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kd576

飞机杯多少钱 (12) 2021/9/8 13:57:36
shkd 576


“那行,那我就不回果园子了,在这里睡了一夜,给你做个伴。


  ” 小北一听这么好的条件,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


   “嗯,有你陪着我,我就放心了。


  ” 张素素也是很开心,一边说着把学校的铁栅栏大门锁了,对着刘小北 说道:“走吧,我们到办公室里去,吹吹电风扇,热得这一头汗。


  ”刘小北点头,和张素素去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刘小北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中感叹着,这条件可是比自己那个果园小屋好太多了。


  屋子的灯又亮堂,房顶上挂着吊扇,这是张素素正在打开吊扇,随着扇叶子转起来,凉爽的风吹下来,让刘小北感觉凉爽爽的很舒服。


  “坐下吧,别客气。


  ”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同时自己也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吹着风扇的凉风。


  天气也确实太热了,张素素这一路上连惊带吓,更是热了一身汗,此时在风扇下面,一边扇着凉风,解.开了紧身汗衫上面的一个扣子。


  刘小北忍不住看了过去,张素素的皮肤很白,白花花的脖子露了出来,只不过可惜只开了一个口子,只能看到少许的一点点白肉,和一小点的乳沟,非常不过瘾。


  即便是这样,刘小北也只是瞟了一眼,就赶快挪开了目光,生怕被张素素看到。


  “小北弟弟,谢谢你送我回来。


  ”张素素一边凉快的,一边和刘小北说道,漂亮的一对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刘小北。


  “这都是应该的。


  ”刘小北被看的都有些害羞了,小声的说道。


  “咯咯咯……”张素素笑了,说道:“你看起来害羞了,你可是个男孩子,比我女孩子还害羞。


  ”“农村人嘛,没怎么见过世面。


  ”刘小北有些尴尬的解释,面对张素素火辣辣的目光他颇有压力。


  “你还小,等大一点了,到外面闯荡闯荡,胆子就大了。


  ”张素素说道,然后话锋一转,说道:“有点口渴,你也口渴了吧?我去拿两罐饮料过来,放在冰箱里的,可凉了,喝了又解渴又解热。


  ”“不用了,我不渴……”刘小北忙推辞,他不好意思喝人家的东西。


  然而张素素早动身了, 出了办公室,也不知道去那个 房间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两瓶冰红茶。


  而且还换了一件衣服,是一件宽松一些的衣服,衣服的料子看起来像是纱做成的,半透明的样子。


  隔着衣服上次是里面穿的一件红色的奶.罩,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让刘小北更加的好奇。


  “给,和一瓶(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红茶吧。


  ”张素素一边把一瓶红茶递给刘小北,一边说道:“这个味道不错,挺甜的。


  ”她自己也打开了一瓶红茶,大口的喝了起来,看来确实口渴了。


  两个人又稍微闲聊了一会儿,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走吧,我带你到你睡觉的房间,我们也该休息了。


  ”刘小北点点头。


  张素素扭动的细腰,在前面带路,刘小北跟在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素素那又圆又翘的小屁股,牛仔裤的束缚下,让人很想上去摸一把。


  刘小北咕咚一声,偷偷咽了一口口水,还控制的声音特别小,生怕被前面的张素素听到了声音,发现他的异样。


  并没有走多远,张素素停了下来,指了指一个宿舍,说道:“你就睡这里吧。


  ”刘小北点头。


  “旁边这个是我的宿舍,有你在旁边给我做伴我就放心了,我有什么事我会喊你的。


  ”张素素又是指了指旁边一个宿舍说道。


  刘小北又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你再跟我来一下,我告诉你,洗澡的地方在哪里?由于学校的人并不多,所以只有一个 洗澡间,并没有男女之分,我们两个要分开洗,我先洗完了,你再过来洗。


