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裝 a

情趣開檔內衣 (9) 2021/10/7 3:31:21
古裝 a


李富貴身子也跟著燥熱了起來,血液沸騰。


  剛才那樣緊急的情況他根本就沒 弄夠,李富貴幻想著自己在弄 劉婷,忍不住渾身抖了一下,遲早有一天,他完整的得到劉婷。


  “呃……” 趙斌粗喘了一口氣,趴在劉婷身上大口呼吸著空氣。


  李富貴愣了一下,沒想到趙斌這就不行了,這才一分鐘不到,竟然……下一秒,趙斌穿好褲子,劉婷也羞澀的收拾自己,李富貴迅速走到床邊趴下。


  吱啞一聲,趙斌摟著劉婷走進來,見他趴在床上, 面色有些痛苦,不由得 說道:“ 師父,你還好嗎?多謝你救了婷婷。


  ”李富貴擺了擺手,“你是我徒弟,她又是你媳婦,我怎么能見死不救。


  ”他不想跟趙斌一直扯些有的沒的,直接轉換話題,“那批家具我做的也差不多了,你再收個尾就能交了。


  ”一說到交貨,趙斌頓時眉開眼笑,“要不是師父幫忙,我真不知道哪天才能交上貨。


  ”趙斌笑了笑,隨后有些心虛道:“我又攬了一個活,到時候……還要麻煩師父……”趙斌說道這份上,李富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里嗤之以鼻,面上卻語重心長的說:“小趙啊,你也是個有家室的人,不要成天外面賭,劉婷一個人也不容易。


  ”趙斌只想著讓他幫忙,自然是他說什么,趙斌都 點頭應下,“是是是,師父 說的是,我一定改,所以……”李富貴嘆了口氣,心底卻高興的不行,劉婷還沒弄夠呢,他巴不得有這樣名正言順的機會,“算了,誰讓你是我徒弟呢。


  ”趙斌一聽,連忙感激,“我去街上買幾個菜,婷婷你好好照顧師父。


  ”說完就一溜煙跑沒影了。


  見人走了,李富貴連忙坐起來,一把將劉婷拉進懷里,聞著少婦的體香,他不由的渾身一抖。


  “師父,你這是做什么?”劉婷又羞又惱的看著他,臉色一片潮紅,等會兒趙斌回來看見可怎么辦!李富貴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饑渴,轉身將劉婷壓在床上,“趙斌知道我愛吃什么,沒有半個小時回不來的。


  ”隨即,李富貴就吻了上去,劉婷下意識掙扎,雙手不停地反抗。


  哪怕李富貴說的是真的,她也不能再犯第二次錯誤,她可是個有婦之夫!李富貴哪管得了這些,一手抓牢她扭動的雙手,一手迅速探進她的衣服里。


  “嗯……”劉婷不禁發出魅惑的呻吟聲,叫的李富貴心神激蕩。


  感受著師父的體溫,劉婷心底怦怦直跳。


  早就聽到動靜的李富貴咽了咽嗓子,終究還是忍不住走過去。


  將門輕輕打開一個縫隙,眼前的景象簡直讓李富貴血脈噴張!李富貴身子也跟著燥熱了起來,血液沸騰。


  剛才那樣緊急的情況他根本就沒弄夠,李富貴幻想著自己在弄劉婷,忍不住渾身抖了一下,遲早有一天,他完整的得到劉婷。


  “呃……”趙斌粗喘了一口氣,趴在劉婷身上大口呼吸著空氣。


  李富貴愣了一下,沒想到趙斌這就不行了,這才一分鐘不到,竟然……下一秒,趙斌穿好褲子,劉婷也羞澀的收拾自己,李富貴迅速走到床邊趴下。


  吱啞一聲,趙斌摟著劉婷走進來,見他趴在床上,面色有些痛苦,不由得說道:“師父,你還好嗎?多謝你救了婷婷。


  ”李富貴擺了擺手,“你是我徒弟,她又是你媳婦,我怎么能見死不救。


  ”他不想跟趙斌一直扯些有的沒的,直接轉換話題,“那批家具我做的也差不多了,你再收個尾就能交了。


  ”一說到交貨,趙斌頓時眉開眼笑,“要不是師父幫忙,我真不知道哪天才能交上貨。


  ”趙斌笑了笑,隨后有些心虛道:“我又攬了一個活,到時候……還要麻煩師父……”趙斌說道這份上,李富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里嗤之以鼻,面上卻語重心長的說:“小趙啊,你也是個有家室的人,不要成天外面賭,劉婷一個人也不容易。


