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 ppv 745325 hd

飛機杯多少錢 (8) 2021/8/21 20:08:09
fc2 ppv 745325 hd


我當即就聞到了那熟悉的幽香,腦海中回憶起她昨晚性感的樣子,內心又開始激動起來。


  不過, 林伊曼從早上開始就一直不給我好臉色,明顯還在生氣,再加上 大成這個正牌 男友也在邊上,我只能老老實實的壓下內心的邪念,不敢表露出來。


  車子開往景區的過程中,情侶兩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有時候大成也會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伊曼身上,只是隨意敷衍的點頭或搖頭,懶得說話。


  林伊曼今天穿的是一條 黑色針織長款短袖連身裙,前邊是雷絲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性感而不失端莊,十分美麗。


  在她聊天的過程中,她那芊細光滑的 手臂會不時碰觸到我的手臂。


  她或許是不經意,表現毫不在意的樣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蕩漾,那種冰涼光滑柔軟的美妙觸感,令我有些沖動。


  后來 也不知道大成是不是昨晚征伐太過的原因,有些困意,很快便抱著雙臂又睡著了。


  這時我注意到,林伊曼的一只手就放 在我和她之間的座位邊緣,一動也不動。


  我內心沖動之下,又做出一個大膽的舉動,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林伊曼明顯吃了一驚,沒想到我會這么大膽,目光看向我的同時忍不住想抽出手,我(男 女性故事)卻死死的按住,讓她沒法掙脫。


  她的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掙扎了幾下也沒能將手抽走,最終只得停止了掙扎,轉過臉看向大成那邊。


  雖然昨晚已經體驗了一次,但再次接觸林伊曼時,我還是難掩激動,她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顯得格外柔軟,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將其握在自己手里,當真叫我心神顫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當著大成的面把玩她的玉手,有一種說不出的刺激感,沒想到就在這時,林伊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輕輕拍了一下男朋友。


  大成睜開了眼,還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她。


  林伊曼 說道:“我們換個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風景。


  ”大成就坐在靠窗的位置,顯然這也成了她擺脫我的理由,她說著就站了起來。


  我嚇了一跳,沒想到她居然會這么做,不由自主的把手松開,眼睜睜的看著她和大成換了位置,中間隔開一個不能接觸到的距離。


  我心里既尷尬又失落,只得透過大成偷偷用余光去瞄,林伊曼也沒有任何想和我互動的樣子,和昨晚找我按摩時的表現判若兩人……不用猜我就知道,她肯定對我昨晚做的事情,一直心懷芥蒂。


  不過總之,她沒把事情和大成說,也算是給我留下可以突破的機會。


  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總算到了景區的黑狐山。


  黑狐山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國各地的游客到此地游覽。


  山上有三座寺廟,還包括仙人洞,鐵索吊橋和 纜車觀光、玻璃棧道等等旅游景點。


  而我們這次要爬的,就是黑狐山的主峰,仙人峰說真的,對于景色什么的,我是半點都不感興趣,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林伊曼身上。


  因為海拔太高, 上山需要坐觀光大巴,這次我和林伊曼分開坐了,她和大成坐前邊,我坐在后邊一直盯著她的雪白的后頸看。


  到了觀光景點,眾人下車,導游帶我們到寺廟燒香。


  到寺廟的石階又高又陡,聽導游說足有3000多層臺階,一般游客都選擇坐纜車上去。


  大成別看體格健壯,其實并不怎么愛運動,人也比較懶,一看山居然這么高,立刻就慫了。


  至于我,其實也不想累死累活的往上爬。


  坐纜車多好,舒服的同時,還能看美景看美人。


  倒是體格嬌小的林伊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堅持要 爬山上去,還說這樣才會顯得有誠心,也可以鍛煉一下 身體


  情侶兩個產生分歧,一個想坐纜車,一個堅持爬山,都互不相讓,爭吵個不停。


  最終大成氣的連纜車也不坐了,一個人在山腳下找了個涼快的地方待著,哪都不去。


  林伊曼也很倔強,沒管自己男朋友,直接悶頭就開始往上爬。


  我當然巴不得這倆人鬧別扭,他們吵得越兇,我機會越大,見她們分開以后,選擇跟著林伊曼,尾隨她上了山。


  爬山這種事說到底還是很耗費體力的,我一個大男人,爬到一半的時候,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了,要不是眼前晃蕩著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我估計早就直接放棄。