  ”张素素一边说着,这次流动的水蛇细腰,向洗澡间走去,刘小北忙跟在身后。


  洗澡间距离住宿的宿舍并不太远,也就二十几米,张素素指给了刘小北洗澡间的房间,就说道:“你先回宿舍里吧,等我洗好了回了房间,我会喊你一声,你再出来洗。


  ”“行。


  ”刘小北说了一声忙回了宿舍。


  进了宿舍的房间,刘小北打量了一下里面的环境,这可比自己的果园小屋好太多了。


  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不过被褥什么都没有?刘小北蹙了一下眉,本来心里有些紧张,看到这种情况,顿时心里有些生气了。


  虽然说是夏天,没有被褥也冻不到他,但是再怎么说他留下来也是给张素素壮胆,但是给自己一个没有被褥的房间,这个有点侮辱人了。


  所以心里就有气。


  张素素是漂亮不假,但是如果瞧不起自己,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想着想着刘小北转身就想走。


  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毕竟对方是一个妹子,自己是一个男人,要大气一些。


  晚上就这样睡吧,把衣服脱下来当枕头,凑合着也能睡。


  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摸出了大前门,郁闷的抽着,顺便把手中的一瓶红茶也喝了一个精光。


  一瓶红茶喝下去,凉快是凉快了,就是想尿尿。


  他出了宿舍,四下观望,在一个边角处,看到了厕所,就走了过去。


  由于这是后院的住宿区,只有一个简易的厕所,上边写着厕所两个字,但并没有分着男厕和女厕。


  看起来也就是学校的老师临时用的厕所,不用上个厕所还要跑到学校的前院,去那个大厕所。


  刘小北一边走一边解裤子,走进厕所,掏东西就想尿,结果,他傻眼了……不只刘小北傻眼了,傻眼的还有张素素,此刻正蹲着尿尿呢,结果刘小北冷不丁就闯进来了。


  两个人都是呆愣愣的看着对方,张素素看的地方,正是刘小北的那根大 家伙


  她还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最多就看过小电影,她是彻底被吓到了,莫名的就觉得自己下面一紧,而这种反应,让她莫名的有些兴奋。


  “咳咳咳……我,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呆愣了好几秒钟,刘小北才反应过来,忙支支吾吾的撂下一句话,提上裤子,跑出了厕所,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在床上坐了下来,心中还紧张的不行,像有一条小鹿在砰砰乱撞。


  刚刚他并没有看到张素素多少,毕竟张素素蹲在厕所呢,刘小北也就看到了她浑圆的小屁股,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但是不管是看到没看到,毕竟人家正光着身子尿尿,这个就很尴尬了。


  他正在忐忑的想着,等张素素出来了,会不会来找他理论?他有些紧张的摸出了一支烟,点了后猛抽两口,能让自己心里平静点。


  不过,一支烟抽完,三四分钟过去了,张素素依旧没有过来找他后帐?他心里这才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心想也许张素素也并不愿意多提这件事了,毕竟大家都不是故意的是一个误会。


  这样一想,他心里淡定多了。


  不过他心里刚淡定下来,这是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走近……但是他又紧张,这里就张素素他们两个人,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过来的人是张素素,看来还是自己想得太好了,人家一定是来找后账的。


  就在他心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却听到张素素在外面说道:“好了,我不用厕所,你去吧,我要去洗澡了。


  ”“呃。


  ”刘小北下意识的答应一声,反应明白了张素素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高兴的不行,说道:“嗯,我知道了。


  ”“对了,还有个事。


  ”张素素又是说道:“在厕所里碰到的这件事,可不许对外人说哟,我是个女孩子,还要嫁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刘小北忙说道。


  这话他哪会出去说。


  “那行了,没事了,去洗澡了,我洗完你再洗。


  ”张素素又说了一声,脚步声走远了。


  刘小北彻底放心了,刚才的紧张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好的心情。


  大概过了20分钟,房间门被砰砰砰敲响,随后门被推开,张素素头发湿漉漉的站在门口,说道:“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张素素外面现在就穿着一件睡衣,睡衣很薄,朦朦胧胧能够看到里面的样子。


