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你下面夹得好紧/汁水四溅龙女/手慢慢向她腹下探去



我心想,我要是能抓着那里把玩,把这个性感尤物压在身下,那绝对舒爽上天。

  不过,我只能想想,而 陈进这个家伙却可以把我的想法实现做成事实。

  他扑在 赵兰儿的身上乱啃,动作力度很大,赵兰儿胸前那完美而雪白的地方,都被他抓弄得通红,结果却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他刚将裤子脱掉,就没了动静,很显然,他已经完事了。

  “你……你又完了?”赵兰儿失望地问道,她还在喘息,身上的皮肤白里透红,更加性感,似乎这一次也来了感觉,她是正常的年轻女人,有需求,那是正常的。

  “可能是太激动了,我……算了,不弄了,睡觉!”陈进垂头丧气,感觉特别丢人,说完都不敢看赵兰儿,独自回了房间,很快里面就发出了熟睡的鼾声。

  “哎……”赵兰儿叹息了一声,只能无奈接受这个结果,什么也没穿,慢慢走去了浴室洗澡。

   我没喝醉,但酒的确有些上头,让我变得更冲动,听到浴室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我坐在沙发上,心中的一团火焰,越烧越旺……我终于 控制不住自己,从沙发上站起来,蹑手蹑脚去了洗手间的门口。

  让我惊喜 的是,赵兰儿似乎觉得房间里两个男人都已经睡死了,所以大意之下,并没有锁门,留有一道缝隙。

  我心中激动,忙不迭的就趴在门缝上。

  只见雾气之中,一个雪白高挑的 身子,站立其中,那曲线玲珑,没一丝赘肉,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水雾缭绕,更是给赵兰儿的身子增添了一份神秘和诱惑。

  我的脑袋一热,再也忍不住了,在酒意的驱使之下,冲动的直接闯了进去。

  赵兰儿此时正在洗头,大量的泡沫令她睁不开眼睛,听到门口的动静,还以为是陈进,所以没多大反应的说道:“你又这样,进来也不知道敲门!。

  ”听她的口气,似乎以前陈进也干过这样的事?。

  不过,这时候的我已经顾不得嫉妒了,看着赵兰儿白花花的身子直咽口水,没怎么犹豫的就把她拉进怀里。

  赵兰儿惊叫一声,语气有些不满,“你干嘛呀,我洗澡呢!”我没敢搭话,生怕她发现我并不是陈进,但又控制不住内心那股躁动,双手开始在赵兰儿身上游走。

  刚一摸上,一股难以言喻的绝妙手感便传递过来,软软的特别饱满,让我情不自禁的捏了两下。

  赵兰儿鼻间发出一声娇哼,依旧没有睁开眼,自顾自的继续洗头。

  我强忍内心的激动,轻柔的抚摸这具梦寐以求的躯体,那儿更是起其了反应,直戳戳的顶了上去……在了女人的翘臀上面。

  赵兰儿察觉到后,背对着半倚 在我身上,小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你今天倒是精神……咦,老公,你怎么变大了?”她这一抓,我险些舒服的叫出声来,拼命忍着,可听到她后半句话,我心中‘咯噔’一下。

  陈进和我尺寸大小的差异,让她察觉到了有些不对,用水冲洗眼睛,看清搂着她的人竟然是我,赵兰儿瞳孔猛然放大,一声尖叫就要出口。

  我当然不敢让她喊出来,陈进就在房间里睡觉呢,要是被他发现,那事情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情急之下,我大嘴覆盖住赵兰儿粉嫩的红唇红唇,把她的话全都堵在嗓子眼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的心脏砰砰砰的拼命跳动,嘴唇却变得僵硬。

  赵兰儿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她呼出的热气似乎还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一开始赵兰儿还在挣扎,但被死死箍住身子,动弹不得,后来在我的挑逗下,她敏感久旷的 身体便有了反应,皮肤慢慢转变成粉色,这是动情的表现。

  直到我把手探到她那里一阵拨弄后,她彻底放弃抵抗,情欲战胜理智,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我怀里,任由我轻薄索取。

  我浑身血液沸腾起来,非常确定赵兰儿渴望男人来满足她身体的空虚,所以干脆解开裤腰带卖力加大攻势……。

  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我的动作下,赵兰儿竟然开始主动迎合起了我,甚至微微往前挺了挺身子,接收到这个信号,我整个人都开始亢奋起来。

  “兰儿,我来了,马上满足你……”我喘着粗气说着,裤腰带已经被我完全解了下来,露出自己的家伙式,准备发起最后的进攻,将赵兰儿这个性感尤物纳入麾下。

  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客厅突然传来陈进嘶哑的声音:“老婆,水……水……”就是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这最后的动作,包括赵兰儿,此刻她的神色中也悄然露出一丝清明,赶紧将我推开,然后整理一下衣服,跑出了卫生间。

