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l 443

飛機杯多少錢 (13) 2021/8/10 15:51:07
gigl 443


老張解釋的口干舌燥,都快急眼了,“不是,這事你不知道自己錯了嗎?”顧 芳菲一本正經的回道:“知道,我認錯,但我就不 道歉,偏不!”這要是自己的 兒子,老張非一腳踹翻翻了不可,什么尿性啊這是?“你這人怎么可以這樣啊?”“我就這樣,看不順眼你強殲我啊,你又不是沒試過,昨天上午你就猥褻我,今天早上你再來啊,有本事你扒掉我絲襪掀開我裙子你再來啊?你不來都不是男人,你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大花蘿卜!而且我還告訴你了,你強殲我也不道歉,不道!”把老張給氣的啊,先前答應劉 楚楚解決她跟顧芳菲之間的誤會,昨晚也成功讓顧芳菲了解了事情真相,可 原本該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到道歉這給憋住了。


  越想越生氣,加上顧芳菲的話又特別氣人,老張當時就怒了。


  一把將顧芳菲撲倒在床上,伸手入裙‘哧啦’一聲響。


  絲襪,真的被扯破了……老張鉚足了力氣,準備極盡狂暴的占有顧芳菲。


  可就在這時,屋里放的另一部 手機 響起


  他本不想接,但看到黑白屏幕上顯示出劉楚楚的名字后,他還是接起了電話。


  在老張接起電話的瞬間,原本欲眼迷離的顧芳菲,臉色登時變得極為難堪。


  “楚楚啊……嗯,是……”電話里劉楚楚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問問顧芳菲現在是什么態度,畢竟老張已經告訴她要把 視頻拿給顧芳菲看一些,她很珍惜這份姐妹情深。


  老張聽在耳朵里都覺得感動,開啟免提,想要讓顧芳菲聽聽劉楚楚的態度。


  可免提打開后,劉楚楚的聲音剛響起,顧芳菲就一把抓住手機,摔了個稀碎。


  老張當即就懵了,這是怎么個意思,跟我手機有仇,連摔我倆手機?看到電池都被摔出的手機,老張終于忍不住的怒了。


  “顧芳菲,你特么有毛病啊你,干嘛連摔我倆手機,你得了狂犬病啊?!”他這一爆發不要緊,顧芳菲更是怨氣沖天,猛地起身將他給狠狠推開。


  “我就是瘋了,我顧芳菲就是得了狂犬病,但那也是被你們給咬的!”老張有點懵,不太明白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顧芳菲繼續發泄道:“我就是不要跟她道歉,我憑什么跟她道歉?我是對不起她,誤會了她,可為什么 在我感受到你喜歡我的時候,你卻讓我去跟她道歉?為什么都要剛才那種時候了,你還要放棄我的身子去接她電話,為什么?!”“老張,我明白的告訴你,你要是真喜歡我,那就只準跟我一個人在一起。


  你要是喜歡劉楚楚,那你就離我滾遠點,我再也不想見到我的男人去惦記著別的女人,尤其是劉楚楚,再也不想,你明白嗎!!!”聲嘶力竭的吼完,顧芳菲起身穿鞋,‘砰’的一下子摔門走人。


  走出房間后不多會兒,有個從屋里出來的男同事看到她,很詫異。


  “芳菲,你怎么出現在男宿舍區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個稀碎!”一通臭罵,顧芳菲揚長而去,火氣沖天,徒留那男同事被罵了個滿頭霧水。


  待顧芳菲走遠后,他這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周圍,只有老張屋子里開著門。


  他走到老張屋子里,問:“老張,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顧大乘務長了,你看看把她給氣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門來了。


  你是不是牽引飛機的時候她還沒下機啊?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這事可大可小的,趕緊去賠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張還是沒好心情,直接把他給轟走了,‘砰’的一下閉上門。


  老頭吃灰,這男同事郁悶到不行,直嘀咕:“這大早上的,我招誰惹誰了我……”坐在凳子上,點燃一支煙,老張悶頭抽著,任青煙裊裊。


  他終于明白顧芳菲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這不是倔強,也不 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就是心里那道坎兒過不去。