  而林伊曼也是累的滿臉通紅,衣服幾乎都濕了,黑色的連身裙緊緊貼在身上,偶爾露出底褲,讓我心動不已。


  突然間,林伊曼停下了,站在一層臺階上,扶著額頭,身體微微搖晃。


  我嚇壞了,趕緊跨前兩步,跑到她身后,將其一把摟住她,溫香軟玉在懷,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林伊曼臉上紅的發紫,全是汗珠,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趕緊扶著她找一個陰涼的臺階坐了下來,一邊給她遞水,一邊趁機在在她玉背上撫摸,幫忙順氣。


  有時候我都佩服自己,竟然能無恥成這樣,這種情況下,還不忘占便宜。


  林伊曼喝了水休息了一會兒,臉色才好許多,而此時,我的手已經順著玉背一路往下,放在了臀瓣上面。


  她橫了我一眼,“摸夠了沒有?摸夠了就給我拿開,是不是覺得我和大成吵架,你就可以趁虛而入!”“我能不能入,還不是得看你給不給機會。


  ”我笑嘻嘻的說道,不過卻是把手拿開了,從背包里拿出一把折扇給林伊曼扇風。


  聞言,林伊曼狠狠掐了一把我腰間的軟肉,但從眼睛里,可以看出她對我的一番殷勤很是享用。


  “嘶~”我疼的倒吸一口涼氣,心里卻美滋滋的,忍不住將身體又往她身邊湊了湊,幾乎貼著她坐了下來,軟軟的嬌軀考上去非常舒服,不自禁的,我咽了一下唾沫,目光往下,轉移到那兩條光滑的美腿上。


  林伊曼個子很高,坐著時,兩條腿顯得很是修長,白皙細膩的肌膚看上去十分誘人。


  我內心有些沖動,一邊替她扇風,另一只手則又開始蠢蠢欲動,想摸摸這雙白腿。


  可林伊曼似乎能看透我的心思,我手臂才剛要有所行動,她就似笑非笑的盯著我:“之前我咋沒發現你臉皮這么厚,腦袋里一會都不閑著,總想著法兒占我便宜啊。


  ”我被說的有點尷尬,伸出的手收了回來,干笑著說了一句。


  “哪有……”林伊曼哼了一聲,把頭偏了過去,過了好半晌,突然臉上一紅,低聲說道:“我……我想上廁所。


  ”我聽了愣了一下,隨后有些撓頭,苦笑說道:“這半山腰哪來的廁所,要不……咱下山?”“不行。


  ”林伊曼立刻把俏臉板了起來,非常不情愿:“我才不要下去。


  ”我知道她這是跟大成賭氣呢, 女人也特別要面子,真要發起脾氣來,除非男人先認錯,不然她們根本不會先低頭。


  剛才林伊曼和大成就是因為上山的事才大吵了一架,現在如果爬到一半就下去,她肯定覺得這是認輸的表現,面子上掛不住。


  想通這點,我只能苦笑著說:“那行,咱繼續往上爬,上面寺廟肯定有廁所!”“那你背我上去,我爬不動了。


  ”林伊曼說的理直氣壯。


  我一聽,嘴角忍不住開始抽搐,這他娘的不是開玩笑嗎,我一個人爬都費勁兒,背著你,估計連路都走不動。


  誰知道,還不等我開口,林伊曼就眨巴著大眼睛給我丟了個媚眼。


  “背我上山都不愿意,你還好意思喜歡我?”我一下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心中暗罵一句小妖精,不過,好消息是能趁機吃些豆腐,這應該也是林伊曼默認給我的獎勵。


