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xxx

情趣開檔內衣 (4) 2021/8/8 10:22:37
xnxxx


上次?我心里一下震驚了,這么說 姨媽已經給 爺爺弄過了? 我又偷偷的到了門口。


  「哎喲你還敢說,上次,上次就差點兒被發現了」姨媽生氣的道。


  「這這次不會了你像剛才那樣用毛巾裹裹住」爺爺小聲的哀求著,手扯著姨媽的 衣擺


  「花花心思還挺多這么大歲數了還以為跟以前年輕時候一樣啊」說著姨媽的臉上突然一紅,接著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以前偷偷拿我的小褲自己嗯自己弄過吧」姨媽瞪了爺爺一眼,爺爺呼吸一下加重了,更加 用力的一扯姨媽的衣擺,姨媽本來就穿的露肩衫,這一拉胸部露出了大半個白白的十分耀眼。


  姨媽一驚:「哎呀你輕點兒又沒說不給你弄煩人」說著姨媽把盆兒放下,開始了。


   只見爺爺的手顫抖著順著姨媽的衣擺下方伸了進去,衣擺和手臂之間撩起一半雪白的腰肢,開始起來。


  出乎意料的是姨媽并沒有反對,反而臉色緋紅,呼吸竟然有點急促起來。


  只見姨媽一手動著毛巾,一手收來隔著衣服按著在胸前的爺爺的手,嗔怪的白了爺爺一眼。


  爺爺見手被按住,只好動起了手指頭,我才發現原來姨媽沒有穿里衣,露肩衫的里面穿了見小背心兒,我看見那明顯的突起,看樣子姨媽也動情了。


  直到“哦”的一聲,我知道爺爺完事了。


  我趕緊灰熘熘的偷偷的熘到門口,假裝成剛家的樣子一開一關門,只聽屋子里悉悉一陣,緊接著就一下安靜了下來。


  只聽姨媽強裝鎮定的聲音從爺爺屋傳來:「誰啊」我趕緊答道:「是我。


  我來啦。


  」只見姨媽拿著水盆從爺爺屋子里出來,姨媽已經恢復成平時端莊的模樣,可是她沒有發現,她一邊垂著的頭發邊上還沾著一丁點兒污物。


  我盯著姨媽潮紅的臉,有點不知所措,姨媽有些心虛的打岔道:「又熘號,小心你們老扣你工資」說著話姨媽用手捋了捋頭發,無巧不巧正好捋在了那上,姨媽明顯感覺到了手上的東西,眼神突然變得有些驚慌,眼睛下意識的瞥了一眼我,臉紅著兩步并三步的往廁所走去。


  我一低頭才發現,我淺色的褲襠被打濕后,貼著褲露出了輪廓。


  我一下子就傻了,完了完了,被發現了可是仔細一想,我又沒有做錯什么,怕啥?害怕的應該是他們才對這樣一想我又不覺的硬氣了起來,她知道我知道了更好。


  趕緊回到房間把 褲子褲衩兒一并脫了,隨手扔在了臟衣服框里,換上一身居家服,頓時感覺舒服多了。


  可是此時的我竟然有些心虛的有些不敢去面對姨媽,只好打開電腦上看起了小說,不一會兒的工夫我就被小說吸引了。


  直到姨媽拿著一盤西瓜進屋子,只聽姨媽說:「來吃些西瓜。


  」看著姨媽一臉的端莊慈祥,我怎么也無法將之與之前在爺爺屋看到的姨媽歸結為一個人。


  我拿著西瓜就啃了起來,邊吃邊說道:「真舒服啊,這天兒就得吃冰鎮西瓜,姨媽,您也吃啊」「我剛吃過啦」說著扭了扭脖子,我突然 想到她趴在爺爺床前望著爺爺時腦袋也是這么扭的我趕緊道:「姨媽你脖子怎么了要不要我給你按按」姨媽臉上一紅,道:「你會嗎」我兩口把西瓜吃完,扯了一張衛生紙擦了擦手道:「您試試就知道我行還是不行啦」我故意把行字說的重了些,姨媽有些害羞,又有些豁出去的道:「試試就試試,我這個當兒媳婦的整天伺候公公,現在也該我享享女婿的福啦」我心想好嘛,要不要我也像您伺候爺爺那樣伺候您啊嘴上卻道:「姨媽,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像您孝順爺爺那樣孝順您的」我又把孝順兩字加重些語氣,說著我站了起來,讓姨媽側坐在沙發上,我雙手就按在了姨媽赤著的肩膀上。


  當我整個手掌接觸到姨媽那雪白的肌膚上的時候,感覺姨媽的皮膚真好柔軟而又有彈性,感覺姨媽稍稍有一點僵硬,我用力一捏,嘴上道:「怎么這么僵硬呀您真得好好按按了,補補鈣,頸椎最容易出毛病了。