  等我走出去的时候,赵兰儿已经拿了一个纸杯接了一点水,把陈进扶起来,往他嘴里倒着。

  在喝完水后,陈进重新睡下,没过多久还发出了满足的鼾声。

  “郑峰,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房间休息吧。

  ”大概是因为我之前那些大胆的举动,导致赵兰儿对我的印象降到了谷底,现在的她语气还挺冰冷的。

  只不过,在和我说话的时候,她面色明显有些红润,我自己也觉得挺尴尬的,当下也不好多说,只能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赵兰儿异常主动,她趴在我身上,慢慢将我揉进她的温柔里,而我,也得以进入,将自己多年积蓄,狠狠释放了出来……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的裤头也湿漉漉的,(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赶紧跑进卫生间换掉。

  刚放下手中的 内裤,我便发现了角落中有一个白色蕾丝内裤,还打着蝴蝶结。

  这一定是赵兰儿的内裤。

  我随手拿起,发现内裤上竟然还有水渍……放在鼻子底下仔细的嗅了嗅,是一股女人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

  我拿着赵兰儿的内裤不断摸索着,内心邪火乱窜,回想起昨天的情景。

  那儿下边的弟弟又不听使唤了,膨胀的马上要爆裂了。

  这时候,赵兰儿走了进来,我急忙扔掉了手中的内裤。

  赵兰儿见我在卫生间里后,想起了昨天的窘况,脸色有些绯红,想要转身离开。

  而我看着赵兰儿浑圆的臀部,联想着晚上的美梦,身体的血液瞬间沸腾。

  这一刻,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心头开始火热起来,脑海中也不由浮现出那种画面……我上去一把抱住了赵兰儿,赵兰儿惊叫了一声。

   新闻网16日报道让高扬没有想到的是,这张 半仙倒是说话算话,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第二天就离开村子,而且还会留给自己两样礼物。

   高扬倒是不在乎张半仙什么时候走,只要这老杂毛不要再来找自己 杨玉萍就行。

   小扬,既然半仙说了你是 天官下凡,你就给你 舅妈好好看看。

  李贤英等张半仙一走,立马就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高扬跟杨玉萍面面相觑,高扬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就跟杨玉萍独处一个房间了,而且还是表姑婆把自己关在里面的。

   小扬,你是不是故意的?杨玉萍假装生气,嗔怪道。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看…… 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之前也说你表舅 不行,现在张半仙说你是天官,你表姑婆也信以为真了,要是再怀不上,肯定要赶我走了。

  说着杨玉萍眼眸低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个我再想想办法吧。

  高扬想要安慰杨玉萍,但是一时间也没辙。

   杨玉萍这时候用手指戳了一下高扬的脑门,嗔怪道,半仙都说了你是天官下凡,你肯定能想到办法的。

   高扬本来想说那是张半仙在下车,但是仔细一想杨玉萍说的话,心中猛地一动,难不成杨玉萍想要跟我…… 不,不行,她是我舅妈,我怎么能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可是,可是要是杨玉萍不怀孕的话,就要被赶出家门,这也不行! 就在高扬心中纠结的时候,杨玉萍雪白的小手抓住高扬,小扬,你之前说舅妈长得好看,是不是都是骗舅妈的? 不是的,我没有骗舅妈……高扬连忙解释,这时候杨玉萍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了,整个人往他的怀里倒了下来。

   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昨晚上偷看的时候怎么胆子那么大?杨玉萍轻轻一笑,然后挣扎着就要起来。

   这一句话,算是直接把高扬点燃了,他一咬牙,心想杨玉萍都已经这样表态了,自己要是在不动手岂不是辜负舅妈的深情? 高扬一把将杨玉萍摁在床上,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杨玉萍想要用手把趴在自己身上的高扬推开,但是浑身瘫软的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高扬直往杨玉萍身上凑,淡淡的女人味直往鼻子里钻,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不行,小扬,不能这样…… 杨玉萍越是求饶,高扬越是激动,这个机会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我知道你想要,表舅不能满足你的,我来替他满足你! 高扬拿开杨玉萍护着的小手,然后在她疯狂的拒绝中,直接朝她那伸了进去… 表舅妈,没事的,你不说谁都不知道,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高扬一边安慰着杨玉萍,一边手掌略过雪白的肌肤。

   半推半就间,高扬卸下了杨玉萍最后的防御,也是最后那一丝丝的可怜的世俗桎梏。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高扬突然有着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高扬,你干啥,赶紧把裤子穿起来,别在舅妈面前耍流氓。

