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睡觉摸他大雕/抵在镜子律动/少爷不要了太涨了好深



真是奇了怪了? 孔原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拿起电话又拨通了魏大鹏的手机:“你确定 林总没去过医院?”  “老板,县医院的大小科室我都问过了,林总没去过”魏大鹏信誓旦旦 的说到。

    “那其他地方呢!”孔原不甘心的问到“你不是说她今天早上才走 的吗?那她肯定在县城里治疗过了,说不定是去小门诊治疗的呢!”  “有点规模的小门诊我也查过了,没有这个名字。

  ”魏大鹏的话让孔原的心凉了半截。

    “行了,我知道了”气呼呼的挂上电话,孔原一阵郁闷,好不容易整来这么一个机会,却是没有把握住。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开始输液了,你要时常看一下。

  ”护士看一眼蹲在病房门口的 李文龙

    “哦,好好好。

  ”李文龙赶紧应下来。

    敲敲门,待到 林雪梅允许之后走进病房:“林总,您吃点水果什么的吗?我去给您买点。

  ”  “吃什么水果,你忘记了我是怎么进来的?”林雪梅没好气的说到。

    “是是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确实够自己喝一壶的。

    “那需要我做点什么?”李文龙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雪梅那张冰冷的脸。

    “不敢劳你的大驾”林雪梅的话里还是带着火药味,没有小裤裤穿已经不能让她容忍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李文龙听出了林雪梅话里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我出去给您买几本书解解闷吧!”  在叔叔的口中已经得知这位女副总是绝对的女中豪杰,业务这一块,貌似还没有能难倒她的地方,想来,那绝对是学习型人才。

    业务终于对口了,因为,李文龙见到林雪梅正急匆匆的从包里拿出了纸和笔:“去给我买这几本书回来。

  ”  刷刷刷在纸上画了一番,林雪梅表情严肃的把手中的纸递到李文龙面前。

    乖乖,看来自己还真是猜对了,这林雪梅还真不是常人,人家谁在这样的场合不喜欢看基本小说之类的书籍,但是这林雪梅却偏偏是个例外,单单是上面这几本书的名字吧!  《经理的职能》《工业管理和一般管理》《高效能人士的第八个习惯》。

    这哪里适合这个时候看,按照李文龙的想法,怎么也得是故事会之类的。

    “那我出去买去了,你自己看着点,别睡着了。

  ”习惯性的,李文龙嘱咐了一句,听在林雪梅耳朵里,却有些别样的感觉。

    “哎,等等”就在李文龙将要关门的时候,林雪梅又把他叫住了。

    “干啥?”李文龙停下将要走出去的脚步。

    “给你钱”林雪梅拿过手包,掏出她那玲珑小巧的红色钱包“再帮我卖点零食回来,像可比克什么的。

  ”  “呃。

  ”李文龙一阵石化,可比克,貌似是小孩子吃的东西。

    许是看出了李文龙的疑问,林雪梅脸上飞过一片红晕:“拿着,快去”  这句话,却是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

    “哦”借过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李文龙小声嘟囔道:“也不说提一提这住院费 的事,真当是我是大款了,要不是手头还有点小钱,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  “你说啥?”林雪梅疑惑的看了看李文龙“谁让你露宿街头的?我不是说了让你找家宾馆住下吗?”  “啊?没事没事,我想别的事呢!”李文龙暗暗叫苦:你怎么不把最关键的听进耳朵里呢?  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口袋,李文龙打听了一下路向新华书店走去。

    “哼,臭小子,我就是要教训你一下,连我的那地方你都看过了,不收拾你一下难消我心头之恨。

  ”看着关上的房门,林雪梅咬牙切齿的说到:一会吃饭我还就拣最贵的要,我倒要看看你的荷包还能支撑多久。

    说完这话,林雪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这个时候的她,哪里还有单位副总的样子,完全就是小女人。