  」姨媽隨著我手上加力,嗯了一聲,我得到鼓舞,干脆站了起來,給姨媽按了一會兒雙肩,就把姨媽的披在背后的頭發分到兩邊,手伸進頭發里按起了脖子。


  這時姨媽的頭慢慢的往上抬起,我從上往下一看姨媽閉著眼,臉紅撲撲的,眼睫毛時不時的有些閃動,紅紅的嘴唇微微張開,尖尖的白白的下巴頦與紅紅的嘴唇相映成趣。


  再往下看,我的眼睛就再也轉不開了,我深深的陷了進去。


  我嘴里開始借著使勁按摩的幌子喘著粗氣,又不安分了起來。


  想到剛剛偷窺到的畫面,想到剛剛爺爺曾用手捏過這兒,我嘴里呼出的氣越來越熱,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睜了開來,正好與我對視了一眼,我呼出的空氣正好呼在了姨媽的臉上,姨媽眼睛里彷佛有一層水霧,我一下子起來,貼在了姨媽的后背上,姨媽身子一僵,閉上了嘴,突然掙了一下道:「好了,就這樣吧。


  」我過神來,尬尷的坐了沙發上。


  姨媽起身準備出門的時候,看見我的臟衣服兜子里有條褲子,順手就拿了起來準備拿去洗,可是當姨媽一把將褲子拿起來的時候,突然「呀」的一聲把褲子又扔了去。


  我一下就臉紅了,摸了摸鼻子紅著臉解釋道:「我」剛開口,姨媽又彎下腰,用兩根手指夾著褲子拎起來紅著臉走了出去。


  「我自己洗」我想起褲子還在里面呢,迅速跑過去攔在姨媽的身前,姨媽沒來得及剎車,一下通姨媽撞了一個滿懷。


  我順手一下摟住了姨媽,嘴里結結巴巴的道:「那個,我自己洗」姨媽被我一摟,兩團撞在了我的胸前,我彷佛聽到了驚濤駭浪,姨媽悶嗯的一聲,竟然沒有掙脫。


  我的手順勢往下一滑,來到姨媽的臀上,稍稍用力往我身前用力一按,我倆的小腹就緊貼在了一起。


  姨媽又是一聲悶哼,手指捻著的我的濕濕的褲子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姨媽聽到聲音突然掙扎起來,用手推著我道:「那你就自己洗吧」說著準備推我,我 一聽沒有怪我,有些賴皮的道:「算了,還是姨媽給我洗吧。


  不過」我低頭看了一眼離我只有幾公分的姨媽的眼睛,有些興奮的調戲道:「不過里面有條小褲,要手洗喲」姨媽一聽嚶嚀一聲道:「我才不管呢你自己的臟東西你自己洗」我一聽就知道她知道我褲上的事兒了,這真是太尷尬了。


  姨媽又掙扎了起來,殊不知越是掙扎,我就被摩擦的越硬,我忍不住哼出聲來:「啊姨媽您輕點兒嘶」姨媽一聽突然不動了,可能是怕把我的弄壞了吧。


  我看著姨媽的眼睛,她紅著臉 躲閃著我的目光。


  我禁不住道:「姨媽您真漂亮」說完,吻著姨媽的栗色秀發,香香的透著一絲熟悉的腥味兒,這是爺爺的味道呀我心里狂喊,我豁出去了。


  對著姨媽一貼,姨媽身子一僵,臉沉下來。


  我一看姨媽要發火,可能觸及她的底線了「對不起,姨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段時間媳婦懷孕,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姨媽眼里閃過一絲憐憫,感覺她心里稍微有些動搖,對我說:「嗯可以理解,可是你現在在干嘛呢趕緊松開」我下意識的把手松開了,可是我意識到如果我現在退縮,可能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于是我學著爺爺說話的結巴語氣道:「你你幫幫我。


  」只見姨媽顫了一下,推我的手突然軟了下來,同時頭一低,眼睫毛有些閃爍,道:「我能幫你什么。


  你自己不是弄得挺好的嗎」我一看姨媽的態度軟化下來,這得加把火啊我低下頭把嘴伸到姨媽的耳朵邊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道:「姨媽,您邦邦我,像幫爺爺那樣幫幫我」只見姨媽渾身激烈的顫抖,眼中閃過一陣慌亂:「你你看見了」我手上用力把姨媽抱入懷中,嘴里繼續沖著姨媽的耳朵喘著粗氣低聲道:「姨媽就幫幫我吧,你看我這都發疼了。


  」說著又往前貼了貼,姨媽內心還在掙扎與慌亂中,輕輕的嗯了一聲沒有吱聲,我趁熱打鐵繼續道:「我我什么也沒看見,我只看見姨媽您的孝心,我一定會像您孝順爺爺那樣孝順您的。


  」說著只感覺姨媽渾身一陣激烈的顫抖,我的嘴唇一下叼住了姨媽的耳垂,吮了幾下,又用牙輕輕的咬了幾下,姨媽的喉嚨咕唧一聲吞了一口口水。


  我得到鼓舞,舌頭順勢伸進了姨媽的耳朵里,姨媽受到襲擊渾身顫抖,腦袋下意識的想要躲閃。


  我一手固定住姨媽的頭,一手從姨媽的腰一直往下按在了姨媽的股上捏起來,耳朵里聽著姨媽喉嚨里發出嚶嚶的聲音,姨媽的手不知不覺的就摟在我的腰上。


  我更加賣力的弄了幾口姨媽的耳朵,往下用力的吻在了姨媽的鎖骨上。


  就在這時,姨媽突然掙扎起來,渾身扭動,嘴里叫道:「別親那里」原來這是姨媽的靈敏帶,我更加瘋狂的啃了起來,慢慢的再往下到了姨媽的喉嚨,牙齒輕輕的刮過,姨媽突然用力的掙脫道:「別弄上印兒了。


