你小子現在也是一個人不是?所以住你家也方便。


  ”聽得村長這么的說著,楊小川有些不悅的愣了一下眼神,忍不住心想,格老子的,你馬德民不就是怕人家秦書記惦記上你的女人沈玉芬么?雖然心里這么的想著,但是楊小川還是答應了下來:“好吧!那就讓秦書記住在我家吧!”聽得這話,秦書記那個激動呀:“謝謝、謝謝!等以后我一定會重謝的!”可楊小川則是心說,得了吧,等以后你要是當了縣長的話,都不知道你還認不認識老子?就你這種人,老子又不是沒見過,真是的!以前我爺爺就幫鎮上的一個什么主任治過病,當時他還說以后一定會報恩的,可結果呢?人都不知道去哪兒了?去年我爺爺死的時候,他也沒來送葬,真是個忘恩負義!……之后,在村長和那幾個老頭的幫助下,也就將秦書記送去了楊小川他家。


  待剛到楊小川他家的門口,就只見一條大黑狗從屋旁的草堆里躥出來,沖著秦書記就是一陣狂吠:“汪、汪、汪汪汪……”嚇得秦書記緊忙往后退步,心里那個低落呀,心想沒想到如今連一條狗都欺負他?楊小川忽見自家的那條旺財沖秦書記一陣狂吠,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貌似感覺到了一種不妙,看來這位秦書記是位不速之客呀?想著,他忙是沖旺財說道:“旺財!好了,回去呆著吧!”沒想到那條大黑狗聽了楊小川的話之后,也就不吠了,顯得乖順的看了看主人,搖晃著尾巴,然后也就扭身回它的草堆了。


  完了之后,楊小川也就將秦書記安排在他爺爺生前的那間里屋里住了下來。


  雖然他爺爺已經去世一年多了,但是關于他爺爺的房間,依舊保持著原樣,他一直都沒有動過,只是時不時的進來掃掃塵而已。


  因為這樣,他感覺他爺爺還在似的,還沒死似的。


  顯然,不難看出,楊小川跟爺爺的感情很深很深……不過想想,畢竟是他爺爺將他帶大的,所以爺孫倆的感情很深,這很正常。


  其實,他一直不大愿意外出打工,還是因為他惦念著爺爺。


  因為在他看來,爺爺從來就未離開過似的。


  ……這將秦書記在楊小川他家安頓好了之后,村長和那幾個老頭也就離去了。


  這會兒,也是晌午飯時間了,于是楊小川也就進堂屋后方的廚房里去弄吃的去了。


  想著還得照顧病號,所以他也就特例為秦書記熬了些米粥。


  完了之后,他又去藥房給撿了一付中草藥熬給秦書記喝。


  這一頓忙活下來,不知不覺的,也就下午三點來鐘了。


  待終于忙活完了,他不由得呼出了一口郁氣來,然后心說,娘希匹的,村長那個狗日的真是個人精呀,這把秦書記安排在老子家,這不是尼瑪折騰老子么?無緣無故的,老子這突然還得伺候那么一個玩意,真是郁悶呀!再說,還不知道秦書記這醫藥費怎么算?想著這醫藥費的問題,他小子心想這會兒也沒事,沒有誰來瞧病,于是他也就扭身朝他爺爺生前的那間里屋走去了……因為他的藥房就設在他家堂屋里,所以也是方便。


  待他來到爺爺生前的里屋后,見得這會兒秦書記正躺在床上看書,他可是不由得有些不爽的問了句:“秦書記,您……手頭上那本書是從哪兒拿的呀?”忽聽這個,秦書記忙是笑微微的抬起頭來看了看他,然后回道:“哦,我在床頭邊上這個抽屜里拿的。


  ”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9158934.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451799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4183953.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2622039.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365707.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298553.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58962.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4521088.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365707.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577102.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drtwhxc.com/fjbdsq/182.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