  ”趙斌只想著讓他幫忙,自然是他說什么,趙斌都點頭應下,“是是是,師父說的是,我一定改,所以……”李富貴嘆了口氣,心底卻高興的不行,劉婷還沒弄夠呢,他巴不得有這樣名正言順的機會,“算了,誰讓你是我徒弟呢。


  ”趙斌一聽,連忙感激,“我去街上買幾個菜,婷婷你好好照顧師父。


  ”說完就一溜煙跑沒影了。


  見人走了,李富貴連忙坐起來,一把將劉婷拉進懷里,聞著少婦的體香,他不由的渾身一抖。


  “師父,你這是做什么?”劉婷又羞又惱的看著他,臉色一片潮紅,等會兒趙斌回來看見可怎么辦!李富貴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饑渴,轉身將劉婷壓在床上,“趙斌知道我愛吃什么,沒有半個小時回不來的。


  ”隨即,李富貴就吻了上去,劉婷下意識掙扎,雙手不停地反抗。


  哪怕李富貴說的是真的,她也不能再犯第二次錯誤,她可是個有婦之夫!李富貴哪管得了這些,一手抓牢她扭動的雙手,一手迅速探進她的衣服里。


  “嗯……”劉婷不禁發出魅惑的呻吟聲,叫的李富貴心神激蕩。


  感受著師父的體溫,劉婷心底怦怦直跳。


  這種感覺,劉婷覺得又刺激又害怕。


  “師父快放開我,趙斌要過來了。


  ”劉婷一邊嬌喘一邊說道,她撐著手妄圖從 桌子上起來。


  在趙斌走進院子的那一刻,李富貴才放開手腳,劉婷連忙穿好衣服。


  “師父,我買了好多你愛吃的菜,今晚不醉不歸!”趙斌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腳步聲越來越近,劉婷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趙斌推開門的那一刻,只見李富貴趴在床上模樣虛弱,妻子劉婷在給他按摩。


  “婷婷,去收拾一下,除了師父,晚上還有個客人要來。


  ”趙斌把買好的菜丟給她,笑容滿面的坐在床邊給李富貴按摩。


  劉婷接過菜就急忙往廚房里去,迅速關上門,她背靠冰涼的墻壁,深深喘了口氣。


  以后絕對不能再和李富貴有任何曖昧!劉婷在心底這樣警告自己。


  等到劉婷做好菜端出來時,天色已經發黑了,走到 客廳,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襯衫的男人坐在沙發上。


  僅僅坐在那兒就已經把趙斌比的無所遁形。


  劉婷彎腰把手里的菜放在桌子上,傾身的那一刻,西裝男人 沈輝的目光給吸引住,眼前的風景讓他心底忽然一陣躁動。


  沒想到趙斌這么一般的人,娶個老婆竟然漂亮,如果能得到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感受到他的目光,劉婷的面色微微一紅,耳根逐漸發燙,轉身就立刻往廚房里去。


  沈輝的目光追隨著劉婷,流連到人影都沒了方才收回,一旁的趙斌見了心底十分高興,看來這條大魚能上鉤了。


  “沈哥,這是我師父,我這一身功夫可都是跟師父學的。


  ”趙斌給沈輝倒了杯酒,又給李富貴倒了杯酒,“師父,這就是我跟你說的大客戶。


  ”李富貴抬眼瞧了瞧,看到趙斌那副諂媚的模樣就覺得惡心,要不是為了劉婷,他是不會再出手幫趙斌的。


  “沈老板,幸會。


  ”李富貴端起酒杯敬過去,沈輝點了點頭,一飲而盡。


  “沈哥,質量的事兒我給你打包票,不好我一分錢都不要!”趙斌滿臉笑容的給沈輝倒了杯酒,“我師父遠近聞名,有他坐鎮,沈哥放一百個心。


  ”(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沈輝吃了口菜,對他的話沒放在怎么聽,心心念念的都是剛才的 女人,那樣的女人要是能壓在床上,滋味一定不錯。


  趙斌哪里看不出沈輝的心思,要是劉婷稍稍犧牲一下就能換來這樣一個大單子,那也值了,以后再好好補償她。


    我叫張全,原本是一個普通外賣員,前段時間遇到一場艷遇,改變了我的人生,不僅財源滾滾,女人不斷,更重要是……  那是一個夏季傍晚,我手里提著外賣,和往常一樣站在客戶門口,用手輕輕叩擊著房門,問道:“有人嗎?”  連問了好幾聲,里面沒有一個人回答。


