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 夜店

情趣開檔內衣 (9) 2021/8/13 18:15:01
泰國 夜店


  今年5月, 儒康帶著我和孩子去青島玩,一路歡愉自不必說。


  回家的路上,儒康的 手機響了,我離他很近,話筒里的聲音自然聽得很清,那是個 女人,很大聲地責問儒康,問他為什么不回電話。


    轟然坍塌的信任  我今年43歲,已是世人眼中的老女人。


  老不老?漂亮不漂亮?這些已不再是我所關心的問題,于我而言,最重要 的事情是家庭穩定、家人平安。


  值得慶幸的是,今年5月之前,我一直很幸福,盡管這種幸福是以被蒙蔽為前提。


  不幸的是,今年5月之后,我的 生活因為另一個女人而分崩離析。


    我老公叫儒康,比我大6歲,我們的感情一直很好,年輕時也曾愛得死去活來。


  因為愛所以信任,我在日常生活中尊重他、相信他,對他的事情很少過問。


  儒康以前在機關上班,后來辭職下海,晚回家或者不回家都是常事,我從未往心里去。


  三年前,儒康患了嚴重的神經衰弱癥,睡眠極糟,為了不影響他休息,我們分居了。


  家里有三個臥室,我和他,還有孩子,一人一個。


  起初也有些不習慣,但時間久了反覺清凈,再說都是老夫老妻,也沒了年輕人的興頭,我和他都逐漸適應了這種生活。


   情感天地52歲老公愛24歲的女人(4/4)  今年5月,儒康帶著我和孩子去青島玩,一路歡愉自不必說。


  回家的路上,儒康的手機響了,我離他很近,話筒里的聲音自然聽得很清,那是個女人,很大聲地責問儒康,問他為什么不回電話。


  出于女性的直覺,我覺得對方和儒康的關系不一般。


  礙著孩子的面,當時我沒說話,等進了家門,我將儒康拉進書房仔細追問。


  儒康當然不肯承認,我卻也不好糊弄,兩人磨纏半天,儒康氣急敗壞地憋出一句話:就算是有第三者,你也不用擔心,反正我從沒想過跟你離婚。


    話說到這里,我也就明白了,那個女人一定是小三。


  之后的一段時間我非常痛苦,但為了孩子,為了婚姻,為了曾經的愛情,我選擇忽視。


  我對自己說,也許儒康只是玩玩,他的心終究還在家里。


  我沒有追究,儒康也就一如既往,每周總有那么兩三天他不在家過夜,也不告之原因。


  我很清楚,他一定是去陪那個女人了。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心病導致身病,短短一個月我的體重銳減了十幾斤。


  痛苦之下,我跟儒康商量,希望他能搬回來跟我同住。


  但儒康不同意,總找各種理由推辭,我們的分居生活也就繼續。


  除去每周的固定外宿,儒康在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對孩子也無可挑剔。


  鑒于此,我本想繼續忍下去,然而現實卻不肯放過我。


    令人費解的外遇  7月中旬,又是一家人出去游玩,途中仍有電話進來,儒康扭轉身背對我,他的聲音出奇的溫柔,出奇的低沉,以至于我能聽到的有效信息并不多,隱約間聽他說了句:孩子非讓她跟著,我沒辦法……應該是對方在責問他為什么和我一同出游,而他在小心解釋。


    又過了幾天,儒康身體不適,醫生安排住院,初步診斷是心臟問題,我擔心不已,全程跟隨。


  在被推進CT室前,儒康當著我的面又接了個電話,仍是那副低聲下氣的模樣,回避不了的,需要家屬簽字,很顯然,一定又是在解釋我在醫院的原因。


  我的心像被揪住了一般又痛又沉,前一秒我還在為他的身體焦急,后一秒他卻當著我的面讓情人安心。


  這時,醫生來了,將他推進檢查室,我拿起他的手機,想查看電話來源,但晚了一步,通話記錄已被刪除。


  我坐在檢查室外,心在滴血,淚如泉涌,當時真想轉身就走,可我還是忍著,等他出來。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檢查結束,醫生說沒事,我一個人推著儒康回病房,兩人一路無語,各懷心事。


