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kini bound and gagged

情趣開檔內衣 (2) 2021/8/10 10:48:47
bikini bound and gagged


  閱讀提示:中午我在休息, 小姨子跑到我家浴室洗澡,剛好洗發水用完,所以將我吵醒,從門縫將洗發水遞給她后,我再無睡意,我在沙發上看電視,誰知小姨子洗完澡居然連衣服都 不穿就在我面前晃蕩,嘴里還摻雜著挑逗的言語。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博友留言:  木子李:  我是二婚男,由于一心忙于事業,對前妻有所冷落,其結果是我賺了足夠的錢,卻看到前妻和我最好的哥們在我家沙發上赤裸纏綿,我無法原諒,所以離婚了。


    之后我帶著所有的積蓄遠走他鄉,認識了現在的 妻子,她也是離異女,因為相同的經歷、異鄉的孤獨、妻子的仗義,讓我們很快擦出了愛的火花并低調的結婚。


    這之后,我們的生意越做越大,我知道有妻子不少的功勞,為了感恩妻子,我對他們一家人都非常照顧,甚至將特別懶惰的小姨子的丈夫安排在部門經理的崗位。


    小姨子是一個非常人性的 女子,時常在我和妻子面前使小性子,實話說,這樣的女子偶爾會讓 男人覺得非常可愛,但是撒嬌次數多了,就會變得乏味。


  盡管說她頻頻要求和我一道出席很多商業場合,都被我拒絕了。


  口述:小姨子裸身 誘惑我沒 把持住小姨子裸體誘惑  有次妻子出差,小姨子上我家玩,中午我在休息,小姨子跑到我家浴室洗澡,剛好洗發水用完,所以將我吵醒,從門縫將洗發水遞給她后,我再無睡意,我在沙發上看電視,誰知小姨子洗完澡居然連衣服都不穿就在我面前晃蕩,嘴里還摻雜著挑逗的言語。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微微的變化,但想到曾經經歷了一次婚姻的動蕩,我不想對不起現在的妻子,所以責令小姨子趕緊穿上衣服。


  沒想到小姨子不但沒有穿上衣服,還死皮賴臉的靠近我,最終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那一刻,我再也沒能把持住,將小姨子抱進臥室,瘋狂的進行身體游戲。


    事罷小姨子夸我比他丈夫威猛,但我卻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


    而今小姨子時不時的還會給我打電話,礙于妻子的面子,有的時候我也不能說狠話,我想問的是,該如何規避小姨子的繼續騷擾?  回復博友:  一、有良知 的人都會輕易的選擇親情傷害,你小姨子對你的公然挑釁其實是對她自家姐姐的親情褻瀆,對于如此禽獸不如的家伙,你沒有必要繼續假裝仁慈。


  口述:小姨子裸身 誘惑我沒把持住小姨子裸體誘惑  二、以后她給你電話話,若你妻子在你旁邊,你索性把電話直接給了你妻子讓她來接,次數多了,你小姨子就會知趣,而且也反饋(姐弟亂性)于她一個信號:你的眼里只有你妻子。


    三、最好在公眾場合掌握好尺度的狀態下給她幾次下馬威,她就不會仗義你是她姐夫而為所欲為了。


    四、對妻子親人照顧的行為值得提倡,但做好人也需要底線,在該拒絕的時候一定要學會拒絕,否則不懂拒絕的背后將是給婚姻以及你自己帶來莫須有的精神煎熬。


    五、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夠耐得住寂寞,也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抗爭過誘惑,因為你有錢,在以后的生活中難免還會遇到誘惑,希望你能夠理智的剎車,不要講背叛婚姻的行為歸根與別人的誘惑,畢竟背叛婚姻這件事也是兩個人才能構成的行為,做一個下半身只為妻子瘋狂的男人。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小姨子裸身誘惑我沒把持住小姨子裸體誘惑 喝酒的時候,我就發現有兩個人一直對我抱有敵意,雖然他們沒做出出格的舉動,態度卻很不友好,讓我頓時就警惕起來,看起來我首先面對的第一困難,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內。


