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shirosaki

情趣開檔內衣 (6) 2021/8/15 20:58:16
aoi shirosaki


說著指了指 陳正的下面,諱莫如深的笑了笑:“你不也是長大了。


  ”說完不動聲色的笑著,陳正又怎么會不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裝作不懂,手剛要碰到自己的敏感部位,還沒開口,聽見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聽聲音是 嫂子


  陳正擔心會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綻,急忙推開房間的門,跑了出去。


   林子惠老遠就看到陳正瘋瘋張張的跑了出來,還估摸著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隨后就看見 劉玉芳從外面出來,身上穿著粉色的睡衣,沖她擺擺手:“嫂子, 阿正想洗澡了。


  ”“洗澡?”林子惠轉過頭 看著陳正,等走近才發現這個家伙的衣服全部弄濕,想起劉玉芳剛才說的話,心里已經明白過來,皺眉一把揪住陳正的耳朵,忍不住責備,“你現在真是膽子大了。


  ”“居然敢在人家的家里洗澡。


  ”林子惠氣急,說話語氣重了幾分,雖然說平時也沒少闖禍,可也不敢到別人家去洗澡。


  得虧是從小玩到大的劉玉芳,若是讓別的人看見,還不得打死。


  “嫂子,我錯了。


  ”陳正不停地求饒,這不過就是偷看她洗澡罷了,沒想到居然被這個小女人抓住把柄,治了他。


  以前他怎么沒看出來,劉玉芳的手段如此高明。


  兩個人打打鬧鬧著回了家,林子惠原本打算讓他餓著肚子,可是看到陳正委屈的模樣,心軟了下來:“要吃什么?”“嫂子,我想吃炸醬面。


  ”陳正一喜,巴結著靠在林子惠的肩膀上,十分可愛。


  林子惠無奈的搖搖頭,腳步卻是往廚房的方向走去,不多時便做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炸醬面,放在陳正的房子里,然后往里屋走去。


   小寶還沒有睡著,林子惠將他抱在懷里,斜靠在后面的柜子上,嘴里哼唱著搖籃曲,眼睛微瞇著,快要睡著的樣子。


  陳正吃了飯,一想到下午的場景,便克制不住心里的欲望睡不著,小心翼翼的走到里屋,看到嫂子瞌睡的不行,卻還要哄小寶睡覺,不由得有些心疼,上前將懷里的小寶剛抱出來,還沒挪開一步,原本閉著眼的女人睜開眼。


  看到陳正愣了愣,不過很快恢復過來,順手將陳正拉到炕邊坐下,并未將孩子抱住,只是打了個呵欠道:“怎么還沒睡?”“我想跟嫂子睡。


  ”燈光下陳正的眼睛閃爍著清澈的光,林子惠怔了怔,很快回過神,想起前兩天發生的事情,搖搖頭道,“聽話,去你自己的屋里睡。


  ”不管當初有沒有發生什么,不可否認的是,她心里開始抵觸陳正。


  不光是將他當成傻子,更多的是一個 男人來看待。


  陳正當時一聽就不高興,趴在林子惠的身上不肯起來:“我不管。


  ”“你說你。


  ”林子惠頗為無奈的看著陳正爬到自己的床上,蓋了被子閉著眼睡覺,突然不忍心再說什么,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不多想,就不會有什么問題,然后躺在陳正的邊上,望著頭頂的木頭發呆。


  這些年雖然有陳偉在外面打工掙錢,可除了陳正的費用,還有孩子的費用之外,他們壓根就存不了多少錢,眼看著外出打工的每家每戶,基本上都蓋了樓房,而他們還是過去的樣子,林子惠的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


  再想想劉玉芳那天說過的話,不禁有些心動,只要她努力,在城里應該也能掙錢。


  等家里的經濟條件稍微好一點,她就不用離開家里務工了。


  聽劉玉芳說服裝廠現在招人,如果她去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


  次日,陳正一大清早就看見嫂子將小寶的東西收拾著,心里有些疑惑,揉著眼睛疑惑的看著嫂子:“嫂子,你去哪兒?”“聽話,你乖乖在家坐著,嫂子把小寶送到娘家回來就給你做飯。