  刘小北虽然没特意看,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想不多看几眼都不行,透过单薄的睡衣,她朦朦胧胧的看到了,张素素里面穿着的一件紫色的奶.罩,两侧的两个肉球挤在一起,挤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


  看着他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刚想再趁机看看下面,已经要下这一句话,转身扭动着特别细的细腰,出了房间。


  张小北只来得及,看到她睡衣里面的黑色的小丁字裤,简直是太可怜了,从后面能看到只有几根带子。


  两根带子勒在腰上,另外一根带子和腰部的带子相连,都陷进了张素素的小屁股里面,根本看不到了内库,只能看到张素素两个浑圆挺翘的小屁股。


  这样刘小北忍不住感叹,现在的女孩穿衣服怎么都这样?不过这样的小裤裤,真是好看呢,刘小北不得不这么承认,尤其是穿着张素素这样的女人身上。


  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还好张素素转身就走了,要不然在这里呆久了,自己肯定更出丑出大了。


  于是忙放下这些念头,去洗澡间。


  从房间里出来,隔壁张素素的房间房门已经轻轻的关上,刘小北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口,发现窗口的窗帘也拉上,想偷看一眼张素素都没有机会。


  莫名的他有些失落,不过马上也就收拾了一下心情,去洗澡。


  进了洗澡间的时候,刘小北有些拘谨,这里收拾得很干净,洗澡间有两个隔间,里面有一个柜子和一个沙发,看来是放衣服用的。


  自己在家里凌乱惯了,猛然来到这种环境,让他又有些不适应,又有些微微的自卑,这里的环境对于他这个从小子来说,就像见到了大世面。


  不过还好,这里并没有其他人,有效的深呼吸了几口,对着自己心里说的,没什么的,等以后自己挣的钱,也买个大房子,比着装修的还好。


  这么一想还真有效果,他觉得不再那么拘谨了。


  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到的是飘在空中的香味。


  这个味道让刘小北莫名的有些触动,心想,难道这就是张素素香味?女人身上的香味?他贪婪的,连续的吸了好几口,闭上眼睛感觉这样子很享受,脑海中仿佛张素素正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


  好半天才从这种感觉中脱离出来,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和自己说,张素素和自己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别想那个美事了,注定自己这样的穷小子,弄不到张素素这么漂亮,来自城里的女人。


  收拾了一下心情,他坐在沙发上,慢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放在柜子上,这时才发现,洗澡间里只有一双女人穿的拖鞋。


  而他的脚太大了,根本就穿不进去,于是乎只好光着两片脚丫子,走进了里面。


  刚进去他顿时就是呼吸变得粗重……在洗澡间的晾衣架上,挂着一条丁字裤,就是三根带子,也就前面一点点是一个小布片。


  丁字裤是蓝色的,看在眼里香香这东西穿在女人身上,让人觉得血脉喷张。


  刘小北下意识看了一眼门口,发现自己把房间门锁好了,这才放心的,把那个小小的丁字裤拿在手中把玩着,而且还放在鼻子下面的闻了闻,嗅到了一种特别的味道……玩弄了好半天,他还把丁字裤又挂回了晾衣架上面,打开了喷头,开始洗澡,一边洗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弄到张素素这样的妹子那该多么幸福。


  他洗澡很快,身上也就是一天的汗渍,冲了一遍,完了打了一遍香皂,又冲了一遍就洗好了。


  拿起了旁边一个毛巾擦干,毛巾放倒脸上的时候,他闻到了淡淡的香味,特别好闻,心中想到,张素素身上一定很香,如果能够凑进了闻闻她身上的味道,那一定也很美妙。


  擦干身子,我洗澡间出来,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向着给自己准备的宿舍走过去。


  推开门的时候,发现之前只有一副窗门的床上,多了一床被褥,不过是粉红色的,一看就是女人用的。


  刘小北瞬间想明白了,这是张素素送过来的,顿时心里暖暖的。


  于是走出了房间,站在张素素的房间门口,说道:“张老师,谢谢你送过来的被褥。


  ”“是我谢你才对,你送我回来,还陪着我。


  ”张素素说道:“好了睡吧,因为你在旁边,我胆子大了很多。


  ”“嗯。


  ”刘小北应了一声,回到房间,躺到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他觉得在心里刻上了张素素的影子。