   很多人的失敗,并不是敵人太強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隨便選了一個房間,在第七層,這棟樓一共就八層,僅次于頂層。


   因為是爛尾樓,門窗都沒有安好,小刀說了,看中哪個房間了,明天就去不遠處廢品收購站,花不了幾個錢,弄一扇二手的門,再弄點塑料紙當窗戶紙,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這么干的。


   喝多了,在爛尾樓里對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辭,走了,至少要和嵐姐、小清說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讓我說什么好哪!見到嵐姐辭職的時候,嵐姐追問我的去向,我就直說了,嵐姐頓時就生氣了,話都說得不利索了。


   嵐姐,我知道你擔心我,可這是我的選擇,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會讓那些人騎在我頭上欺負我,以后我不會再繼續懦弱下去了,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我從選擇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了。


   我已經下定決心,和過去的生活方式說再見了,盡管我還是我,卻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我。


   哎,你以為社會是這么好混的嗎?江河,夠厲害了吧?你看怎么樣?還不是被人捅進醫院去了?你就真的一點也不怕嗎?要是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嵐姐出面,江河不會難為你的。


  嵐姐勸我放棄。


   嵐姐,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說什么了,記得嵐姐,要是實在難了,就來找嵐姐。


  我看得出來,知道我要出去混社會之后,嵐姐的情緒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辭了,又來找小清做告別。


   對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復雜,朋友不像,戀人未滿,處于一種很奇妙的關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還沒等我說話,她就首先開始問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萬峰嚇跑阿強的手下,看你當時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離開了,也知道我勸不了你,只是沒想到你這么快就要走了。


  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


   對不起,我會回來看你的。


  扭頭,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沒有離開的勇氣了。


   我是一路跑出來的,渾渾噩噩的回到爛尾樓,我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只知道現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爛尾樓我選擇那套房子的時候,發現我用來擋門的板子沒了,就是屋里那個快爛掉的破床,也被人給踹散架了,讓我頓時想起昨晚喝酒的時候,那兩個始終對我抱有敵意的人。


   看來,要先立立威,否則他們真把我當做軟柿子了。


  從決定出來混的那一刻,我就決定不再懦弱,現在被人欺負到頭頂上了,當然不能就這么算了,一定要讓某些人長長記性才行。


   惱火,卻沒讓我失去理智,我這現在去找他們,不會有任何結果,很可能還會讓他們反咬一口,所以記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會在一起,報復的機會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隨后到旁邊的舊貨市場,買一扇被淘汰的鐵門,只比廢鐵的價格高一點,然后又弄來一些粗鐵鏈,回來之后用鐵鏈把門固定在門框上,其他人也都是這么做的,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


   不過多加幾道鐵鏈,也是相當結實的,在里面用鎖把鐵鏈鎖住,門就安裝好了。


   門上的門鎖還能用,可能不是安裝在門框上的,有門鎖說也沒用,只能用鐵鏈鎖住了。


   然后,我的幫派生活就開始了,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在其他人異樣的眼光中,開始鍛煉了。


   萬峰在幫我帶來的路上,曾經指點過我幾句,如果只想做一個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樣混吃混喝就夠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渾渾噩噩了,最基礎的就是從鍛煉身體開始。


   身體鍛煉好了,打架的時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從追兵的追蹤下脫身。


   小楊,你整天這么折騰自己,有意思嗎?我正在鍛煉的時候, 三毛嬉笑著來到我身邊。


   三毛和小凱,就是對我抱有敵意的兩個人,直到現在我還沒想明白,他們為什么對我抱有敵意,可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經記住他們兩個了,在合適的時候,我會讓他們后悔。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當然不會流露出任何不滿。


   切,有這功夫不如去睡一覺,你自己慢慢玩兒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許去睡了。


   接下來的幾天又沒什么大事,無非是每天到場子去轉轉,在三灣巷上,小刀負責看管三個場子,一個 臺球廳,一個舞廳,另外還有一個不大的酒吧,每天我們都會去這三個場子轉一轉。


