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游泳池里他弄得我好爽/亲爱的你好大我要/将军当着王妃的面艹陪

在游泳池里他弄得我好爽/亲爱的你好大我要/将军当着王妃的面艹陪

夏宇屏住了呼吸,偷偷的眯开眼睛一看,没想到, 方雯竟然连她自己衣服也 脱了,然后一只手扶着他那里,正在缓缓地坐下去……如此紧要关头,夏宇再也忍不下去了,赶忙 开口制止道:“方……方 医生,你干啥呢?”“啊!”显然夏宇的突然开口也吓了方雯一跳,本来就是紧张的时候,事先也没想过他会突然醒过来,但好在方雯有个大心脏,面对夏宇的发问也还是没事人一样回道:“没……没干啥,就是我睡不着了,过来看看你睡着了没有!”这时候夏宇也不会拆穿她,于是故意装傻道:“哦,哦,我都睡着了!”夏宇的话让方雯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又试探性的开口问道:“睡着了就好,对了大傻啊,你刚才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啥啊?我刚才不是睡着了吗?啥也没看见啊!”他赶紧摇头道。

  方雯和吴有德之间的事,在夏宇看来可是一个重要的把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准备拿出来。

  “呵呵,那就好!”方雯放心的呵呵一笑,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 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自己还光着身子呢。

  “方医生,这大晚上的,你咋不穿衣服啊?”夏宇死死的盯着方雯胸前的两团雪白,傻里傻气的开口问道。

  真没想到,这方雯虽然是个年过三十的少妇了,但身材却是绝对的极品,而且全身肌肤光滑白皙,更别提之前夏宇看到的那个部位了,简直是人间尤物。

  面对他赤裸裸的目光,再想到自己之前想做的事情,方雯满脸尴尬的说道:“我这……有点热了,我正准备去洗个澡呢,你继续睡吧!”说完,她急忙拿上了衣服,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呼!” 看着方雯离开的背影,夏宇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再待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把持得住,反正这会他已经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当然随着她的离去,心中总是不免有点小失落,要是刚才自己继续装睡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真正体验到当男人的滋味了!方雯离开后,夏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始终睡不着,心中的不甘一直折腾的他直到半夜,才终于沉沉的睡去…………几天后。

  在诊所待了这么长时间的夏宇,身上的伤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可惜的是这么多天了,他却在也没有那天晚上的眼福了,毕竟方雯和村长吴有德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所以做那事的时候都是十分的小心谨慎。

  这天下午,他正闲的无聊躺在病床上发愣的时候,没想到, 盼盼姐的身影却急急忙忙的走进了诊所。

  “盼盼姐,你来了啊!”夏宇笑着开口打了一个招呼道,他还以为盼盼是来找自己的。

  “嗯!”盼盼应了一声,朝诊所里面看了一眼,忽然对他问道:“大傻,方医生在么?”“刚才还在呢,估计是上厕所去了吧,咋啦盼盼姐?”原来是来找方雯的,不过盼盼姐这是生病了吗?这让夏宇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我有点事情想要找她。

  ”盼盼脸色微红,小声的说道。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便看见方雯擦着手从诊所后院走了出来,看到盼盼便问道:“盼盼,你来找我啊,有什么事吗?”“方,方医生,我那里有点不舒服,想让你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盼盼见状,忙上前说道。

  “哪里不舒服啊?都是女人,你怕什么,直说就行了。

  ”方雯今天穿着白大褂,两只手揣在兜里,听见盼盼有些扭捏,便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道。

  “胸,我这胸有点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而盼盼犹豫了一下,才咬着嘴唇说道。

  “这样啊,那你去那边的床上躺着把衣服脱了吧,我帮你看下。

  ”方雯想了想,指了指夏宇旁边的病床,对盼盼说道。

  “好,好的。

  ”虽然她有些害羞,但还是照着方雯说的做了,不过只脱了外面的衣服,还穿着一件内衣。

  一旁的夏宇看到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睛,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眼福。

  诊所里面一共只有两张床,夏宇占了一张,盼盼既然要让方雯给她瞧病,肯定只有睡他旁边的那张病床了,这不就意味着,待会夏宇可以大饱眼福了?要知道,撩起来看跟完全脱光了那可是两个概念!方雯关上诊所的大门,走过来看到盼盼的样子后,顿时皱了皱眉头,说道:“盼盼,你不把里面的那件脱了,我怎么帮你瞧病?”“啊?里面的这件也要脱么?”盼盼愣了一下,满脸羞涩的说道:“可是,大傻还在呢……”“他是个傻子,有什么好怕的?快点吧,要不然待会来人了!”“好,好吧。