  ”林子惠溫柔的說著,不等陳正有所反應,已經抱著小寶離開。


  其實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自從嫂子聽完劉玉芳說的話之后,心思就一直沒有變過,如今這么急忙的送小寶回娘家,除了進城打工,還能是什么。


  果不其然,等嫂子將小寶送回家的當天下午,嫂子便帶著陳正進城。


  因為有劉玉芳的幫忙,少走了不少彎路,劉玉芳安排林子惠去她所說的服裝廠上班,待遇也算可以,將林子惠安排到裁縫區。


  陳正記得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嫂子縫縫補補,所以他并不擔心嫂子會有什么問題,反倒是自己,因為裝傻的原因,只能待在家里。


  想到這兒,心里多少有了一點點的愧疚感,陳正從最開始的幫嫂子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到后面的接林子惠下班,已經變成了習慣。


  可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后,陳正發現有件事變得很奇怪,以往不在乎打扮的嫂子,開始對自己的穿著有了講究,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開始化妝,儼然第二個劉玉芳。


  陳正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那天下午,他坐在狗尾巴草上,等嫂子下班的時候,卻發現嫂子后面有人跟著。


  陳正不知道跟在后面的男人是誰,只是看到那個男人猥瑣的表情的時候,心里突然覺得很煩躁,上前直接擋在兩個人的面前,不滿的看著那個男人:“嫂子,他是誰?”“你又是誰?”男人似乎沒有想到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別的男人對林子惠存有幻想,看樣子,這個女人還是有點吸引力的。


  風韻猶存不說,最重要的是聽話。


  “李總,他是我的小叔子,腦子有點問題。


  ”林子惠解釋著指了指腦袋, 李斌聽罷,不由得嗤笑一聲,摟住林子惠的肩膀,色瞇嘻嘻的看著林子惠起伏的胸部,“你結婚了?”“是。


  ”林子惠點點頭,不著痕跡的準備從李斌的懷里出來的時候,卻被他更加用力的摟住腰,“我就喜歡結婚的。


  ”比起初出茅廬的小丫頭片子,他更喜歡這種少婦,打著打工的幌子,在外面勾三搭四,最主要的是她們好對付,只需要一點錢就能打發掉。


  比起那些剛踏入社會的純情小處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陳正一看當時就炸了,憤怒的撲過去,走到他們二人的面前準備動手,看見嫂子的臉的那一瞬間停下,低著頭,緊握雙拳。


  他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打人,會給嫂子惹上麻煩的。


  林子惠看了眼面前的阿正,皺了皺眉,從李斌的懷里出來,一張臉緋紅,尷尬的看看李斌:“阿正已經來接我了,所以不用麻煩李總你送我了。


  ”說著轉身牽著陳正的手準備離開,卻被李斌叫住:“等等。


  ”陳正心里一緊,一想到那個家伙剛才賊眉鼠眼的樣子就知道不好打交道,他還是要盡快想辦法帶嫂子離開這兒。


  “李總還有事嗎?”林子惠轉過身微笑著看著李斌,眉眼處已經有了不耐煩。


  不到四十歲的中年發福的男人,以為有幾個臭錢就能為所欲為。


  “這樣吧。


  ”李斌笑了笑,走到陳正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得不說這個家伙還真的挺壯實的,在廠里打個雜也不是不可以。


  況且有了這個傻子,他就不用擔心林子惠造反。


  “廠里正好有個打雜的空位,我看你這個小叔子 身體素質不錯,要不來試試?”林子惠一聽,眼睛亮了亮,隨后轉過頭看向陳正:“你愿意嗎?”畢竟陳正是個傻子,林子惠擔心他會被別人欺負,而且最重要的是,從小到大陳正的所有事情都是她處理的,現在讓他單獨處理自己的事情,跟外人打交道,會不會受傷?陳正看著嫂子的臉,一臉欣喜的點點頭:“我愿意。


  ”想當初嫂子帶他來這里打工,不就是因為想要改善家里的情況,如今他已經恢復神智,留在廠里不僅能掙錢還能保護嫂子,何樂不為。


  “那就行。


  ”嫂子點點頭,對著李斌千恩萬謝,準備離開,臨了上公交車的時候被李斌拉住,陳正還沒有反應過來,嫂子的手里已經多了一個包裝盒,李斌嘴里叼著煙,笑的無害。


  陳正現在才明白,這幾天嫂子為什么會有錢買衣服,原來是這個家伙送的。


  不過陳正也不傻,這個男人肯定是對嫂子有所圖,才會無事獻殷勤。


  一路上嫂子(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都沒有說話,陳正幾次想跟她開口,看到嫂子愁容滿面的臉,話到嘴邊不自覺的咽了下去,就這么安靜的陪著嫂子回家。