   我來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動就到來了,傍晚的時候小刀召集我們。


   今天的行動是要教訓一伙人,是一伙撈過界的小偷,在我們看管的場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們打聲招呼,而且小偷在我們的場子每做一筆買賣,都要上交一定的保護費。


   而今天要教訓這伙人,原來是在三灣巷對面大佬的地盤上的,一個星期前才流竄過來的。


   他們多次在我們的場子上出手,卻一直沒來上交保護費,盡管小刀已經找人和他們打過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這一伙小偷過來,很可能是對面的幫派慫恿的,所以他決定出手了。


   像往天一樣,我們在臺球廳逛了一圈,沒呆多長時間就走了,然后我們離開臺球廳沒多遠,就又立刻轉回來了,每個人身上都藏了一根木棒,悄悄在臺球廳不遠處的一個陰暗角落里藏起來。


   現在是晚上,雖然有路燈,可路燈也不能照到所有的地方,就像我們藏身的陰暗角落。


   小楊,以前沒出來打過人吧!腳軟了沒?等候目標出現的時候,小凱諷刺的聲音響起。


   這些天以來,其他人都還好,就是三毛和小凱,總是時不時的找機會,針對我冷嘲熱諷。


   對他們的冷嘲熱諷,我一般就當做沒聽見,這筆賬只能記在心里,等合適的時候狠狠還回去。


   都給我閉嘴!小刀在前面呵斥了一句,小凱頓時就不出聲了。


   刀哥,他們出來了!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后,我們都等得不耐煩了,終于目標就出現了。


   有五個男子,看起來最小的不過二十歲,最大的也不超過四十歲,從臺球廳先后走出來了。


   就是他們,等一會兒沖上去,都給我狠狠的打,下手注意點,別整出人命。


  小刀吩咐。


   其實一般的幫派沖突,見血可以,斷手斷腳可以,卻很少會要人命的,出人命和不出人命,是完全不同的重要等級,出人命很可能就是大案,不出人命,一般就會歸于普通打架斗毆。


   所以幫派斗爭的時候,很少出現人命,除非是一些關鍵時刻,就像是大佬爭奪幫派位子。


   從臺球廳里走出來的 五個人,顯然也挺謹慎的,四下看看沒有不對的情況,才匯合到一起。


   距離遠,他們說什么聽不到,不過他們很快就走過來了,要從我們藏身的地方路過。


   沖! 就在他們要過去的時候,小刀一聲令下,我們一窩蜂的沖出來。


   他們只有五個人,我們的人數差不多是他們的三倍,三對一,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木棒。


   哥,快跑!我們剛跑出來,就被他們發現了,于是他們五個人轉身就跑。


   然而我們是有備而來,率先啟動,再加上距離比較近,五個人剛轉身就被追上了,一頓亂棍打下去,就聽到五個人慘叫,他們都被打蒙了,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趴到地上了。


   他們也試圖反抗,然而一來我們手中有 棍子,二來他們的人數太少,所以他們的反抗徒勞無功。


   我也揮起棍子打下去,有興奮,也有害怕,只是有點木然機械的,把棍子狠狠砸下去。


   我們打架的地方,距離臺球廳不遠,有一些進出臺球廳的人,也發現這邊的動靜了,多數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有少數的看了一小會兒熱鬧之后,也都很知趣的進去打球,或者干脆離開。


