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吗自己把樱桃挤出来|审讯室虐男生殖

难受吗自己把樱桃挤出来|审讯室虐男生殖

彭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这才知道,今天他和办公室主任刘世民打架,鲜血流到了挂在脖子上的祖传吊坠之上,吊坠认主,他才获得了 先祖传承。

  震惊之后,他接受了这个只在小说里面才有的情节,他觉得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向他敞开了大门。

  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涌上心头,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斥全身。

  彭程握了握拳头,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彭程心里暗道,以前我这上门女婿,做的也太窝囊了,在公司被人欺负陷害,在家里被 老婆看不起,连和老婆睡一起的基本权利都不能享受,在公司还不能让人知道我是林清雅的老公,从今天开始,再也不会那样了啊!他转过头, 看着林清雅,眼神无比坚定,“不管你信不信我,设计稿真不是我偷的,再说了那么垃圾的底稿,有什么价值?”说出这句话,彭程的眼中,竟然露出一丝不屑。

  “你,你说什么?”林清雅刚削到一半的手猛地一顿,不可思议的看着彭程。

  “窃取底稿那些人的目的,应该是想阻止我们第一分公司在这次服装展示会上 夺魁,不过他们真的想多了,咱们分公司的设计稿,也不过是垃圾而已!”彭程道。

  “你口口声声说别人的设计都是垃圾,有本事你自己设计一个好的出来,也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林清雅鄙夷的瞪了彭程一眼。

  “要是我设计一款图纸,助你夺冠的话,你准备如何谢我?”彭程看着林清雅,眼神里竟然有着一丝戏谑。

  “哼,你要真有那个本事,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林清雅冲动的说了一句。

  在她心里,彭程的话,无疑是白日做梦,要知道下午就要开始评比了,就算是凭借记忆,让设计师们将丢失的设计图纸恢复出来,都要好几天的时间,再厉害的设计师,两三个小时也设计不出什么作品了,真正好的设计,是需要很多时间的,何况彭程不过是一个 废物而已。

  “真的吗?老婆,我们打个赌,要是我真的助你夺魁,你也不用给我太多,就让我行使法定权利,让我每天晚上搂着你睡就行了。

  ”彭程笑眯眯道。

  “你……”林清雅被气的花容失色,这个上门女婿以往在自己面前连个响屁都不敢放,今天,他真是翻了天了。

  林清雅盯着彭程,银牙紧咬,“彭程,这一次你夺魁也就罢了,否则,你立即给我滚出林家,对了,还要赔偿我二百万契约结婚的违约金。

  ”林清雅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彭程看着门口,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林清雅,我会让你看看,我彭程不是一个废物的,这一次,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的,而你这个大美女既然阴差阳错成为了我的老婆,我当然要征服你!”看到林清雅离开,彭程按照脑海之中先祖传授的修炼之法稍微运转,体内就产生了真气,有了真气的滋润,不到半个小时,打架那点伤已经好了。

  这更加增强了彭程的信心,他知道,自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后他将不惧任何人。

  离开医院,彭程直接去了网吧,十几分钟之后彭程从网吧出来,打车前往红云服饰集团第一分公司。

  他得到先祖传承,脑子里面有不少未来科技知识,设计一款出众的 衣服,那完全是小意思,短短十几分钟,他在网吧的电脑上就将设计图纸,全部弄好了。

  到了林清雅办公室的门口,他刚想敲门,却听到里面传出来一个猥琐的声音,“ 林总,下午就要进行设计方案评定了,你们分公司却出了图纸泄密事件,要是你们拿不出好的方案,总公司肯定是要怪罪你的,我那里还有几套方案,要不要我给你救救急?”彭程听出来了,这是红云服饰集团第二分公司总经理王 大强的声音。

  彭程知道,这个王大强一直在追求林清雅,他这个时候他抛出橄榄枝,绝对不怀好意,说不定事情过后,他会直接拿这个要挟林清雅。

  林清雅的办公室内,她和一个秃顶的中年 男子,坐在沙发上,彭程没听错,这男子,正是王大强。

  此刻,这王大强眼神色眯眯的看着林清雅胸前那饱满之地,似乎恨不得在办公室就撕掉林清雅的衣服,干点什么坏事。

  林清雅对王大庆似乎很讨厌,想 都没想,就直接拒绝道:“谢谢王总的好意,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可是王大强忽然抓住了林清雅的葱葱玉手,那粗短的手指头,贪婪的抚摸着林清雅那光洁的手背,猥琐地道:“林总,你应该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跟着我,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帮你,这点难关, 在我面前不算什么,你要知道,我姐夫谢天光,是总公司的总经理。