  ”盼盼闻言,犹豫了一下,缓缓解开了内衣扣子……很快,她便脱掉了内衣,光着身子躺在了病床上。

  不得不说,盼盼姐的身材真的很好,肌肤就像是牛奶一般雪白细腻,那两团饱满又大又挺,一点也看不出来像是刚刚生了孩子的样子。

  夏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看的有些失神了。

  不得不承认,盼盼姐的那两团,在他所认识的女人中,绝对可以排到第一,浑圆挺拔,比例完美!要是以后谁能成为她的男人,恐怕真恨不得天天将脑袋埋进那两座山峰里,死也不出来吧!这时候,方雯戴着白手套低下头仔细的给盼盼检查了一遍后,才凝声说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普通的涨奶而已,正常现象。

  ”“那方医生我应该怎么办呢?要不要开点药啊?”盼盼捂着胸口,小脸微红的问道。

  “不用吃药,而且你现在正在哺乳期,吃药对孩子也不好。

  ”方雯脱了白手套,想了想,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样吧,我待会用中医的手法给你 按摩一下,疏通一下胸部的经络,可以缓解疼痛。

  ”“好的,那麻烦你了苏医生。

  ”盼盼点头道。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方雯笑了笑,然后便转身去洗手消毒去了。

  过了一会,她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张毛巾还有一瓶精油,稍作安抚了盼盼一番后,便开始用手给她按摩了起来。

  看着那两团饱满在方雯的手中不停的变幻着形状,夏宇顿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心中不免有些羡慕,真恨不得自己变成那一双手,能去给盼盼姐按摩!而这时,又听见方雯开口对盼盼姐说道:“盼盼,我这个按摩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你那里痛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你的那个太多了,孩子吃不完,所以才会胀痛,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得想办法把多余的那个排出来。

  ”“啊?方医生,这个要怎么排啊?”盼盼闻言,顿时急了。

  “这个……当然是找男人给你吸出来啊!”方雯给出了解决方法,盼盼却还是很慌张。

  “可,可是我没有男人……”说到这里,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怎么可能,那你的孩子?”方雯闻言满脸惊讶。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方医生你别问了好么。

  ”盼盼咬着嘴唇说道。

  “好吧,我不问了,不过我刚才跟你说的,希望你能放在心上,你这个问题光靠按摩,肯定是不行的。

  ”方雯无意探究到底,平静的说道。

  “嗯,知道了。

  ”盼盼应了一声,扭过头偷偷地打量了夏宇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夏宇听着盼盼和方雯两人的对话,也有点好奇,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为什么盼盼姐一直不愿意提起他?正想着,这时,方雯手上的按摩速度越来越快了,盼盼的脸也越来越红,嘴里竟然还发出轻轻的低吟声。

  而夏宇则死死的盯着那诱人的风光,一刻也不肯转移视线。

  嗯……”就在这时,盼盼忽然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声音。

  紧接着,两道白线就喷了出来。

  “好了,里面淤积的我已经用手帮你排出来,感觉怎么样?”方雯用毛巾擦了擦手道。

  “好,好多了……”盼盼一张俏脸简直红的快要滴血一般,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似得。

  夏宇本来就有些躁动不安,看到这一幕后,身体更加像是火烧一样,几乎快要忍不住冲上去了。

  幸好,按摩终于结束了。

  (啊啊……)盼盼也穿上衣服,给了钱,害羞的连招呼也没有跟他打一个,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看着慧慧的背影,夏宇回想起刚才看见的一幕,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而方雯看到他失神的样子,笑着开口说道:“大傻,你发什么傻呢?难不成你也想要按摩一下么?”“按摩是啥啊?”夏宇心中一动,装傻充愣着问道。

  “按摩啊,按摩就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你想不想试试?”方雯低垂着眼帘,偷偷看了一眼他高高顶起的位置,伸出舌头舔了舔红唇,娇笑着问道。

  “想!可……可是我又没有盼盼姐的大白馒头,咋按呀?”夏宇继续装傻道。

  “呵呵,真是个大傻子!按摩又不是只能按那里,还可以按别的地方啊!”方雯呵呵一笑,想了想,看着夏宇说道:“这样吧,反正我今天也闲着无聊,顺便帮你也按按吧。

  ”“好啊好啊!我看盼盼姐都快舒坦死了,我也要做这个!”夏宇兴奋的说道。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我按摩一次,可是要一百块钱呢,你身上有钱么?没钱我可不会给你按。

