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妹色情

情趣开档内衣 (10) 2021/8/28 20:42:50
正 妹 色情


核心提示:有的人一星期同房2-3次,就怀疑自己“ 上瘾”。


  有的人几乎每天都想“做”,但是觉得自己很正常。


  那么,真正的 性成瘾应该怎么界定呢? 今天咱们来聊一个很少听说,但又容易被误解的词:性成瘾。


  前两天,一位女读者提问:我和老公是姐弟恋,我比他大6岁,最近遇到了“难以启齿”的夫妻问题。


  每次我有想法时,他都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找几个借口应付了事,还吐槽我是不是“上瘾”了。


  我就想问,一个星期四五次很过分吗?是他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一、真正的性成瘾是怎样的?有人一周几次就怀疑自己上瘾,有人每天念头不断,但觉得自己很正常。


  那么,真正的性成瘾应该怎么界定呢?首先,我们先了解一下什么叫“上瘾”。


  加拿大的一位心理治疗师认为,“瘾”是一种让你享受短暂的放松和快乐,但长期下来会伤害你,让你无法割舍的行为。


  所谓上瘾,就是对某一件事、某一样东西或某种行为感到厌恶,但又情不自禁渴望去做或拥有它,想摆脱却感到无能为力。


  “上瘾”就是一种让你痛并快乐着的 感觉


  那么,性成瘾又是什么呢?性成瘾也叫 欲望亢进,用医学术语来讲,这是一种冲动控制障碍,一种针对自己的 强迫性行为。


  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只有男性才会性成瘾, 女性案例很少。


  但实际上,女性也会有性成瘾。


  《性医学期刊》(JournalofSexualMedicine)刊登的一项研究指出,被调查的女性中,约3%的人属于性成瘾。


  研究人员表示,男性和女性在性成瘾上的表现非常相似,比如都喜欢追求刺激等。


  关于性成瘾怎么界定,一直以来都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


  性成瘾到底如何归类,也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性成瘾到底是一种 疾病,还是一种正常行为,亦或只是一种瘾呢?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中写道:“性成瘾是一种疾病”的说法证据不足,因此它没有被归入疾病的行列。


  但是专家提醒,欲望旺盛的人还是应该尽量控制次数,以免给情绪带来困扰,甚至影响正常的人际关系和生活节奏。


  根据心理学家科尔曼的分类,性瘾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沉沦于性瘾的幻想、感情和行为,并获得快乐和 满足感;第二阶段是开始滋生愧疚、痛苦和不安,并逐渐取代了之前获得的快乐和满足感。


  性 成瘾者对自己的行为难以控制,严重时甚至会强迫他人,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二、“成瘾”具有相似的机制性成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生理、心理、家庭和社会等因素。


  对于性成瘾的原因,学术界的共同观点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在寻求自身价值的确认。


  对于有些人来说,性是情感表达的一种方式,可能与原生家庭和童年经历有关,比如曾遭受过虐待。


  此外,长期处于焦虑、抑郁等消极的情绪中,也会影响心理健康,产生欲望亢进的倾向。


  还有研究表明,性成瘾与 大脑中某些化学物质的水平过高有关,比如血清素、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等具有调节情绪作用的物质。


  癫痫、痴呆等疾病引起的大脑通路改变,可能使大脑中影响性行为的部分发生损伤,导致性成瘾。


  剑桥大学的瓦莱丽·温 博士认为,性成瘾者具有无法控制自己与性有关的想法、感受或是行为的共性,从而产生源源不断的羞耻感,对他们的人际和生活产生了不利影响。


  温博士还指出,从大脑扫描图层的变化来看,性成瘾的杏仁核反应与嗑药、酒精上瘾等无异。


  三、性成瘾者该被指责吗?性成瘾有错吗?对于性成瘾者自身来说,这种想法是不可控的,但只要不做出危害他人、危害社会的事情,我们就不必过于指责他们。


  不过我们也要考虑到一个情况,当性成瘾者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鬼使神差”做出违法行为时,谁又愿意承担这种风险呢?因此,即使性成瘾没有被定义为一种疾病,但当发现自己存在强迫性行为,并且产生极度痛苦、愧疚心理时,一定要及时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不要自己硬抗。