  ”“你放开我!”林清雅一下就站起来了,将王大强的色手给甩掉。

  “林总,这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做点什么,没人知道。

  ”王大强却是坏笑道。

  她瞪着王大强,羞愤的说道,“王总,请你放尊重点,我已经结婚了。

  ”当然,她并未将彭程当成真正的老公,只是把其当成挡箭牌而已。

  “哈哈,”王大强放肆的笑了起来,“你说的是彭程吧,就这个吃软饭的废物,也配和你在一起?听我的,把他踹了,和我在一起吧,我会让你过上公主一般的生活。

  ”门外的彭程,将王大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现在他体内有了真气,感知能力听力变强了许多。

  他握紧了拳头,他没想到,王大强竟然知道林清雅和他的关系,如果是在以前,他废物一个,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想去管,只怕也是被打的份。

  但是现在,他得到了先祖传承,王大强想在他头上开辟草原,给他带绿帽子,他忍无可忍,而且他感觉,这一次设计图纸的丢失,和这个王大强有关。

  “王总,你再乱来,我喊人了(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

  ”林清雅简直被王大强气着了,俏脸之上满是怒色。

  “你喊啊。

  ”王大强直接就向林清雅扑了过去。

  林清雅往后一腿,却跌倒在沙发上。

  眼看王大强就要扑到林清雅那性感的身子上,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有一个男子进来,拦在了林清雅的面前。

   看来周一山上夜班,她也不想自己弄饭菜。

   晚上九点左右,重头戏终于来了,她去了 卧室,似乎是准备去洗澡。

   她甚至连换的衣服都没带,穿着贴身的衣物,就去了卫生间。

   她的卫生间我没有装监控,我看不到此时她洗澡的风光。

   这栋楼的这一层八户,那都是我的房子,总电源开关,就在我家里。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估摸着她在洗澡了,一下将她家的电关了,她家里,一下就变得一片漆黑。

   啊!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隔壁发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才是秦雪摸摸索索从浴室出来了,她回了卧室,找到了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这电话她是打给我的。

   我阴谋得逞地一笑,接通了她的电话。

   房东,怎么回事……我家停电了……我好怕黑。

  秦雪在电话里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马上过来看看,你开一下门。

  我回答道。

   很快,我拿了一个手电筒,去了隔壁秦雪家。

   其实,我有备用钥匙,但她租房子的时候,我告诉了她我钥匙全部给她了,因此,我不能用备用钥匙去 开门,这样,她才有安全感。

   秦雪开门之后,我就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她,此时,她穿得很是性感,她上面是吊带衫,下面是短裤。

   她那一对完美饱满而高耸,那吊带衫压根就遮掩不住,我都能看到一大半。

   而秦雪的头发湿漉漉的,甚至泡沫都没冲掉,她估计先前都来不及擦干身子就胡乱穿上了衣服,衣服都有些湿,都贴在她的身上。

   这么一来,她身上的一些,都朦朦胧胧展现在我面前。

   此时的她,实在是太性感了。

   这种情节,我只在小电影里面看过,我一下就燥热了起来,我感觉浑身的血往头上涌,我想直接将秦雪压在墙上。

   房东……怎么会停电啊。

   秦雪看到我之后,松了一口气道:我正在洗澡呢,澡都没洗完,就没电了,你看我头发上还有泡沫呢……我最怕黑了。

   你是不是没交电费啊? 我故意问道,一双眼睛,借着手电筒的光,不断在她身上打量,她身上的香气,幽幽袭来,让我难以把持。

   我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也不是柳下惠,这么性寒的女神就在眼神,我不可能不看这绝世美景。

   周末才交的电费,不可能欠费秦雪道。

   那要不你去我家洗个澡,我来检查一下电路。

  我沉吟了一下之后道。

   把她弄到我家,我就能制造和她亲近的机会了,要是在这里办她,万一周一山回来了就不好,而秦雪一旦到我的家里,我要对她做点什么,就方便许多了。

   这……这不好吧……秦雪有些娇羞地道。

   毕竟是大晚上的,孤男寡女的,她的担心是正常的。

   看起来,她还是比较纯情和传统的女孩子。

   我就喜欢这种女孩子,因为这种女孩子一旦将其搞定,她就会很忠诚地跟着我。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还怕我吃了你啊?我故意笑道。