  那種尷尬與痛苦,沒有經歷過 的人永遠無法體會。


    當年和儒康在一起時,他什么都沒有,經過這十幾年的煎熬,慢慢發展起來。


  他是個有能力的人,敢闖敢干。


  而我,有知識,有一份體面的工作,長得也不丑,自認溫柔善良。


  還有我們的孩子,聰明乖巧,學業優秀。


  這樣的生活,為什么儒康仍不滿意,為什么他需要通過另一個女人尋找存在感。


  我不能明白。


    回到家里,儒康對醫院里發生的事只字不提,更不解釋。


  我忍了一天,到了晚上,還是沒有憋住,等孩子睡著后,我來到他的房間,說:真不行,我們就離了吧。


  他不同意,說現在的日子挺好,然后又解釋,都是老夫老妻了,哪兒有那么多激情,不要自尋煩惱。


  我不肯罷休,吵到最后,儒康終于承認了小三的存在,竟然是個80后,你就別跟她爭了,她什么都沒有,沒名沒分的。


  再說了,就算咱倆離婚,我也不會跟她結婚。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我不能理解,一個青春飛揚的女孩子做什么不好,和一個跟自己父親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在一起,圖什么?難道就是為錢?同時,我也無法理解,一個快50歲的男人,真能那么心安理得地享用別人的青春?  沒有出路的婚姻  這段時間,我的心情一直處在低谷,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


  孩子感覺到我的異常,不停地追問,我卻什么都不能說。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我留意著儒康的一舉一動,他仍跟那個女人保持聯系,仍經常不回家。


  我對他說:如果真不能回來,打個電話說一聲。


  他反過來戧我:如果不想回來,打電話又有什么用。


  言語里的絕情讓人心寒。


  我真的想離婚了,反正家產也有我的一半,就讓那對狗男女在一起好了。


  但冷靜下來后我又猶豫,孩子怎么辦?如何向雙方父母交代?如何面對世人的眼光……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我的日子徹底過成亂麻,想過,過不好,想離,離不了。


  小三毀了我的生活卻安然無恙,這個世界太不公平。


    萬般無奈中,我將事情告知于公婆,在公婆的壓力下,儒康略有轉變。


  他搬進我的房間,留宿在外的時間也略有減少,但我能感覺到,他的心還在別處。


  我問他究竟怎樣打算,他說他只想維持現狀。


  我又問他何時能與那個女人分手,他不發一言。


  我想,他是不打算斬斷那段情。


    我托人打聽小三的身份,對方果然很年輕,只有24歲,農村出來的,其貌不揚。


  儒康一向是個眼光很高的人,我始終以為小三是個各方面遠勝于我的人,現在看來,是我高估了儒康。


  跟這樣的女人發生外遇,儒康也不嫌丟份兒。


  恨意逐漸累積,我一天比一天更恨儒康,有時真想就這么離了,一了百了。


  有(姐弟亂欲)時也想去找那個小三,把她的惡行公之于眾,讓她丟臉……我這邊無比糾結,儒康那邊卻仍是那般安逸,該吃吃該喝喝。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孩子很聰明,她已看出我和儒康之間的不對,總試探著跟我說些討好的話,媽媽,以后我會更乖的,你和爸爸要一起幫助我、監督我,你和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我要永遠和你們在一起……她的話讓我離婚的決心一次又一次地瓦解。


     暗流在平靜之下悄悄涌動,我知道儒康和那女人依舊如昔,我也勸自己盡量不去想這些事情,可痛苦的煎熬又有誰人知曉?前天,儒康在浴室洗澡,他的手機響了,我幫他接起,對方是那女人,我問她是誰,她反問我是誰,我說我是儒康的老婆,她冷笑一聲,砰然掛斷。


  擱下電話,我幾乎要吐出血來,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頭?  回復  即便作為旁觀者,我也能理解真昕的心情以及感受,丈夫的出軌固然是一種傷害,但他的不知悔改更是剜向心頭的尖刀。