  四、如何摆脱性成瘾?摆脱性成瘾就跟戒烟一样,很难完全靠自己的意志力进行。


  目前,性成瘾的治疗包括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和自助小组。


  药物治疗可以作用于大脑,减少强迫性行为。


  心理治疗只要是管理性行为,同时缓解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


  如果一个人坚持不了,还可以通过自助小组,加强监督。


  需要注意的是,性成瘾并不是性侵、性骚扰的借口。


  面对“性”,我们要更加客观和理智,从容地面对,勇敢地正视问题,才能享受真正的快乐和满足感。


  因为太过激动,高 雯馨激动着,就发现说错了话,连忙停了下来,小脸一片微红,都不太敢看我了。


  我 内心偷笑,但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尴尬的表情……高雯馨脸红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就带着这一丝娇羞坚毅的看向我 说道:“ 陈叔,就让我 帮你揉揉吧,没事的。


  ”我内心兴奋到了极致,但我表面上,却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犹豫了一下, 点头说道:“好吧,那陈叔把裤子给拿掉。


  ”说着,我就要拿掉裤子,高雯馨啊的一声,脸蛋微红:“还要tuo裤子吗?”我苦笑着点头:“是啊,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揉了啊。


  ”“嗯,那你拿掉吧。


  ”高雯馨脸色发烫。


  我偷笑一声,迅速就把裤子给拿掉了,只剩下一条四角裤,躺在高雯馨的面前,高雯馨 看了一眼,红着脸问我:“陈叔,你大腿是哪里受伤了啊?”我老脸一红,抓着她的手,然后就放在 了我大腿根部,距离那里很是接近,几乎只要一个不慎,就可能会 碰到我那里。


  高雯馨也没想到部位会这么隐秘,她偷瞄了我那里一眼,支支吾吾的问:“是这里吗?”我假装很疼,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却十分享受她碰到我大腿的感觉。


  高雯馨没说什么,只是红着脸低下头,把手伸过来,轻轻的开始给我揉了。


  因为距离那里实在是太近了,没揉几下,高雯馨的手就碰到了我的那里,她手上一颤,脸色更红几分,但却强忍着没收回手,继续帮我按了起来。


  而她的手碰到我那里的一刹那,我舒服得都快要叫出来了,那种感觉使得我浑身火热,简直美妙到了极致啊。


  我忍不住眼神火热的盯着高雯馨,高雯馨半坐在床沿,认真的给我揉着,我盯着她那前面被包裹的两团,以及那妖娆的小蛮腰,还有那娇羞的小模样,使得我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同时下面也有了强烈的反应。


  虽然有些怕被高雯馨看见,但 我还是心脏狂跳的期待起来,待会高雯馨看见我那里,会是什么反应啊?她那么久没碰过这玩意了, 说不定看一眼,就会勾起那种心思呢?此刻的我,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揉了几下,高雯馨的手,再一次不小心的碰到了我的那里,我舒服得都快叫出来了,而这时候,高雯馨似乎也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了,她疑惑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下面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高雯馨的脸,如同被抹上了红霞一般,整张小脸蛋红的十分可怕,她赶忙把头给低下了,不过在低下的那一刹,她似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那里,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


  “陈叔,你大腿,腿应该好多了吧,揉得也差不多了吧?”(姐弟乱欲)高雯馨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也老脸一红,说道:“雯馨,不好意思,陈叔没别的想法,也没那种意思,就是想上个厕所,所以憋得厉害。


