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6766

飛機杯多少錢 (9) 2021/8/8 18:21:25
fw6766


干爹請你吃香蕉,大香蕉,一次叫你吃個飽。


  ” 王梅故意撒嬌道:“哎呀,干爹,你在說什么嘛,什么香蕉不香蕉的,人家又不愛吃香蕉。


  ” 老張壓低聲音道:“你上邊的嘴不愛吃,可是你下邊的嘴愛吃啊,上次咬著我的香蕉都舍不得松口了,呵呵呵.”“干爹~”王梅的聲音更嗲了:“你怎么這么壞啊,大清早就逗人家,要把人家的火撩上來,你過來滅火啊。


  ”老張呵呵笑道:“你干爹腿腳 不方便,要過來也是你過來,怎么昨天還沒喂飽你啊,這么快就又想要了?”“討厭!人家就是說說而已嘛。


  ”王梅好像撒嬌上癮了,抱著電話聊個沒完。


  老張也覺得大清早的打這電話挺刺激的,就故意說道:“閨女啊,你現在在哪里呢,方不方便干點別的啥。


  ”王梅說道:“人家在辦公室呢,干爹想要做什么啊?”老張問道:“你辦公室就你一個人啊?”“是啊,人家有單獨的辦公室,干爹你到底要做什么啊?”王梅的聲音聽著呼吸有些急促,也不知道現在在做什么。


  “一個人啊,那太好了,你把裙子拉起來,照張腿的 照片給我,記住一定要照到內|內哦。


  ”老張命令道。


  “呀,干爹你好銫啊,不過我就喜歡你這銫銫的干爹,你先加我微信吧,我馬上給你發照片。


  ”王梅的聲音無比的興奮,聽起來對老張的玩法很滿意。


  過了一會,老張叫了王梅的微信,王梅發過來一張照片。


  背景是一個華麗的辦公室,照片里有一(兩根一起插進去)雙穿著玻璃絲襪的修長美腿,腳下踩著一雙恨天高的黑色高跟鞋,那是一件褲襪,一直拉到了腰部,兩腿間 紅色的內|內包裹在絲襪里,如此的飽滿。


  老張看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用手在屏幕上摸了摸。


  王梅發了一條 信息過來,帶著一個可愛的表情:“干爹,人家今天穿的是紅色的,喜歡不喜歡啊。


  ”“喜歡,喜歡。


  ”老張連忙回到。


  “那還想不想看啊?”王梅發過來一個調皮的表情問道。


  “你發個胸的照片吧,要露|點的。


  ”老張回道。


  馬上王梅的照片發過來了,是脖子以下的照片,可以看到王梅坐在老板椅上,白色的襯衣完全解開,紅色的內衣直接被推到了脖子那里,那團雪白的龐然大物占據了照片的一大半,躍然而出,頂端..老張不由的把那照片放大了想要看的更仔細一點,這時王梅突然發了個消息:“干爹有人過來找我辦事了,先不玩了,以后有機會再玩,愛你。


  ”后邊跟著幾個心和嘴巴的表情。


  老張正玩到興頭上突然被中斷了,急的抓耳撓腮的,連著發了幾條信息,都沒有任何反應,想必王梅是真的出去辦事了。


  老張一連喝了兩罐涼茶才總算冷靜了下來。


  看了看表,已經十點了,老張探口氣起身準備打掃衛生。


   劉亮并不知道他那個馬蚤老婆一大清早的就和老張又是電話又是照片的,他現在正坐在辦公室里為自己和 高靜的事情而煩惱。


  自從照片丟失之后,他又纏過高靜幾次,但是每次都被高靜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嘗過高靜的滋味之后他怎么舍得放棄這么美麗的女人,再說呢,他還打算用高靜討好自己的頂頭上司呢,沒想到這只小魚居然這么快就脫鉤了。


  這叫他心里很是郁悶,一度懷疑是高靜找人偷了自己的照片,本來以為是老張,但幾番試探下來,老張好像并不知情,要不然在自己要封他店的時候就該拿照片威脅了。


  那到底是誰偷了自己的照片呢,劉亮給自己點了一支煙,認真的思索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劉亮不耐煩的問道:“誰啊?”“我,高靜。