  “好吧,我來背。


  ”我微微有些無奈的蹲下身去,下一刻就感覺香風撲來,一個柔軟的身子落在我背上,那一對飽滿擠壓過來,舒爽的我差點沒哼出聲。


   “ 老公,我洗好了。


  ” 柳倩一邊捋了捋烏黑長黑,一邊走出浴室。


  此刻的她身穿性感睡裙,胸前的柔軟高聳露出的風景線引人無限遐思,兩條白皙嫩滑的美腿微微打開,手指自我撫摸向下伸進裙內,仿佛要把自己弄軟。


   張龍躺床上瞧著咬唇放電的 妻子,見有 東西順著女人豐盈Q彈的美腿滑下,他頓時口干舌燥,按壓不住腹部竄起的一陣火熱,沖過去抱著,兩只手不安分的游走起來,低頭就噙住柳倩香潤的粉舌。


  “嗯……”柳倩不由低吟一聲,體內欲望已經完全被激發,嫵媚的身軀妖嬈地舞動著。


  睡裙很薄,她又沒穿內內,摸著就像毫無阻隔一樣,只是隱約有些扎手。


  張龍的手指感覺到她反應,身體便像著火一樣滾燙,迫不及待的撩起她的睡裙,抬起一腳,腰身一挺。


  “噢!”兩人同時嘆出舒服的聲音。


  張龍不給她緩沖的機會,沒等她準備好就瘋狂運動起來,不時 把她的雙腳拋離地面,接連的沖撞讓柳倩腿都軟了,她緊緊抱住張龍才不至于滑到地上,因為 用力過度,她的指甲在張龍的后背上抓出了好幾道血痕,嬌軀隨著男人的運作,如海中的小舟般飄搖不定,喘息聲加重,竟還敢催促張龍:“老公,快……快點,嗯……”得到女人的鼓勵,張龍宛如加滿了油的跑車動力十足,每一次動作都攪得柳倩尖叫不已,口水都出來了,兩眼迷離,欲仙欲死。


  床板足足搖了大半個小時,隨著男人的一聲低吼,這場糾纏才得以停止。


  “老公,舒服了嗎?”柳倩光著身子,香汗淋漓的她仿佛一顆熟透的紅蘋果,比剛才顯得更為誘人,因為她在用嘴幫張龍清理,與張龍對視的眼睛充滿了媚誘,那柔軟貼在張龍的腳上,觸感讓人瘋狂。