   停! 終于噼里啪啦的打一頓之后,小到叫停了。


   再看五個人,何止一個凄慘,頭全都被打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臟的不成樣子了。


   我們經手之后,一時之間五個人只顧慘叫,根本就站不起來,每個人至少被打一百多棍子,幸好我們手里拿的都是木棒,就是拖把桿折斷了,要是手里拿的鋼管,他們早就被打死了。


   現在讓他們去要飯,根本就不用任何打扮,肯定能引起別人的同情。


   當然,就憑他們現在這副樣子,最大的可能是把別人嚇壞了,畢竟他們滿臉都是血。


   知道為什么挨打嗎?小刀用他手里的棍子,敲敲一個人的腦袋。


   哥,大哥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不該沒 拜碼頭,我們錯了。


  被敲腦袋的那個人,立刻就跪在地上了,他們既然出來混生活,當然懂得 規矩,也不知道他們被打一點都不冤。


   知道還明知故犯?小刀一棍子抽下去,頓時打出一聲慘叫聲,把那個人抽倒在地上了。


   大哥,饒命,我們明天就去拜碼頭,不,現在就敗!小刀又走到一個人面前,那個人也立刻就跪了。


   現在才想起來,晚了!小刀冷笑:知道沒拜碼頭就干活后果是什么嗎? 我看到小刀這么說的時候,五個人臉色都變了,顯然后果很嚴重,比被打更嚴重的很多很多。


   大哥,你就放我們一馬吧!都是我們一時糊涂!五個人同時求饒。


   晚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幫派也有幫派的規矩,既然你們知道這條規矩,還敢不拜碼頭,那就更不能饒過你們了,小的們,執行規矩!小楊,你來第一個!小刀點名要我去執行。


   刀哥,要怎么辦?對于這些規矩還不了解,所以詢問。


   斷一條胳膊。


  小刀冷冷的回答一句,讓我一陣惡寒,手心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沒想到第一次參加行動,就要活生生打斷一個人一條胳膊,而且我不想打都不行,這是幫派的規矩。


   再看看其他人,一點意外的神色沒有,顯然他們知道這條規矩,甚至以前都打斷過別人胳膊。


   我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就拿著棍子上前走,既然已經加入幫派了,就要按照幫派的規矩來,而且眼前的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一群專偷人家東西的小偷,根本不是什么無辜之人。


   所以我拿著棍子,來到距離我最近的一個人面前,掂了掂手中的棍子。


   手軟了沒有,要是下不去手,我幫你怎么樣?三毛看我沒第一時間下手,冷嘲熱諷起來。


   這時候小刀并沒阻止三毛,這是必經的一關,出來混的,如果不敢下手打人,還是趁早退出的好,在道上混打打殺殺最正常不過了,所以即使我是萬峰送來的人,也不會有任何例外。


   嗖! 也許是看出了我是新手,在我面前的那個小偷,突然從地上跳起來了,轉身就向遠處跑去。


   不能讓他跑了,否則我就會被其他人鄙視,也沒臉再混下去了! 于是我條件反射一般,把手中的棍子揮了出去,剛跳起來的那個小偷,頓時被我砸到脖子上。


   那個小偷頓時被我打得倒在地上,捂著被打的脖子慘叫,剛才我可是很用力。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吧!既然明知道規矩,卻不來拜碼頭,這都是你自找的!我一腳踩住那個小偷的后背,對著他伸出來的右臂,掄起我手中的棍子,用盡全力一棍狠狠地打下去。


   棍落,隨即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令人不寒而栗。


   在我腳下的那個小偷,右臂詭異的扭曲起來,一看就知道骨頭被打斷了,而我手里的棍子,也因為我用力太大了,也打斷了,棍子和骨頭都斷了,好在我成功完成第一次下狠手的行為。


   和以前桶包工頭、打阿強不一樣,那兩次都是被逼的,而這一次是我主動的。


   更不一樣的是以前完事后,我第一時間就是渾渾噩噩的跑路,我今天打人之后,還留在現場。


   啪啪啪啪! 四聲,其他四個人都被打斷胳膊,是對他們的警告,也是對其他人的警告。


   拜碼頭是一種規矩,在道上混的都知道,如果今天小刀不懲罰他們,以后其他人也不會遵守這個規矩了,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欺軟怕硬,該硬的時候硬不起來,就會被人當做軟柿子捏。


   何況他們也不冤枉,他們是明知道這條規矩,卻故意來挑釁的,被打也是自找的。


   從這次行動開始,我才算是正式成為幫派人,平時和其他人一起巡場子,然后就是一起聊天打屁,慢慢的我和其他人都混熟了,唯獨那兩個對我有敵意的人,做什么事的時候都針對我。