  而另一个房间的张素素,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不知怎么的,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刘小北那根大大的东西……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下面湿了,夜里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和睡在隔壁的刘小北翻云覆雨,她很舒服,莫名的她真的想尝试一下。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砰砰的敲门声,今虽其后刘小北的声音传了进来:“张老师,天亮了,那我走了。


  ”“哦,你就要走了吗?”张素素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嗯,天亮了,你应该不怕了,我走了。


  ”刘小北再次撂下一句话,就动身出了学校。


  回去的路上,还碰到了几个赶早早来上学的学生。


  回到村里,直接回到家吃早饭。


  进门的时候,干妈 赵香琴正在向着灶里面添柴,做烙饼吃。


  看到刘小北回来,忙说道:“小北呀,快来帮忙,我一个人更忙不过来呢。


  ”“好。


  ”刘小北答应一声,坐到了土灶旁边,向里面添柴,同时问道:“我干爹呢?怎么今天没人帮你做饭?”“你干爹去花生地里面看看是不是该除草了?如果有草的话,我们下午去地里除草。


  ”赵香琴说道。


  “好。


  ”刘小北说道。


  饭做好的时候, 刘大海也从地里回来了,一边进门一边说道:“没想到锄完草这么几天,又长出来了,今天我们还要下地去除草,这大热天儿的,真没办法。


  ”“那就下午去吧。


  ”赵香琴一天把烙饼放到桌子上,一边说道。


  刘大海点头,刘小北也没说什么,不过稍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下午还打算上山去找赵小梅呢?想到了这里,他说道:“妈,咱不能上午去吗?”“上午?为啥呀,上午打算去一趟集市呢。