  “舒……舒服, 老婆,你的身子就像毒藥,讓我著迷。


  ”張龍忍不住把她拉上來抱著,把玩著她的柔軟,膝蓋屈起頂著她底下,享受著扎腳的感覺。


  “那……老公,你想不想玩點更刺激的?”柳倩眨了眨眼睛。


  “什么刺激的?”“就是……”柳倩扭捏著,猶豫老半天,才羞澀的開了口。


  他們夫妻倆從相識到結婚至今,已有七年之久,對彼此的新鮮感已經流失干凈,所謂的激情,也終究會變淡。


  幾天前,柳倩偶然看到一篇關于交換伴侶的故事。


  對于這種癖好,她心中雖有少許抵觸,但更多的卻是興奮。


  柳倩希望嘗試一番。


  “不行,那可是身體上的出軌,老婆,你怎么能有這種想法呢?”張龍在得知后立刻拒絕。


  柳倩有些悶悶不樂,剛才說“交換”的一剎那,她明明能感覺到張龍那兒起了反應,這說明張龍潛意識里是興奮的。


  而張龍拒絕的原因,或許是三觀比較正,心理上過不了這道坎吧。


  “好了啦老公,我這不也是想著法子給咱們的 生活增添點樂趣嘛……”柳倩推開他在自己底下蹭來蹭去的膝蓋背過身,無奈的閉眼睡去。


  妻子所提的想法,張龍也沒放在心上。


  這件事情便像開玩笑一樣,飄飄結束。


  往后的日子里,夫妻倆照舊過著公司與家,兩點一線的無趣生活。


  直到近些天,張龍發現妻子經常去娛樂場所“應酬”。


  每次都玩到深夜才回家。


  “老公,我出去玩咯,同事們已經在酒吧等著我了。


  ”今天兩人吃完晚飯已是晚上八點,柳倩不打算洗簌休息,反而穿上吊帶短裙,兩條細長迷人的美腿套上肉色絲襪,腳丫踏著細高跟鞋后便扭著肥臀出了家門。


  妻子是公司里的銷售部部長,性格熱情奔放,出門外交、私下聚會拉攏關系是常事。


  可回想起當初柳倩主動提出的“交換伴侶”,張龍心中充滿困惑。


  雖然他拒絕、口頭教訓了柳倩,但沒準并沒有澆滅女人內心深處對于生理激情的渴望。


  而且,他看到柳倩出門前,竟換個丁字褲。


  等到深夜凌晨,喝到酩酊大醉的柳倩才回到家。


  張龍抱起妻子曼妙玲瓏的身子,輕放在床上后開始仔細打量。


  頭發沒亂,裙子完好。


  但撩起裙擺后,張龍竟發現她大腿上方的肉色絲襪上開了道口子,雖然不在正中的位置,但也非常接近了。


  張龍皺著眉頭去嗅,雖然是妻子熟悉的氣息,他還是不能釋懷,于是把絲襪拉破,勾開妻子的內內扒開來看。


  表面瞧著挺干凈的,拿手指也沒弄出什么來,但她(秦檜兒子怎么死的)那有些不對勁,像是出過東西。


  雖然單靠這一點不足以證明什么,但妻子究竟有沒有出軌,還真說不準。


  她醉得太死了,被這樣弄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氣得張龍把她的腿往兩邊一分,壓上去就瘋狂狠剁。


     導語:憶當年,我和 小慧在大學同班同宿舍,親如姐妹,那種鐵關系在系里都是出了名的。


  我倆每天幾乎形影不離,一起去上課、去圖書館、去餐廳、去廁所、去逛街,已經大三了都還沒談過男朋友,為此很多男生背地里說是同性戀。


    其實同宿舍的姐妹都是知道的,我們并沒有在同一張床上睡過,只是平日的交往過于親密,我倆主要是性格上合得來,女孩子在生活中又有很多不方便,就相互結個伴而已,某些人可能想歪了。


    至于不想戀愛,也許是受同宿舍的那幾個戀愛狂的影響,她們換對象就像換衣服,很勤快的,對待感情極不認真,而且也總是受傷害,反正哭的時候很多,不是甩別人就是被甩。


    我和小慧像是非常理智想,總覺得在大學談戀愛并不可靠,很沒譜。


  到時候畢業,因為地域差異也不可能走到一塊。


  所以就商量著就索性對男生亮紅燈,并不是沒有人追過我們,只是沒給他們機會。


  口述_ 閨蜜_ 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一般小慧都很聽我的,我又像是她的領導。


  說實話,當時沒談朋友也是沖著考研努力的,可是到了后來,由于多種原因還是打消了那個念頭,最主要的是我 父母不同意的,說女孩子念那么多書沒用的。


  就那樣子,到了大四,我放松了自己,自然也就 有了異性朋友。


    男友和我是同一個地區的老鄉,我們所學的專業不同。


  當時他還是學校里的才子,挺有名氣的,經常發表一些豆腐塊。


  他人很老實的,起碼在學校沒聽說過他有緋聞。


    后來熟悉起來了,我越來越覺得他值得信任,可能覺得將來都想回家鄉發展,又有共同的興趣和愛好,有共同的理想,因此我們很快就走近了,而且也有了實質性的男女關系,相互間都離不開了對方。


    很顯然,我自從有了男友之后,與小慧的關系就不可能老在一起了。


  那段時間她確實很失落,反正我倆有啥話都直說,她還曾埋怨我不夠朋友, 有意冷落了她。


  我當時也建議她找男朋友的,她也找了,可不太合適,相處了沒兩個月就分手了,我都替她著急。


  口述_閨蜜_女性 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她家里的條件不是很好,我理解她的謹慎和生活習慣,可是男孩子一般卻很不欣賞她的那種拘束和小氣。


