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片懷孕

情趣开档内衣 (11) 2021/8/16 1:45:18
a 片 懷孕


喝酒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两个人一直对我抱有敌意,虽然他们没做出出格的举动,态度却很不友好,让我顿时就警惕起来,看起来我首先面对的第一困难,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内。


   很多人的失败,并不是敌人太强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随便选了一个房间,在第七层,这栋楼一共就八层,仅次于顶层。


   因为是烂尾楼,门窗都没有安好, 小刀说了,看中哪个房间了,明天就去不远处废品收购站,花不了几个钱,弄一扇二手的门,再弄点塑料纸当窗户纸,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这么干的。


   喝多了,在烂尾楼里对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辞,走了,至少要和岚姐、小清说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让我说什么好哪!见到岚姐辞职的时候,岚姐追问我的去向,我就直说了,岚姐顿时就生气了,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岚姐,我知道你担心我,可这是我的选择,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会让那些人骑在我头上欺负我,以后我不会再继续懦弱下去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我从选择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


   我已经下定决心,和过去的生活方式说再见了,尽管我还是我,却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


   哎,你以为社会是这么好混的吗?江河,够厉害了吧?你看怎么样?还不是被人捅进医院去了?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怕吗?要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岚姐出面,江河不会难为你的。


  岚姐劝我放弃。


   岚姐,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说什么了,记得岚姐,要是实在难了,就来找岚姐。


  我看得出来,知道我要出去混社会之后,岚姐的情绪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辞了,又来找小清做告别。


   对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复杂,朋友不像,恋人未满,处于一种很奇妙的关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还没等我说话,她就首先开始问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万峰吓跑阿强的手下,看你当时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离开了,也知道我劝不了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


  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


   对不起,我会回来看你的。


  扭头,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没有离开的勇气了。


   我是一路跑出来的,浑浑噩噩的回到烂尾楼,我 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只知道现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烂尾楼我选择那套房子的时候,发现我用来挡门的板子没了,就是屋里那个快烂掉的破床,也被人给踹散架了,让我顿时想起昨晚喝酒的时候,那两个始终对我抱有敌意 的人


   看来,要先立立威,否则他们真把我当做软柿子了。


  从决定出来混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不再懦弱,现在被人欺负到头顶上了,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某些人长长记性才行。


   恼火,却没让我失去理智,我这现在去找他们,不会有任何结果,很可能还会让他们反咬一口,所以记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会在一起,报复的机会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随后到旁边的旧货市场,买一扇被淘汰的铁门,只比废铁的价格高一点,然后又弄来一些粗铁链,回来之后用铁链把门固定在门框上,其他人也都是这么做的,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


   不过多加几道铁链,也是相当结实的,在里面用锁把铁链锁住,门就安装好了。


   门上的门锁还能用,可能不是安装在门框上的,有门锁说也没用,只能用铁链锁住了。


   然后,我的帮派生活就开始了,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在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中,开始锻炼了。


   万峰在帮我带来的路上,曾经指点过我几句,如果只想做一个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样混吃混喝就够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浑浑噩噩了,最基础的就是从锻炼身体开始。


   身体锻炼好了,打架的时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从追兵的追踪下脱身。


   小杨,你整天这么折腾自己,有意思吗?我正在锻炼的时候, 三毛嬉笑着来到我身边。


   三毛和小凯,就是对我抱有敌意的两个人,直到现在我还没想明白,他们为什么对我抱有敌意,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记住他们两个了,在合适的时候,我会让他们后悔。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当然不会流露出任何不满。


   切,有这功夫不如去睡一觉,你自己慢慢玩儿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许去睡了。


   接下来的几天又没什么大事,无非是每天到场子去转转,在三湾巷上,小刀负责看管三个场子,一个 台球厅,一个舞厅,另外还有一个不大的酒吧,每天我们都会去这三个场子转一转。


   我来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动就到来了,傍晚的时候小刀召集我们。


   今天的行动是要教训一伙人,是一伙捞过界的小偷,在我们看管的场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们打声招呼,而且小偷在我们的场子每做一笔买卖,都要上交一定的保护费。