  ”一聽是高靜主動送上門來了,劉亮的心跳立即加速,趕緊跑去打開門,一把拽住高靜的胳膊,不待他反對就拖到了辦公室里。


  砰地一聲,辦公室的門被鎖上了。


  高靜被嚇了一跳,本來已經下定決心,今天就和劉亮把話說明白,叫他以后不要再騷擾自己了,但是和劉亮單獨面對,她還是有些害怕。


  劉亮也沒說話,靜靜地打量著高靜,幾天沒見,他發現高靜的身上多出了一些特別的東西,皮膚好像更好了,XIONG也好像大了,最主要的是她的神態,小臉雖然緊繃著,但卻透著一股媚意,眼睛也水汪汪的,不經意的瞟人一眼,就能勾走一半的魂。


  劉亮一下就被迷住了,一只手很自然的向著高靜的小手抓去,嬉皮笑臉的說道:“高老師,你今天可真漂亮啊。


  ”   幾個姐妹聚會時,聊起了一個話題:如果 嫁人以后的生活狀態還不如現在,那為什么要嫁人呢?是呀,如果兩個人不如一個人,何必嫁人!我們都在期待一種壓軸的愛情。


    記得剛參加工作時,碰到鄰居親戚朋友,總會關切地詢問我的終身大事。


  所有 的人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我應該有男朋友了,每次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們,我還單身呢。


  常常他們的神色變得嚴肅起來,說 女孩子這個年紀,可得抓緊了。


  轉而又笑瞇瞇地說:要不要替你介紹啊?我哭笑不得。


    確認我真的沒有男朋友,親戚圈同事圈朋友圈開始熱心起來。


  他們會把那些不同種類的男人從城市的各個角落里拉出來,其中不乏有潘安之貌的、有體面職業的、有富裕家境的、有良好教育背景的。


  我從不拒絕這些相親,無論是酷暑還是寒冬,無論是在大排擋或者星巴克還是在公園。


  可是無論怎樣,總沒有我期待的那一種壓軸的感覺。


    由于成功概率很小,親戚朋友們也大多灰了心,總是不解地問我到底要什么樣的,差不多就成了。


  我會羅列很多標準。


  他們會說,你那不是找對象是招聘。


  記得一個同事曾經勸 我說,別太挑了,女孩子過了二十五,每過一天,男人對她的興趣便少一點。


  二十七八仍未婚的,在他們眼里,根本就是滯銷品,再也別想賣出去。


  趁自己還有點資本,趕緊嫁人!我不以為然。


  我覺得不能委屈自己的感覺。


    一個閨中女友終于喜歡上了一男人,男人對她很好,是很好的那種, 給她買她喜歡的任何東西,有人欺負她,他會把那人揍個半死,我們覺得有這樣一個男人的保護是件很愜意的事情。


  可后來,閨中女友還是選擇了離開。


    男人千方百計找到我,講完之后一臉茫然地問我,你說,我哪里做錯了?我這么愛她,她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靜地聽完,沒辦法給這個疑惑的男人一個滿意的答案。