  后來,我逐漸地培養她活潑一些。


  她還真得變了很多。


    畢業后,我們就要分開了,我倆抱著全哭成了淚人,畢竟4年的好姐妹突然要分開肯定會受不了的。


  我和男友都計劃回去,一方面我們家里還有些關系,叔叔答應為我安排工作,另一方面男友家里的條件更好,他家在市里住,父母都還是在職的領導。


    畢業前,我們就談過將來繼續發展的問題,他說已經向家里提過我了。


  也希望能得到我的同意,工作順利安排好,他父母有意讓我們結婚。


  我說一步步走著瞧吧,反正有了一年的感情基礎,已經彼此有了感覺。


    我回去了先做了臨時工,沒多久他通知我說他父母答應將我倆安排到一塊,都去國企工作。


  那將是我夢寐以求的好事情,我父母也都很高興,不用再為我工作的事情而發愁了。


    而我更開心的是能跟他天天一起了。


  至幾日,我們都順利的上了班,而且工資待遇都挺不錯的。


  又一年后,我們就結婚了。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而小慧留在那座城市里,她不想回家,她知道回去也沒啥出路,父母都是鄉下人幫不了她的。


  她只有靠自己打拼了,先后 做過很多工作,做過服務生,收營員,現在又在做推銷。


    反正沒一樣正經事,跟我們所學的專業根本就不搭邊。


  她說自己在大學也只是拿到了一張文憑,到了現實中很費勁,跟不上學一個性質。


    我們這一年多來,一直保持著聯系,我還答應她等有了好工作給她介紹一下,讓她來我們這里發展。


  從畢業后到我結婚前,她來看過我兩次,我欣喜看到了她的變化,她不在像以前那樣內斂了,可能是跑業務練出來的,感覺很成熟,很大方了。


  我為她高興。


    導語:我還開玩笑說,你說哪兒了,要是你同意,我們三人一家過也行。


  本來也只是一句隨口樂呵的話,可在一次看片中,看到那種外國人幾個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亂七八糟的時候,她居然問我,之前說的是不是認真的。


  要是我老公同意,她沒意見。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憶當年,我和小慧在大學同班同宿舍,親如姐妹,那種鐵關系在系里都是出了名的。


  我倆每天幾乎形影不離,一起去上課、去圖書館、去餐廳、去廁所、去逛街,已經大三了都還沒談過男朋友,為此很多男生背地里說是同性戀。


    其實同宿舍的姐妹都是知道的,我們并沒有在同一張床上睡過,只是平日的交(交換性伴侶)往過于親密,我倆主要是性格上合得來,女孩子在生活中又有很多不方便,就相互結個伴而已,某些人可能想歪了。


    至于不想戀愛,也許是受同宿舍的那幾個戀愛狂的影響,她們換對象就像換衣服,很勤快的,對待感情極不認真,而且也總是受傷害,反正哭的時候很多,不是甩別人就是被甩。


    我和小慧像是非常理智想,總覺得在大學談戀愛并不可靠,很沒譜。


  到時候畢業,因為地域差異也不可能走到一塊。


  所以就商量著就索性對男生亮紅燈,并不是沒有人追過我們,只是沒給他們機會。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一般小慧都很聽我的,我又像是她的領導。


  說實話,當時沒談朋友也是沖著考研努力的,可是到了后來,由于多種原因還是打消了那個念頭,最主要的是我父母不同意的,說女孩子念那么多書沒用的。


  就那樣子,到了大四,我放松了自己,自然也就有了異性朋友。


    男友和我是同一個地區的老鄉,我們所學的專業不同。


  當時他還是學校里的才子,挺有名氣的,經常發表一些豆腐塊。


  他人很老實的,起碼在學校沒聽說過他有緋聞。


    后來熟悉起來了,我越來越覺得他值得信任,可能覺得將來都想回家鄉發展,又有共同的興趣和愛好,有共同的理想,因此我們很快就走近了,而且也有了實質性的男女關系,相互間都離不開了對方。


    很顯然,我自從有了男友之后,與小慧的關系就不可能老在一起了。


  那段時間她確實很失落,反正我倆有啥話都直說,她還曾埋怨我不夠朋友,有意冷落了她。


  我當時也建議她找男朋友的,她也找了,可不太合適,相處了沒兩個月就分手了,我都替她著急。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她家里的條件不是很好,我理解她的謹慎和生活習慣,可是男孩子一般卻很不欣賞她的那種拘束和小氣。


