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bra gym

飛機杯多少錢 (12) 2021/8/5 4:47:35
no bra gym


  核心提示:當康 對我表白的時候, 我心中悲欣交集。


   這段時間他對我的關照確實無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確實有些動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這又是一場悲劇,害怕我最終還是會失去他。


  我終于沒有給康一個正面回答。


    初戀一朝曲終人散  我和第一任男友童是典型的兩小無猜。


  我們是同鄉,初中就是同學。


  我們的感情從同學開始,放學一起回家,一起做功課,一起結伴出游。


  高三暑假的散伙飯后,他借酒向我表白了。


  當時年少懵懂,我只覺得的一頭小鹿在心里亂撞。


  稀里糊涂地就點了頭,然后生澀地接了吻。


    大學我們雖然不同校,但是在同一座城市。


  他家境不錯就沒有住宿舍,而是在外面租了一套一室戶。


  一開始我只是周末白天去和他一起做飯,繼而(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偶然在那里過夜,不過還是他睡客廳。


  大二的時候,我就退掉了宿舍,搬去和他住在了一起。


  我們之間也理所當然偷吃了禁果。


  那時候我們如膠似漆,感情已經很穩定。


  雖然也有爭執,但朝夕相處所醞釀出的感情,比多數的校園情侶更像一個小家庭。


  大學畢業后,我們的關系已經得到雙方家長的首肯。


  他家給我們買了一套兩室戶的 房子作為婚房。


  因為是他家出全資,所以只寫了童的名字。


  對此 我也沒有太介意,畢竟我們是要結婚的。


  他畢業分配在一個很不錯的單位,我也在一所學校找到了滿意的工作。


  因為他上班離家比較遠,所以單位有配宿舍。


  一開始他天天奔波回來陪我。


  我覺得這樣他太辛苦,就讓他平時別折騰,周末才回來。


  非處之身未來 婆婆讓我滾出 家門(2/2)  因為我在放暑假,所以婚房的裝修基本是我一手操辦的。


  一開始,童還每天電話,周末回來和我一起逛建材市場。


  漸漸地,電話越來越少,我打電話他還很不耐煩,周末也有諸多理由不回來了。


  等婚房裝修完畢的時候,我覺得他越來越不對勁。


  終于,忍無可忍,我去他單位查崗。


  在同事驚異的注視下,我才知道他已經和他們公司經理的女兒公然出雙入對了。


    他痛哭流涕地向我道歉,說他是為了前途被迫無奈。


  我坐在自己一手裝修的婚房里,體會到了絕望。


  當時心一下子被掏空了。


  分手后,他承諾賣了房子補償我一筆錢。


  但他 父母不同意。


  為了這件事,我們兩家人也鬧得很僵。


  總之,我離開他時只帶走了自己的拉桿箱。


    前男友的 兄弟對我大獻殷情  分手那段時間,我狀態很差。


  加上工作上的煩心事,我一下子病倒了。


  發燒到41度,如活死人般躺在醫院。


  這事我也沒敢告訴父母,只想自生自滅。


  這時候,童的朋友康開始對我大獻殷勤。


  他們是大學同班同學,親如兄弟。


  非處之身未來婆婆讓我滾出家門(2/2)  康作為他的兄弟,常常到我們租住的小屋來蹭飯。


  那時候經常是他買菜,我和童做飯,再由他洗碗。


  如果童不在家,康也會來幫我解決問題,比如換燈泡、修理龍頭等,然后我們就一起吃飯。


  康就像我們家庭的一份子一樣。


    大約是分手以后童告訴了康吧,我生病的時候,康撥通了我的電話。


  聽到我有氣無力的聲音,康立刻趕到了醫院。


  在康的悉心照顧下,我恢復了健康。


  出院后,康領著我從一個人租住的廉價屋里搬了出去,換了一間敞亮的房子。


    據他說這間房子是爺爺留給他的,而他則暫時和父母住在一起。


  當我要給他房租的時候,他一口拒絕了。


  我也就沒有堅持。


  畢竟,一個人留守異鄉,我的經濟實力也有限。


  我想,以后會有報答他的機會。


    自從我住在了康的房子里,他就時常來看我,幾乎每個周末都會來陪我。


  就像在童那里一樣,我們一起下廚,一起打掃衛生。


  我也懷疑過康是不是在追求我,但我沒允許自己深思。


  第一次感情失敗給我帶來了太大傷害,而且正因為康和童的關系,我想他可能會介意。


  非處之身未來婆婆讓我滾出家門(2/2)  當康對我表白的時候,我心中悲欣交集。


  這段時間他對我的關照確實無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確實有些動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這又是一場悲劇,害怕我最終還是會失去他。