  停。


  嗯~停」我趕緊停下來,兩眼盯著姨媽的眼睛,只見姨媽臉色潮紅,眼光躲閃著我的目光,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似的道:「嗯我可以用手幫你。


  不過這是我們倆的秘密你就給我爛在肚子里吧」我一聽興奮極了雙手捧起姨媽的臉就親了上去,姨媽嚶嚀一聲閉上了眼睛,雙手輕輕的推著我,嘴唇死死的閉住,就是不肯張開,我把姨媽的嘴唇吸進我的嘴里吮著,舌頭在姨媽牙床邊探、慢慢的。


  姨媽不再推我,我的手也放下一只摟住姨媽的腰,慢慢的往下滑到姨媽的股上用力一捏,姨媽嗯的一聲,我的舌頭順勢就進了姨媽的嘴里。


  我的舌頭探著姨媽的舌頭,可能姨媽也動情了,感覺姨媽嘴里的口水相當的豐富,我大口大口的把姨媽的口水吸進過來,感覺香香的甜甜的,我甚至有些舍不得吞咽下去,結果搞得口水順著我們倆的嘴邊流淌下來。


  姨媽的舌頭也漸漸的開始跟我有一些互動,喉嚨深處發出的嚶嚀聲聲聲入耳,我另一只手也騰了出來,從姨媽的衣擺下悄悄的伸了進去,一下覆蓋,真他姨媽大,真他姨媽滑,真他姨媽軟,真他姨媽舒服。


  我心里大叫著,食指和中指(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稍稍一用力,姨媽悶哼一聲就渾身一顫,我只顧著自己舒服了,沒想到這一下卻讓姨媽清醒了過來,一下掙脫了我的吻,推開了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道:「嗯你不要太過分了」我一下傻在了那里,姨媽接著低聲道:「說好了只用手幫你的」我興奮得大叫,一下把褲子扒了下來,再把姨媽推到了沙發上坐下,我站在了姨媽的面前。


  姨媽沒想到我這么直接,有些難為情害羞的轉過頭去,沒想到姨媽的頭發卻一下從我的下方掃過,「嘶」一陣舒服讓我吟出來,長吸了一口冷氣。


  姨媽有些害羞的道:「哼怎么這就不行了」我一聽較上勁兒了。


  「姨媽,求您快幫幫我嗯」「哼」姨媽有些生氣的哼了一聲,伸出細白的右手。


  我有些放肆的呲哇亂叫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姨媽的臉色越來越潮紅,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閃爍著,散亂的頭發顯得十分開放。


  我的手不知不覺的愛撫上了姨媽的頭,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溫柔的愛撫著姨媽的頭發,可能是因為我的眼中流露出的憐惜與溫柔的動作,姨媽沒有躲閃,反而更加賣力起來。


  我的手慢慢的從秀發往下扶上了姨媽的脖子,再往前用手指一勾,勾住了姨媽的下巴,往上稍稍用力就把姨媽的頭抬了起來。


  姨媽停下手上的動作,害羞躲閃著我的目光,垂下了眼簾,嘴唇微張,兩個小鼻孔一張一的,我能清楚的看見姨媽的汗毛。


  我低下頭來輕輕的吻了一下姨媽的額頭,由于彎腰往后一縮,沒想到姨媽的手居然沒有松開,我喃喃的道:「姨媽,您真漂亮」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再用力些吧。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 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 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 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 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極品少婦的誘惑)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 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 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 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 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嗯哼……”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


  ”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不過,既然這妮子這么喜歡看,那表叔就讓你看個夠。


  “倩倩啊,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去臥室一下嗎?”許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這就來。


  ”蘇倩乖巧的小跑出來,扶著許文往臥室走去,由于許文比蘇倩高半個頭,他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雪白。


  看到那種畫面,許文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倩將他扶進臥室,把衣服找出來后,嬌聲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煩你了,倩倩。


  ”許文故意對著另一邊說話,制造自己還是瞎子的假象。


  蘇倩沒再說話,假裝走出去,緊接著又輕手輕腳的走過來,靠在門邊,直勾勾盯著許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許文心里得意,當著她的面,脫下了褲子。


  之前看到許文的強大后,蘇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親眼看看到底有多厲害。


  不然她做事都會心不在焉!當褲子脫下后,蘇倩忍不住捂著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厲害!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這些,蘇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臉及脖頸一片通紅。


  許文將蘇倩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這表侄媳婦,難道平時沒能得到滿足?嘿嘿,那我再讓你看仔細些。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6956292.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328183.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4490748.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8292014.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8991890.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3106751.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4263361.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2835225.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2646699.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9323673.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qqkdny/436.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