  后來,我逐漸地培養她活潑一些。


  她還真得變了很多。


    畢業后,我們就要分開了,我倆抱著全哭成了淚人,畢竟4年的好姐妹突然要分開肯定會受不了的。


  我和男友都計劃回去,一方面我們家里還有些關系,叔叔答應為我安排工作,另一方面男友家里的條件更好,他家在市里住,父母都還是在職的領導。


    畢業前,我們就談過將來繼續發展的問題,他說已經向家里提過我了。


  也希望能得到我的同意,工作順利安排好,他父母有意讓我們結婚。


  我說一步步走著瞧吧,反正有了一年的感情基礎,已經彼此有了感覺。


    我回去了先做了臨時工,沒多久他通知我說他父母答應將我倆安排到一塊,都去國企工作。


  那將是我夢寐以求的好事情,我父母也都很高興,不用再為我工作的事情而發愁了。


    而我更開心的是能跟他天天一起了。


  至幾日,我們都順利的上了班,而且工資待遇都挺不錯的。


  又一年后,我們就結婚了。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而小慧留在那座城市里,她不想回家,她知道回去也沒啥出路,父母都是鄉下人幫不了她的。


  她只有靠自己打拼了,先后做過很多工作,做過服務生,收營員,現在又在做推銷。


    反正沒一樣正經事,跟我們所學的專業根本就不搭邊。


  她說自己在大學也只是拿到了一張文憑,到了現實中很費勁,跟不上學一個性質。


    我們這一年多來,一直保持著聯系,我還答應她等有了好工作給她介紹一下,讓她來我們這里發展。


  從畢業后到我結婚前,她來看過我兩次,我欣喜看到了她的變化,她不在像以前那樣內斂了,可能是跑業務練出來的,感覺很成熟,很大方了。


  我為她高興。


   小孕婦,想什么呢!我對你的嘴巴沒興趣!轉而,他的目光盯著領口下方。


   這個角度,什么都能看到。


   嘩拉 我的襯衫猛地被扯開,里面的松軟奪衣而出,一片潔白圓潤從裹胸中露出來。


   陸總,請自重!我的眼眶一下就紅了。


   感覺下一秒就要被吃了! 尤其是他(媽媽啊啊啊啊)眼中那股尖銳的戾氣,讓人嚇得發抖。


   到窗戶那邊跪下,跪到我高興為止。


   跪下? 那也總比被輕薄要好。


   眼淚滑出,心里委屈到不行。


  我不明白為什么他要這么對待一個孕婦!我到底有什么錯! 為了公司的利益,我哆哆嗦嗦走到窗臺前,吃力的跪下。


   再往前,貼住玻璃! 不遠處有幾座寫字樓,一定可以看到這里,我實在難以向前,委屈的哀求他。


   可不可以不要,會被看到的! 陸莫川在我身邊蹲下,手指挑動著我的耳垂。


   這么性感的身體,不想被欣賞嗎?多浪費!快點去!他的臉上沒有表情,聲音也冷冰冰的。


   像極了電影里的壞人。


   我知道自己根本走不了,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生命掌握在他手上,心中一緊,眼淚從臉上滑下來。


   看到我哭,他的眼睛里放出光,聲音都變得興奮起來。


   快去!別惹我生氣! 我艱難的挪動膝蓋,將身體貼上去。


   鼓鼓的肚子,暴露的松軟貼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四肢立刻僵硬。


  尤其是膝蓋,只有一層薄薄的絲襪,磨在地上很疼,尤其是這雙高跟鞋,別的腳生疼。


   頭皮都麻了,緊緊閉上眼睛,我感到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我看!被 羞辱,自尊被踩在腳下的屈辱,極其 痛苦,除了哭我什么都做不了。