  我終于沒有給康一個正面回答。


  在我的沉默與留戀中,康離開了。


   可 當她答應過后老張的話也補了出來,竟然要換個地方,換……哪啊?話都已經出口了,劉 楚楚不好再反悔,可她真的有些害怕。


  畢竟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要是今天交給老張……雖然不討厭,隱隱還有些喜歡,可畢竟是能當她父親的人了,兩人現在這樣就已經好過分。


  如果再把那么大那么可怕的 東西放進身子里面去……只是試探著想想,張楚楚就覺得既羞人又害怕。


  她吱吱唔唔的詢問著,“換、換哪啊,胳肢窩行 不行,也、也能夾住。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老張當時就被這答案給郁悶到不行,什么意思啊,放胳肢窩,開玩笑呢?真提議當真是新奇,干嘛的都有,還真沒聽說過有要干胳肢窩的。


  于是他直白的說道:“我想貼著你那兒,然后蹭蹭。


  ”那兒是哪,劉楚楚清楚無比,所以這讓她大為嬌羞,很是不好意思。


  雖然隔著衣服,可觸感卻是真實存在的,這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以啊?在她思考著該如何拒絕的時候,老張猛地探手,將她給不容拒絕的端到床上,隨后更是將裹在絲襪里的兩條修長玉腿給狠狠劈開。


  劉楚楚當時就羞怕到不行,“別、別這樣,老張,不要,不要啊!”老張很是過癮,尤其是在劉楚楚哀聲求饒的時候,他更 感覺到愈發刺激,于是直接強行撲上,狠狠在那而磨蹭著,感受著絲襪與托底小褲褲的溫熱。


  只不幾下的,劉楚楚就受不了了。


  “老張、老張,好難受,我難受,不要,不要……啊~!”她真的是不行了,又痛又麻癢,而且那種麻癢就像是昨天被老張親吻在那里似的,是從嬌軀最深處所泛起的一種本能刺激和反應,一雙白皙玉腿狠狠地蹬扯著,雙手更是在拍打老張的同時,卻又用力地愛撫著,感受著強壯火熱的身軀。


  縱然她沒有經歷過,卻也知道想要解決那種近乎致命的難受,老張進來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她又實在過不了心里那道坎兒,所以她只能拒絕。


  可 就在她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老張突然停止了動作,并且呼吸急促。


  她認為,老張可能已經舒服到結束了,因此暗暗慶幸。


  可下一刻,老張的話卻給予了她極盡的感動。


  “對不起楚楚,我忘記你那里有傷了,真的很對不起,我不動了,別傷著你。


  ”老張知道劉楚楚先前說的難受是指什么,那是女性的天性,可從那句話上他又聯想起了劉楚楚身下的傷勢,他真的不忍心帶給她痛苦,哪怕他再想要也不舍。


  站在床前,老張憋的難受,悶著頭也不說什么。


  而劉楚楚這時候卻是被他真心感動到不行,她以為老張結束了,可哪成想老張卻是在惦記她的傷勢,寧可自己憋的辛苦也不愿帶給她半分的痛苦。


  這個男人,真的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甚至單是看著他都覺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頭,不過精致的小臉蛋兒上魅紅更盛了。


  她邊解扣子,邊羞羞的說道:“我偷偷看過一點視頻,好像也可以用這里幫你解決。


  你上來吧,你站在床上,我幫你弄一下。


  ”老張喜出望外,沒想到一時善意丟了顆芝麻,卻撿回來顆大西瓜,還讓劉楚楚惦記上了他的好,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獲了。


   望著慢慢脫離劉楚楚胸前的衣衫,望著那件漸漸被解開的肉色蝴蝶花紋的文胸脫離,老張興奮了,一蹦三尺高來到床上,任憑臉色羞紅的劉楚楚跪在他身前。


  那一雙俏然白皙的小手,漸漸聚攏向身前,然后移動到了老張的身下……早上的時候老張就在顧芳菲那憋的厲害,弄了好久也沒完事,下午又被劉楚楚這么一通誘惑,他已經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在劉楚楚那享受了十幾分鐘后,他終于忍不住了,愛的潮水瞬間傾瀉。