  ”我故意这样解释着,是怕高雯馨不理我了。


  高雯馨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她抬起头,忍不住又悄悄的看了我那里一眼,这才说道:“陈叔,你要不要先去上个厕所,然后我再给你揉?”我摇了摇头,假装可怜,苦笑着道:“这里越来越疼了,还是等你揉完了再说吧,这会儿下床太疼了!”说着,但是我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动得很快,因为高雯馨眼神中的小动作,被我捕捉得一清二楚,她明显偷偷的看了我那里几眼,这就代表,她对我那里不排斥啊,并且似乎还有些喜欢,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偷偷看呢?想到这,我更是激动得要命,看来,这次又有机会啊!我果然猜对了,每个女人都有很强烈的裕望,高雯馨也不例外,她自己的老公不行,身边又没有其他 男人,她自然也很渴望那种东西,要不然她怎么会偷看我那里呢?上次我碰她的时候,她反应那么大,甚至被裕望冲昏了头脑,这就足以说明,这次我可以故技重用,而且我一直对自己的本钱都很是骄傲,即使现在年龄大了,但比起一般的小伙子可还要猛。


  高雯馨显然也发现我比别人大了,接下来她在帮我揉的时候,频频的偷瞄我那里,眼中闪着惊讶和好奇。


  而我,则假装有意无意的,疼得扭动身子,而那里也时不时碰到她的手,开始她还有些躲着我,不过紧接着,当我那里再一次碰到她手的时候,她竟然像是没有反应一般,继续给我揉着,也没闪躲。


  这一个发现,瞬间把我激动得不行,她居然不躲着我了?我看向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脸蛋已经红的不像话了,把头低得很低,但我还是能看到,她那咬着唇,娇羞的模样,真是美丽极了,我的征服裕,一下到达了极致。


  我现在真想直接抱着她,然后和她来一次完美的战斗,可我还在尽量的压制住自己,因为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万一她又跑了,那下次再 想要接近她,又很麻烦了。


  “雯馨,你怎么脸蛋那么红啊?”我故作奇怪的问道。


  “啊?陈叔,有吗?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吗?”高雯馨被我问得一个激灵,她努力的把表面装得很淡然,但越是这样,我就越看得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你脸蛋那么红,是不是又涨奶了啊?我现在倒是好多了,不过你这个样子,我倒是挺担心你的!”说着,我一脸很关心的表情。


  犹豫着,我试探着问道:“雯馨,我给你的药,你都吃了吗?你要不要陈叔再帮你按一下啊?”话语之中,我充满了关切之意,其实我内心很清楚,她根本没有涨奶,我只是想试探试探她,到底让不让我碰她。


  而高雯馨脸蛋红润,她看了我一眼,又低头了,似乎在犹豫着,我瞬间内心一喜,看这个架势,似乎有戏啊。


  我连忙变得更加关切道:“雯馨,你有事情可要说呀,不然到时候涨奶会变得更加严重的,陈叔这就来帮你检查一下。


  ”说着,我装作急得忘乎所以的样子,从床上半躺起来,伸手就要去碰她那里,眼看着我的手距离她前面的那两团只有一寸的距离了,而高雯馨恍惚之中,她赶紧抓住我的手,脸色都红了一大半。


  她娇羞的看着我,开口说道:“陈叔,不用检查吧,我真的没事……”“那你脸红什么?只有涨奶涨得难受,才会憋红脸啊。


  ”我皱着眉头,一副很严肃的模样。


  高雯馨说不出话来了,她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却又不好说,而我内心偷笑,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脸红了,但是她总不可能明说出来,说是因为看到我那里,她才脸红的吧?“陈叔……”她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趁着她放松警惕,我直接把另外一只手伸了出去,然后迅速的放在了她的那里!“啊……”一声轻哼传出,高雯馨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忍不住叫出了声,脸色也红透了,她看向我,有些生气,又很娇羞的说:“陈叔,你干什么?”说着,她就赶紧去抓住我那只手,想要把我的手从她那里拿下来,我连忙在按了几下,高雯馨顿时娇羞欲滴,从喉口中再次发出一声长吟。