   好疼,好痛苦! 屁股很性感!他滿意的說道。


   一雙大手,伏在裙底,慢慢地朝上伸去。


   隔著絲襪,一種奇妙的感覺令人麻痹,他的動作很熟練,漸漸令人無法忍受的扭動。


   唔我忍不住叫出聲音。


   被如此羞辱,身體竟然有了感覺。


   身體在顫抖。


   不要……我的聲音也顫抖著。


   陸莫川也感覺到我身體的變化,頓時興奮極了。


   明明很享受,還裝作不想要!賤東西,你就是這樣勾引男人的?說完,他一掌用力的拍在我的屁股上。


   身體立刻向前一撞,身前松軟的開關被觸發,那種特別的感覺令我興奮極了,卻又不得不強忍著。


   身體在發脹!尤其是身前漲的很厲害,被擠壓的酸麻感,令人上癮。


   我沒有,沒有……我哭的更委屈了。


   好疼,渾身都好疼,腳已經麻的僵硬,膝蓋更是火辣辣的疼!要跪不住了,搖搖欲墜的堅持著,稍微不留神就要摔倒在地上。


   好誘人!韓思妤,你真是個毒藥! 他的手指順著我的腳裸一直向上劃過,隔著絲襪都能感覺到那若有若無的溫熱,朝著大腿一直蔓延,最后停了下來。


   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全身如同被電了一般,膝蓋傳來的疼痛卻無法呼出,那手指不停的刺激著我的身體。


   近在咫尺的臉頰,一陣陣拍打在我臉上的熱浪,讓我迫切的想要逃離這里。


   他嘴角突然露出一絲冷笑,食指從臉頰劃過,在我的嘴唇停留,充滿貪婪的目光盯著那暴露在外的白凈。


   挺白的! 還來不及回答,他整個人就壓在我的身上。


   膝蓋,腳趾傳來的疼痛,甚至我都聽到骨頭的輕響,要痛吼出來的一刻,他一手捂住我的嘴。


   嗚嗚嗚。


   口中發出哽咽,身體的疼痛很快就被一陣異樣的感覺覆蓋,感受到小腹有烈火在焚燒,已經變形的柔軟淹沒了手掌,身體卻更加的舒服。


   嗯…不要! 好難受,可卻不想他停下,我感到一種屈辱,他有病嗎?為什么要這樣做! 許久,似乎是得到滿足,他終于離開我的身體,整理著衣服,嘴角露出邪笑,邪魅的瘆人。


   再跪一小會兒!不摔倒的話,我會給你獎勵的!他瞇起眼睛,捏起我的下巴,得意的說道。


   他用力一甩,將我放開。


   被羞辱的眼淚都要流干了。


   用余光看到,他 打開了手提箱。


   我的心一沉! 里面會是什么?刑具嗎,皮鞭?我不敢再想下去,怕極了!可身體卻興奮的沖刷神經,熱潮一波接著一波。


   我竟然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覺得異常刺激,心里隱隱有些期待。


   箱子被打開,跟我想的不一樣,里面都是鈔票的顏色,滿滿一整箱。


   他拿出一捆用力的摔在我的臉上,重重的生疼! 女人,不是喜歡錢嗎?高不高興? 緊接著又一捆摔過來,砸在裙底。


   為了錢就可以不要臉! 好痛苦!這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錢……我真的跪不住了! 我苦苦的哀求著,可他并沒停下來。


   緊接著,好幾捆鈔票砸到頭上身上臉上,好疼!好痛苦! 上午的時候,她說以后要用錢砸死我!你來彌補,來道歉,就試試被錢砸的滋味!讓我砸高興了,這事情就清了! 他越砸越開心,高興的笑了起來。


   滿地的鈔票,滿身的傷疼!雙腿發酸的抖動不止,缺氧的緣故,頭昏昏沉沉,他的聲音好像很遠又好像很近。


   我已經無力睜開眼睛。


   他將空箱子甩到一邊,蹲到我身邊,捏起我的下巴。


   疼痛令我不得不睜開眼睛,虛弱的半睜著眼睛。


   你的表現超乎我的想象!我就喜歡女人哭著求我!尤其是你這樣,天姿國色的長相,我滿意極了! 別撐著了,我給你發獎勵。


   這才身子一軟,倒在滿是鈔票的地上。


   好疼,好疼。


   膝蓋上的絲襪都磨破了,紅腫一大塊。


   陸莫川說的果然沒錯,他就是想高興高興,別的什么都沒做!他滿意的勾起嘴角。


   簡直是個惡魔! 上午的不痛快要成百倍的回饋! 你還好嗎?我給你叫個救護車? 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虛弱的搖搖頭。