  我們從咖啡店走出來,過馬路時男人瞅到一個空當便快步跑到對面向車流這邊的我招手說,快啊。


  我有些無奈地笑了。


    我問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牽女孩的手。


  他說,在公園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


  我說他過馬路時一定比女孩快。


  他 點頭說,你怎么知道?我說女孩在刷碗掃地的時候,他一定是悠閑地看著自己的報紙或者DVD。


  男人摸著頭說自己似乎 明白了


  我說,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一個陽光午后,我接到那個男人的電話。


  他很興奮地告訴我,說女孩又回到了他身邊。


  我問他是怎么做的。


  他說費了很大力氣才約到女孩散步,還專挑路口走,過馬路時站在女孩左邊,緊緊握住她的手。


  而且每天給她做飯洗衣服,收拾房間,早晨買早點給她。


  我笑了,說你現在明白了吧。


  男人嘿嘿地說,明白了,明白了,她跟著我,是需要我疼的。


    女人,就是女人,是需要一個人來疼的。


    終于,我也決定嫁了,在姐妹們的逼供下我終于招供:開始,盡管和他交往了一兩年,但從沒動過要嫁給他的念頭。


  我的嘴很刁,只吃一家的燒餅夾肉。


  于是,他每天早上坐兩站車買燒餅,再坐五站車來到我家。


  有天晚上下雨了,他送我到家門口,盡管他渾身透濕,還是把手機熒光燈打開,照著我從容地找到鑰匙、開門、進門,并堅持一定要看我進門,一層層地上樓,并且等我扭亮窗前的燈后方才離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晚再也沒能合眼。


  到天亮,就決定嫁給他了。


    誰是愛情的壓軸?不見得是條件最佳或人氣最旺的那一個,但他一定得是最能打動女人心的。


    她原來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


  她的 母親常逼著她去見不同的人,不斷地相親,讓她不勝其煩。


  她的朋友是個兩肋插刀的熱心人,就把我拉來替她擋駕。


  這樣我和她才相互認識。


    在雙休日的時候,她就把我領 回家,目的是向母親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勞煩她老人家整天擔心她嫁不出去。


  那天我在她的母親面前表現得極好,我衣著光鮮、談吐得體,一切都進行得挺順利的,只是在臨走之前,她的母親對我說:“我們家住得比較偏,小婷要常上早班和夜班,我怕她不(豁達大度)安全,你能不能抽空來接送她?”她是醫院的護士,上早晚班是常事,而她們家又住在城邊近郊,小街小路的,有一段地方還荒廢著沒有建房子,晚上也沒有路燈,黑漆漆的。


  我馬上點頭答應:“這以后就是我的責任了。


  ”  從她家出來,她滿是歉意地說:“真是對不起,又讓你攬了一件苦差。


  看來我要欠你越來越多了。


  ”我卻微微一笑,說沒什么。


  其實,我還求之不得呢,我早就已經對她有好感了。


    從那天起,我就成了她的專職司機,常用我那輛益豪摩托車載她上下班,有時是早上,有時是晚上,好在我是做家裝設計的,時間由自己來支配。


  我最喜歡早晨去接她了,因為那時可以看見最清鮮的她,一塵不染的像個天使。


  還有,我也喜歡通向她家的那條小路,兩旁種滿了花花草草,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騎車帶著她掠過開滿茉莉花梢枝蔓邊,有一股清透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是,茉莉花給我帶來馨香的同時,也給了我一份迷茫:她也會像我愛她一樣愛上我嗎?我幫她在她母親面前演戲,如果我要再進一步的話,就好像是幫過人家就要人家有所回報,太有點乘人之急的意味了,所以我根本就無法主動表白。


  而她似乎是一個靦腆矜持的女孩,也不會把愛說出口。


  難道我與她之間,永遠就只能是假戀人的緣分?  我向一個知心朋友傾訴我的苦惱,朋友試著幫我解迷:“你用摩托車帶她的時候,會不會感覺到背部暖暖的?”我不解:“這有什么關系?”朋友說:“有點說頭,如果你感覺到背后空空沒感覺的話,那就證明她離你的身子遠遠的,表示她要與你分清界線。


  如果你感覺到背部有暖意的話,嘻嘻,就有戲了,她把她的身子和臉往你背上肩上貼呢。


  ”  聽了朋友的這番話,我茅塞頓開。


  在一次我接她回家的晚上,我清楚地感到背上肩上暖暖的,那股子暖流,滲進體內,直達我的心間。


  在經過茉莉花叢的時候,我把車停了下來。


  她輕問:“怎么了?”我說:“你看,今晚的月色真不錯,我們到那邊的草地上坐一坐好嗎?”她微笑著點頭答應了。


  那一晚我們從假戀人變成了真愛人。


  后來她成了我的妻子。


    原來,愛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等著我回頭去發覺。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1202960.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740721.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5722970.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18643.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7915330.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9330940.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5637888.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867087.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577479.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4793394.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drtwhxc.com/fjbdsq/447.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