   而今天要教训这伙人,原来是在三湾巷对面大佬的地盘上的,一个星期前才流窜过来的。


   他们多次在我们的场子上出手,却一直没来上交保护费,尽管小刀已经找人和他们打过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这一伙小偷过来,很可能是对面的帮派怂恿的,所以他决定出手了。


   像往天一样,我们在台球厅逛了一圈,没呆多长时间就走了,然后我们离开台球厅没多远,就又立刻转回来了,每个人身上都藏了一根木棒,悄悄在台球厅不远处的一个阴暗角落里藏起来。


   现在是晚上,虽然有路灯,可路灯也不能照到所有的地方,就像我们藏身的阴暗角落。


   小杨,以前没出来打过人吧!脚软了没?等候目标出现的时候,小凯讽刺的声音响起。


   这些天以来,其他人都还好,就是三毛和小凯,总是时不时的找机会,针对我冷嘲热讽。


   对他们的冷嘲热讽,我一般就当做没听见,这笔账只能记在心里,等合适的时候狠狠还回去。


   都给我闭嘴!小刀在前面呵斥了一句,小凯顿时就不出声了。


   刀哥,他们出来了!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都等得不耐烦了,终于目标就出现了。


   有五个男子,看起来最小的不过二十岁,最大的也不超过四十岁,从台球厅先后走出来了。


   就是他们,等一会儿冲上去,都给我狠狠的打,下手注意点,别整出人命。


  小刀吩咐。


   其实一般的帮派冲突,见血可以,断手断脚可以,却很少会要人命的,出人命和不出人命,是完全不同的重要等级,出人命很可能就是大案,不出人命,一般就会归于普通打架斗殴。


   所以帮派斗争的时候,很少出现人命,除非是一些关键时刻,就像是大佬争夺帮派位子。


   从台球厅里走出来的 五个人,显然也挺谨慎的,四下看看没有不对的情况,才汇合到一起。


   距离远,他们说什么听不到,不过他们很快就走过来了,要从我们藏身的地方路过。


   冲! 就在他们要过去的时候,小刀一声令下,我们一窝蜂的冲出来。


   他们只有五个人,我们的人数差不多是他们的三倍,三对一,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木棒。


   哥,快跑!我们刚跑出来,就被他们发现了,于是他们五个人转身就跑。


   然而我们是有备而来,率先启动,再加上距离比较近,五个人刚转身就被追上了,一顿乱棍打下去,就听到五个人惨叫,他们都被打蒙了,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趴到地上了。


   他们也试图反抗,然而一来我们手中有 棍子,二来他们的人数太少,所以他们的反抗徒劳无功。


   我也挥起棍子打下去,有兴奋,也有害怕,只是有点木然机械的,把棍子狠狠砸下去。


   我们打架的地方,距离台球厅不远,有一些进出台球厅的人,也发现这边的动静了,多数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有少数的看了一小会儿热闹之后,也都很知趣的进去打球,或者干脆离开。