  ”正当夏宇以为能立马享受到她的服务时,方雯突然收起了笑容,正色道。

  卧槽!按一下一百块钱?这也太黑了吧?真把老子当傻子了啊!夏宇在心中吐槽,有这钱他去卖点好吃的,它不香吗?不过,心中这么想,但看着方雯那白嫩纤细的小手,再念及这双手之前还给心爱的盼盼姐按摩了那里,这要是体验到的话,那就是双重快感刺激了。

  面临着巨大诱惑的夏宇咬咬牙,最终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有些肉痛的说道:“我没这么多钱了,就这些,能给我按不?”“算了算了,看你是个傻子,就给你打个五折吧!”方雯接过钞票,说道:“把你的衣服都脱了吧,我去洗个手,然后就来给你按。

  ”“好嘞!”夏宇一听,迫不及待的便扒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裤子,然后在病床上躺好了。

  很快,就听见诊所卫生间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洗手的声音,还有换衣服的声音。

  “方医生,还没好么?”等一会儿后,还不见她出来,夏宇便有些忍不住的问道。

  “来了来了,急什么!”方雯应了一声,随后便走了出来。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她身上的那件白大褂已经换成了那天晚上夏宇看见她穿过的那件护士装了,而且看下面空空荡荡的,一看就知道什么也没穿!这让夏宇顿时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搞不明白她想干啥了。

  方雯长的本来就十分漂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少妇的味道,此刻再换上了这么一身惹火的护士装,让夏宇顿时看的是目瞪口呆,下意识的直起身子道:“方……方医生,你换这衣服干啥啊?”“给你按的地方不一样,换身衣服方便发挥。

  ”方雯一双水汪汪的美眸看着他,好像要勾走他的魂一样,只见她妩媚一笑,娇声说道:“快躺好吧,我要给你按摩了……”“哦哦,好嘞!”这种时候哪还有什么废话,听到她的话之后,夏宇应了一声就连忙躺下了。

  说实话,按摩这种事情,夏宇以前只在电视电影里面见过,自己却还没有尝试过,以前上学的时候,倒是听那些混子学生说过,据他们说去一次按摩店,能把人舒坦死。

  他也一直寻思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去体验一回,没想到,今天终于能得偿所愿了。

  “方……方医生,你要先给我按哪里啊?”平躺下后,夏宇有些激动的看着方雯问道。

  “别紧张嘛,我先帮你放松一下!”方雯微微一笑,说完,直接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分开两条大长腿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伸出小手便开始给他按摩了起来。

  一双小手从夏宇的胸口一路向下,慢慢的按到了小腹的位置,每按一下就想有魔力的样子,刺激的他瞬间起了反应。

  “方医生,你,你这是干啥啊……”夏宇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艰难的说道。

  “傻瓜,当然是在给你按摩啊,你这里还有几处淤血没有散去,我帮你按一下,有利于活血散瘀。

  ”方雯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说道。

  只不过,在她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夏宇高高隆起的位置,一脸非常渴望的神色。

   苏瑞听都不想听她们的条件,直接了当的说道:“不行,我什么条件也不接受。

  爱吃 不吃,你们不吃,我一个人吃,吃不完明天带到公司吃。

  ”秦 月儿听了率先发难道:“ 姐夫你怎么这样?明天姐姐回来我要告诉她,你欺负我!”上次秦雪用秦月儿试探苏瑞,就让苏瑞算的上是焦头烂额了,听到这次小姨子打算亲自给秦雪吹风,苏瑞立刻态度软了下来。

  前段时间堂哥秦亦然的事,搞了一个乌龙,苏瑞心里对老婆是又爱又怕,还有愧疚,这个时候就更不想得罪小姨子,从而间接得罪老婆了。

  于是他无奈的皱眉说道:“行行,行行!你们说吧,别太过份,就没问题。

  ” 文倩看状道:“瞧把你怕的,我们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还怕我们把你给吃了啊,你以为你是鹿晗啊,充其量也就是个黄渤,还没人家有才。

  ”苏瑞一阵无语,没黄渤情商高,这他认了,但才华这玩意,要看在什么领域了,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怎么也比黄渤帅多了。

  文倩这话说的太伤人了。

  不过苏瑞没打算跟 这两个 问题少女打嘴仗,他知道只要一接嘴头,就没完没了。

  于是道:“赶紧说吧……”文倩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就是我们玩 真心话 大冒险怎么样?”苏瑞摆摆手道:“没听说过吃饭还能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不玩!”他知道这两个古灵精怪的问题少女怪招层出不穷,真玩的话,不管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他都吃不完兜着走。