   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說每天堅持鍛煉,跑步,打沙袋,經常被其他人笑話,我卻依舊堅持,不過有一天我發現,這群中還有一個人也天天鍛煉,小刀,他也每天都堅持鍛煉。


   一晃,打斷小偷胳膊的事件,就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期間一直相安無事。


   偶爾有些小事,有都是無足輕重的,就像有些人喝醉了,耍酒瘋,我們負責把他們拖出去。


   嘭! 這天,今天在樓頂喝酒,有一個滿頭是血的人沖進來,是 小安,小刀手下的人。


   怎么回事?一看小安滿頭是血,我們頓時酒也不喝了,都站起來走過去,查看他的傷情。


   皮外傷,之所以看起來比較恐怖,是因為頭被打破了,血流到臉上了,看起來會比較嚇人,實際上血早已經止住了,身上只有一些輕微的淤傷,看樣子是棍棒留下的,用不了幾天就好了。


   是 歪脖子的人干的,今天我到超市去買東西,出來的時候就被他們盯上了,打我的那幾個都認識,都是歪脖子的手下,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打慘了。


  小安把臉上的血擦下去。


   歪脖子的地盤,是屬于另外一個大佬的,和三灣巷緊挨著,那條巷叫曲柳巷。


   那個大佬和江河有點不合,所以大規模沖突沒有,小打小鬧就經常不斷,尤其小刀和歪脖子,兩人的地盤緊挨著,中間還有一片比較模糊的地帶,所以沖突更是頻繁,對此都不以為奇。


   歪脖子的人經常被打傷,小刀的人也經常被打。


   不過這種常規性沖突,雙方下手都有分寸,可以打傷,甚至可以打斷骨頭,絕對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人命就是大案子,就會引來警方大力度調查,對誰也不好,所以沖突都有所控制。


   所以在聽說小安是歪脖子的人打傷的,眾人就不以為奇了,甚至招呼小安去喝酒。


   刀哥,這次不一樣,他們追不上我,在我后面大聲喊,讓我們以后小心點,他們說那五個人的胳膊不能白斷,也要我們五個人斷胳膊。


  小安卻和以往有點不一樣,匯報了一個消息。


   這簡直是宣戰,也表明了五個小偷,就是歪脖子派來搗亂的,所以他們才會囂張的想要報仇。


   刀哥,歪脖子太囂張了,你帶我們殺過去吧!上次我們能把他攆得屁滾尿流,這次一定打斷他兩條狗腿,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太囂張了?小凱立刻就跳出來了,三毛也隨聲附和著。


   通過這段日子的接觸,我發現三毛、小凱兩個人,好像有點急于上位的心思,他們一直努力要成為其中的二號人物,他們對我的敵意也就有了根源,因為我到來的時候,小刀很重視。


   有小刀的看重,我的地位自然不是普通小混混,所以他們感覺到威脅了,才對我產生敵意,不管干什么事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針對我,甚至在小刀面前,可以點評我的不足之處。


   而在這種小團體中,最能樹立威望的事情,無疑是帶著兄弟們去獲勝,去賺錢。


   可賺錢的機會基本上是固定的,就是每天看場子,以及一些拜碼頭的特種行業,帶來的一些油水,一些收入上交大部分之后,留下來的就是大家的,也是我們的收入的最主要的來源。


   今天聽到小安被打了,有機會樹立一下威望,兩個人頓時就忍不住了,開始上竄下跳起來。


   閉嘴,你帶人跑就曲柳巷,是去打人還是找打?小刀不耐煩地呵斥一句。


   上次他們能成功,是因為他們有小道消息,確定歪脖子的行蹤,然后突然帶幾個人殺過去,就算是這樣,也沒能把歪脖子怎么樣,而他們卻差點被歪脖子的人堵住,很狼狽的逃回來了。