  婚姻是兩個人的,需要兩個人有共同的意愿去努力經營。


  如果儒康樂于現狀,安享齊人之福,那就證明他并不在乎這段婚姻,也不在乎真昕的尊嚴。


  這樣的人,這樣的婚姻,不要也罷。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為了孩子去忍受,去維持,去勉強,這固然是種理由,但倘若對方沒有維護婚姻尊嚴感的欲望,你所做的任何努力和犧牲都毫無意義。


  所以,對于真昕來說,現在要做的就是接受現實、面對現實,用積極健康的心態去改變現狀,做一個有自尊有自我的人。


   “喲,挺大的嘛。


  ” 利方抓著我的那處,“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給你。


  ”一股異樣從那里傳來,我想推開利方,但又感覺這種感覺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利方得寸進尺,索性將手從我的褲頭里伸了進去,一把抓住了我的那個家伙。


  “啊!別別,嫂子,這樣不好……”我接連后退。


  “這么大, 小貝,嫂子發現你有點心口不一啊。


  ”她邊說邊動著。


  “我……”我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我大驚,忙說:“來人了!”只見果園那頭有一個人打著手電筒快步走來。


  “呀,怎么這個時候來!”利方趕忙將手從我褲頭里抽了出來。


  我一時手忙腳亂,想奪門而逃,利方拉住我說:“來不及了,快,進去。


  ”她不由分說地將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你就躲在水里。


  ”“可……”“別可了,快進去。


  ”我被利方強行推進木桶里。


  緊接著,她也跨了進來,將一塊大大的浴巾搭在我的頭上,輕聲 說道:“不要做聲。


  ”這時候我們的姿勢非常曖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利方是坐在木桶里,我們面對面。


  木桶不是很大,我們的身子挨得挺緊,可以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女人體香。


  若在平時,這種情況,我絕對淪陷。


  但是,我這時候竟有一種做賊的感覺。


  萬一被人發現了,那就是甕中捉鱉啊,我覺得還是離開木桶比較好。


  就在這時,外面那人到了門口。


  “寶貝,我來了。


  ”那人邊說邊走了進來,打著手電筒照向利方,“喲,在洗澡呢,在等著我啊。


  ”我一聽這聲音,頓然懵了。


  這竟然是 族長的聲音!利方說道:“關掉手電筒,讓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這里會有誰來啊。


  ”族長關了手電,將手電扔到床上,來到 水桶邊,伸手朝水桶里摸來。


  我心驚肉跳。


  就在族長的手即將摸到利方的身上時,利方一下將族長的手拍開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個兒來吧。


  ”“什么?我藥都吃了,你叫我明天來?”族長邊說邊要脫衣服。


  “吃了藥,你回去睡你老婆啊。


  ”利方說道。


  “我老婆沒你的漂亮,我喜歡。


  ”族長脫掉衣服,就要脫褲子。


  利方大叫:“你干什么?”族長說:“進來跟你鴛鴦浴啊。


  ”“不許進來!”利方指著族長,“我……我來大姨媽了,你要是進來,會倒霉的。


  ”“不會吧?白天不是沒來嗎?怎么現在來了?”族長猶豫了一下,“那我怎么辦?下面脹得難受。


  ”“你……你自個兒解決。


  ”利方說道。


  “自個兒不舒服。


  要不你用口……”“滾滾滾……”利方罵道,“你越來越下流了,我才不用口呢。


  回家叫你老婆用口去!”族長看著利方,嚴肅起來。


  “利方,你今天不對勁。


  是不是又要我幫你什么事?快說。


  說完我真的要辦事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大姨媽回去不過十來天,哪有來得這么勤的?”我暗暗將族長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問候了一遍。


  我這時候雖然沒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動,也不敢深呼吸,更郁悶的是,利方將浴巾搭在我的頭上,不時地來回撫摸,令我非常難受。


  只希望族長快點離開。


  我輕輕朝利方的腰掐了一下,告訴她我現在不舒服。


  利方頓了頓,說道:“這樣,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來。


  ”“出去個毛啊!”族長抱住利方,硬是將她從木桶里給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驚,也跟著往下蹲。