    可怜我们的李文龙同志,还在为 五毛钱的零头在跟 售货员打着嘴仗:“就五毛钱,五毛钱你都不让?”  “我们这里的书都是按原价卖的,买就买,不买就散”售货员哪里有一丝好脾气,李文龙甚至怀疑她的更年期是不是提前来了。

    “我就这些钱了,你说怎么着吧?”李文龙把毛钱都掏出来了,却还是差五毛。

    “能怎么着,不买呗!”售货员斜眼看了李文龙一看,心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把大钱单独放起来,然后拿着这一摞零钱在这里说事。

    所以,她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那先不买了。

  ”李文龙低头开始捡拾自己放到吧台上的那一堆零钱。

    “你真的只剩下这么多了?”售货员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李文龙,大多数客人,会在她的一再坚持之下再从其他的口袋里拿(名人哲理故事)出一百元的钞票来,这个人,却是要放下书不买了  心中一动,再看看李文龙手中那一摞摞的书,售货员心中的算盘霹雳巴拉的打开了,不就是五毛钱吗?如果把这一摞书卖出去,自己的提成可不止五毛钱的事了,再说了,领导也曾经说过可以酌情处理。

    想到这,她一下摁住李文龙捡拾零钱的手:“没有就算了,就拿这些吧!”  “算了,还是不让你为难了”李文龙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在奋力的捡拾那一毛的硬币,因为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离了钱还真的玩不转的事,那件事要是办不好,那就是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自己啊!   学姐你好紧好烫好会夹 小雪性欢日记校园往事 被民工干了一整天  这样轻轻一句话,你似乎将你藏之已久的坏情绪,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将这么长时间积蓄在心里的苦水一个个的向我 倾诉

    随着手机这边一大串一大串消息的出现,我知道,亲爱的你,一定此刻有 太多太多无人倾吐的委屈想要发泄。

  我知道,这一刻,你肯定将心中所有的不满,苦闷,统统的的透过文字的形式迫不及待的向我吐露,急切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安慰,理解。

    我知道这一年你经历了太多太多:闪婚,之后很快的有了 宝宝,现在待产家中, 婆婆照顾着做月子的你和刚生下来的宝宝。

    你向我倾诉种种的委屈:  你说你从14号住院开始肚子就一直一直痛,痛了一晚没有睡,一口饭也没有吃,15号就去产房剖腹产,晚上又是一夜没有睡,你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有睡了。

  剖腹产之后,连翻身都不方便;每天三餐也只能喝米粥汤,喝水又不能吃东西。

  可是婆婆似乎不通情理,一个劲的让你喂奶给宝宝,不让宝宝吃 奶粉,还嘀咕着“现在奶粉太贵,吃奶粉不好”,可是你虚弱得哪里还有力气去喂宝宝呀...   你又和我说,婆婆今天早上给奶瓶消毒,结果把玻璃奶瓶煮炸了,还一直抱怨“干嘛花那么多冤枉钱,买这么贵的奶瓶”,可是奶瓶明明只有三个呀,一个喝水,一个喝奶粉,一个冷开水..  诸如此类,很多很多.....  你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委屈了  隔着屏幕,我看着你一条一条发来的消息,一个个愤怒到不能再愤怒的表情,你满满的怨言,满满的怒气,无法向身边的人倾诉。

    你无法向身边近在咫尺的 父母诉说,因为这场婚姻是你一意孤行的固执选择,你不愿让为你操碎了心的父母,知道你 生活得这么委屈;你无法向身边的朋友倾诉,因为当初你的男朋友是不被他们认可的,他们苦口婆心的劝你和这个不会有太大出息的男朋友早早分了手。

    可是,你依旧相信:那个冬日里,在你上班的每一个寒冷的清晨,总会准时出现在你上班的地点,守着替你将电动车充好电的男朋友;那个和你逛街从来不愿意让你买单的男朋友,是值得你付出的,于是你将(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自己逼迫到没有选择的余地,迎来了结婚的日子。