   許墨惦記上了劉楚楚,他也惦記上了劉楚楚,更是在即將發生激情碰撞的瞬間接起了劉楚楚的電話,顧芳菲心里為此別扭的厲害。


  倒也是,任誰光著身子準備奉獻一切了,卻被輕輕一通電話給打敗,都會惱火。


  只是,他當時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著撮合這對好姐妹而已……一根煙抽完,老張依舊愁到不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是好了。


  深吸口氣,長嘆一聲,老張起身收拾起了手機殘尸。


  還好是款老式諾基亞黑白機,吹吹土擦干凈,扣上電池照樣用。


  將電話撥給了劉楚楚,然后他在電話里對劉楚楚說,“芳菲都知道了,她現在顯得特別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兒。


  你呢,最近也就先別跟她打招呼了,讓她緩一緩,畢竟這事對她沖擊也挺大的……”(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婉言將眼下情況美化過后告知劉楚楚,電話那頭的劉楚楚特別高興。


  她不需要顧芳菲的道歉,只希望這個好姐妹不要再誤會自己,不要再讓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隨后的時間里,她對老張表示真誠的感激,并邀請中午共進午餐,她請客。


  這種事情老張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饞飯,只饞能跟劉楚楚在一塊。


  可這次他拒絕了,“剛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我想睡會兒。


  ”跟劉楚楚結束通話后他確實睡了,也確實是累,但卻跟夜班無關。


  對于顧芳菲,他隱隱有些心疼,可更多的還是種糾結。


  左手劉楚楚,右手顧芳菲,他哪個也喜歡,哪個也想要。


  原本一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可倒好,竟然還要挑一個,這幸福來的……真兇惡!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老張還沒睡醒,敲門聲就‘咚咚咚’的急促響起。


  下意識的老張認為是劉楚楚或顧芳菲,畢竟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這倆女人身上。


  可當他急赤白臉的開門后卻發現,來人是同城派送員,說是有派件讓他接收。


  老張都不知道誰會給自己同城派送東西,這不是有錢燒的么,不會自己送?簽字后接過東西,老張回屋拆開——一部嶄新未開箱的手機……手機還沒開箱呢,發票飄出來了,某國產手機品牌保時捷設計那款,售價高達15000多元,老張都懵了。


  這是手機?這簡直就是塊金疙瘩啊!雖然沒有留言是誰送的,又為什么送,但老張第一眼看見就猜到了顧芳菲。


  這么貴重的手機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個視頻發個微信,他哪需要這么好的手機。


  要不是諾基亞黑白機不能上微信的緣故,他兩年多前都不會買那塊紅黍手機。


  糊弄著洗了把臉,老張出門騎上電動車就往顧芳菲家去了。


  來到顧芳菲家門前,房門敞開著,屋內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摔打聲,還夾雜著兩人的對罵,顧芳菲跟許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聽,猜也能猜出是因為那個視頻的事情。


  老張正琢磨著要不要進屋保護下顧芳菲呢,畢竟吵架中動手是正常的事。


  許墨雖然下面廢了,可胳膊腿的還利索呢,打倆顧芳菲富裕。


  可就在這時候,許墨氣沖沖的沖出,頭還一直扭著對屋里的顧芳菲大罵,罵她是個不守婦道的賤貨,罵她對待愛情不忠誠之類的。


  罵的挺狠,火氣也挺旺盛,以至于扭著頭直至沖進電梯內,都沒看到出門時門口有個老張。


  許墨都走了,老張也就沒啥可忌諱的了,抱著手機進入了屋內。


  哪成想剛進門的,唰的一個白影就砸了過來,都來不及躲避的,腦門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隨即顧芳菲的罵聲響起,“你滾,明天咱們就離婚,離婚!!!”老張相當的憋屈,“芳菲,你砸錯人了……”“老、老張?!”看著捂著腦袋,手指縫里有鮮血流出的老張,顧芳菲都懵了。


  剛剛出門的不是許墨嗎?這怎么放個屁的工夫,就變老張進門了……坐在沙發上,顧芳菲替老張往頭上裹著紗布,老張手中還捏著打他的兇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紗照擺架,那擺架的一角還沾染著殷紅的血跡。


  這下砸的真不輕,邊角尖銳顧芳菲又是鉚足了力氣,一下子就見了紅。


  替老張包好紗布后,顧芳菲氣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倆手機你就不樂意了,賠你個手機你還趕緊屁顛屁顛的送回來,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該!”說是這么說,可隨后她還是緊趕著詢問,問傷口還痛不痛,用不用到醫院看看。