  好在族長并沒有注意到水桶里,將利方丟到床上后便開始脫褲子。


  利方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順手抓起一條被單披在身上就往門口走,族長拉住了她,問:“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弄。


  ”利方說道。


  “什么!”族長近乎咆哮道,“我褲子都脫了!你竟然說你不想弄?”“我去解手。


  ”利方又說。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弄也得弄!”說罷硬是將利方推倒在床上,想要強上。


  我蹲在水桶里,別提有多難受了。


  沒想到外表溫文爾雅平易近人的族長,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荒唐事。


  真應了那句話,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獸。


  難道,我今晚得在這水桶里看一場直播?靈琴清還在果樹下躲著呢。


  正弊得難受,突然,一個屁忍不住放了出來。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兩個泡。


  “什么聲音?”族長停了下來,側起耳朵。


  我嚇了一跳,這個該死的屁,晚不放遲不放,偏偏這個時候放!“有聲音嗎?”利方從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沒有啊。


  ”族長慢慢地朝水桶走來。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賊還要緊張。


  結果,越緊張,越禍亂。


  “咕——”又一個屁冒了出來。


  “什么東西?”族長好奇地朝水桶里探來。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從水桶里站了起來。


  “呀!”族長驚叫一聲,朝后一退,頓然坐倒在地,驚聲叫道,“誰誰誰!”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門外跑。


  族長大喝:“站住!”我沒理會族長,只顧往門外沖,誰知一腳踢在門檻上,卟嗵一聲撲倒在地。


  真是禍不單行啊(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我心中叫苦不迭。


  當我爬起來時,族長已沖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章小貝?”族長顯然也很驚訝,“你怎么在這?”我尷尬道:“正巧路過,路過……”族長盯著我,冷冷地問:“剛才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說:“我什么都沒看到。


  ”“哼!”族長朝利方看了一眼,“你說,在我來之前,你們在屋里干什么?”利方披著被單走了出來,慢悠悠地說:“啥也沒干。


  ”“鬼才信你!”族長語重心長地道,“利方,你要找男人,我沒權利干涉,但你別找章小貝這種的啊。


  他可是咱們村唯一的開光師!”“你不信就算了。


  ”利方說,“小貝剛到我這兒,你就來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為什么在水桶里?”族長又問。


  “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給 張森偉陪葬嗎?怕被你發現,將他抓起來,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利方說道。


  “說起這個事,我正要跟你們說。


  ”族長挺了挺胸,恢復了平時那種慷慨激指點江山的模樣,“我一直在外面開會,今天下午才回來。


  聽說了張森偉的事。


  聽他們說,要章小貝和靈琴清陪葬,我當時是勃然大怒,將那幾個鄉野莽夫狠狠教訓了一頓。


  都什么年代了,還要搞陪葬?這跟殺人沒區別!所以,章小貝——”族長朝我望來,面帶微笑,和藹可親,“你放心,你和靈琴清不會有事。


  我身為族長,一定會為你們主持公道!”“謝謝,謝謝。


  ”我很感激。


  拋開族長剛才和利方的事以及他現在裸露著身子不說,他在我心中還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剛才的事……”“我啥也沒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說著就要走,卻被族長拉住了。


  “這樣,你和靈琴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誰也不許說。


  一旦你說出了半個字,章小貝,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靈琴清不給張森偉陪葬,也能要你倆背上殺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話嗎?”“我懂,我懂。


  ”待我走遠了,聽見族長罵道:“媽的,什么玩意兒?你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這兒也不告訴我,你是不是欠抽?”我來到靈琴清那兒時,靈琴清埋怨道:“怎么這么久?我以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們回去吧,我碰到族長了,他說我們不用給張森偉陪葬。


  ”我說著,在靈琴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來。


  靈琴清卻說:“我才不回去。


  得張森偉埋了后再回去。


  ”這時,族長打著手電筒和利方離開了果園。


  這兒蚊子實在太多,我建議去小木屋里過一晚,靈琴清同意了。


  進了小木屋后,靈琴清直接倒在床上,苦著臉說:“好累。


  好餓。


  ”我這時肚子也在咕嚕咕嚕地叫,叫她休息一會兒,我去摘幾個梨來。


  當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時,只見靈琴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見我進來了,立即將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進來了!沒見我洗澡嗎?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線灰暗,靈琴清的身子除了腦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這水很臟的。