  而她抓着我手的力度,也瞬间松了很多,有点欲拒还迎,想要拿开,又舍不得的感觉!我很清楚,她是被我弄舒服了,现在只要再加把劲,说不定就可以把她给拿下了,想到这,我顿时无比激动,兴奋到了极致。


  我内心嘿嘿偷笑,但脸上却一本正经的,十分严肃的说道:“雯馨,我刚才已经检查了一下,你那里都有点肿胀的迹象了,还骗陈叔说没事呢,赶紧的,陈叔再帮你按一下,不然我可就要生气了,陈叔真是白救你了,自己身子都不爱惜,症状又出来了,也不早和陈叔说!”高雯馨羞愧欲死,她看向我,也没有想着要拿下我的手了,反而看向我下面的时候,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不过很快一闪即逝。


  “雯馨,你坐好了,陈叔现在帮你按,待会回去到我屋里再拿一些中药回去熬。


  ”我严肃的说道。


  “嗯……”高雯馨点头,显然已经沦陷了。


  我激动到了极致,调整好心情,我就开始帮她按了。


  帮她按了没多久,我就等不及了,而且见她也早就迷失了,我一把把她扑倒在了床上,嘴巴就向着她凑了过去。


  可就在我扑倒她的时候,她猛地警惕起来,反应忽然变得很激烈,双手猛地一把推开我,有些羞涩的说道:“陈叔,我们不能那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高雯馨一把将我推开,不让我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心中十分不甘心,眼看着就能将高雯馨搞到手了,而且错过这次机会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呢,毕竟高雯馨的老公也不是天天出差,这让我极为纠结,可不能眼睁睁看着高雯馨离开。


  正当我下定决心要对高雯馨霸王硬上弓的时候,高雯馨羞红了脸对我说道:“陈叔,你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毕竟咱俩的关系可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然的话我老公对打死我的。


  ”“而且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你说是不是?”高雯馨看着我,我心想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我心中的确不甘心就这样放走到嘴边的鸭子。


  我叹了口气。


  因为我看到高雯馨眼底除了羞涩之外还有丝丝的倔强,我知道要是我这次对她霸王硬上弓的话她肯定不会同意的,甚至还会对我心生厌恶,将来也别想有机会靠近高雯馨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得不说道:“对不起雯馨,我刚才也是被猪油蒙蔽了内心,叔不是故意的,你也不要怪陈叔。


  陈叔以后再也不会对你做这种毛手毛脚的事情了,你先回去吧。


  ”高雯馨脸颊通红,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住她眼中的羞涩与渴望。


  我分明看到她看向我裤裆的时候吞了吞口水,说明她也是很想和我做那些事情的,只是没有度过心中那关而已,我的确需要给她点时间来考虑,欲速则不达。


  我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高雯馨连忙将衣服穿好,站在我面前梳了梳头,对我说道:“陈叔,你就好好在家养伤吧。


  这几天我会给你带饭过来吃,你也不要拒绝我的好意,要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会受伤。


  ”“好了,陈叔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见。


  ”看着高雯馨离开的背影,我恋恋不舍,不由得叹了口气。


  曾经有个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我实在是难受得很,待到高雯馨走了之后上厕所给自己弄了一次才回到床上躺着,脑海中满是高雯馨那具曼妙的身子,真是诱人! 那一个胖女人也不例外,而且还喝得十分豪爽,看样子酒量十分的好。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时间过得很快,一众人都没有什么感觉,就发现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而大家之所以去看表,也是因为有的人喝醉了,所以才去看的表,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样的快。


  一开始夸下海口的老刘,现在已经喝的伶仃大醉,一只手拿着酒瓶,一只手搂着那个胖女人。


  “二丫啊,我这辈子就是遇到你太迟,如果我早点遇(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到你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给娶回家,说不定我们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不不不不不,说不定现在孩子都已经上大学了。