  那緊張的關懷勁兒,就跟恩愛的小媳婦兒似的。


  老張表示腦袋沒事,隨即解釋起了手機的事情。


  “我不疼手機,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電話是想讓你跟楚楚談個清楚,畢竟你們曾經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還沒解釋完的,顧芳菲臉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 行了,別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親熱,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來干什么?手機我也賠你了,咱倆兩清,以后誰也不欠誰。


  你要是覺得頭上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賠你一萬塊錢,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氣呼呼的 說完,顧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剛起到一半的老張就一把拉住了她,將她給生生拽回沙發上。


  “芳菲,你聽我跟你說,楚楚她……”“我跟你說八百萬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聾!!!”顧芳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有種近乎瘋魔的狀態。


  老張也是氣到不行不行的,當時就一把將顧芳菲掀翻了,更是將她居家的寬松睡裙給扯破,任她胸前傲嬌的美好暴露在視線中。


  不過顧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二話不說‘吭哧吭哧’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顧芳菲當時就魅聲迷離,嬌吟難止。


  雖然開始時還有所痛罵,但漸漸的就放棄了防抗,一雙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張身上肆意摸索著,愛撫著,釋放著內心中的瘋狂渴求。


  老張也是難受到了極致,雙手褪下了顧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褲褲,然后拿手掌肆意地愛撫著,撩撥著,給予顧芳菲強烈的刺激。


  嬌息急促中,顧芳菲狠狠咬了老張耳朵一口,羞憤道:“你不是不要嗎,老畜生!”這聲老畜生,罵的特別狠,但這時候從顧芳菲旖旎的語氣中響起,卻有種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張根本不惱,他也明白顧芳菲只是欲到深處的深情釋放。


  將顧芳菲媚人的嬌軀抱起,老張往臥室內走去。


  “小騷貨,誰說我不要你,我做夢都夢到好幾次跟你干那種事,干到你跪著求我放開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顧芳菲大羞,但同時卻也興奮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過六十大壽!!!”一個西門慶,一個潘金蓮,當干柴與烈火交織碰撞在一起時,那必將是一場舉事皆驚的大激情。


  大床上,顧芳菲嬌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張緊隨其后撲上。


  顧芳菲連忙伸手護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兒!”老張還管那些,一把就將顧芳菲白皙的小手給扯開,“戴個雞毛的帽兒,老子不喜歡跟你這小騷貨之間有隔閡,我要狠狠的愛死你!!!” 蘇晴簡直恨死自己這個體質了(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明明 小偉都沒有做什么,明明只是被他單純的看了一眼而已,自己怎么就忍不住了,怎么就變得越來越糟糕了。


  電話那邊的 劉玉婷叮囑道:“你可記住了, 我兒子不能喝牛奶,大分子不耐受的,早上別給他喝。


  ”“行了行了,知道你們家孩子金貴,我給他買的羊奶粉,這種東西好吸收。


  怎么樣,我夠可以的吧,是不是很仗義。


  絕對能把你們家兒子照顧的好好地,保證一根汗毛都不會掉!”說完蘇晴又看了小偉一眼,發現這孩子的手居然在動,她頓時臉都紅了。


  蘇晴覺得自己真的很仗義,為了照顧閨蜜的孩子,差點把自己都豁出去……“就知道我的好姐妹靠得住,羊奶倒是能吸收,就是味道不怎么樣。


  讓我說,人奶最好了,要不然你給我們家娃擠點?”“要死啊你!”本來已經平靜下來的蘇晴,聽了這句話之后,心中再次升起了波瀾……蘇晴知道劉玉婷是在開玩笑,當初她們兩個上學在一個宿舍的時候,劉玉婷就經常開玩笑說蘇晴的胸大,如果以后她沒有奶水,就讓孩子認蘇晴做個奶媽。


  可蘇晴怎么也想不到,好閨蜜居然 這個時候說出了這種話,這個時間點也太敏感了吧。


  明明剛才心境都已經平復下來了,現在應為對方的這一句話,竟然再起波瀾!劉玉婷的這句話,就好像是一根引線,而此刻小偉那灼熱的目光更像是火星,眼看這兩者結合到一起,就快要把她身體的炸藥桶點燃了!蘇晴深吸了一口氣道:“你都是當媽的人了,孩子都這么大了,現在怎么還說這種話,害臊不害臊。