  出租屋離嫂子上班的地方不算太遠,因為服裝廠就在郊區,周圍的出租屋也不算很高,嫂子租了兩間平房,里面除了簡易的木床之外,然后就是兩床被子,再無其他。


  然后趁著他睡著的時候特地去外面買了不少必需品回來,現在住著也算是有了家的樣子。


  等到了目的地,嫂子指著不遠處的湖,笑笑:“阿正,今晚嫂子給你做魚吃,好嗎?”“好。


  ”阿正憨厚的點點頭只當不知發生了什么,原本到城里來的時候,身上的積蓄已經花的不少,加上置辦必需品,身上幾乎沒有多少錢,所以嫂子接受李斌的衣服,他能理解,而他接受李斌的工作,心里也很清楚。


  所謂的做魚不過是為了給窮的揭不開鍋,找了個很好的借口。


  果然,嫂子將手里的東西放下,便往不遠處的湖走去,不算很大,頂多就是個水坑,里面的水貨也不多,因為周圍有不少的水稻,魚算可以,陳正本想幫嫂子一起,卻被林子惠拒絕。


  整整三個小時的時間一動不動,林子惠回到出租屋的時候陳正已經睡著,半趴在破舊的椅子上,頭朝下,屋子里黑漆漆的,看著十分可憐。


  林子惠心中忍不住一陣心疼,走過去替他蓋被子的時候,陳正醒來,看到嫂子溫柔的側顏,一時愣了神,半晌才反應過來,起身握住嫂子的手:“嫂子,回來了?”“嗯。


  ”林子惠點點頭,貼心的將陳正額頭上的汗擦干凈,然后往廚房過去,說是廚房,不過是在兩個房子相隔的地方搭了個簡易的灶臺,只是幾個碗筷,加上調料品。


  陳正看著嫂子忙碌的樣子,第一次 感覺到心疼,發誓要努力讓嫂子過上好日子。


  次日,陳正跟著林子惠去了工廠,雖說兩個人在同一個廠里面上班,不過縫紉區離陳正還是比較遠的,一天下來,除了中午吃飯的時候見到林子惠之外,再沒有見過。


  陳正擔心林子惠會受什么委屈,下了班便去上次的地方等她,果然,老遠就看見李斌對嫂子動手動腳,陳正氣的不輕,跑上前直接拉住林子惠的手:“嫂子,我們走。


  ”“呦,你這個傻子還挺護短的嘛。


  ”李斌嘲諷的笑著看向林子惠,不過就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有什么害怕的。


  說著,將手搭在林子惠的肩上,不顧林子惠的拒絕,態度強硬:“說好的今天晚上請我吃飯,怎么,想反悔了?”“不是這樣的。


  ”林子惠連連搖頭道,“就是我這兩天手頭有點緊張,可能……”這李斌雖然說只是個會計,可也不能輕易得罪,上次因為他將陳正安排到了廠里,林子惠出于客氣,就隨口說了句請他吃飯的話,沒想到被這個男人記在心里。


  今天上班一整天的時間,就跟在林子惠的屁股后面,像是狗皮膏藥,甩都甩不掉。


  “你放心,我不挑食。


  ”李斌色瞇瞇的說完,不顧林子惠的拒絕,強制性的拉著林子惠往他的車上去,陳正當時看到直接急了,顧不得裝模作樣,將林子惠一把從李斌的手里拉出來護在身后,裝作要打人的模樣。


  李斌看他這個樣子,心里的鄙夷更甚,挑釁的看著陳正:“怎么,你這個傻子想干什么?”在這個廠里,還沒有那個人敢有擔心對他動手動腳的。


  “李總,你別生氣。


  ”林子惠打了圓場道,“阿正腦子不好使,你別介意。


  ”“我是可以不介意。


  ”李斌冷笑道,“那你不覺得應該對我有點補償?”“可是我剛到廠里上班,真的沒有錢請你吃飯。


  ”林子惠一臉為難,從村里帶回來的錢已經花的差不多,還要給小寶存一點錢,他們兩個人現在吃飯都成問題,怎么會有閑錢請別人吃飯。


  “沒事。


  ”李斌直接打開錢包,從里面抽出兩張鈔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當是請我吃飯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還想拒絕,看到李斌不耐煩的眼,話到嘴邊咽了下去,認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車。