  “你就跟我们玩嘛,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去酒吧,找别的男人玩啊?你要是不玩,我就跟文倩去酒吧了!”秦月儿的话有点威胁的意思。

  苏瑞听了之后,态度有点松动,心想,虽然小姨子跟文倩都是淘气包,整人专家,但是他吃鳖是因为爱护她们,出去之后,就凭这两个小妞遇上狠人,非出事不可。

  “好吧,那我们以一个小时为限。

  我要早点睡,明天要见客户讲方案的。

  ”“一个小时怎么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起码三个小时,姐夫现在才七点多,你猪啊,八点就睡。

  十点再睡啊!”“我还得准备文件啊,你当我全靠临场发挥啊,一个半小时,不能再多了!”“姐夫你就陪我们玩会嘛,我们两个人玩,很无聊的。

  ”秦月儿和文倩两个人一左一右,抱着苏瑞的胳膊又摇又晃,两对丰满而又柔软的胸脯在苏瑞的胳膊上擦来蹭去,弄的苏瑞的心也跟着软了。

  “好吧,好吧,两个半小时,别讨价还价了。

  ”最终于两个半小时成交。

  兴奋的文倩跑回房间抱出两箱啤酒来,看的苏瑞吓了一跳,这两个问题少女什么时候买了几箱啤酒回来,他的心里不免升起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被秦月儿和文倩捉弄,不过还好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苏瑞虽然生气,但是看看她们青春美好的脸庞,再被和声细气的说上几句对不起,心里的一点点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上了饭桌,三个人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规则倒是很简单,手心手背,单的那个人输,然后可以在真心话和大冒险里选一个来做。

  不想做,不想说也可以,喝酒就行。

  不出意料第一次苏瑞就输了。

  “姐夫你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文倩也随着秦月儿管苏瑞叫姐夫。

  苏瑞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选真心话比较好,反正她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于是答道:“真心话。

  ”“那好,姐夫你听好问题!”文倩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在姐姐之外,有过别的女人吗?”苏瑞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这也太那什么了吧,不过还好他早就想好,不说真话,而且跟许晴柔只能算是一夜情吧,根本谈不上是他的女人,于是淡然的回答道:“我跟秦雪是初恋啊,我当然没有其它女人了。

  ”这个回答文倩和秦月儿都不是很满意,不过她们却轻轻将苏瑞放过。

  就这么轻松过关了,苏瑞感觉有点应付起来也会很自如的感觉。

  但接下来苏瑞又输了。

  “姐夫还是真心话吗?”苏瑞点点头。

  这回换秦月儿来问,秦月儿道:“姐夫你除了姐姐之处,还跟别的女人睡过吗?”苏瑞不满的说道:“这不是答过了吗?”秦月儿笑道:“问题明显是不一样的呀,姐夫!”苏瑞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差别,不过他只要按照刚刚的方法回答就行了,于是他故作镇定的回答道:“当然没有啊。

  ”文倩忽然凑了过来,脸都快贴到苏瑞脸上了,苏瑞赶紧躲开道:“你干嘛!”文倩狡黠的笑道:“姐夫,你不老实哦!”秦月儿也逼近苏瑞道:“姐夫你说谎了哦!”苏瑞看到两个问题少女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不由有些惊慌。

  不管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又不是搞间谍的,心理素质没那么好。

  苏瑞心里不禁想道:是不是这个两个问题少女发现了什么?不过他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想不出来有任何被文倩和秦月儿发现的理由,因为除了那天那次,他跟许晴柔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连下班都没一起走过。

  要是发现的话,早就应该发现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难道是刚才说的话里有什么破绽?“姐夫,我们都看过美剧不要对我说谎,你说话的时候眼睛往右上看,脚尖又朝着门口的方法,分明就是编谎话!没想到啊,你这个浓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老实人也在外面乱来了!你对的起我姐,对起我和文倩吗?”苏瑞都让秦月儿给说蒙了,看个电视剧就能判断别人是不是在说谎?这也太扯了吧,再说了,在外面乱来,跟秦月和文倩有什么关系,这都哪跟哪呀?于是苏瑞决定死扛到底,拒不承认:“别诈我,你们那套我小学就玩剩下了,还能不能好好玩?不能好好玩,快点吃饭,吃完我要洗碗。