   停! 终于噼里啪啦的打一顿之后,小到叫停了。


   再看五个人,何止一个凄惨,头全都被打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脏的不成样子了。


   我们经手之后,一时之间五个人只顾惨叫,根本就站不起来,每个人至少被打一百多棍子,幸好我们手里拿的都是木棒,就是拖把杆折断了,要是手里拿的钢管,他们早就被打死了。


   现在让他们去要饭,根本就不用任何打扮,肯定能引起别人的同情。


   当然,就凭他们现在这副样子,最大的可能是把别人吓坏了,毕竟他们满脸都是血。


   知道为什么挨打吗?小刀用他手里的棍子,敲敲一个人的脑袋。


   哥,大哥饶命啊!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不该没拜码头,我们错了。


  被敲脑袋的那个人,立刻就跪在地上了,他们既然出来混生活,当然懂得 规矩,也不知道他们被打一点都不冤。


   知道还明知故犯?小刀一棍子抽下去,顿时打出一声惨叫声,把那个人抽倒在地上了。


   大哥,饶命,我们明天就去拜码头,不,现在就败!小刀又走到一个人面前,那个人也立刻就跪了。


   现在才想起来,晚了!小刀冷笑:知道没拜码头就干活后果是什么吗? 我看到小刀这么说的时候,五个人脸色都变了,显然后果很严重,比被打更严重的很多很多。


   大哥,你就放我们一马吧!都是我们一时糊涂!五个人同时求饶。


   晚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帮派也有帮派的规矩,既然你们知道这条规矩,还敢不拜码头,那就更不能饶过你们了,小的们,执行规矩!小杨,你来第一个!小刀点名要我去执行。


   刀哥,要怎么办?对于这些规矩还不了解,所以询问。


   断一条胳膊。


  小刀冷冷的回答一句,让我一阵恶寒,手心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没想到第一次参加行动,就要活生生打断一个人一条胳膊,而且我不想打都不行,这是帮派的规矩。


   再看看其他人,一点意外的神色没有,显然他们知道这条规矩,甚至以前都打断过别人胳膊。


   我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拿着棍子上前走,既然已经加入帮派了,就要按照帮派的规矩来,而且眼前的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一群专偷人家东西的小偷,根本不是什么无辜之人。


   所以我拿着棍子,来到距离我最近的一个人面前,掂了掂手中的棍子。


   手软了没有,要是下不去手,我帮你怎么样?三毛看我没第一时间下手,冷嘲热讽起来。


   这时候小刀并没阻止三毛,这是必经的一关,出来混的,如果不敢下手打人,还是趁早退出的好,在道上混打打杀杀最正常不过了,所以即使我是万峰送来的人,也不会有任何例外。


   嗖! 也许是看出了我是新手,在我面前的那个小偷,突然从地上跳起来了,转身就向远处跑去。


   不能让他跑了,否则我就会被其他人鄙视,也没脸再混下去了! 于是我条件反射一般,把手中的棍子挥了出去,刚跳起来的那个小偷,顿时被我砸到脖子上。


   那个小偷顿时被我打得倒在地上,捂着被打的脖子惨叫,刚才我可是很用力。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吧!既然明知道规矩,却不来拜码头,这都是你自找的!我一脚踩住那个小偷的后背,对着他伸出来的右臂,抡起我手中的棍子,用尽全力一棍狠狠地打下去。


   棍落,随即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令人不寒而栗。


   在我脚下的那个小偷,右臂诡异的扭曲起来,一看就知道骨头被打断了,而我手里的棍子,也因为我用力太大了,也打断了,棍子和骨头都断了,好在我成功完成第一次下狠手的行为。


   和以前桶包工头、打阿强不一样,那两次都是被逼的,而这一次是我主动的。


   更不一样的是以前完事后,我第一时间就是浑浑噩噩的跑路,我今天打人之后,还留在现场。


   啪啪啪啪! 四声,其他四个人都被打断胳膊,是对他们的警告,也是对其他人的警告。


   拜码头是一种规矩,在道上混的都知道,如果今天小刀不惩罚他们,以后其他人也不会遵守这个规矩了,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欺软怕硬,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就会被人当做软柿子捏。


   何况他们也不冤枉,他们是明知道这条规矩,却故意来挑衅的,被打也是自找的。


   从这次行动开始,我才算是正式成为帮派人,平时和其他人一起巡场子,然后就是一起聊天打屁,慢慢的我和其他人都混熟了,唯独那两个对我有敌意的人,做什么事的时候都针对我。


   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说每天坚持锻炼,跑步,打沙袋,经常被其他人笑话,我却依旧坚持,不过有一天我发现,这群中还有一个人也天天锻炼,小刀,他也每天都坚持锻炼。