  ”老刘说着还自顾自的大笑。


  二丫听着还表现的很高兴:“是呀刘哥,要是我早遇到你的话我早就嫁给你了。


  ” 老赵看着大家这种,心想今天估计也回不了家了,于是别在饭店开了几个房间,然后把大家都安顿在了里边,但是老赵却不想住酒店,于是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老赵还想着自己的灯泡生意,心想自己的能力 真的是强,如果按照这个势头发展,说不定自己,那就可以在市里的富豪榜上排上名了。


  想到这儿,老赵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毕竟这是十分可笑的想法,市里面还是有很多厉害的人,自己哪有这么容易就可以排上富豪榜。


  不过如果真的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上富豪榜还真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所以老赵想到这里,又是嘿嘿的傻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正巧在 这个时候,老赵经过一家酒吧门口,这个酒吧叫做咖啡酒吧,在市里边也是小有名气的,算是文艺青年的圣地,当然也是不良青年的聚集地。


  老赵心想,自己如果再年轻几岁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进里边去玩一玩,只不过现在心里只有 许灵儿一个人,所以自然也没有进里边的必要。


  刚在心中想到了许灵儿,没想到,他立马就看到了许灵儿,只见今天的许灵儿,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一双肉色的高跟鞋。


  扎着一个马尾辫,很是清纯的样子。


  只不过在许灵儿的身边,还有着几个男人,这几个男人一点都不老实。


  有两个人拽着许灵儿的手,至于他们的另一只手,竟然放在许灵儿的屁股上,至于其他的也是在许灵儿的身上乱摸,有一个更加的过分,把手放在那许灵儿的胸前。


  老赵看到这里,气不打一出来,心想自己那天晚上离许灵儿那么的近,就因为一个电话,害得自己什么也没有干成,没想到今天这几个男人,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得手了,所以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当然老赵也有在担心许灵儿本身,他十分害怕许灵儿被别人欺负,这种体验是老赵之前没有的,而这也正是进一步说明了自己对于许灵儿别样的感情,说明自己出来创业的初衷是对的。


  于是老赵便想着对那几个男人动手,但是人家毕竟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而且还有着好几个,自己只是一个孤寡老人,势单力薄,如果单纯上去靠蛮力的话,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所以别想着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眼下的困局,这个时候老赵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还有许灵儿的老公,这两个人照理来说是可以帮助到自己的,如果那样的话,并不能够体现出自己的英勇。


  现在他们出差了,而许灵儿又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于是老赵便下定了决心,朝着那几个小伙子走去。


  在走的过程中,也在不住的想着办法,真巧啊,老赵在自己的身旁看到了一块 板砖,于是便弯腰把板砖捡了起来。


  有了板砖之后,老赵感觉自己说话都硬气了,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你们几个流氓在干啥?你们知道人家女孩愿意吗?”手提着一个板砖便对着那 几个人吼道。


  那几个人正眼都没瞧老赵一眼,其中一个只是斜着眼对着老赵说道:“哪来的老不死,竟然来这里管事情是真的觉得自己死不了吗?如果你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兄弟几个可以帮你一把。


  ”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并没有把老赵当一回事儿,但是老赵现在的做法,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为了许灵儿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所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老赵此时为了红颜知己,就是那一个不要命的,自然什么都不害怕,于是又对着那几个人喊道:“就凭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吗?爷爷打架的时候,你们还在和尿泥呢!”“呦,你这是老不死的,你还真的是要管这个闲事了。


  ”还是刚才那一个小伙子,恶狠狠的朝着老赵说道。


  老赵这次二话不说,直接抡起了手中的板砖,朝着那个人就飞了过去,搬砖一下子就砸在了那个人的面门。


  鲜血顿时流了一地。


  那一个人立马蹲下来抱住了自己的脸,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捂着自己的脸不住的惨叫。


  其他的几个人没有想到,老赵竟然这么的心狠手辣,一时间也是心慌了起来,心中想的都是这种老头子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是不是黑社会的?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今天可就完蛋了。