  ”不过两个问题少女的行动,再次出乎了苏瑞的意料,她们对视了一眼,又轻轻把苏瑞放过,继续再开一局。

  第三局,苏瑞还是一个输字。

  苏瑞惊讶的说道:“你们俩个是不是串通一气了?怎么你们老是同样的?”文倩狡黠的笑道:“我们俩个心意相通而已,可没做什么暗号,姐夫你不要冤枉人哦,愿赌就要服输,总说有内幕的都是输了的人。

  别输不起哦!”苏瑞也没办法,玩了她们的游戏,想不被她们耍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那我这次……大冒险吧。

  ”苏瑞感觉真心话已经玩不下去了。

  文倩听到苏瑞选择了大冒险,立刻跳了出来叫道:“我来我来!大冒险就是你要脱下秦月儿的小内内!”苏瑞听了,下意识的朝秦月儿瞄了一眼,只见秦月儿今天穿了一条短的连屁股蛋都露出的热裤,文倩这个要求实在是太黄太暴力了!“请恕臣妾做不到,你这哪是大冒险,你让我去死算了!”文倩瞪大了眼睛道:“这有什么难度?我很照顾你了好吧,你去脱,月月肯定不会太过于刁难你的,小姨子有一半屁股都是姐夫的,这句话你没听过?月月你不会反抗的,对吧!”秦月儿满含着笑意的用力点点头。

  苏瑞心里暗叫,两个女流氓,不过他也知道这两个纯粹就是想耍他,调戏他而已。

  哪有那么多便宜事,以为在拍18禁的电影吗?“我认你们狠,我喝酒还不行吗?”说着苏瑞拿起一瓶啤酒,仰起脖子一口气干了下去。

  原来苏瑞的酒量不算好,但是自从上被文倩灌过,又经历过许晴柔那件事,加上这段时间不时的在家要陪这两个问题少女喝点,不知不觉酒量就练了上来。

  一瓶啤酒算是小意思了。

  干完了啤酒,苏珊道:“再来!”这次他决心要找出秦月儿和文倩串通一气的证据。

  手心手背,几经平局之后,结局不出所料,又是苏瑞一个人手心,秦月儿和文倩都是手背。

  “姐夫,你又输了,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还是喝酒呢?”苏瑞笑笑道:“真相只有一个,这一切我已经看穿了!”秦月儿和文倩惊讶道:“姐夫你在说什么?”苏瑞冷笑道:“还在装,我都看出来了,小月你一直盯着文倩的嘴巴在看,她如果开张嘴,你就出手背,她如果闭着嘴,你就出手心。

  我可以陪你们一直把平局玩下去,玩两个小时,不过我没空,所以我选择揭穿你们!”秦月儿和文倩见被苏瑞揭露,两个人一点都不尴尬,文倩更搂住苏瑞的胳膊说道:“姐姐经常说,虽然你长的丑,但是你聪明啊,果然今晚你证明了你自己!”苏瑞被文倩弄的哭笑不得,甩开文倩的手道:“我不聪明,我只是反推而已,好了,没空陪你们玩了,你们还吃不吃?不吃我收拾桌子了。

  ”“吃!不吃多浪费!”一顿饭吃完,苏瑞收拾完桌子,去洗碗,秦月儿和文倩破天荒的要进厨房帮他洗碗。

  “行了行了,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厨房地方小,人太多转不过弯,你们休息吧!”苏瑞说完回头去水池洗碗,结果洗着洗着感觉到身后有人过来了,他回头一看,是文倩。

  再往远处看看,秦月儿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干什么?别把你衣服弄脏了,躲远点。

  你不跟小月玩,跑这来又想作弄我?”文倩听了苏瑞的话,不满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捉弄你,不是喜欢你嘛,别的男生求着我们捉弄他们,我们还不愿意呢。

  ”苏瑞心想,这天下还有这么贱的男人?跪舔派的宗师级人物?“好好好,算是我说错话了,我道歉,不过厨房地方小,有事一会再说吧。

  ”文倩却不肯出去。

  她好奇的问道:“姐夫,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正常啊?”“什么?”苏瑞一时没反应过来文倩在说什么。

  文倩却用手托着下巴,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又自问自答的说道:“也不对,那天我试过啊,很大也很硬!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苏瑞一听这才反应过来文倩原来是在说那个事情,想起曾经跟文倩两个人独处一室,还在同一张床上,自己的弱点还被文倩给掌握了几秒钟,不由老脸一红。

  “既然很正常,那姐姐总是加班不在家,你就不想解决一下吗?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都查过你的电脑了,连小电影都没有的!”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page/3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