   一晃,打断小偷胳膊的事件,就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期间一直相安无事。


   偶尔有些小事,有都是无足轻重的,就像有些人喝醉了,耍酒疯,我们负责把他们拖出去。


   嘭! 这天,今天在楼顶喝酒,有一个满头是血的人冲进来,是 小安,小刀手下的人。


   怎么回事?一看小安满头是血,我们顿时酒也不喝了,都站起来走过去,查看他的伤情。


   皮外伤,之所以看起来比较恐怖,是因为头被打破了,血流到脸上了,看起来会比较吓人,实际上血早已经止住了,身上只有一些轻微的淤伤,看样子是棍棒留下的,用不了几天就好了。


   是 歪脖子的人干的,今天我到超市去买东西,出来的时候就被他们盯上了,打我的那几个都认识,都是歪脖子的手下,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打惨了。


  小安把脸上的血擦下去。


   歪脖子的地盘,是属于另外一个大佬的,和三湾巷紧挨着,那条巷叫曲柳巷。


   那个大佬和江河有点不合,所以大规模冲突没有,小打小闹就经常不断,尤其小刀和歪脖子,两人的地盘紧挨着,中间还有一片比较模糊的地带,所以冲突更是频繁,对此都不以为奇。


   歪脖子的人经常被打伤,小刀的人也经常被打。


   不过这种常规性冲突,双方下手都有分寸,可以打伤,甚至可以打断骨头,绝对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人命就是大案子,就会引来警方大力度调查,对谁也不好,所以冲突都有所控制。


   所以在听说小安是歪脖子的人打伤的,众人就不以为奇了,甚至招呼小安去喝酒。


   刀哥,这次不一样,他们追不上我,在我后面大声喊,让我们以后小心点,他们说那五个人的胳膊不能白断,也要我们五个人断胳膊。


  小安却和以往有点不一样,汇报了一个消息。


   这简直是宣战,也表明了五个小偷,就是歪脖子派来捣乱的,所以他们才会嚣张的想要报仇。


   刀哥,歪脖子太嚣张了,你带我们杀过去吧!上次我们能把他撵得屁滚尿流,这次一定打断他两条狗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太嚣张了?小凯立刻就跳出来了,三毛也随声附和着。


   通过这段日子的接触,我发现三毛、小凯两个人,好像有点急于上位的心思,他们一直努力要成为其中的二号人物,他们对我的敌意也就有了根源,因为我到来的时候,小刀很重视。


   有小刀的看重,我的地位自然不是普通小混混,所以他们感觉到威胁了,才对我产生敌意,不管干什么事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的针对我,甚至在小刀面前,可以点评我的不足之处。


   而在这种小团体中,最能树立威望的事情,无疑是带着兄弟们去获胜,去赚钱。


   可赚钱的机会基本上是固定的,就是每天看场子,以及一些拜码头的特种行业,带来的一些油水,一些收入上交大部分之后,留下来的就是大家的,也是我们的收入的最主要的来源。


   今天听到小安被打了,有机会树立一下威望,两个人顿时就忍不住了,开始上窜下跳起来。


   闭嘴,你带人跑就曲柳巷,是去打人还是找打?小刀不耐烦地呵斥一句。


   上次他们能成功,是因为他们有小道消息,确定歪脖子的行踪,然后突然带几个人杀过去,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把歪脖子怎么样,而他们却差点被歪脖子的人堵住,很狼狈的逃回来了。


   杀到别人地盘上去,是一种很冒险的行为,而且不能大规模行动,否则就成了抢地盘了。


   抢地盘和小规模冲突不一样,抢地盘是大规模冲突,甚至有些时候会出人命,所以抢地盘很少出现,多数地方都是长时间固定的,就像三湾巷,已经在江河名下多年了,不过具体管理者倒是经常换。


   小刀也才来三湾巷一年多,他之前的那个人,已经更进一步,成为更大的头目了。


   而那个人升职,因为他有一天夜里,冒死潜入对面的曲柳巷,把当时曲柳巷的老大给废了。


   混社团的,一旦手脚被废了,前途就完了,就算是已经成为大佬了,最多也就是拿一笔丰厚的安家费,位置一定要让出来,所以歪脖子来了,小刀也来了,两方面同时都换了小头目。


   小刀也想成为大头目,谁都想往上爬,他也想废掉歪脖子上位,却一直都没有行动。


   带全部人杀过去,性质就变成抢地盘了,他承担不了那个责任,可是一个人杀过去,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有九成九的机会会被对方发现,废掉,之前的那个人能成功,只能说运气太好了。