   李潔匆匆忙忙的回到出租房內,臉色通紅,狼狽不堪,就連房東 鐘叔跟她打招呼都沒瞧見。


  李潔回到家之后連忙換了一身衣服,想起 在公交車上的場景,李潔臉色瞬間變得通紅,臉頰燙的要死。


  這事兒對李潔的沖擊力實在太大了,幾十雙眼睛在自己周圍,還有人欺負自己,那感覺,實在太令人不好意思了!李潔想要擺脫那一路跟隨著她的感覺,于是換了一身衣服,站在鏡子前。


  及膝的絲質睡袍貼在身上,一雙圓潤修長的大腿顯出來。


  纖細的腰肢,配上纖細的衣服,李潔身材尤為突出。


  這 火熱的身材,搭著李潔那讓人忍不住想咬上兩口的臉蛋,簡直迷死個人!李潔眼睛里神色復雜,公交車上的遭遇,還是讓她有些后怕,不過內心,卻是有著莫名的刺激……是啊,能不刺激么?她已經一年沒有被別人碰過了,更別說在公交車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魅力,但是,其他人知道她是二婚之后就敬而遠之,其他來的男人,也純屬是沖著她的美貌。


  “嗯……”李潔開始有了感覺,忍不住的嬌軀一顫,輕哼一聲。


  李潔逐漸進入狀態,將粉色的睡袍褪下,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她解開僅剩的衣服,卸下最后的束縛。


  “嗯……”李潔感覺渾身都快燒著了一樣,滿腦子都是今天下班在公交車上的場景,周圍都是擁擠的人群,無數雙眼睛,李潔現在一想到那情景,就忍不住來了感覺。


  已經進入到狀態的李潔,完全沒有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小李……你……”房間的門應聲而開,房東 鐘軍剛想開口說話,卻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李潔下意識的看向一臉呆滯的鐘叔,她整個腦子都炸開了鍋!有了突如其來的旁觀者鐘叔,李潔內心一股極其莫名的感覺浮上心頭。


  李潔嘴里發出悶哼,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很快她就昂起了腦袋,結束了……李潔撇過頭去,不敢去看鐘叔,這種事情簡直羞死個人!李潔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剛才不把門鎖好?不用猜,李潔都能感受到鐘叔那道熾熱的目光在盯著自己。


  氣氛相當的尷尬,鐘軍也是一言不發,讓李潔不知所措。


  “那個……我就是看你急匆匆的回家……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先出去,我先出去……”鐘軍的聲音帶著些許顫抖,李潔看向鐘軍,然后像觸電一樣縮回了目光。


  瞥的那一下,李潔看到鐘叔起了反應,讓李潔整個人腦子嗡的就炸開了……李潔聽到關門聲之后,整個人骨頭像被抽走了一樣,噗通一聲躺在地上,她臉色滾燙無比,緊皺著眉頭,天哪……這要她如何面對鐘叔……李潔沒有去吃晚飯,鐘叔也沒有來叫她,第二天一早,李潔就去了公司,上了公交車,擁擠的人群中,李潔能夠感受到有不少人故意往她這邊靠,可沒有像昨天一樣膽子那么大的。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難不成,不被人欺負還是一種壞事了?李潔心中沒有定義,到了站點,就回到了公司。