   其实,我是真的想吃了这个大美女。

   好吧,那谢谢东哥了。

  秦雪犹豫了一下之后道,她记住了我白天和她说的话,不再喊我房东,而是喊我东哥了。

   于是,我将这个大美女领到了我家。

   秦雪慌乱之中,忘记带换的衣服了, 我心中暗喜,我知道 等下她洗完澡要换衣服的时候,肯定有好戏发生。

   很快,我的洗手间里响起了水声,秦雪开始洗澡了。

   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我幻想着在那氤氲的水汽之下,一具白花花的无比性感的身子在那里冲喜,我内心就很激动。

   今晚,我能不能拿下这个性感女神呢? 但要拿下一个女人,是有技巧的,尤其是秦雪这种传统的女人,要是操之过急,只怕会适得其反。

   这种女人,得让她对我有好感才行。

   我忍住了想冲进去的冲动,将总开关上的一个闸合上了,隔壁就来电了。

   然后,我就坐在客厅里抽烟,等着好戏来临。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秦雪的头探了出来,她满脸通红地道:东哥,我……我忘记拿换的衣服了……你能给我拿一套过来吗? 好啊,你衣服在哪里?对了,你家是保险丝烧了跳闸了,我帮你换了,现在你家有电了。

   我心中激动道,我知道秦雪的衣柜里面,肯定有那些性感的衣物,我早就想参观一下了。

   东哥,谢谢你了,我的衣服在卧室的衣柜里……你随便拿一套就行。

  秦雪羞得不行,耳根都 红了

   &ldq(姐弟乱性)uo;我马上去拿,反正你的门没锁,我能进去。

  我内心狂喜。

   我来到了秦雪的卧室。

   刚一进去,就闻到了里面的香气,这香气淡淡的,应该不全是香水的气味,应该还混杂着他的体香。

   我很陶醉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打开了她的衣柜。

   衣柜里面,衣服琳琅满目,黑丝、罩罩什么的各种贴身的衣物都有,看得我眼花缭乱,那些衣服要是穿在秦雪的身上,肯定是很漂亮性感的 这女人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我心中的渴望是越来越浓了,那我就真的是夜夜笙歌了。

   忽然之间,我看到一套黑色的连体衣,这是丝袜装的,很薄。

   就是这套了……我很喜欢看女人穿这种衣服的样子,当即就做了决定。

   于是,我拿着这套连体衣,回到了自己家里。

   秦雪,开门,衣服拿来了……我去敲浴室的门。

   浴室的门依旧是开了那么一点,秦雪探出头来,虽然我看不到其余的部位,但我却在自动脑补。

   怎么是这件啊……秦雪将连体衣拿在手里,脸色更红了。

   没事,等下我回卧室了,你自己回去就行,我不会偷看的。

  我故意正气十足地道。

   秦雪没说什么了,将浴室门关了,显然是换衣服去了。

   我连忙回了自己卧室,将监控的画面切换到我自己家的客厅,我家也都装了监控,不过浴室却没装。

   大约两分钟之后,秦雪将浴室的门开了,准备出来了。

   我心中一喜,打开我的卧室门,快步从卧室走了出来。

   在我的刻意制造机会的情况之下,我们两人在客厅遭遇了。

   秦雪此时,就穿着那套半透明连体衣。

   啊! 秦雪哪里想到我忽然出现,她吓得尖叫了一声,就要用换下来的衣物挡住一些关键的部位,她也知道自己穿的这套连体的衣服,实在是惹人犯罪。

   但忽然之间,她脚下一滑。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温香软玉入怀,我简直陶醉了。

   哦……好痛……但是随即秦雪哼哼了起来,原来她崴脚了。

   你没事吧?我以为你走了呢,因此从卧室出来了,对不起。

  我一边解释,一边将秦雪扶起来了。

   我终于和她有了最为亲密的接触,此时的她就在我的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心头如小鹿乱撞。

   没事,我自己回去抹点红花油就行了。

  秦雪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在我的怀里挣扎道。

   你好像崴脚了,可不能自己走,不然伤势会加重,我学过推拿,我帮你按摩一下,给你上点药,等下就好了。

   我连忙道,我依旧紧紧抱着秦雪,这样的机会得来不易,我哪里舍得就这样放弃。

   那就谢谢了。

  秦雪娇滴滴地道。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tag/性爱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