  ”赵香琴说道。


  “但是上午凉快啊,到了下午更热。


  ”刘小北说道:“这么大热天,下午去了会把人热坏的。


  ”“小北他妈,小北说的不错,要不我们吃过早饭就去吧,上午凉快一些,下午的真是热死个人。


  ”刘大海也是说道。


  赵香琴想了一下,说道:“那行吧,上午就上午,反正去集市买的东西也不重要,以后再说吧。


  ”几个人吃过了早饭,简单的收拾一下,就拿着锄头下地了,走出村口的时候,刘小北碰到了村长老婆 王莲花


  王莲花正和村长在村口说的什么?村长骑着摩托车好像是要出村办事情。


  王莲花看到刘小北的时候,脸色变了变,村长不注意的时候,投过了一个可怜的眼神。


  刘小北看明白了,王莲花的意思是千万别说出她和赵二愣的事情。


  刘小北没说什么,和村长以及王莲花擦身而过,刘大海确实巴结的和村长说道:“村长要出门啊?”“嗯。


  ”村长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


  刘大海还是笑的很贱,一边对村长笑着出了村子。


  刘小北看到这一幕,内心很是不爽,他特别不喜欢像刘大海一样巴结人,尤其像村长这样的官。


  到了花生地里面,里面的野草真的是非常的多,赵香琴看了一眼,无奈的说道:“赶快干吧,天儿会越来越热,我们抓紧干完,趁凉快赶快回去。


  ”刘大海拿出了烟袋,一边装烟,一边说道:“走这么远的路,先喘口气儿,我先弄一锅,抽完了再干。


  ”赵香琴给了他一个白眼,自己下地先干了。


  刘小北这一点倒是随刘大海,拿出了一支烟,先点了一支,抽完了,才下地开始干活。


  三个人抓的也挺紧,上午接近11点的时候,终于是把地里的草弄完了。


  这时天气已经热得不行,三个人抓紧回家。


  在村口的时候,刘小北竟然发现,村长老婆王莲花还在那里,不过现在,村长已经不在了。


  王莲花冲他挤眉弄眼,好像是有话要对他说。


  刘小北由于年轻走得比较快,现在走在最前面,把刘大海和赵香琴远远的丢在了后面。


  看到王莲花这个样子,他眼珠转动了一下,假装脚拐了一下,开始在路旁弯下腰,脱下鞋来查看。


  很快刘大海和赵湘琴追了上来,赵香琴关心的问道:“小北你怎么了?”“我这鞋垫好像扎了东西,你们先回去吧,我弄一下很快就追上。


  ”刘小北说道。


  “你可快点儿的。


  ”刘大海说了一声,招呼着赵香琴先回家了。


  果不其然,等刘大海和赵江琴走了之后,王莲花凑了上来,在刘小北旁边路过,稍微停了一下,一个很小的声音传进到了刘小北的耳朵里:“小北,今天中午我去我原来的小屋找你。


  ”王莲花就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扭动着细腰回了村子里。


  刘小北摸了摸下巴,心里琢磨着,王莲花找他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是要陪自己一个手机?这个她舍得吗?一个手机听说要大几百块上千块呢。


  想了片刻,他也没想明白王莲花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干脆不想了,点了一支烟,一边抽着,迈着大步回家。


  到了家里,赵香琴正在做饭,对着他说道:“赶快洗吧,洗把你身上的泥土,一会儿吃饭。


  ” 终于,时针缓缓指向了9。


     这一刻, 李耐无神的双眼却忽然间亮了起来,他的动作很麻溜,飞快地收拾了碗筷,关门拉帘,然后拐到了里间。


      趴在炕上,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从墙上抽了一块红砖出来,旋即便带着一抹猥琐笑容,将眼睛凑了上去。


     村里前些日子刚结婚的 桂芳王铁柱夫妻俩,跟李耐家就一墙之隔。


     张桂芳是隔壁暖泉村出了名的美女,无论脸蛋还是身段都属于上品,一双明亮的美眸似乎总是含着两汪秋水,能把人魂给勾了去。


  (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   不过她丈夫王铁柱可就不咋滴,不仅人长的磕碜,而且还是个一根筋的憨货,眼看二十九了还没娶着媳妇儿,这王铁柱他老爹一着急,干脆砸了几万块钱进去,于是好好的一朵鲜花,就这么插在了牛粪上。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李耐简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王铁柱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千百遍。


     但今早起床的时候,他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墙壁上的这块红砖,因为泥浆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来的,而墙壁后面正对着的,就是王铁柱家的大炕!   刚结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需求绝对旺盛到了极点,自己搞不到,总能过把眼瘾吧?   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果不其然,张桂芳正俏脸绯红地坐在炕上,旁边,王铁柱正猴急地脱着衣服!   王铁柱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脱起衣服来可一点不拖泥带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张桂芳亲了上去,另一只手还在她身上不断探索着。


     张桂芳的月匈前特别饱满,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农村女人都没有戴罩子的习惯,王铁柱很轻易就单手扒开了她的衣襟……   这一幕让趴在墙后偷窥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在朝着小腹处集中。


     桂芳,来……   王铁柱亢嗤亢嗤地喘着粗气,开始在张桂芳腰间摸索。


     你猴急什么?   张桂芳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长裤,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


     那一片雪白的浑圆,修长的玉腿……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这种美景李耐只欣赏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铁柱这犊子挡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双手把着张桂芳的柳腰…… 可正所谓银枪蜡杆头,眼前的一幕时李耐完全想不到的。