    人呢?  1101號房門虛掩著,站在外面叫了半天,沒有一個人回應。


  打電話,手機就放在客廳的桌子上,也沒人過來接。


    我看著手表,心急如焚,還有好幾個客戶等著我送餐呢!  “你先進來吧,記得把鞋子脫了!”好半天,房間里才傳來女人略帶哽咽聲音。


    為了不得到一個差評,滿足客戶的需求,我只能脫了鞋子,手里提著外賣,小心翼翼走了進來。


    一個差評我一天白干,能不乖乖聽話么!  “那我把 東西放在桌子上了!”我四下看了看,客廳里沒有人。


  總不能一直在客廳里待著,顧客丟了東西,我可承擔不起!  桌子上快遞包裹上寫著 王靜兩個字,應該就是房間的女主人,沙發上邊角處還放置著一條粉色小內內。


    精美的茶幾上是一灘茶水還有一個碎了白色陶瓷茶杯,狼藉一片。


    衛生間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我躡手躡腳走過去一看,磨砂玻璃門上面,出現一個女人影子,身姿曼妙,洗澡的動作 給我一種搔首弄姿的感覺。


    烏黑的長發,雪白無瑕肌膚,外加上洗澡妖嬈的動作,看的我心猿意馬,直吞口水。


    “請稍等一下,你先在客廳坐一會!我有事情和你說。


  ”王靜在里面一邊洗澡,一邊回應道。


    我那兒一下子有了感覺,我伸手按了一下,心里默念道:“安分點,這個肉咱們可吃不起,等會回去用五姑娘伺候你。


  ”  我生怕王靜看見我,心虛的走回客廳,應了一聲,心想這個女人有什么事情和我說?不會又是讓我給扔垃圾吧!   送外賣經常要求給住戶扔垃圾,我也習以為常了。


    王靜很快就洗好了,披著一條大 浴巾就從浴室里走了出來,棕色卷發上還往下滴著水珠,她一只手拿著毛巾擦著頭發上的水,另外一只手抓著浴巾,不讓浴巾滑落。


    她看上去二十七八歲,一張標準的瓜子臉,膚白貌美,唇紅齒白,臉部的皮膚更是嫩的能掐出水來。


  浴巾那被突起的,更是讓人別不開眼。


    一雙修長豐腴玉腿,附著一層細密的水珠,在燈光這,閃爍著誘人的光芒。


  就這個大長腿,我能玩一年都不帶厭煩。


    水靈靈的大眼睛有些赤紅,之前應該大哭了一場,讓人看了莫名心疼。


    “辛苦了!”王靜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坐!”  “抱歉,我沒時間,我要去送餐了!”我義正言辭的說道。


  眼不見為凈,王靜實在太養眼了,看一眼都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如果繼續待下去,我愿意用我的三年換她一輩子陰影。


    她坐下的時候,我站在那里,正好能從胸口部位看下去,一片風景,王靜翹起二郎腿,蓋在 腿上的浴巾朝兩邊滑去,露出雪白的白腿。


    “小哥哥,你過來坐嘛,不然我給你差評喲!”王靜站起來,披在身上浴袍直接滑落,露出光滑白皙的酮體,瞬間吸引住我,我吞了口口水,什么情況?  王靜并沒有在乎浴巾滑落,她果著站 在我的面前,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弄得我面紅耳赤,六神無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王靜走了過來,拉著我的手讓我坐了下來,我順勢坐在王靜的身邊,王靜身上散發著誘人的體香刺激著我的荷爾蒙分泌。


    這尼瑪是要干嘛?  我額頭上,手心里緊張的滿是汗水,我又不是柳下惠,看到這一幕,恨不得直接將王靜就地正法。


    王靜動作優雅的從沙發上找了一條內褲,站起身來穿上內褲,又彎腰穿上了黑色絲襪,一米七的身高,不輸模特的身材,看著我血脈噴張。


    王靜穿好之后,坐在沙發上,伸出修長的美腿,在我的腿上蹭了蹭,臉上掛著笑容:“小哥哥,人家想要了,你幫幫人家吧!”  我去,這是什么操作,我只是一個送外賣的啊!  難道是跳大仙?不可能這么好的事情都給我遇上了?  我喉結滾動著,身體卻絲毫不敢動,王靜家我也來送過幾次,她是有老公的,不用擔心對方有病,肯定是良家婦女,看這個房子的裝修,也不像是差錢的人。