   三毛和小凯顿时就老实了,小刀毕竟是老大,他们可以提建议,却不可以挑衅老大的权威。


   三毛,你带两个人去摸情况,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刀想了想吩咐。


   放心吧,刀哥,我一定会打听清楚的。


  三毛一拍胸脯,小张手下有十二人,加上我就是十三个,却单独点出他来,说明器重他,说明信任他的能力,所以他显得很得意昂首挺胸。


   最近这几天,你们都小心点,尽量少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不要一个人。


  小刀吩咐。


   在烂尾楼还是安全的,尽管歪脖子知道烂尾楼是他们的窝,可歪脖子决不敢杀到烂尾楼来,一个人来了,或者是少来几个人,那就是送菜找虐来了,如果来的人多了,就是抢地盘了,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他们当然也知道歪脖子的老窝,可也是同样的理由,他们也不(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敢到歪脖子的老窝。


   之前那个成功上位的,杀到曲柳巷,也不是烧到对方老窝,是出其不意半路袭击才成功的。


   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第二天,三毛回来了,很狼狈。


   他带出去的那个两个人,有一个胳膊被打断了一条,另外一个和三毛一样,身上都挂彩了。


   怎么回事?小刀脸色很不好看。


   老大,我们在台球厅附近被袭击了,是歪脖子手下的六只手带人。


  三毛疵牙咧嘴的回报。


   台球厅,那不是在我们地盘上?小刀问。


   就是我们的地盘,所以我们才没有防备,被他们给偷袭了。


  三毛很委屈,的确是被偷袭了,台球厅是我们看的场子,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防备,一顿棍棒就把三个人彻底打蒙了。


   还好,对方也只有三个人,而且不敢恋战,所以他们三个被打了几棍之后,就突围而出了。


   废物,在自己的地盘上,你们三个人,他们也是三个人,竟然被打的这么狼狈,你还有脸回来?小刀直接把喝水的玻璃杯摔了。


   三毛吓得一哆嗦,混帮派的就是这样,成王败寇,没人会管你遇到多么大的敌人,所有人都只看结果,输了,任何借口都没用,赢了,做过什么都很少有人追究,只注重结果的一群人。


   刀哥,是我没用,不过我有一个怀疑。


  三毛说。


   有什么怀疑? 我怀疑有人透露我的行踪,埋伏的那些人太巧合了,就好像事先知道我今晚要经过那里。


  三毛向我看过来,引得所有人都向我看过来,就像我是那个奸细,向外透露了他的行踪。


   这是陷害! 这是红果果的陷害,无论如何这口气不能忍下去,否则以后所有人都会把我当做一个软柿子。


   那是一个玻璃瓶泡着的,里面有条小蛇,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药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会泡上那么一瓶。


  “ 嫂子得把衣服脱了,你可别瞎看。


  ” 陈晓兰把盛着药酒的小碗递给了他,故意说道,声音都有点颤了。


  她觉得自己太疯狂了,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计划。


  不过,这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 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让别人再也说不出自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咬了咬银牙,下定决心的陈晓兰背着刘宇,脱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着妖娆的曲线,而且可以看到两侧张弹出的软滑。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屋子里气氛顿时就暧昧起来,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还有个妩媚的少妇,要是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就是浪费。


  陈晓兰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动了。


  望着 女人的玉背,刘宇呆住,心里的渴望变强,差点没忍住就扑上去。


  不知嫂子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觉得那两条大白腿,岔的有些太开了,就像是在欢迎入内一样……“你还傻愣着干什么?”陈晓兰见刘宇在那杵着,便强忍娇羞 开口唤了声。


  “来……来了。


  ”刘宇干咳一声,掩饰尴尬,拿着药酒小心凑到了床边,这一站,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够不着。