  利方嫂子在里面洗過澡,我也進去過,還在里面放了兩個屁……”“什么!”靈琴清觸電一般從水桶里站了起來,一陣哀嚎,“你不早說,難怪這么臭!”我眼前一亮,靈琴清的身材真是好。


  “你還看?還不出去!”靈琴清抓起浴巾朝我打來。


  我趕緊退出門口。


  不過又聽到靈琴清嘀咕,“我不是換過水的嗎?干嘛要站起來?”“哼,章小貝,便宜你了,又讓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體!”待靈琴清穿好衣服后我才進去。


  吃了梨后,我疲憊不堪,想上床去睡覺,卻被靈琴清蠻橫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滾,腿張得老大,將本就小的床占了個滿。


  我無奈地嘆了一聲,在床邊坐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園摘了幾個梨和靈琴清吃了。


  本來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靈琴清堅決要在張森偉下葬后再回去,無奈,我們一直等到中午,想必這時候張斷文已經埋了,我倆這才拖著又累又餓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剛進村子我們就碰到了幾個人。


  一打聽,張森偉果然已埋葬。


  我和靈琴清在叉路口分開,她決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誰知我剛走沒幾步,突然聽見靈琴清從后面跑了上來,邊跑邊叫:“章小貝,快跑!”我回頭一看,靈琴清驚慌失措跑了上來,后面緊跟著 基勤與幾個平時經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媽的,給我站住!老子等你們一天了!”章基勤叫罵著。


  我下意識地想轉身就跑,但是,靈琴清眼看就要被章基勤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拋下她不管。


  待靈琴清跑到我面前,我順手撿起路邊一塊石頭擋在路中央,面對著章基勤等人,對靈琴清說:“你快走,我來擋著他們。


  ”“你也跑啊。


  ”靈琴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靈琴清的速度,那是絕對跑不了的。


  我只有擋著章基勤他們,才能給靈琴清爭取逃跑的時間。


  沒想到靈琴清也不跑了,也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你他媽的總算現身了。


  ”章基勤也停了下來,指著我罵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張!”我心里很害怕,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你有種沖我來,放了靈琴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媽的做夢!今天你倆誰也別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魚死網破!”我揚起了手中的石頭。


  話雖如此,我心里卻卟嗵卟嗵跳過不停。


  “幾只螻蟻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耳邊突然傳來青水仙的話。


  我一愣,一招?灰飛煙滅?“上!”章基勤將手一揮,“打斷章小貝的腳,抓住靈琴清!”那幾個混混兇神惡煞地直朝我和靈琴清撲來。


  我瞅著最前面的一個人,狠狠一磚頭敲打了過去。


  “啊!”那人一聲慘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著額頭在地上打滾。


  其他人沒愣著,一個一個朝我撲來。


  我豁出去了,對著其中一人撞了過去,頓然將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點撞在章基勤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閃,如魚得水,未讓他們碰到分毫,反而這幾人似乎轉暈了頭腦,被我腳下一絆,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媽的,都是廢物!”章基勤叫罵著朝我沖了過來,一拳朝我的頭部砸來。


  只感覺臉上一痛,險些栽倒在地。


  章基勤身為一個村里頭號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兩下。


  昨天被我一腳踢飛,是他完全沒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虧。


  在打了我一拳后,章基勤絲毫沒有停下,再次揮拳朝我打來。


  我將頭微微一偏,章基勤打了個空,我一磚頭打在他的肩上,章基勤身子一頓,朝后連退了三四步。


  我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沖上去,對著他的肩頭又想來一磚頭,不料章基勤一個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磚頭也掉在地上。


  “啊——”章基勤像瘋狗一樣朝我撲了過來,揮拳朝我的臉打來。


  我完全被他剛才那一勾拳給打懵了,只感覺下巴要脫掉似的,腦袋嗡嗡作響。


  緊接著臉上又是一陣劇痛,又挨了章基勤一拳。


  我下意識地對著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一聲脆響。


  接而,章基勤的身子在空中轉了個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沖上去,對著他便是一陣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章基勤幾次想爬起來,都被我一腳又一腳給踢趴。