  回到自己工作崗位,凳子還沒捂熱,就被叫進了總經理的辦公室。


  總經理是一個年輕多金的帥哥,叫 李昊,是李潔本家姓,為此,二人關系也算和睦,沒有其他部門上下級關系那么惡劣。


  李潔剛一進屋,李昊連忙起身,招呼李潔坐,然后李昊就走到門前,‘咔噠’一聲將門鎖住。


  “總經理……你鎖門做什么?”李潔忽的心頭有些不安,看向李昊。


  李昊慢慢的走過來,那目光逐漸變得火熱,犀利的眼睛像鉤子一樣,緊緊鉤在李潔身上。


  李潔站起身,看著越來越近的李昊,花容失色,接連后退。


  “總經理,你要做什么?”李潔已經退到了墻邊,無路可退。


  “怎么?現在給我裝?昨天在公交車上,你可不是這樣的啊?”李昊嘴角帶著邪笑,眼神火熱無比!李潔腦子一片空白。


  什么?!昨天在公交車上的,竟然是她的總經理李昊!一時之間,李潔都忘了反抗,整個人貼到了李潔的身前……李潔下意識的嬌哼一聲,然后立刻反應過來,雙手用力的捶打著李昊,想要把李昊推開,可她169的嬌小身材哪里能跟李昊比,李昊非但沒有被推開,反倒是更加的來勁。


  李潔整個身子繃得跟上弦的弓箭一樣,眼睛微瞇著,里面盛著晶瑩的淚光,陽光灑在她的臉上,透著害怕。


  她一時之間接受不來,這角色的轉換太過突然,萬萬沒有想到,昨天欺負她的是自己的上司。


  一想到自己在李昊面前,毫無反抗,反倒是像順從的小貓一樣,李潔恨不得跳進黃浦江,以此代表,她并不是一個無底線的女人!李昊直立起身,看著臉色通紅的李潔,眼神火熱無比,右手慢慢的貼到了她身上。


  “昨天在公交車上怎么樣?我第一次見到一個女人,反應能這么強烈。


  ”李昊話音剛落,一把扯掉了李潔的外衣。


  “啊!……嗚!”李潔尖叫一聲,然后立即就被李昊寬大的手捂住了紅唇,李潔瞪大著眼睛,一直哀求一樣的搖著頭。


  李昊沒有廢話,用迷戀的眼神看著她的身體,然后張嘴湊了上去……李潔嬌軀就像觸電一樣顫抖,她已經 沒有力氣支撐身體,豐腴的身子像抽了骨頭一樣,就像昨天……李昊一只手用力抱住李潔,鼻息間滿是李潔身上的味道。


  李潔已經沒有力氣,只能仰著頭,發出嚶嚀的聲音。


  李潔漲得面紅耳赤,明明是被欺負,但身體卻涌上來一陣陣的感覺,她撇過頭去,不敢發出聲音。


  李昊早就忍不住了,直接撕開了她的衣服。


  李潔身(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子不斷起伏,她沒有力氣說話,也沒有力氣動彈,像個木偶一樣,任由李昊擺布。


  李昊說著不堪入目的話,李潔難堪極了,但與此同時,她的內心卻升起一陣陌生的期待感……可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響起,是留言,公司董事過來突擊視察。


  李昊嚇得連忙整理好衣冠,李潔也在辦公室整理好衣冠,十分狼狽的離開了辦公室,跑進了衛生間里。


  李潔坐在馬桶上,摸了摸自己還是那么滾燙的臉,羞恥得不得了,她不敢想象,自己居然在李昊的侵犯下,生不起反抗的力氣,難不成真的想?想到這兒,李潔的臉更加滾燙。


  這時,隔壁忽然 傳來開門的聲音,讓李潔的動作稍停頓了一下。


  “劉哥,干嘛這么猴急啊?!小心點,別被別人聽見了!”“現在是上班時間,而且我來的時候把衛生間的門鎖上了,倒是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還撩逗我,你就不怕被別人看見?”李潔一愣,是人事部門經理劉寬,另一個女的,好像是財務部的會計柳依依。


  他們兩個怎么會有一腿?劉寬好色是整個公司員工私底下知道的,可柳依依在公司的形象一直是清純可愛的,怎么會跟劉寬有私通?“人家不是想念劉哥了嗎!!”“你說實話,是不是看中會計總管位置了!?來吧,看你表現!”“討厭!”隨后就傳來柳依依傳來的聲音。


  天!李潔頓覺一陣惡寒……兩三分鐘,隔壁傳來一聲低吼。


  沒等李潔反應過來,隔壁就開始傳來另外的聲音。


  李潔的臉再度滾燙起來……她居然聽著別人的聲音有了感覺。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655278.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5677316.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859575.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185192.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9443144.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7515743.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8914320.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5773464.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1592906.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4867884.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qqkdny/616.html

THE END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