  “嫂子,你往外边点,我够不着给你擦。


  ”“没事,你来床上吧,坐嫂子身上。


  ”陈晓兰红着脸,期期艾艾的说:“别瞎想啊,嫂子是为了让你方便。


  ”这话说的,直接勾引没什么区别了,要是没人打扰,搞不好今晚两人就……村里这个点上,没人串门,都早早的吃饭,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电视,要不就床上一躺,有兴致的就等孩子睡着了,整整男女的事儿。


  “坐上去弄吗?”刘宇吞了口唾沫,内心激动。


  他不知道陈晓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话里话外总是有点撩拨他的意思。


  不过无论怎样,他一个大 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这么想着,刘宇干脆利落的脱鞋,跪爬着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翘的丰臀上,肉体叠加,那种软弹的感觉,舒服的不行。


  陈晓兰虽说是主动的一方,但当刘宇真的上来了,也难免慌乱,一想到自己身上坐着个男人,心中就痒痒的,那种饥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烧起来。


  刘宇精神抖擞的把药酒倒了点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缓缓的擦起来,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他不由手抖,感觉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动,浑身燥热。


  按理说,经常劳作的乡村女人,皮肤都应该晒得很黑才对,可桃花村的女人是个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肤光滑水嫩,据说是这方水质好的原因。


  “你手可别乱碰嫂子。


  ”陈晓兰故意说了句,省得男人轻看了自己,但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暗示。


  刘宇小腹热热的,有了点反应,那儿直接卡了进去,温热的感觉让刘宇一个没忍住,还往里弄了一点。


  陈晓兰感觉到自己被侵犯,脸腾的一下变得殷红,下意识的夹住。


  却不知这样一来,更让刘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发力,前后蠕动几下。


  “嗯~~”陈晓兰被弄的鼻间冒出一声颤音,娇躯打摆子一样颤抖,异样的感觉像是潮水一般用来。


  暧昧的气氛一下子燥热起来,两人谁都没说话,虽是在擦药,但谁都能看出他们的状态不对,互相默契配合着在做那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刘宇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这种被感觉比用手舒服太多,让他压根平静不下来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裤子就弄进去。


  “晓兰嫂子……”终于,刘宇艰难的开口喊了一句,其中蕴含的情绪特别复杂,表达出想要求欢的信号。


  陈晓兰矜持着没有说话,把脑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颤抖,肌肤都有了一层朦胧的粉色。


  这种不答应也不拒绝的回应,反而让刘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儿弄得他快要炸裂,极度需要发泄出来,强烈的欲火让他再次张嘴。


  “嫂子……我想要……”说着,他双手环住陈晓兰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就在陈晓兰被刘宇一番动作撩拨的心中痒痒,几乎就想委身给后面男人之时,她脑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现了虎子的身影。


  结婚三年,虎子对她着实好的没话说,夫妻感情和谐稳定,就连房事也都能满足她。


  两人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腾,陈晓兰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为此夫妻俩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双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还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点点。


  在乡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最乐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几个长舌妇闲的没事,就凑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来二去,两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闹的满村都知道了。


  到后面,传言愈演愈烈,说两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报应,一辈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来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被这样编排哪能受得了,因为这事没少和村民红脸动手。


  就在前几天,陈晓兰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张病历单,这才知道,原来虎子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身体真的有问题。


  陈晓兰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几天,她突然想到一个和虎子不谋而合的主意。


  夫妻俩为了摆脱目前的尴尬处境,连办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刘宇好上几次,等怀上孩子,满村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消失。


  至于虎子那边,陈晓兰觉得到时候再想办法瞒过去。


  谁能保证医院就不会误诊?可是,真到了这个最后关头,陈晓兰发现自己做不到,她还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种事,哪怕对方是刘宇这个很有好感的‘弟弟’。


  心中的道德底线把她束缚住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一而终的道理她还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药……药擦的差不多了,你下来吧。


  ”陈晓兰略微使劲从男人怀抱中挣开,眼神闪躲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而此时的刘宇却欲火正旺,早就看出来陈晓兰是在故意勾引他。