  越想这些心里边越是害怕,老赵看出了他们的心思,此时飞速朝着他们跑来,这几个人看到老赵的样子,立马就被吓了个半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和老赵打架。


  老赵也是趁着这机会,对着其中一个,就是一脚,这一脚正好踢在了这个人的要害部位,于是这个人也像是刚才那个人一样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裆部哇哇大叫。


  其他人看见自己的两个同伴被打倒在地上,确实没有任何的帮助,心里别只留下了害怕,这个时候老赵又乘胜追击,把几个人的面门被打伤。


  这个时候老赵才把注意力转移在了许灵儿的身上,急切的问许灵儿道:“灵儿,你没有事情吧??”许灵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事情,但是也有一点害怕的模样,显然今天的事情,也是给了许灵儿不小的打击,毕竟对面可是好几个人,而自己只是一个人,自己算是比较开放的,也架不住这阵势。


  而那几个人此时也顾不上许灵儿了,彼此搀扶着赶快离开了这里。


  老赵看出来许灵儿喝了酒,但是知道许灵儿并没有喝多,此时意识应该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是老赵,所以自己的功夫并没有白费。


  于是又对着许灵儿说道:“灵儿刚才 太危险了我今天晚上送你回家吧。


  ”许灵儿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老赵刚才那一句刚才太危险了,打动了许灵儿。


  的确,刚才真的是太危险了,如果没有老赵的话,真的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加上许灵儿喝过酒,脑子不清醒,于是便糊里糊涂答应了老赵的要求,让老赵带着自己回家。


   可让 老王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突然看到了原本闭着眼睛的 苏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睁开了眼睛。


  她醒了?这种想法出现的同时,一阵劲风袭来,啪的一声,一个响亮亮的耳光直接落在了老王的脸上。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大脑的一阵清明,老王急忙起身,跟苏婷保持距离,慌乱中喊了一句“ 苏总”, 下意识的想要解释。


  苏婷有些痛苦的皱了皱眉,其实她此刻的大脑也是恍惚的。


  刚才一阵剧烈的撞击之后她的确没有了知觉,可是在经过短暂的昏迷之后很快就醒过来了,然后一睁开眼睛,便看到有个男人正在亲自己,几乎下意识的就是一个耳光甩出去了,此刻更是怒火中烧,随着急促的呼吸,胸口上下起伏,杏目圆瞪,直接对上了身边的男人。


  尤其是当她看到老王居然还伸出舌尖舔着嘴唇,一脸怀念的样子,就更加生气了。


  苏婷后知后觉的发现,此刻她的全身都开始痛起来了,刚才的一幕出现,后怕的很。


  “苏总,对不起,我看到您昏迷了,所以想……”“想什么?”苏婷黛眉紧促,面色因为过度的苍白,反而显得唇色更加娇艳,这对于老王来说更是致命的诱惑。


  “想帮你人工呼吸!”老王一咬牙直接说了出来,心里想着,死了就死了吧!苏婷愣住了,此刻外面已经围了很多人,显然车祸挺严重的,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查看车内人的情况了。


  这么说,她误会老王了?不过很快,苏婷就告诉自己,老王只是想借机占自己便宜罢了,她打他没有错。


  外面有人说话,苏婷这才发现老王流了很多血,面目显得有些狰狞,此刻正局促不安的看着她。


  “先出去再说吧!”车门打开,老王发现苏婷的裙子被夹在车子里出不来了,有人拿来了剪刀,咔嚓一声便剪开了苏婷的裙子,顿时,苏婷那诱人的大长腿便暴露无遗。


  “别动,我抱你!”就在苏婷有些为难不知道如何出去的时候,老王已经从驾驶室钻了出来,直接脱下他的衬衫,赤着上身将衬衫盖在苏婷白嫩的大腿上,一弯身便将苏婷抱起来了。


  苏婷在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


  经历过生死之后,当她的 身体贴在老王那肌肉发达的心口,感受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心底居然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刚才的那种无助跟不安居然消失了。