    王靜那只穿著絲襪的腳在我的腿上摩擦著,我在腦海中再三確定我沒有什么讓王靜可以圖的,一只手直接抓了上去,撫摸著王靜的腳。


    人家都主動送上門,我沒理由慫!  心里雖然這么想,我卻只敢撫摸著王靜的腳,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


    王靜沒有任何掙扎,反而露出舒服的聲音,笑道:“放心,我和老公不合,只是想給我老公帶個綠帽子!”  “真的?”我的心一下子活絡起來,報復心強的女人,也不是不可能。


    “笑話,我還能騙你,再說了,你有什么好騙的,就一個送外賣的,除了窮還是窮,還指望你給我錢?”王靜嘲諷的笑道。


    我雖然想反駁,可王靜說的都是事實,既然嘴上不能將王靜懟的沒話說,那就用另外一種方式讓王靜說不出話來。


    我的手開始順著王靜的大長腿往上游走著,王靜更是干脆,直接閉上眼睛享受起來,白金的臉上飛出兩抹紅霞,啥事好看。


    在我高超的技術下,王靜很快就臣服了,嘴里還不是發出“嗯~嗯~”的哼唧聲。


    王靜腳上沒有汗臭味,帶著沐浴露的香味,讓我情緒高漲,我另外一只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


    順著她白皙的大長腿摸了上去。


  準備進一步發展!  “啪”一聲,我的腦袋上立刻挨了一下,王靜漲紅著臉看著我說道:“誰叫你手亂動,你連給我提鞋都不配,趕緊給我弄舒服了,我會給錢給你!”  挨了王靜這么一下,我瞬間火了,不過一聽到王靜說要給錢,我馬上將自己怒火壓了下去,這個世界上可以和任何東西作對,都不能和金錢作對。


    我賣力給王靜服務著,她微瞇著眼睛,表情歉意,十分享受。


    “把褲子脫了吧!”王靜抬起另外一只腳,抵在我的臉上,霸氣的命令道。


    “那里倒是不錯,還行!”  “等一會不要弄到我身上……” “等一會不要弄到我身上,你要是弄到身上,我要你好看!”王靜睜開眼,警告道。


    我趕緊點點頭,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我內心既緊張又害怕,沒過多久,我就投降了,擔心弄到她身上,在子孫后代還沒有出來之前,我就先出來了。


    從邊上抽出一張紙,擦了擦干凈,然后將褲子穿好,王靜似乎沒有滿足,半瞇著眼睛,諷刺道:“沒想到你不僅人長得丑,事業垃圾,這方面也是一塌糊涂,跟一個廢物一樣,沒什么區別!”  王靜說完,從邊上皮包里摸出一沓錢,隨手扔在地上,紅彤彤百元大鈔撒的到處都是。


    我看著王靜,不敢撿,還是有些難以相信,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把人家睡了也就算了,人家居然還給我錢。


    不對,這是給我的誤工費,我沒理由不拿啊。


    想通之后,我才低頭彎腰將錢全部撿了起來,厚厚的一沓,感覺不少。


    “我們的事情,不許說出去,以后我們還有機會在一起,要是說出去,我撕爛你的臭嘴!”王靜用手撩了下頭發,那個撩頭發的動作美極了,我一時之(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間都看呆了,那里又慢慢有了反應,實在太美了,對我這么一個窮屌絲而言,簡直是驚為天人啊。


    “嗯,我知道了!”我就是一個送外賣的,肯定不敢和這樣的富婆抗衡,再說了,我也不會管那么多,說完我就要離開,至于為什么被這個女人勾引,又有錢拿,那個我沒啥關系。


    錢到手,女人玩了。


  血賺!  “以后姿勢多一點,老一個姿勢的沒意思!我那個死老公,這時候正躺在小三的床上享受。


  他肯定沒想到,我會找一個外賣的綠了他!”王靜靠在沙發上,愜意的說道。


    原來是兩口子吵架……  這女人的報復心理也太強了吧,等等,什么叫我找一個外賣的綠了他?這么看不起我們送外賣的?  將錢收進錢包里,看在錢的面子上,我站起身陪笑道:“以后美女有需要的話,可以再聯系我這個送外賣的!”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2433170.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9934687.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6092830.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5509659.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1293754.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9107674.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373643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6750790.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234763.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1445566.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網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dhiborderbattle.com/qqkdny/731.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