   殺到別人地盤上去,是一種很冒險的行為,而且不能大規模行動,否則就成了搶地盤了。


   搶地盤和小規模沖突不一樣,搶地盤是大規模沖突,甚至有些時候會出人命,所以搶地盤很少出現,多數地方都是長時間固定的,就像三灣巷,已經在江河名下多年了,不過具體管理者倒是經常換。


   小刀也才來三灣巷一年多,他之前的那個人,已經更進一步,成為更大的頭目了。


   而那個人升職,因為他有一天夜里,冒死潛入對面的曲柳巷,把當時曲柳巷的老大給廢了。


   混社團的,一旦手腳被廢了,前途就完了,就算是已經成為大佬了,最多也就是拿一筆豐厚的安家費,位置一定要讓出來,所以歪脖子來了,小刀也來了,兩方面同時都換了小頭目。


   小刀也想成為大頭目,誰都想往上爬,他也想廢掉歪脖子上位,卻一直都沒有行動。


   帶全部人殺過去,性質就變成搶地盤了,他承擔不了那個責任,可是一個人殺過去,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有九成九的機會會被對方發現,廢掉,之前的那個人能成功,只能說運氣太好了。


   三毛和小凱頓時就老實了,小刀畢竟是老大,他們可以提建議,卻不可以挑釁老大的權威。


   三毛,你帶兩個人去摸情況,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刀想了想吩咐。


   放心吧,刀哥,我一定會打聽清楚的。


  三毛一拍胸脯,小張手下有十二人,加上我就是十三個,卻單獨點出他來,說明器重他,說明信任他的能力,所以他顯得很得意昂首挺胸。


   最近這幾天,你們都小心點,盡量少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不要一個人。


  小刀吩咐。


   在爛尾樓還是安全的,盡管歪脖子知道爛尾樓是他們的窩,可歪脖子決不敢殺到爛尾樓來,一個人來了,或者是少來幾個人,那就是送菜找虐來了,如果來的人多了,就是搶地盤了,后果他們承擔不起。


   他們當然也知道歪脖子的老窩,可也是同樣的理由,他們也不(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敢到歪脖子的老窩。


   之前那個成功上位的,殺到曲柳巷,也不是燒到對方老窩,是出其不意半路襲擊才成功的。


   事情并沒有這樣結束,第二天,三毛回來了,很狼狽。


   他帶出去的那個兩個人,有一個胳膊被打斷了一條,另外一個和三毛一樣,身上都掛彩了。


   怎么回事?小刀臉色很不好看。


   老大,我們在臺球廳附近被襲擊了,是歪脖子手下的六只手帶人。


  三毛疵牙咧嘴的回報。


   臺球廳,那不是在我們地盤上?小刀問。


   就是我們的地盤,所以我們才沒有防備,被他們給偷襲了。


  三毛很委屈,的確是被偷襲了,臺球廳是我們看的場子,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防備,一頓棍棒就把三個人徹底打蒙了。


   還好,對方也只有三個人,而且不敢戀戰,所以他們三個被打了幾棍之后,就突圍而出了。


   廢物,在自己的地盤上,你們三個人,他們也是三個人,竟然被打的這么狼狽,你還有臉回來?小刀直接把喝水的玻璃杯摔了。


   三毛嚇得一哆嗦,混幫派的就是這樣,成王敗寇,沒人會管你遇到多么大的敵人,所有人都只看結果,輸了,任何借口都沒用,贏了,做過什么都很少有人追究,只注重結果的一群人。


   刀哥,是我沒用,不過我有一個懷疑。


  三毛說。


   有什么懷疑? 我懷疑有人透露我的行蹤,埋伏的那些人太巧合了,就好像事先知道我今晚要經過那里。


  三毛向我看過來,引得所有人都向我看過來,就像我是那個奸細,向外透露了他的行蹤。


   這是陷害! 這是紅果果的陷害,無論如何這口氣不能忍下去,否則以后所有人都會把我當做一個軟柿子。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3562778.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938372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9532275.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295913.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3629539.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2213212.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5875891.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2800041.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933615.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2532567.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qqkdny/490.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