   王铁柱这家伙在压上去之后,十几秒不到就直接喘着粗气趴在了张桂芳身上,哪怕张桂芳满脸幽怨地扭着屁股磨蹭催促,可也没让睡成死猪一样的王铁柱有半点动静。


   看了眼睡成死猪一样的王铁柱,坐在炕边张桂芳恨得牙痒痒:当初真是瞎了眼嫁给你! 真是个废物,要是老子上一定让这娘们死去活来! 正当李耐一脸遗憾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 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躺在炕上,将双腿呈M型分了开来,当着李耐的面一双玉手在自己的身上开始游走,片刻之后,缓缓伸向…… 看到张桂芳那撩人的动作迷离的眼神,听着那媚态十足的低吟,李耐呼吸一下变得急促粗重,浑身开始难受起来。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这让他浑身就好像被一团火被包裹了起来。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声音,李耐顿时瞪大了眼睛。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后,张桂芳才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


   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尽地缩回了脑袋。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 难! 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 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 顾客上门。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 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   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铁柱干啥呢?   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


  顾客笑着道。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嗯,据说是在那劳什子江北省?反正远得很,坐火车都得两三天。


  顾客把钱付了,旋即摆了摆手:待会儿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就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李耐还在回味着顾客说的话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李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急忙抬头看向来人:你好,要点什……   话说一半,他却呆住了,因为进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儿,隔壁的张桂芳!   张桂芳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隐约看到一抹雪白,下半身则穿一条黑色的紧身 打底裤


     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之类的,所以农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型效果,将张桂芳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来,看的李耐心头一阵火热,视线都移不动了。


     张桂芳原本打算称点鸡蛋回去做蛋炒饭的,却察觉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霞。


     眼睛规矩点!   李耐一激灵,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两声:这不是觉得 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两眼!   好看么?你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   张桂芳娇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美了,王铁柱又脑子一根筋,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明白,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哄人?   小屁孩?   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小屁孩呢?再说了,你都没见过就说我小,这是赤裸裸的诽谤!   张桂芳俏脸更红,没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当下也是心神荡漾,哼了一声: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女.叟子吹牛呢?   李耐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绕出柜台,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活儿:眼见为实,手摸出来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来么?   张桂芳瞟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李耐裆间看起来竟然真的满当当的,即便隔着裤子,也比自家王铁柱的要更雄伟。


     真有这么厉害吗?   张桂芳心底一阵火热,嗔骂一声:嫂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竟然真的上前两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 李耐是个血气方刚的雏儿,资本也的确雄厚,再被张桂芳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顿时间血脉喷张,变得更加雄厚。


     妈呀!   张桂芳吓了一跳,手上传来的恐怖触感让她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李耐:耐子,你属驴的不成,这么雄厚的家伙……干那事的时候还不得要人命?   比起王铁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来,李耐的资本实在太雄厚了,光是这样,张桂芳就感觉浑身燥热,小腹也在微微抽搐。


     嘿嘿,会不会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女.叟子,咱俩试试?   李耐更兴奋了,故意用力挺了下腰身,笑道。


     不试,不试,光天化日的,万一被人瞅见,你女.叟子我还不得被骂死?   听了李耐的话,张桂芳急忙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掌,俏脸通红,连连摇头。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头,满脸坏笑。


     你小子别贫了,赶紧帮我称两斤鸡蛋。


     张桂芳脸色有些慌乱,说了一声后就背过了身子,但心脏却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时间多的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李耐耸了耸肩膀,带着张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女.叟子,这两筐鸡蛋随你挑,拣好的拿,别跟我客气!李耐随手扯了个塑料袋递给张桂芳。


     张桂芳点点头,接过塑料袋,便弯腰开始拣起了鸡蛋。


     她屁股翘的老高,从李耐的角度看去,包裹在打底裤中的圆润,看上去弹性极好,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


     因为打底裤较薄的缘故,所以张桂芳的内.库边缘都勒了出来,看得很清楚,甚至隐约能看到一抹性感的紫色……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fjbdsq/697.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