  這個時候的劉楚楚,只感覺到老張身子顫抖的厲害,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張開嘴巴好奇的想要詢問呢,結果一股股的暖流就沖擊進嘴中,直把她打懵了。


  那火熱的東西燙著她性感的小嘴,粉嫩的香舌,更有怪異的味道刺激的味蕾……當她徹底醒悟過來是怎么回事后,誘人唇瓣上也已經沾染了那種東西。


  她當時就羞瘋了,捂著嘴巴光著上身趕緊往衛生間跑。


  可就在剛剛跑進衛生間時,始終張著嘴巴的她感覺有唾液順流,她趕緊下意識的吞了一口。


  吞完后迅速趴在馬桶上,然后她才傻乎乎的意識到,沒了——“我的天,劉楚楚,你到底干了什么,你怎么把那種東西吞下去了,你……”劉楚楚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想把腦袋悶進馬桶里面,把自己活活憋死得了。


  老張拿床上的文胸將身下擦干凈后,來到了劉楚楚的身旁,輕輕拍打她后背。


  “楚楚,沒什么的,你要是實在覺得羞人就換個角度想想。


  昨天在醫院的時候,我不是也把你的吃了么,那么多粘乎乎的呢!”老張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劉楚楚更羞到不行。


  她怎么覺得,自己明明想要跟老張保持最終的底線距離,可離那條底線卻越來越近了呢……下午的時候,在老張的堅持下,劉楚楚陪他去了公園。


  倒不是老張還有什么花花心思,就是單純的想著多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不得不說,劉楚楚在公園里走了會兒后,心情越來越好了。


  而老張一些葷素不忌的笑話,她也不會顯得那么嬌羞,甚至覺得跟老張在一起散步,真的挺輕松。


  “楚楚,再給你說個。


  有新婚 小兩口去外地旅游,趕上大雨天實在沒地方去就近去了教堂。


  教堂里只有一個 神父,神父好心的收留了他們,但是只有一張上下疊床。


  神父睡下面,小兩口睡在上面。


  ”“等到半夜的時候,神父突然被晃動醒了,他感覺好像地震,于是就趕緊睜開眼睛招呼床上的小兩口。


  你猜,他招呼小兩口的時候看到了什么?”面對老張的葷話段子,劉楚楚只背著小手羞笑,也不作任何回答。


  但這并不耽誤老張的繼續,他繼續講道:“神父看到小兩口在干那事,覺得挺不尊重他的,于是就質問他們,你們小兩口在干什么呢?小兩口回答說,我們剛才上了一趟天堂。


  ”“小兩口的回答讓神父很是無語,實在不好批評些什么。


  但他又不甘心就這樣不尊重,于是小兩口完事后不多會兒,又有晃動傳來,驚醒了小兩口。


  他們好奇的問,神父你做什么呢?神父氣呼呼的回答,怎么,我自己上趟天堂不允許嗎?!”劉楚楚當時就笑崩了,忍都忍不住,直至笑的小腹都感覺有些痛。


  望著夕陽下笑到花枝亂顫的劉楚楚,老張滿心喜歡,覺得這個姑娘真好。


  要是能夠擁有她一輩子,那該多好啊!但這事他終究也只是幻想下,根本不敢往真了去想,連他自己都覺得不現實。


  下午從公園離開后,晚上劉楚楚請老張吃了飯,表達對他的謝意。


  老張也沒客氣,成功跟劉楚楚吃了個酣暢淋漓。


  騎著電動車回到住處后,劉楚楚從車后座下來,然后站在門前有些尷尬。


  禮貌上來說她覺得該讓老張進去坐坐,可真要進去她又怕還得發生什么。


  要知道,下午老張弄的她,現在那里隱隱還有些感覺呢,她真怕自己受不了那種感覺。


  不過就在她猶豫的時候,老張主動開口了,“楚楚,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話留下,老張扭動車把就離開了,讓站在門口的劉楚楚有些不知所措。


  她擔心老張會跟她發生些什么,可事實上老張只是單純的護送她回家。


  這種小小的誤解,讓她有些心有愧疚。


  可愧疚之余,她又覺得如果老張能留下來陪著她,似乎也不是件壞事,跟老張在一起的時間也挺開心的。


  前提是,再也不要做和那種事情有關的事兒了,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732963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300563.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4190584.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9619327.html
https://twljoiujgn.weebly.com/7605277.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8719435.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8493378.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9334200.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33954.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9194040.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xcelinstitute.com/fjbdsq/30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