  老王感受着苏婷身体散发出来的醉人香味,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将苏婷放到救护车上的,甚至在护士提出要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直接拒绝了。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院,一番检查后,医生告诉老王,苏婷没有大问题,只是一些皮外伤口,还有一些淤血堆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消散。


  苏婷被推出了手术室,麻药过后,疼痛起来,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额头上香汗淋漓,疼的连说话都打着哆嗦。


  “苏总,您没事吧,你要是疼的话就握着我的手,这样能减轻一点疼痛。


  ”苏婷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塞过来,疼痛的时候,长指甲直接掐进了老王的肌肉里。


  可老王却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似的,平静的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等到疼痛过后,苏婷才发现老王的手已经被他掐出了很多深深浅浅的伤口,一阵愧意袭来。


  抬起头看向明显有些憔悴的老王,苏婷有些歉意的说:“对不起,弄疼你了!”对上苏婷那水汪汪的眸子,老王终于有勇气去直视她的美丽了,顿时觉得所有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不疼,要不我帮您按摩吧,我的按摩手法可以帮助淤血化开,有助于您伤口的恢复!”老王试探着问了一句,不确定苏婷会不会同意,毕竟,这一次苏婷受伤的地方比较多,要是按摩的话,有些地方可是相对比较敏感的,到时候……苏婷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贝齿咬着唇,明媚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犹豫。


  可紧接着,一阵疼痛袭来,苏婷疼的指甲嵌入血肉,疼的连呼吸都困难了。


  终于,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好!”老王心里大喜,差点就原地跳起来了。


  按捺住心底的窃喜,老王走到门口,将病房门关上,然后让苏婷平躺在床上,用颤抖的手解开她的衣服,整个过程中,手指不经意间便触碰到了苏婷的肌肤,更是惹得苏婷一阵颤抖。


  疼痛很快得到了缓解,娇羞的感觉袭来,苏婷好几次都想要停止,却在关键时刻忍住了。


  那种极度刺激的感觉,让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渴望,渴望老王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按压,脑海中不由得想到每次夜深人静时,她自己……老王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身体上游离,那酥麻的感觉让她颤抖不起,瞬间便口干舌燥,心脏狂跳不已。


  “唔,嗯……”娇喘中,突然病房门被推开,苏婷一阵紧张,下意识的起身,然后愣在了当场……苏婷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欣欣会突然出现,而自己刚好还是这种状态。


  “欣欣,你怎么来了?”苏婷勉强稳住自己,有些尴尬的问了一句。


  欣欣冷着脸,将目光从苏婷的脸上挪开,最后又看向了老王。


  “他是谁?你跟他什么关系?你跟我爸爸离婚,是不是因为这个老男人?”欣欣毫不留情的问了出来,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苏婷给。


  苏婷的脸瞬间就绿了下来,下意识的看向老王。


  “欣欣,你胡说什么呢,他是你王叔叔,今天是你王叔叔救了我!”苏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上门女婿的三姐妹)。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欣欣走到了老王跟前,冷漠的看了一眼,然后又冲着苏婷说:“苏婷,麻烦你说谎话之前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好,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欣欣这话说的就有些严重,苏婷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一副委屈却又解释不清楚的样子。


  老王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欣欣的身份,此刻这种状态,按说他应该马上离开的。


  可欣欣的态度实在是不好,他害怕自己一离开,俩人就会发生什么矛盾,现在他有些庆幸自己留下了。


  “你是苏总的女儿?”老王上前,周身的气势散发出来,居然也有了那么一丝的威严,让欣欣莫名的有些紧张。


  “我是谁跟你有关吗,你这个吃软饭的男人,别想要欺骗苏婷,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欣欣怒目圆瞪,精致的小脸带着一丝警惕,暴露的衣着再加上过于浓郁的妆容,给人一种非主流你少女的感觉。