  他抱住我的右腳,我將腳抬起就將他甩飛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對著他又是一陣猛踢。


  其他人已陸續爬了起來,見此一幕,都嚇住了不敢過來。


  “這家伙瘋了!”“他完全是個瘋子!”……我一腳又一腳踢在章基勤身上,直到靈琴清跑了過來,拉住我叫道:“你別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章基勤已趴在地上像死豬一樣一動不動。


  我心里一個咯噔,不會真的將他踢死了吧?跟著章基勤的那幾個混混在一旁看著,各個面露懼色,見我看了過去,齊朝后退了一兩步。


  周圍有不少村民在遠遠觀望。


  這時,族長跟張家的幾個人跑了過來,大聲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基勤這是怎么了?”章基勤的父親跑過來,趕忙將章基勤扶起,只見章基勤鼻青臉腫,嘴角溢出了絲絲血跡。


  “是你打的?”章基勤的父親怒瞪著我,恨不得要將我生吞活剝。


  “我……”我一時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個混混說道:“就是他打的秦哥。


  對著秦哥踢了幾百腳,像個瘋子一樣!”“踢死了基勤,你九條命都賠不了!”章基勤的父親暴跳如羸。


  “是他們先打人的!”靈琴清大聲說道,“我們一回來,他們就要打我。


  章基勤還想強了我,章小貝為了救我才跟章基勤打的!”“你說什么?”章基勤的父親一張老臉黑了下來。


  “我說,章基勤想強了我!”靈琴清重重地說道。


  章基勤的父親瞪著靈琴清,“基勤想強了你?你要不要臉?”“你——,你才不要臉!”靈琴清杏目圓瞪。


  “你害死了森偉,又想害死我基勤?”章基勤的父親罵道,“你就是個禍害!”“你——”靈琴清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還有你——”章基勤的父親指著我,“我看你是和靈琴清勾搭上了,害死了森偉。


  你這兩個禍害,得給森偉陪葬!”這人太蠻不講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識地望向族長。


  族長走了過來,伸手擋在章基勤的父親面前,板著臉道:“老二,話不要這么說。


  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你這樣會毀了年輕人的清白。


  事情的緣由究竟如何,我們調查清楚后再說。


  你看,這馬上就要開飯了,我們先去森偉家,有什么話,我們去那兒說。


  你放心,我身為族長,絕對會將這件事情處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親狠狠瞪了我和靈琴清一眼,“基勤怎么辦?”“先送去醫院吧。


  ”族長沒再理會章基勤的父親,對我和靈琴清說:“你們跟我來。


  ”剛到張森偉家,張森偉的父母便沖了過來,瞧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靈琴清。


  族長擋著他們,勸道:“莫沖動,莫沖動,有話好好說。


  ”“還說什么?”張滿光叫道,“森偉都埋了,他們還回來干什么!他們要給森偉陪葬!”“怎么,你是不把我這個族長放在眼里了?”族長的臉頓然板了下來。


  洪滿光心有不甘地動了動嘴唇,但在族長的威信下,他將到嘴的話生生咽了下去。


  族長繼續說道:“現在什么年代了?竟然還要用活人陪葬!這等于殺人。


  ”“可我家森偉白死了么?”洪滿光不甘心地道。


  “森偉的死跟章小貝沒有成功給靈琴清開光有關,他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用別的方式對你家進行賠償!”在族長的斡旋下,靈琴清的父母得賠償張家四十萬,同時繼續留在洪家,以洪家兒媳婦的身份,伺候兩老,直到兩老奔年。


  而我繼續為村子里唯一的開光師,同時洪家所有的家務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須毫無怨言地去做。


  簡而言之,我成為了洪家的使喚工具。


  對于我的懲罰,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卻極為不滿地說:“章小貝這次都死不了,實在沒天理了。


  ”我很生氣。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9502928.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718614.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733870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588707.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844406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971028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8038891.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2987098.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8832043.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5188227.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qqkdny/567.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