  杨玉萍俏脸通红,秀色可餐。

   但是这时候高扬可不管,他已经忍不住了,今天必须要释放,他用膝盖顶住表舅妈的美腿,然后…… 就在高扬和杨玉萍即将有肌肤之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婆婆,你赶紧让我进去,我妈肚子疼的不行,赶紧让高扬给我妈去看看。

   这可不行,小扬正在忙呢,我家传宗接待全指着他呢,呸,不是那个意思,你看我老糊涂了…… 门外的声音,屋子里的高扬和杨玉萍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高扬不愿意搭理,他现在就插临门一脚了,哪有放弃的理由。

   小扬,别弄了,外面有人呢。

  杨玉萍心里害怕,连忙用手死死的撑住高扬的肚子,不让他进来,好小扬,舅妈明天给你好吗,我真的怕。

   杨玉萍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高扬这一下子算是冷静了下来,匆忙道歉之后,穿好了衣服。

   啥事啊?高扬一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人,一个是自己的表姑婆李贤英,另外一个则是陈 秀琴的女儿张 秀秀,也是高扬的小学同学。

   高扬,赶紧跟我回去,我妈肚子疼。

  说着,张秀秀一把拉着高扬的手。

   张秀秀今年十九岁,个子高挑,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穿着白色的短袖,身前的已初具规模,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高扬上学的时候就暗恋过张秀秀,但是张秀秀她爸是 村文书,自认为高人一等,根本看不上自己,就算刚刚让自己去给她妈看看,都是一种命令的口吻,这让他很不爽。

   你妈肚子疼,去看村医啊,找我干什么? 高扬之前听张半仙说是晚上去找陈秀琴,但是张秀秀怎么这才下午就来找自己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和表舅妈的好事被张秀秀搅黄了,他心里十分不爽,当即就回了一句嘴。

   你!张秀秀气得一跺脚,但是又不敢对高扬怎么样,她刚刚从张半仙哪里知道,高扬可是天官下凡,比他厉害多了,而且自己的亲妈非常信这个,以至于肚子疼就嚷嚷着找张半仙,不找医生。

   见高扬跟一头倔牛一样,张秀秀只好紧咬嘴唇,然后努力堆起一张笑脸,小扬,我错了,你快点跟我回去吧,我妈还在等着呢。

   高扬看往日高高在上的张秀秀今天舔着脸求自己,心里那个暗爽,于是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然后让张秀秀先回去,自己马上就到。

   张秀秀一走,高扬这心里就犯难了,自己骗骗表姑婆还行,张秀秀她妈陈秀琴可不同,就连堂堂的村文书都怕,自己要是跑过去,还不被人家生吞活剥了? 而且让高扬搞不懂的是,陈秀琴肚子疼找张半仙干嘛,这家伙除了装神弄鬼之外,好像没听过会治病啊? 带着疑问,高扬决定先去找张半问清楚陈秀琴的情况,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办。

   张半仙光棍一个,住在村头的破庙里,高扬几分钟就走到了,一进门就见张半仙在那收拾被褥呢。

   哟,天官来了啊,赶紧坐。

  张半仙一看高扬来了,立马堆起了笑脸。

   行了,都没人看见,别捣鼓你算命那套。

  高扬知道这是张半仙在捧自己,于是开门见山的就问起了陈秀琴的事情,陈秀琴那婆娘肚子疼找你干什么? 小扬,你还别不信,你真是天官的命相,你这一生将会大富大贵,但是……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赶紧把陈秀琴那婆娘的事情告诉我,要不然你自己去一趟吧。

  高扬根本就不信张半仙糊弄人的那一套,直接让他自己去。

   别,天官,哦不,小扬,这陈秀琴就是我送那你的两件礼物里面的一件,还有一件是这本书,你要是能读懂了,大有作为。

   张半仙说着,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脏不拉几的书来,这书的封页都已经烂掉了,也看不清书叫啥名字。

   你说这书算个礼物我也就信了,陈秀琴那婆娘算个啥礼物? 面对高扬的疑问,张半仙只是笑笑,说等他去了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时间紧急,高扬也不敢多做耽搁,连忙揣着这本破书,然后就往村西头的村文书家去。

   此时刚过了晌午,一般的村民都在家里睡午觉,高扬到村文书家里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哼哼唧唧,好像是得了牙疼似的。

   你终于来了。

  张秀秀站在门口,一见高扬来了,连忙朝着屋里喊了一声,妈,高扬来了。

   赶紧让他进来,哎哟……屋子里传出来(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一个女人的声音。

   高扬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声音的古怪之处,根本就不像是生病那种有气无力的样子,反而跟之前表舅妈在自己耳边低吟的声音。

   带着疑惑,高扬走进了陈秀琴的房间,这一看到陈秀琴的模样,高扬差点没叫出声来,这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sS1X/wIqHa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