  ”“這有什么,反正是在電話里面說說,就你我知道,咱們兩個還要講究嗎?再說了,我兒子這么帥,要是能看上你那可是你的服氣,老牛吃嫩草呢,你不吃虧!”“呸呸呸,越說越不靠譜了。


  ”“哈哈哈,我說蘇晴啊,你也都到了這個年紀了,還不打算結婚嗎?在這么下去會沒人要的,要不然你索性就再等兩年,等我兒子長大了,到了合法的年齡了,你做我兒媳婦吧哇哈哈哈!”聽著閨蜜在電話那頭越發的放肆,蘇晴一跺腳道:“劉玉婷,你再這么說我可就讓你兒子去大街上睡覺呢。


  ”“別別別,咱們有話好說,一切都好商量,你看這怎么還急眼了呢。


  行了我知道你懶得和我說,那你拿著手機去我兒子房間,我和他視個頻。


  ”劉玉婷是個急性子,這一點蘇晴是知道的,可她還是低估了劉玉婷。


  話才剛說完,劉玉婷就掛斷了電話,緊接著視頻就打過來了。


  還在浴室里的兩個人當時就傻了眼,衛生間距離臥室還有一段距離,而且就算能跑過去,小偉現在身上也沒穿衣服啊。


  可是如果不趕快把電話接起來的話,劉玉婷那邊肯定會懷疑的。


  蘇晴知道自己的這個閨蜜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實際上人精明著呢!小偉這個時候也懵了,他一臉緊張的看著蘇晴,用眼神確認自己要不要馬上跑出去。


  蘇晴深吸了一口氣說:“你藏到我身后,用我的身子做遮擋物,盡量蹲下一點,我把鏡頭往上抬。


  等出了浴室,你找個機會先進房間。


  ”說完蘇晴立刻就轉身接通了視頻,這個時候她的心跳速率也提升了上來。


  視屏當中立刻出現了劉玉婷的臉,而且還是一臉不悅道:“干啥啊,怎么這么長時間才接起來,是不是藏了野男人了?”“去去去,我們家現在唯一的男人就是你兒子,你說呢。


  都說了我在洗澡呢,我接電話之前不應該先擦個手啊。


  ”說話間蘇晴微微將攝像頭往上抬,盡量讓鏡頭掃到浴室的上半部。


  這時候蘇晴自己都覺得很神奇,果然女人這種生物天生都是演員,自己剛才明明慌得要死,可真正面對鏡頭的那一瞬間,自己居然入戲了,心都平靜下來了。


  劉玉婷此刻應該是在酒店當中,她在床上翻滾了一下,換了個姿勢道:“行了行了,不想看你這張大臉,快點去我兒子的房間,我想看看我兒子了。


  ”“哎呦,你是不是控自己兒子啊。


  好家伙,這以后要是養出個媽寶來那還了得!”“養成什么樣我都愿意,只要是我的種就行。


  ”“這么舍不得你兒子,你咋不整天把他拴在身上。


  ”蘇晴東拉西扯,還從旁邊拿了一根毛巾擦著頭發,裝作一副很自然的樣子。


  她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異樣,但心卻提到了嗓子眼。


  這種感覺很緊張,也很刺激,更要命的是她能感覺的出來,此刻的小偉的確很聽話,老老實實的藏在她的身后,而且還是把身子蹲下的。


  之所以沒有回頭就能確定這一切,是因為蘇晴能清晰的感覺到,小偉呼吸時候噴出來的熱氣,全都噴到了她的身上,感覺特別明顯。


  “你咋知道我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跟你說啊蘇晴,有時候我就真想把我兒子拴在身邊,隨時隨地能看到那才好呢。


  ”“哇,你這個人現在的思想已經這么變態了嗎?”“去去去,你沒有當媽媽,你自然不清楚母親的那種感覺了,跟你說了也是白搭。


  ”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476172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367943.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8402831.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166496.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4740123.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584177.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4363323.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3377320.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8420491.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9689976.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fjbdsq/495.html

THE END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