  谁成想这边刚准备脱了裤子提枪上马,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这时候,刘宇甚至想直接告诉她,你老公都在想办法让我上了你,你自己还矜持个什么劲儿。


  可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虽然当老公的想把老婆给刘宇睡,当老婆的也有主动勾引的意思,但夫妻俩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刘宇心里明白。


  不过刘宇也不敢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要是说破了,夫妻俩都觉得自己遭到了对方的背叛,那他刘宇可没有任何好处。


  这一刻,见陈晓兰瑟缩在床的另一侧,刘宇估计着今晚怕是没戏了,他总不能强来吧。


  这么想着,刘宇只好带着些许不甘,说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犹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说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门口走,可让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间,陈晓兰都没有流露出挽留的迹象。


  如此,让刘宇只能回屋睡觉,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陈晓兰的动人娇躯,睁眼闭眼,挥之不去……刘宇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内向,但实际上内心里也特别渴望女人,花花肠子不少,就是从没敢真的搞过,导致二十出头了,还是个处男,典型的闷骚。


  这两天他都有机会在晓兰嫂子身上,摆脱处男之身,可总是阴差阳错的没能成。


  这让刘宇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桃花运,和桃花村这(极品少妇的诱惑)个地方犯冲。


  从陈晓兰那边回来,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渐渐有了睡意……刘宇是睡了,但 陈梦瑶这大半夜还熬着呢。


  不是不想睡,实在是这个居住环境让她难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个身都硌得慌,让她无比怀念家里那张软绵绵的大床。


  而且这天还有点热,身上一闷,出了点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犹豫了良久,她还是决定洗个澡凉快下。


  不然今晚别想睡了。


  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功能,陈梦瑶摸黑,朝着学校食堂的方向走。


  这乡下还真是安静,除了虫子和偶尔的狗叫,没其他响动。


  整个学校静悄悄的,让人难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特别快。


  等进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农村里常见的大地锅,角落里还堆放着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个澡,还得自己动手烧水,让从小养尊处优的陈梦瑶欲哭无泪。


  不过再怎么样,现在也只能靠自己,这破地方可没有什么热水器给她用。


  不过,陈梦瑶以前从电视里见过农村里烧火做饭的土灶,就是塞点干树枝什么的,点燃就行了。


  这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着手机光,她点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树叶,噼里啪啦的就燃起来了。


  她有点怕的拿着根棍子杵了杵,结果 火势一猛,吓了一跳,枯叶就落了下来,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陈梦瑶小嘴张着,看着的火势有蔓延的趋势,似乎要烧上了墙壁,整个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下意识的就赶紧给刘宇打电话。


  刘宇刚谁睡下没一会儿,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电话还有点气氛,但听到那头陈梦瑶带着哭腔大喊着火了,直接睡意全无,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搁,撒丫子就往学校跑,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两三分钟就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刚进校门,就闻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阵火光。


  冲进去后,就看到陈梦瑶正端着一个水盆往墙上泼,这女人倒也没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势只停留在炉灶周围。


  刘宇二话不说,提着旁边的桶,直接冲到屋外,拉了两头水上来,对着炉灶,一阵猛浇,终于把火势给灭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谢谢了,陈老师,你没事吧?”刘宇压根就没想到是陈梦瑶把食堂给点燃了。


  毕竟学校里那些不到十岁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烧火,陈梦瑶一个成年人还能不懂?陈梦瑶一愣,难道乡下烧了别人东西还要道谢的?“我没事。


  ”她没好意思开口说出实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计是有什么易燃的东西,把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时发现,这房子恐怕就烧没了!”刘宇分析着,琢磨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应该是。


  ”陈梦瑶十分尴尬的附和着,这乌漆麻黑的,谁也看不清表情。


  刘宇点了油灯,才看清了现在的陈梦瑶的样子,顿时目光就移不动了……城里人跟乡下人不同,睡觉都会换上一套专门的睡觉衣服。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harborcityphotobooths.com/qqkdny/620.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