   一會兒就好…… 我只想快點離開這里,我想遠離這個人!太可怕了!太恐怖了! 過了片刻,我掙扎著起來,扶著墻壁搖搖晃晃的站立。


  費力的將衣服整理好。


   他脫下外套披在我身上。


   這些錢是你的!營養費! 痛苦的搖搖頭。


   這些錢我看了都覺得惡心,一點都不想要!更不會拿回去!這些就是羞辱我的工具! 我不要,我要回去了! 我貼著滿是灰塵的墻壁,小心向下走去,剛走了幾步腳就軟了,后面一雙大手拉住我,險些滾下樓梯。


   別逞能!我扶你走! 陸莫川這個人很奇怪!我真的搞不懂他是在干嗎!把我弄成那樣他就開心了嗎?為什么還要好心扶我? 這就是他發泄的方式? 我沒有拒絕,因為還沒有力量去反抗,一層層臺階就像是地獄,怎么走都走不完,每一步痛苦又沉重。


   任由他架著,艱難的離開。


   司機見我們出來,連忙迎上來,從他手中將我接下。


   韓女士身體不舒服,輕點扶她! 他恢復了冷峻的姿態,徑直坐上車。


   終于,可以靠在柔軟的座椅上,身體的每一處都在疼! 他對我伸出手。


   拿來! 他忽然讓我拿什么?我十分不解的問他,什么? 合同! 這兩個字本是令人興奮不已的,可是現在,我只有機械和麻木,從包里抽出準備好的合同交給他。


   他連看都沒看,在后面簽上名字。


   不用看看嗎? 他交回我手上,像最初一樣冷淡的說道,我信任你! 陸莫川提前下車,讓司機送我。


   我遲疑一下,選擇回家。


   尊嚴被踐踏的痛苦,只想躲在安全的地方。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扯爛的衣服換下,丟進垃圾。


   鉆進臥室藏在被子里,蜷縮著抱住自己。


  想起那些痛苦不堪的情景,痛苦到無法言語。


   我不敢告訴任何人,更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些事抹不去的恥辱!我到底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咯吱 外面有動靜,我像只受驚的小獸,警覺的弓起身子。


   外面有人? 是沐恒回來了嗎?還是老公在家?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走出房間。


   一個人都沒有,可是門口的鞋柜是打開的。


  進來的時候,明明是關著的,我也沒碰過。


   沐恒? 我走進沐恒的房間,里面空無一人。


   所有的房間都沒人。


   我走到門前,將鞋柜關上。


  這時,我看到地上有個信封。


  看樣子是順著門縫放進來的。


   我打開了信封,里面是一張 照片


   照片里……我驚呼一聲,手里的東西都掉到地上。


   這……這是! 心臟的壓力猛地加大!我捂著嘴很難呼吸。


   鈴鈴 電話!又是電話! 我顫抖著接聽了陌生來電,我知道一定還是那個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激動的低吼。


   對面的聲音依然是那樣,經過了處理,什么都聽不出。


   怎么樣,照片好看嗎? 地上掉落的,是我洗澡的照片。


   我幾乎是咆哮著問道,你到底是誰!你在哪! 哈哈哈,那并不重要。


  你剛剛回來的樣子好狼狽,衣服都扯爛了,在外面玩的很刺激? 恐懼不停襲擊,壓得我幾乎透不過氣!剛才下車的時候,我將陸莫川的衣服留在了車上。


   胡說!你到底是誰?精神幾乎是崩潰的! 對面的人到底要做什么! 不要這么激動,你最好乖乖的聽話,你去做了什么在哪里,我可都知道,哈哈哈!聲音很放肆。


   你是想要錢嗎?我漸漸恢復理智。


   不,我想聽你上天的叫聲,現在叫給我聽好不好? 無恥!下流!變態!我暗自咒罵著,卻無可奈何。


  連敵人都不知是誰,我很無奈。


   你再打來我就報警了!我尖叫著掛斷電話。


   我將腳下的照片拿到廚房,一把火燒成灰燼。


   哐當 又傳來了聲音,我連忙去看,發現鞋柜又被打開了。


  冷汗將我浸濕,我小心的走上前。


   和剛才一樣的信封。


   打開,是一樣的照片。


   鈴鈴電話又一次響起。


   我猶豫了片刻,最后按了接聽鍵。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7026473.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3591954.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332259.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465949.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8232409.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8530761.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2336429.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3419303.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6549622.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1465817.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lesbayoux.com/fjbdsq/672.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