    结婚后,因为钱不够买房,在怀着宝宝的日子里,依然忧愁的每天凌晨才能睡着;之后,你向我诉说生活的种种窘迫;男朋友渐渐的不理解;你从未向现在这样渴望自己可以多一点钱,恨不得将钱扳成两半来花....   自从你认识那个男孩,两个人结婚,买房,生孩子,这些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你在一年里将自己仓促的解决了...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你的话里听出些许后悔,你开始惶恐自己真的看错了人;你担心自己会一直一直这样被生活逼迫窘困,心一点点往下沉,一点点的变凉...  我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去安慰你,我庆幸你选择了“爱情”多于“面包”,可是这一年我也常常懊悔,懊悔当初如果和其他人站在同一战线上,反对你的爱情,是否现在的你又会是另一番情形?是否这个男孩真的值得你背叛全世界去爱?  你一头扎进对爱情的憧憬里,想要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谁,却发现自己谁都成不了,反而慢慢失去最初的自己,变得忐忑不安....  亲爱的姑娘,我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女孩:  高中三年上了一个职业高中,没有读完就辍学了,在一个小小的 城市打工。

  女孩颇有几分姿色,一心想要找一个家里十分有钱的男孩,如果是本地的拆迁户就更好了,这样家里不仅有钱,而且还有几套房子,足够她这辈子不用奋斗就可以衣食无忧。

     女孩在偌大的城市里,寻找着她梦寐以求的那个他,交了一个又一个,却怎么也瞧不上,唯恐自己找到的不是最好的,似乎最好的永远是“下一个”。

    有一次,女孩听说她以前的前男友突然买了一辆宝马,女孩就兴奋的告诉身边的人,沾沾自喜的向别人炫耀,似乎那个宝马就真的是自己的了....可是,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外表不够硬实,内心层次不够深的女孩,是不配得到好的爱情。

    一直觉得爱情是件等价交换的事,童话里 灰姑娘的故事,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即使存在,王子之所以爱上灰姑娘,人们可能只留意于灰姑娘姣好的容貌;却不曾想到,灰姑娘任劳任怨的被恶毒的继母狠狠的折磨了十几年;不曾想到那个在舞会上,穿着华丽的长裙,夺目的水晶鞋和王子跳舞的灰姑娘,她本身的一言一行是那么的迷人。

    那是她十几年,虽饱经苦难依旧在心中筑起一座坚实的城堡,偷偷的将自己修炼,最终沉淀为独一无二,由内而外散发优雅气质的“灰姑娘”。

    人们嫉妒灰姑娘的前世修来的八辈子好运气,却不曾想到,在遇见王子之前,灰姑娘韬光养晦了十几年;最后与王子的相见,不过是十几年隐藏的学识,气质的一个喷发点而已。

     记得,刚上大学的我,心里对爱情有着不切实际的憧憬,呆呆的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灰姑娘”的故事。

  在大学,认识了大我一届的学长,当时他是学生会的主席。

    那时候的我,觉得他是那样的熠熠闪光,站在人群里似乎是最特别的那个。

  当他有一天,突然手捧一大束蓝色妖姬出现在我的面前,郑重的向我承诺会一直保护我的时候,心里,眼里满是暖暖的感动。

  自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生,却得如此幸爱,一定是有什么狗屎运砸到了自己。

    可是,在那以后,因为自己的这份小确信,我做事小心翼翼。

  当我有一天晚上,不在意的穿着一双棉拖鞋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被他一起工作的伙伴骂做没教养,为了他,我忍了...  我忍着很多女生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他如何好如何好,却不敢告诉她们,我是他的女朋友;开会的时候,我不敢和他走的太近,永远都是坐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生怕一不小心丢了他的脸.....这段感情,一直不被看好,最后,以惨烈收尾....  生活中,太多太多的女孩子将自己嫁入一个好人家,有钱人,作为未来衣食无忧的保障。

  他们拼命的擦亮眼睛,带着有色眼镜,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男生中的“潜力股”“绩优股”,却又往往踌躇不定,担心自己找到的不是最优的。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zRYRIQ/iA1a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