  可 就算是这样,依然不能否认的是,欣欣是一个少见的美女,这应该取决于苏婷的良好基因吧,有这么漂亮的一个母亲,女儿就算是闭着眼睛随便长,也不会丑到哪里去。


  “你说对了,我的确没有钱,但我就算是没有钱,也不会想要从一个女人手里得到,倒是你,你说说,你吃的谁的?住的谁的?你既然这么愿意为你的父亲打抱不平,怎么不去找你的父亲,你居然说这样的话伤害你的母亲,你难道不觉得愧疚吗?”老王是退伍军人出生,说起道理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一个非主流少女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果然,这话一说,欣欣的脸色就变了,指着老王大声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我又没有花你的钱。


  ”“欣欣,你胡说什么呢?”老王为了帮她,被欣欣这么骂,苏婷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又埋怨了几句。


  欣欣没有找回面子,自然心里不甘,早就把老王在心里骂了不下十次了。


  “好,是我胡说,我是多余好了,我这就离开,我再也不碍你的眼了,你逼走了我爸爸,现在又想要把我逼走,那我就如了你的愿,现在就走!”欣欣失去了理智,一边指着苏婷往后退,一边怒火中烧的叫嚣着,然后转身冲出了病房。


  “欣欣,欣欣!”苏婷急了,想要拦住欣欣,却没有想到扯动了身上的伤口,一张脸变得苍白起来,要不是老王急忙扶着她的话,估计会直接从床上掉下来。


  “苏总,你先不要激动,欣欣已经成年了,她有了自己的选择,你一味地顺着她,反而会让她更加叛逆,以后她会想通的。


  ”老王一边拍着苏婷的肩膀,一边小心的安慰着她。


  看着苏婷泪流满面的样子,老王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照顾这个女人,至于欣欣,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会找欣欣好好谈谈。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婷的手机响了。


  老王将手机递给苏婷,苏婷便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 张浩打来的,在听到张浩的声音那一刻,苏婷原本已经慢慢平静的内心又再次变得暴躁起来了。


  “你究竟要干什么?”感受到了张浩的威胁,苏婷红着眼睛近乎咆哮的大声问。


  “很简单,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要不然的话,我跟你们公司的合作就到此结束!”苏婷有些颓废的挂断了电话,脸色更加苍白,整个人如同在风中飘零的破布娃娃,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老王走了过去,扶住了苏婷。


  苏婷抬起头看向老王,有些苦涩的笑了笑说:“没事!”老王只是一个保安,就算是说了他也帮不了忙,还不如不说呢。


  老王坐在了苏婷的旁边,指着自己的肩膀说:“要是累的话,我的肩膀借你靠靠!”苏婷也是累极了,受了这么多委屈后,突然就不想拒绝了,就那么靠在老王的身上,感受着老王身体的温度,以及那强有力的心跳,居然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一觉,苏婷睡得异常安心,自从跟前夫离婚之后,苏婷就从没有睡的这么踏实过,就算是睡着了,也会被各种各样的噩梦搞得疲惫不堪,可这一次,苏婷居然一点梦都没有做。


  苏婷睡踏实了,老王却变得难受起来。


  为了不打搅苏婷,老王必须保持一个姿势长久的不变,耳边是苏婷平稳的呼吸,那淡淡的馨香无孔不入的钻入了他的身体,就好像带着某种刺激的作用似的,让他的身体迅速的燥热起来。


  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一低头便看着苏婷只穿着束衣的好身材。


  可是他连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被身边的女人感觉到,而影响她的睡眠。


  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想,却发现向来自制力不错的他,在闭上眼睛的时候虽然看不到了,可脑子里的想法却更加复杂起来,总之,这个过程就好像一颗快要爆炸的炸弹,随时可能会被点燃一样……终于,苏婷从沉睡中醒来,身体动了一下之后,发现碰到了一个东西,等她反应过来碰的是什么,顿时红着脸猛地坐直了身体,……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xagg/680.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